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十二章︰加固封印

第十二章︰加固封印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鯉魚!”白真上神一腳剛邁入凌淵閣,便被傳來的聲音止住步伐順著聲音望去,零露半蹲在凌淵閣的金絲楠木樹下。

    白真上神上前,零露道“今日謝謝你!”

    “為何謝我?”白真上神問道

    “若不是你及時趕到,我定會進退維谷”零露道

    “如此說來,你是無意于我大哥?”

    “哦…不不不!”零露解釋道

    白真上神兩眉之間擠出一川字,零露托著下巴道“我視他為好友,既是好友,喜歡是自然的,可為何非要是男女之情呢?”

    “對我呢?”白真上神轉身背對零露問道

    “與你?那便是冤家路窄,不過,你救過我性命,我便認了你這個好朋友嘍!”零露調皮的說道,緩緩起身,蹲的太久,腿腳便有些不適

    “啊!”零露一個站不穩跌倒在地上

    “鯉魚!!!你為何不扶我一下?”零露被摔得齜牙咧嘴

    白真上神轉身,看著仰面摔倒的零露道“因為我們冤家路窄!”便揮袖而去,低頭瞬間笑意溢滿全臉

    “唉唉唉…你別走!肚雞腸!”零露吃力的站起來,揉揉腰臀部

    一路屁顛的跟進殿內。

    白真上神伸臂遞過一本古籍,零露接過一臉疑問道“沉幽心訣?”

    白真上神道“你一直吵鬧要提高修為,這本心訣便可有助與你,你還認為我肚雞腸否?”

    “不不不,一向大方!一向大方…”零露愛不釋手拿著心訣,一臉歡喜

    白真上神盤坐于殿中,零露見狀照貓畫虎盤坐于一旁。

    二人頭脊正直,舒適自然,盤腿殿內,兩手相疊,大拇指相抱成太極圖形狀,置于丹田,雙目垂簾,垂簾即微閉之義,舌頂上齶,兌為口,鼻息自然。

    周圍一片安靜,陌塵安靜站于一側。

    零露雙目垂簾思緒早已飄遠,心里嘀咕道“原來提高法力竟如此無趣,若現在飲一杯我親手釀的寒白,那定是極好!”

    一柱香後,零露開始左右搖擺,倦極思睡,整個人都歪歪斜斜,身子猛的向後一傾,白真上神手臂迅速托住零露的後腦勺,零露整個腦袋枕在白真上神的掌心中,白真上神另一只手撫與膝上,至始至終雙目垂簾。

    兩個時辰後,零露伸一懶腰,扭扭脖子,似乎睡的不是特別舒服。

    “睡醒了?”白真上神收回手臂說道

    零露一臉膽怯的點點頭。

    白真上神緩緩起身,雙手俯于身後,一只手在身後默默攥緊活動,兩個時辰,固定一個姿勢紋絲不動,手臂早已麻木。

    “睡的可還好?”白真上神問道

    零露一臉膽怯道“總是覺得沒有躺著舒坦!”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白真上神戟指嚼舌道

    “我錯了,鯉魚!”零露嘟囔著嘴道

    “若真心知錯,便不要出這凌淵閣,將沉幽心訣倒背如流!”白真上神一臉嚴肅俯手出了殿,陌塵緊跟其後

    “二殿,可真是妙招!”陌塵說道

    白真上神抿嘴一笑道“只有如此,她才不會踏出凌淵閣半步。”

    “我讓你調查的事情如何了?”白真上神止步問道

    陌塵拱手道“只知北涼王當年是從魔界將零露仙子帶回北涼城,那場大戰之後,魔界至寶︰魔幽隕石便不知所蹤!”

    白真上神一臉疑惑道“魔界?”

    “你且心謹慎,此事不可聲張,暗中調查!”白真上神說道

    “是,二殿”陌塵拱手

    “唉…鯉魚真的生氣了,哎呀呀,我為何會睡著?”零露坐于案前,拍打著腦袋自言自語道

    拿起古籍托著腮幫子大聲讀道“氣清身自輕,氣濁…身自沉。有體輕如燕,有體如浮萍…”

