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十四章 ︰ 三人相識

第十四章 ︰ 三人相識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大殿。”溫羽上神剛踏入雲清閣亦承便時揖拱手道

    “隨我進殿”溫羽上神說道

    亦承緊跟其後,二人進入殿內,並未坐入正殿,而是進了偏殿,拉起屏風。

    半響,溫羽上神道“幫我去查一下母妃!”

    “殿下…”亦承一臉驚訝

    “不知這天界是否真的太平…”溫羽上神一手支撐于案上道

    “殿下,有些話只是傳言!不可當真!”亦承道

    “傳言?從母妃待我便與他二人不同,天界謠言四起,說我命里克母,說出生之日孤煞星異常,總而言之,我是一不祥之物,所以,才待我涼薄!”溫羽上神手攥成拳,脖子青筋暴起。許久,溫羽上神的神情緩解一些道“今日,我能查此事,便有我的原因。”

    “是。殿下!”亦承領旨拱手,隨後退下

    “城主。”這聲音再熟悉不過了,是黑櫻城城主上官清的心腹:黑蕎

    “查探的如何?”上官清撫著自己的黑櫻琴頭也不抬的問道

    “城主猜的沒錯,他們確實加固了封印,但烈裔似乎並不慌張…”黑蕎邊說邊一臉疑惑

    “他當然不慌,因為他現在手上有著一枚救焚拯溺的棋子。”上官清不慌不亂的說道

    “走…隨我去看看這位盟友”上官清站起,長裙拖在地面,衣衫依舊無法遮住胸前的景色,黑蕎緊跟其後。

    “今日這滄海湖,可真是熱鬧啊!”上官清剛到,便看見烈裔訓斥緝熙。

    烈裔看到上官清,便收住口。

    緝熙一轉身,問道“你來這里做什麼?”

    上官清輕笑兩聲道“這模樣,我們初次見面,你為何對我如此大的仇恨?”

    “黑櫻城名為不死城,雖說神秘,但眾所周知,城主作為一女子,卻作惡多端,心狠手辣!”緝熙道

    “看來聖君提起我確實咬牙切齒,你們父子情深,都說有其父必有其子,可您二位卻截然相反!”上官清看著烈裔,轉頭對緝熙說道。

    “你以為,誰都與你一樣?”緝熙皺眉說道

    “緝兒!”烈裔終于開口阻止了緝熙

    緝熙並未停止質問深吸一口氣,盡量平息自己的怒火道“說,究竟為何事而來?”

    上官清臉上帶著一股輕蔑的笑道“來幫你父親重回巔峰,成就大業!”

    緝熙剛要接話,可晚了一步,烈裔听到此話便道“哦?可你為何要幫我?”

    上官清用余光看了看一旁的緝熙,烈裔明白其中之意便道“緝兒,魔界應有許多政務要忙,你先回去吧!”

    “父親!”緝熙繃緊表情

    “好了,回去處理好魔界事宜,且不能再讓為父失望!”烈裔道

    緝熙退兩步拱手,便離開了。

    “說吧!”烈裔道

    “魔君如今能這般泰然處之,看來已經將棋盤擺好!”上官清說道

    烈裔狂笑道“上官清,你可真會坐享其成!”

    “魔君此言差矣,依魔尊現在這般模樣,就算有陸離這枚棋子,想沖出封印那也要等到猴年馬月!”上官清說道

    烈裔並未接話,上官清的這一番話,說的很是有道理,但是…烈裔心中疑慮重重“她怎麼知道陸離之事?她究竟是何人?”

    上官清看著沉思的烈裔又說道“當年天魔兩界交戰,魔幽隕石隨之消失,封印你的印符究竟在何處也無人知曉,就是你找到印符,沒有魔幽隕石,二者缺一,都不可能解開封印!”

