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十三章 : 陸離心中起疑

第十三章 : 陸離心中起疑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零露回到北涼城第一件事便去見北涼王。

    零露躡手躡腳走進正殿,看著正在認真看竹簡的北涼王,上去就猛拍一掌“義父!!!”

    北涼王可被這一下驚出了魂,手中的竹簡都被嚇的掉了出去,北涼王趕緊拍拍胸口收收魂道“你這個死丫頭,從到大都如此頑劣!”

    一轉身坐于案前又道“傷可都痊愈了?”

    零露一伸胳膊轉了個圈道“你看,全都好了!”

    北涼王看著零露,笑逐顏開道“痊愈了就好,痊愈了就好…”

    “義父,我有一事想詢問你,不知當不當講。”零露說道

    “恩,問吧,何事?”北涼王翻弄著手中的竹簡

    “義父,可否說說我孩童之事?”

    北涼王先是一愣,心中咯 一下,眉笑顏開道“你時候與現在一樣,調皮!”

    “哎…就知道…這幾百萬年來義父你都舍不得換一下詞!”零露無奈的搖搖頭道

    “為何對你孩童之事感興趣啊?”北涼王問道

    零露癟著嘴道“就想知道,是否與現在一樣貌美如花!”

    北涼王哈哈大笑道“是是是!”

    “對了,義父,你曾說我的法術是一位得道高人相傳,得道高人仙逝以後,這世上便只有我一人會此法術?”

    “不錯,當年你還年幼,我帶你出去游玩,踫見一高人,他說與你有緣,便把即將失傳的冰鳳暴鳴傳授與你。”北涼王頓了頓又道“哎,此招雖威力強大,可損耗自身元氣,露兒啊,萬不得已可千萬不能用!”

    “可為何我見過此招?”零露疑惑的問道

    北涼王緊張問道“何處見過?”

    “輪緣仙上的輪回閣呀…那仙子花容月貌,風姿綽約…”零露還未說完

    北涼王心口一緊,掩飾慌張道“此招不會再有第二人使出,你定是看錯了!”

    “我定不會…”

    “好了,露兒,義父知道你對孩童之事充滿好奇,等義父忙過這陣子,慢慢講于你,可好?”沒等零露說完,北涼王便把話搶過來

    零露癟著嘴,她知道自己並未看錯,反而記得清清楚楚。

    “好些回去休息,大病初愈,不宜勞累!”說著北涼王拿起手中的竹簡,零露見狀便出了殿,一路上都悶著頭,心里說不出的不悅

    北涼王更是心中焦慮,對著心腹道“露兒長大了…”

    “城主不必太過擔憂。”此人是北涼王的心腹︰劍奇,既是心腹,必定所有事都知曉

    一縷光幕劃落,三位上神穩穩落在滄海湖岸邊,湖面一片平靜,湖水清澈見底,像一塊晶瑩透亮的水晶石;湖水平靜極了,像一面光亮的明鏡;湖水清綠,又好似一塊無暇的翡翠。岸邊,隨風飄擺的垂柳悄然而立,像是幾位對著湖鏡梳妝打扮的窈窕淑女,卻又像是幾位眺望遠方的婷婷玉女,可誰又曾料想到,如此美麗的湖下竟封印著大魔頭︰烈裔

    “居然如此清澈?”白真上神疑惑道

    “二哥,這有何不對?”無羨上神問道

    “烈裔罪惡深重,心狠手辣,讓逆魂散腐蝕,這湖面定會渾濁不堪,方圓幾里寸草不生。但是,你現在看,這湖水如此清澈,連岸邊的柳樹生長的如此茁壯!”溫羽上神說道

    “嗨,說不定他已經被逆魂散腐蝕完了…”無羨上神不屑一顧道

    白真上神道“我們一定要謹慎行事”