    “零露!零露…”無羨上神無時無刻都是如此,邁著步伐沖進了凌淵閣

    “零露!”無羨上神看著趴在案上睡著的零露,湊近半蹲,呼喚聲也放低了。

    “清和…何事啊?”零露睡眼惺忪的問道

    你為何事如此勞累?”無羨上神問道

    “自作孽不可活呀,我吵鬧要提高修為,鯉魚便給我一本它,誰知修煉如此窮極無聊!啊…”零露指著案上的沉幽訣,仰頭嘆息

    “嘖嘖嘖…如此刻苦,定要勞逸結合!”無羨上神說道

    “你可有緩解之法?”零露問道

    “跟我走…”無羨上神說道便拽起零露往殿外走

    “你這碧霄閣可真是舒服,鯉魚的凌淵閣如冰窖似的!”零露東張西望的說道

    “二哥本身就是個冰坨子!”無羨上神說道

    二人擊掌,贊成對方的說法。

    “這可是我珍藏許久的好酒!”無羨上神指著一壇酒說道

    “鯉魚不喜我飲酒…”零露說道

    “那好吧,那你聞一下!提神醒腦,如何?”無羨上神端起來酒杯遞給零露

    “可還清香?”無羨上神嘴角一抹壞笑

    “香!”零露被這美酒引誘的垂涎三尺

    “喝一口,就一口!再說二哥又不在!”無羨上神說道

    碧霄閣頓時歌舞升平,歡聲笑語,二人一杯接著一杯,零露手端酒

    杯晃晃悠悠走近無羨上神,手臂搭在肩膀上道“你可是看我的酒量?”

    無羨上神也已踉踉蹌蹌搖頭道“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轉身大喚了一聲“楚寧,拿酒去…”

    楚寧拱手道“是,三殿”

    零露迷離飄渺,白皙的臉頰微微染上紅暈,發如垂柳隨風動。零露迷迷糊糊走出碧霄閣,無羨上神緊跟其後,二人一路歡聲笑語。

    “天界可真是美不勝收!”零露大喊道

    “你可喜歡?”無羨上神飲一口酒問道

    零露點點頭,在一殿外停下腳步問道“此為何地?”

    “恩?”無羨上神回頭看了一眼道“嗨…輪緣閣”

    “輪緣閣?”零露勉強站穩一臉疑惑

    “就是…唉呀,俗稱投胎轉世,眾生就是在此處開始輪回,當然…也可窺探天機…”無羨上神邊走邊說,許久未有動靜,便回頭一望,竟發現零露已邁入輪緣閣。

    “你是何人?”輪緣仙上婉若看著酩酊大醉的零露問道

    “我是誰不打緊,我是看著你這輪緣閣新奇便進來坐坐…”零露說道

    “無羨上神”輪緣仙上拱手

    “嗝…不必多禮,這位是…零露!”無羨上神打一酒嗝還不忘介紹一下。

    “這位便是我與你說的,執掌輪回,管人與仙歷劫,投胎轉生皆掌握,美麗大方的輪緣仙上!”無羨上神說道,可零露似乎並未仔細听無羨上神的話

    零露看到輪緣閣中有一碩大的太極八卦輪回鏡,太極動而生陽,靜而生陰,一陰一陽就是兩儀。而兩儀又生一陰一陽既是四象,少陽、老陽、少陰、老陰。四象是天地陰陽在自然界中的變化,也代表春夏秋冬四時。而四象再各生陰陽,就生成了八卦。八卦用以代表天、地、風、雷、水、火、山、澤,並表示健、順、動、人、陷、麗、止、說。“鏡乃金水之精,內明外暗,古鏡如古劍若神明,故能闢邪魅忤……”

    “嗨…你為何如此盯著輪緣仙上的太極八卦輪回鏡?可是喜歡?”無羨上神懟了一下眼神發愣的零露問道

    “為何…嗝…”零露拍著胸脯說不出一句話

    “胸口如此憋悶?”零露看著太極八卦輪回鏡中的畫面嘀咕道

    “酒量果真弱…”無羨上神拍著零露的後背說道

    “你如此…如此…瞧我?可敢一醉方休?”零露回神說道

    “丫頭,走著?”二人東倒西歪的走出輪緣閣

    零露轉身離開時盯著太極八卦輪回鏡看了一眼,這一幕她就算已經酩酊大醉也記得清清楚楚

    輪緣仙上搖搖頭,嘴角微微上翹道“年輕可真好啊!好久未見句易這個老東西了!”