    “你為何要幫我,別說是因為惦記煉獄界那彈丸之地!”烈裔道

    “那是其中些許原因,更重要的是…我要親手殺了花瑤!”上官清眼神中透露著凶狠,語氣中都掩飾不住憎恨

    “天後?哈哈…為何如此大的仇恨?”烈裔問道

    “這個你便不用過問,你只需知道,我與你是一路人!”上官清說道

    “好!既然你如此有誠意,待我統一六界之時,花瑤任你親手處置!”烈裔道

    “如何?”瀾淵手俯于身後問道

    “主君,封印已被加固,但…不知為何,上官清也去了滄海湖!”染辭拱手道

    “黑櫻城的城主上官清,她為何前去滄海湖?”瀾淵問道

    “不知,只見到她和她的手下黑蕎一同前往!”染辭拱手道

    “對了,還有一人前往!”染辭道

    “緝熙!”瀾淵問道,染辭點點頭。

    “烈裔被加固封印,這輩子再想出來怕是難了,緝熙乳臭未干,魔尊這個位置遲早是我的!”瀾淵俯于身後的雙手攥成拳。

    “聖君!”君逢雖為大伯父,但每次禮節都未曾缺少過。

    “大伯父,不必拘禮!”緝熙放下手中的竹簡道,示意入座

    “不知…”君逢得知加固封印之事,特前來詢問一番

    “父親很好,只是對封印一事耿耿于懷!”

    “哎…不知何時才能過上安寧日子!”君逢一拍大腿,顯然不想再惹事端,安安穩穩守著魔界度過余生

    “大哥這就想過安穩日子了?”瀾淵從殿外俯手而進

    “二伯父前來可有要事?”緝熙問道,雖說瀾淵與緝熙血濃于水,可因為性格不同,二人也總是冷面相對。

    “不知佷兒對此番加固封印之事有何看法?”瀾淵自覺入座問道

    “父親若能因此番封印迷途知返……”緝熙話還未落

    “簡直就是笑話,天魔戰後,天界一如往常,可咱們魔界大不如前,一片狼藉,就連魔幽隕石也不知所蹤!”瀾淵盱衡厲色道

    “魔幽隕石我也一直在追蹤其下落!”緝熙心里明白,就算找到魔幽隕石也絕不能聲張,若讓瀾淵知道必會奪位,到時他也定會有性命之憂,瀾淵現不動手,一則是因為他還沒魔幽隕石來鎮住魔界,二則是他還未積攢扶持他之人。

    三人都未說話,氣氛一度緊張。

    “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都會…”君逢還未說完,瀾淵便甩手揚長而去,君逢這個和事佬總被晾起來。

    “殿下。”陌塵時揖

    “恩。”白真上神落坐于桌前,手中的白玉茶杯還置于半空

    “零露仙子並未在北涼城!”陌塵說道

    “可知去往了何處?”白真上神問道

    “听她的侍從如影說,偷偷跟著恩叔溜出北涼城去了人間,這會北涼王正大發雷霆!”陌塵說道

    “恩叔?啟恩?”白真上神問道

    白真上神喝了一口茶又道“當年北涼城一直被魔界控制,啟恩對烈裔恨入極點,也因幾次舍命救北涼王險些喪命,北涼王與他生死之交。天魔兩界交戰後,啟恩便隱居北涼城的邊崖山,在那里種下十里梅園,從此不再過問世事!過著閑雲野鶴般的生活。”

    “正是此人,此人對零露仙子也是極為疼愛!”陌塵道

    “北涼城雖看起來如此平靜,可實際迷影重重…”白真上神道

    “殿下!”亦承時揖表情嚴肅

    溫羽上神並未抬頭,手中的毛筆也未想過停下。

    亦承湊近兩步道“殿下…”表情緊張,欲言又止

    溫羽上神停住手上的筆,抬頭望向亦承。

    “殿下…”亦承始終說不出話

    溫羽上神一揮衣袖,殿門關上,示意亦承接著說。

    “殿下的確…不是嫡出…”亦承道

    溫羽上神雙眉一緊,臉上的溫柔收起

    “當年知曉此事之人已被秘密處死!”亦承道

    “秘密處死?”溫羽上神澄清道

    “是!”

    “可還查到別的沒有?”

    “其余的…並未查到!”亦承拱手道

    “暗中調查,尋找當年留下的蛛絲馬跡!”

    “是!”亦承拱手領旨退出殿外

    溫羽上神看著遠處無奈的冷笑兩聲,搖搖頭,眼里充滿失落。

    “楚寧,你快點!”