    “雖說加固封印,可烈裔現今究竟如何,我們都未曾可知,我且下去探探虛實!”溫羽上神道

    “大哥務必心。”二人叮囑溫羽上神

    “誰!!”隨後便听見拔劍的聲音

    溫羽上神一手俯于腰間,一轉身清清楚楚的看見烈裔被封印在礁石中。

    “燼格…”烈裔示意放下劍

    燼格劍回鞘,退到一邊。

    “前魔尊雖被封印在這礁石中,可這隨從卻是忠心耿耿!”溫羽上神道

    “哈哈哈…溫羽上神說笑了,燼格從被我收養,我被封印,他怕我煩悶,便總來探望我而已!”烈裔的氣焰可真不減當年

    “溫羽上神,此番前來,只怕是要加固封印?”

    “魔尊可一點也不糊涂。”

    “哈哈哈…我烈裔是不敢糊涂,溫羽上神…不,應該稱一聲︰水神!”烈裔仰頭大笑,這笑聲帶著詭計多端

    “此話何意?”溫羽上神追問道

    “看來水神確實不知情!”烈裔這如意算盤打的真不錯

    溫羽上神一手攥緊拳頭,眉間早已擠出了一個川字,滿臉疑惑。

    “水神常年被趕去北涼城,嫡庶有別便就是尊卑有別,可憐呀…竟還一無所知!”烈裔一臉得意的說道

    “一派胡言!”溫羽上神一甩廣袖,眼中往日的溫柔化作一團怒火

    “我只是說了滄冥這個老東西不敢說的話……”

    烈裔還話還未落音,溫羽上神便道“你若想挑撥離間,你可打錯算盤了!”剛準備轉身離開

    烈裔說道“我相信,你水神還會來到這里…哈哈哈……”

    溫羽上神一躍身便回到湖面,心中滿是疑慮。

    “大哥,如何?”無羨上神急迫問道

    “烈裔看似被封印于湖底,可依舊不減當年的殘暴不仁。”溫羽上神說道

    “嘿…這老東西,你信不信我抽他?”無羨上神雙手抱于胸前挑釁的說道

    “堂堂一魔尊被封印,心中的怨念只怕會越來越重。”白真上神剛說完,雙手俯于身後,騰空而起置于湖面,湖面頓時被卷起巨大的漩渦,白真上神閉起雙眼,俯于身後的手猛出劍決,湖面的漩渦越卷越深,似乎要將白真上神吞沒。

    溫羽上神和無羨上神二人見狀,騰空躍起,這輕功絕對了得。三人同時置于湖面,瞬間從漩渦中沖出一身影,並未交手,而是落于岸邊。

    “是烈裔的隨從,燼格!”溫羽上神說道

    “膽子挺肥呀,還敢上來!”無羨上神挑釁的說道

    許久,燼格說道“為何處處相逼?”

    “嘖嘖嘖…你這個壞家伙,這麼說話不違背自己的良心?烈裔一個大魔頭,你居然說我們逼他?”無羨上神用食指指向燼格

    誰知燼格便拔開劍。

    無羨上神往前走兩步道“正好,活動活動筋骨,麻煩二位哥哥移步,別濺一身血!”無羨上神一回頭發現溫羽上神與白真上神早已挪步幾米開外,無羨上神一臉無奈,隨著聲帶哼出“嘶…真是親哥!”一伸手,掌心中便喚出風暴殤神劍,劍格于劍脊均為碧綠,揮出劍氣為淡綠色。

    燼格劍已刺出,刺出的劍,劍勢並不快,無羨上神距離燼格還有些許距離,無羨上神一直盯著燼格的劍,留著他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輕微的動作,甚至每根肌肉的跳動。

    燼格越來越靠近,無羨上神揮起劍,擋住了燼格的劍,兩劍相交,劍氣威力巨大。

    無羨上神脫手將風暴殤神劍置于空中,劍光沖天而起,劍在空空虛虛中挽來一陣狂風,此劍與無羨上神的太乙生風巧妙結合,還不及燼格提劍反擊,直刺他的眉心,說時遲那時快,無羨上神迅速控制住劍,若再遲疑一下,劍便從燼格的眉心刺穿,燼格怔住的一瞬間,無羨上神接住劍,手握劍柄一反手將還在發愣的燼格打暈死過去。