    暮色蒼茫,二人臉頰通紅,坐姿更是東倒西歪。

    “嗝…清和…此番緩解之法確有奇效!”零露含含糊糊的說道

    “我早已說過…此酒我已珍藏許久…若…不是為你緩解勞累,我定不會拿出來!”無羨上神更是七扭八歪

    “唉…清和,可否與我…講講幼年時的鯉魚?也是如此的冷若冰山?”零露半托腮,眼神迷離

    “恩…幼年時便如此冷冰,大哥與二哥比我年長幾歲,便處處護著我!幼年時我總弄鬼掉猴,三日兩日便惹父帝龍顏大怒,我總是嫁禍于大哥與二哥,若是嫁禍大哥,他便解釋事情經過,向父帝求情對我從輕發落,若我嫁禍于二哥,他便一言不發,受著不白之冤,父帝也因此讓他受過火電之刑…”無羨上神借著酒勁上頭回憶往事

    “竟有如此笨嘴拙舌之人?”零露說道

    無羨上神搖搖頭打一嗝道“我曾問他為何不向父帝辯解?”

    “他如何說?”

    無羨上神道“他說…兄如父!”

    無羨上神頓了頓又道“我也曾問大哥,為何不能如同二哥般一言不發…”

    “大哥說,若一言不發,我便會剛愎自用,不知悔改,則會釀成大禍!”

    零露問道“那在你看來,二人如此對你…是錯還是對?”

    無羨上神說道“一個愛我疼我,一個寵我惜我…足矣!”

    無羨上神看著已經熟睡的零露,眼前一陣恍惚便喚出一句“冬榮…”

    夜晚微風拂過,帶有一絲涼意,熟睡的零露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一人俯手而進靠近零露,伸出雙臂,強有力的將她打橫抱起。

    “亦承,好生照顧三殿!”

    “是,大殿!”亦承拱手,看著溫羽上神出殿的背影,看著趴于石桌上熟睡的無羨上神頓時一臉無奈

    夜晚有一種不一樣的聲音,似乎是微風與雲的翻動,反而更襯出寧靜的氣息。碧霄閣與凌淵閣的距離並不算遠,這一路零露熟睡在溫羽上神懷中。

    白真上神的凌淵閣燭光跳躍,照亮每個角落,白真上神肅然危坐,一臉嚴肅坐于案前,陌塵站于一側不動聲色。

    “二弟,天色已晚,為何還不就寢?”溫羽上神抱著零露姑娘步入凌淵閣,看著臉色極其難看的白真上神輕聲問道

    白真上神起身,看了一眼熟睡的零露道“為加固封印一事,近日便總是夜不能寐!”

    “那我更不能將零露姑娘留與這凌淵閣,以免更是擾了白真上神的清淨!”溫羽上神說完便要離開

    “大哥…”白真上神急迫喊道

    溫羽上神抿嘴一笑轉過身道“她與清和飲酒,我恰好路過碧霄閣,看到她于清和都已爛醉如泥,夜已深,也知你會牽掛擔憂,這便將她送回來!”

    白真上神手撫于身後喃喃細語道“並未擔心她…”

    “好好好,是我怕你擔憂,可好?”溫羽上神一抹微笑真是可以照亮整個夜晚

    “陌塵,將這個害人精仍去偏殿!”白真上神說道

    “是,二殿!”陌塵接過零露大喘一口氣,可見零露跑出凌淵閣他也受了牽連

    “大哥,這便要走?”白真上神問道

    “二弟已困意來襲,我也不便打擾!”溫羽上神妙趣橫生說道

    白真上神拱手“大哥,慢走!”

    零露睜開慵懶的眼楮,撓撓亂亂的頭發,伸個懶腰,打個呵欠,使勁翻個身,用胳膊肘支起身子,一骨碌從床上滾下塌“哎呦,我的腰…”這一下子可摔的不輕,頓時清醒了許多。

    “可是酒醒了?”零露走進主殿,白真上神坐于案前,手握竹簡,頭也不抬的問道

    “恩…”零露嘟囔著嘴哼出一個字,心中忐忑不安

    “既已醒來,那就將沉幽心訣背一遍!”白真上神放下手中的竹簡說道

    零露心中咯 一下,硬著頭皮便開始背起來“氣清身自輕…氣濁身自濁…”

    “沉!!!”白真上神糾正道

    “啊…對對對,沉!自沉…身自沉!”零露連忙糾正道

    “有體…有體…”零露費力的回憶著

    “輕如燕!”白真上神一臉無奈道

    “有體輕如燕…下來是…什麼…有體…有體如什麼湯圓…?”零露看著陌塵端著梅花香餅與如意糕,木案上還有珍珠翡翠湯圓,但這湯圓有些許奇怪,顏色並非雪白,而是黑色的,與白玉器皿黑白分明

    零露心里嘀咕道“鯉魚飲食如此挑剔,湯圓都需芝麻磨成粉末!”