    “楚寧…”無羨上神健步如飛,身後的楚寧著實跟不上

    “殿下…殿下…”楚寧費力緊跟

    無羨上神轉頭看向楚寧,一個不心“ ”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啊…你走路不長眼楮…啊!…”無羨上神提高嗓音,一抬頭發現是白真上神,音調隨後壓低

    “二哥呀!”無羨上神表情尷尬

    “如此是有何要緊之事?”白真上神問道

    “沒…沒…沒有沒有!”無羨上神連忙搖手道

    “楚寧,你說!”白真上神看向還氣喘吁吁的楚寧問道

    “啊…三殿…三殿…”楚寧支支吾吾半天說不清

    “最近刑詔很是清閑…”白真上神還未說完

    楚寧搶話道“三殿說的難得清閑所以要去人間游玩,其原因是想去人間找冬榮姑娘…”楚寧一口氣沒歇就全倒出來了

    結果還沒等說完,無羨上神便下恨手在腰上猛掐一下“啊…!”楚寧疼的齜牙咧嘴。

    一旁的白真上神抿嘴笑道“是想偷溜去人間游玩?還是前去找冬榮…”

    “額…二哥…”無羨上神一臉為難,撓撓頭

    “去吧!”白真上神第一次如此慷慨

    無羨上神剛要走,心想“等等…今日二哥為何如此慷慨?”緊忙退回兩步道“二哥,不如一同前往?”

    白真上神心想“這子不傻,怕父帝怪罪,拉上我到時便容易開脫。”

    白真上神道“不去。”

    無羨上神震住幾秒又道“二哥,你也閑來無事,憋在你的大冰殿多不嫌冷呀?你應該多出去走走,或許還可以發現不少稀奇古怪之事!…”

    白真上神雙手俯于身後心神早已飄到人間,構思著與零露在人間相見的畫面。

    “二哥,二哥!二殿下!…”無羨上神喊到

    “啊…”白真上神回過神

    “想什麼呢這麼入神!二哥…一起去吧,很快就回來!可好?”無羨上神癟著嘴道

    白真上神道“不去!”

    無羨上神剛要張嘴,陌塵便插話道“殿下,有些許公務還需去人間處理。”

    陌塵此話一出,台階已擺好,就等白真上神下了,陌塵心里很清楚,白真上神想去見零露仙子,如此堅決回絕無羨上神只是為了顏面。

    白真上神看著陌塵點點頭,轉頭剛要開口,無羨上神便說“二哥放心,我絕不會添亂!”

    “機靈鬼,你讓我偷偷帶你出來,你義父知道定會讓你面壁思過!”此人便是:啟恩,中等身材,四方臉龐,眉毛濃黑而整齊,些許胡茬,兩鬢斑白,身材微胖,但臉上只有些許歲月的痕跡,可能于常年到處游玩,心情爽朗有關,棕黑色玄衣顯得更加有魅力。

    “恩叔,恩叔!…”零露拉著啟恩的胳膊撒嬌道

    “好了好了,真是拿你沒轍,既然已經出來了,就帶你看看這人間的美麗風景!”啟恩用手懟了懟零露的腦門

    零露點點頭,兩酒窩清晰可見。

    “地藍酒館?”零露抬頭望著牌匾聲念叨

    “那是池蓊酒館!”啟恩糾正道

    “哎呀,反正就是有酒喝了!”零露一甩手道,啟恩看著這個丫頭開心的笑道“于時候一樣,頑皮,”

    邁入店門檻,二上前道“客官,里面請!”

    二人落坐,二道“客官需要點什麼?”

    啟恩道“原竹青,再來兩個店里的拿手好菜!”

    “好 !客官稍等!”二一吆喝便匆匆去拿酒了

    “這不是…零露仙子嘛…”坐于二樓雅座的二位上神將一樓盡收眼底

    白真上神雖什麼都未說,可從零露邁入店檻開始,他的眼楮就未從零露身上離開過,多日不見,心中的思念如同現在兩臉頰緋紅,從耳根開始往上爬。

    可他們並不知,對面雅座拉起屏風的溫羽上神正在細細品茶,而他沉穩的看著所有人。

    “如何?”啟恩看著飲了一口酒的零露問道

    “嘖…香!”零露飲下酒,一臉滿足道

    “來來來,恩叔我敬你一個,這人間簡直似仙境呀,這杯酒喝了,若回北涼城被義父怪罪,還需恩叔舍命相救!”零露態度誠懇道

    啟恩大笑道“好好好!定護你周全,你這個機靈鬼”

    無羨上神問“零露仙子旁邊是何人?”