    “三弟果然厲害…&ot;溫羽上神踱步道,白真上神點頭贊同。

    “你們就別挖苦我了,這很顯然,這壞東西就沒打算出手!”無羨上神看著暈死過去的燼格,便從腿上踢了一腳

    無羨上神扭扭腰道“該干正事了!”便一躍身,真身顯出,這真身于平日里的模樣截然不同,這條龍色澤鮮艷,栩栩如生,頓時間嘴里吐出一金色光印,白真上神和溫羽上神二人見狀,縱身一躍,白真上神真身銀龍,顯得剛健有力,溫羽上神真身白鷺,潔白如雪,張開碩大的翅膀,三人置于湖面中心,卷起巨大風浪,白真上神和無羨上神沖天而上,龍尾纏繞,將溫羽上神包繞其中,白真上神嘴里吐出一紅色光印,湖中心卷起巨大漩渦,兩枚光印相結合,發出巨大光圈,溫羽上神揮動翅膀,站立于兩枚光印之上,三人一鼓作氣,將光印置入漩渦中,湖面恢復平靜。

    三人輕功點地穩落,無羨上神一臉得意道“這個老魔頭,死也沒想到,我無羨上神能騎在他腦門上!”

    白真上神剛要轉身,無羨上神指著燼格道“他怎麼辦?”

    白真上神道“你打暈的。

    “不…不…不是,我這還不是為了保護你二人?”無羨上神語無倫次道

    “那我便與二弟回去復命了。”溫羽上神說道

    二人火速閃離。

    “滄冥呀滄冥,你真是一點都沒變!”烈裔大笑道

    數個時辰後……

    “哎呦呦,不得了了,你怎麼舍得醒了?”無羨上神倚靠在湖邊的柳樹下,嘴里還叼著一根柳枝,看來燼格已經昏睡過去數個時辰,無羨上神早已等的不耐煩了。

    燼格未接話,拿起劍準備離開,無羨上神道“一開始你都無意出手傷我,說明你也知烈裔作惡多端,罪不可恕。”燼格止步不前

    無羨上神又道“我知道你與烈裔不同,你或許有你的難言之隱,若無法脫離烈裔,且不能做傷天害理之事!”燼格頭也沒回,輕功一起入了湖底。

    無羨上神起身拍拍衣衫上的塵灰道“哎…好好個孩子,就如此不懂變通!”一轉身成一光幕劃向空中。

    “怎麼?如此垂頭喪氣”烈裔問道

    “屬下無能,不能為聖君分憂!”燼格拱手道

    “無妨,等我沖出封印,新賬舊帳一起算!”烈裔眼中涌出怒火

    “父帝…”

    “父帝…”

    “父帝…”

    三人一同時揖。

    “烈裔先如今可已安分?”天帝問道

    “父…”無羨上神剛要開口,卻被溫羽上神搶了先

    “回父帝,烈裔的氣焰已消耗不少,此番加固封印更是給烈裔一次重創!”

    “恩,好!甚好!哈哈…”天帝頓時表達了心中的喜悅

    三人領賞出了大殿。

    “大哥二哥,可賞光前去我的碧宵閣品嘗一杯美酒?”無羨上神問道

    溫羽上神道“啊…我還有事,就不能去了。”

    “二哥,你總有空吧?”

    “我還有些許事…”

    “好了,好了!二位大忙人,那我們下次得空一起喝酒!”無羨上神擺擺手,二位哥哥的話確實掃興了。

    “下次一定去。”白真上神道

    “下次定不會再推辭!”溫羽上神道

    “不醉不歸。”無羨上神堅定說道

    三人一同轉身,各走各路。背對背,臉上都洋溢著微笑。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