    “啟恩!”白真上神轉著手上的酒杯道

    “零露仙子旁邊是何人?”溫羽上神剛要問身邊的亦承

    一樓便有些許不對勁,幾個莽漢道“姑娘,讓爺看看…”

    “是呀,長的如此心疼…”

    “哥哥心疼心疼你可好?”

    “來呀…妹妹”

    “走開…”

    “別呀…來呀,哥哥看看!”

    “走開…”

    “……”

    “”

    這幾個醉酒莽漢神態肥胖,丑陋不堪,十分油膩,圍著一個姑娘,這姑娘看起來並不是特別緊張,步步後退。

    “魔界公主翼遙!”二樓雅座的溫羽上神看清長相說道

    “放開你們的髒手!”從店門外疾馳進來一身影,誰也沒看清對方長何模樣

    “啊…”

    “啊…”

    兩個大漢被飛鏢刺中腿部,鮮血直流,這酒也或許醒了大半。

    “冬榮!”無羨上神聲道

    “怎麼,你也受過她的噬血飛鏢?”白真上神問道

    “不不不不…這個不敢受!”無羨上神解釋道

    這噬血飛鏢若用一成功力雖不致命,可被傷及之人必定終生致殘。

    無羨上神看著冬榮出手,心急如焚,畢竟對方是多個醉酒莽漢。

    “又來一個,這個性子烈!”

    “這個我喜歡…”

    “這剛烈的脾氣,我喜歡!”

    “哈哈哈…”

    “妹妹,還有何…”

    這粗莽大漢一身酒氣靠近冬榮,冬榮一步緊退,兩指之間夾一噬血飛鏢將其胳膊刺傷,可對方看似並不在意,摸了摸胳膊上的血舔了一口,更加瘋狂,似乎激起了他的興奮。

    零露見狀放下手中的酒杯,啟恩還未回過神,零露已沖出去,看著緊緊逼迫冬榮的粗莽大漢上去反手就是一拳,被突如其來的一拳打的確實有些懵。這莽漢看似是這群人的頭,他壯如牛的聲音一吼“給我把這三個娘們糟蹋了!”

    剩下的莽漢便紛紛收起臉上的奸笑,準備將其三人綁走。

    啟恩一旁唉聲嘆氣道“早知就不帶你出來了!臭丫頭,一點也不機靈,整一個惹事精呀!”雖說嘆氣,但是,啟恩的眼中並未有一絲擔憂,似乎已經預知到零露不會受任何傷,便放心的喝著酒。

    雖說三人武功和法力都不差,但畢竟是女兒身,莽漢一臉橫肉,力氣又極其強大,抓住了胳膊就休想掙脫。

    冬榮一手拿出噬血飛鏢,將一莽漢經脈割斷。

    零露雙手交叉,掌心向內,真氣積聚指尖,雙手平行向前,幾十根玄冰針從掌心沖出,刺入了莽漢的經絡中。

    一旁的翼遙見狀,喚出影骨鞭,迅速轉身揮鞭這一冥鞭銷骨只用了二成功力便把一莽漢抽的皮開肉綻。

    幾位莽漢相互看看,被三姑娘打成如此確實沒有顏面,便一鼓作氣準備拼上去。一旁喝酒的啟恩剛要起身…

    白真上神雙手背于身後,從二樓雅座起身,置于空中,腳尖輕點穩落一樓地面。這幾位莽漢還準備往前沖,白真上神一揮廣袖,莽漢都紛紛被甩出去幾米遠。

    “還不快滾!”陌塵對著滿地打滾的莽漢道

    莽漢雖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但他們意識到依他們的武功根本都近不了白真上神的身,連滾帶爬滾了出去。

    “鯉魚,你為何在此處?”零露問道

    “耀兄可是來此尋找自己的心上人?”冬榮話中有話

    “心上人?在何處?”零露被冬榮的話說的摸不到頭腦

    “前來有要事處理!”白真上神嚴肅說道

    二樓的無羨上神沖了下來,抓著冬榮轉了好幾圈,心急的尋找著身上是否有傷,邊查看邊道“我看看…有沒有傷到哪里!”

    冬榮一臉嫌棄,甩手推開道“撒手,那兒也沒傷到。”

    “你怎麼在此處?”無羨上神問道

    “出來游玩,路過之時便看到這位姑娘被人欺負,便沖了進來!”冬榮說道

    啟恩踱步走近,雖說啟恩不問世事,但也認識天界的上神,便拱手時揖道“白真上神,無羨上神,溫羽上神!”

    “大哥,大哥在哪里呢?”無羨上神四處找。

    溫羽上神的屏風拉開,落坐在桌前的溫羽上神手中的杯具還未放下道“北涼城的恩叔果真名不虛傳”

    樓下的翼遙望著雅座的溫羽上神,兩頰緋紅。

    “一群莽漢,都要勞駕二弟出手!”溫羽上神下樓的步伐都顯得溫柔。

    “你可有受傷?”白真上神轉頭問零露,零露搖搖頭

    “你這個死丫頭,讓你嘗嘗苦頭,讓你再橫沖亂撞!”啟恩敲了一下零露的腦門,零露疼的直揉腦門。

    “多謝各位救命之恩!”翼遙低頭臉頰緋紅說道

    “不謝不謝,沒受傷就好!”冬榮連忙道

    “還要多謝…怎麼是你?”翼遙一抬頭剛好對上了無羨上神的正臉,當初搶扇子之事浮現在腦海中。

    “我們?姑娘,你可看清楚了,你可別胡說八道,我氣性大,一上頭,可就不分男女了,我們…我們見過?”無羨上神問道,表情緊張,時不時看看冬榮,生怕是自己某筆風流債。

    “何止見過…”翼遙咬牙切齒道

    “哦…想起了,想起了!”看到翼遙這個表情,無羨上神想起了當日男扮女裝之事。

    “今日看到救命之恩份上,當日之事,便不再計較了!”翼遙道

    “女裝多好看,還男扮女裝!”無羨上神嘀咕道

    結果冬榮一努嘴鼓起勁狠狠踩了無羨上神一腳,無羨上神被這一腳踩的臉色漲紅,再也忍不住了“啊!!”

    “我叫翼遙!翼遙遙其左右。”翼遙說道

    “我叫…”無羨上神剛準備開口,看了一眼冬榮趕緊閉上嘴,腳也往後縮了縮,生怕再被踩一腳

    “公主公主…我找你好久了!”翼遙的隨從伏辛氣喘吁吁的跑進來。

    “各位救命之恩,翼遙沒齒難忘!在下還有要事,先行告辭!”翼遙說道

    “這位…這位…公主…”伏辛認出了溫羽上神。

    “快走,快走…”翼遙怕其說出一些話便匆匆往外拉

    看著翼遙離開的背影,啟恩道“上神坐下來飲杯美酒?”

    所有人點點頭,啟恩又道“多謝白真上神今日出手相救!”

    所有人落坐,白真上神道“恩叔不必客氣”

    “白真上神折煞在下了!”啟恩趕緊拱手,恩叔這個稱呼太過重。

    “既在此相遇,你是長輩,便不需有太多禮數!”白真上神說道

    “大羽毛,你為何在此?”零露端起酒壺問道

    “前來看望你!”溫羽上神絲毫沒有掩飾

    零露咳咳兩聲,掩飾住尷尬。

    回頭便問無羨上神“這位姑娘是?”

    “冬榮,麗桂樹之冬榮。”冬榮說道

    “零露,野有蔓草,零露溥兮,零落的水。”零露端起酒杯,二人踫杯一口飲盡。

    女人之間的友誼好像就是如此簡單。

    翼遙步伐飛快,身後的伏辛追的顯得很是費力,氣喘吁吁的道“公主公主剛才那位剛才那位公子與我們見過”

    翼遙猛停下腳步,一轉身,看著滿頭大汗,上氣不接下氣的伏辛道“你看著我!”

    伏辛喘著粗氣點點頭道“我看著呢,公主!”

    翼遙道“你看我瞎嗎?”

    伏辛搖搖頭。

    翼遙道“那我能沒看見他嗎?”分貝提高一截,說完便轉頭就走,嘴角微微上揚。

    “公主,公主,你又要去哪兒?”伏辛追著問道

    翼遙手伸與身後道“回家!”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