    零露目不轉楮的看著陌塵走來,“咳…”白真上神咳出一聲,拉回零露的思緒道“這本沉幽訣讓你背的如此四分五裂,你竟有閑情逸致與清和去飲酒,興致從何而來?”

    “二殿!”陌塵走近

    白真上神一揮廣袖,示意拿下去。

    “來來來…二殿心情不佳,且不能見如此甜膩之物,我這就拿走!”零露一個健步沖到陌塵年前,接過木案,一溜煙出了正殿

    白真上神搖搖頭長嘆,一撫廣袖問道“可是按照我的吩咐做的?”

    陌塵道“是,二殿,醒酒湯極苦,若是熬成湯藥必定難以入口,按照您的吩咐將其做成湯圓!”

    白真上神點點頭道“碧霄閣也需醒酒湯!”

    陌塵拱手“是,二殿!”

    白真上神伸出手置于半空道“等等,清和飲酒甚多,必定頭暈目眩,湯圓效果定是不佳,這湯藥還需再加一倍的量,才能解酒!對了…清和平日總是丟三落四,你還需盯著他飲完!”

    陌塵一笑拱手道“臣,遵旨!”

    “三殿,三殿!”亦承看著塌上熟睡的無羨上神輕聲喚道

    “喊清和便好…稱呼殿下,顯得如此生分…你與…我為何還如此…生疏?”無羨上神睡夢中迷迷糊糊的說道

    亦承一轉臉,直勾勾撞上陌塵一臉驚愕的表情,亦承連忙揮手解釋,便轉頭對塌上無羨上神說道“三殿,是二殿”亦承話還未說完,無羨上神一骨碌爬起來,睡意與酒意全無,四周尋找白真上神的身影,未搜尋到,便掐使勁掐了一下亦承的胳膊道“我二哥在哪兒呢?讓你用我二哥嚇我,讓你嚇我…”

    亦承揉著胳膊委屈道“三殿,我未說完,是二殿讓陌塵來給你送醒酒湯!”

    “二哥真是及時雨呀,行!放那兒吧!”無羨上神坐于塌邊穿著長靴說道

    陌塵絲毫未動,無羨上神抬頭問道“怎麼了?”

    陌塵道“二殿特意吩咐,三殿平時粗心大意,酒後身體必定不適,所以讓臣照顧三殿喝下!”

    “二哥可真是心細…”說著便接過醒酒湯飲了一口,頓時雙眼緊閉,面部扭曲,喉結上下滑動,大喊一嗓子“好苦…”盯著醒酒湯片刻後說道“我酒已醒,不知為何今日竟還覺得神清氣爽!”說完便要放下

    “三殿,你若不全喝完,臣無法交差呀!”陌塵拱手道

    無羨上神被堵的無法言語,一閉眼,一仰頭,醒酒湯順著食道灌進胃中,別提有多刺激了。

    無羨上神睜開眼,眼圈都被這醒酒湯沖的通紅,把反過來道“一滴不剩…”

    陌塵拱手道“臣這便回去復命!”

    看你有如此胃口,我便放心了!”零露聲後傳來一股溫柔的聲音

    “是你呀,大羽毛!”零露一轉身,放下手中的吃食

    “為何不進殿內呢?”溫羽上神問道

    “哎…別提了,你有所不知,前些時日我吵鬧要提高修為,鯉魚便讓我看一本沉幽心訣,我覺得甚是無聊,結果竟惹得他不悅!”零露說道

    “沉幽心訣?”溫羽上神一臉疑問

    零露撅著嘴點點頭。

    “哈哈,二弟果真有趣!”溫羽上神突然開懷大笑

    “這該如何是好?”零露抱著胳膊嘟囔道

    “他不會生你的氣,是你該生他的氣!”溫羽上神說道

    “為何?”零露抬頭問道

    “沉心幽訣並不非提高修為,而是讓其心如止水,靜如泰山!”溫羽上神解釋道

    “靜如泰山?好啊…這個鯉魚,竟敢戲弄我!對了,大羽毛你為何來凌淵閣?”零露問道

    “前來與二弟商議瑣事!”溫羽上神說道

    “諾…大騙子便在正殿!”零露努努嘴說道

    溫羽上神剛要邁步,零露站起來道“等等,讓我先與他算賬!”一個箭步便沖進正殿,溫羽上神看著背影,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鯉魚…你這個大騙子…”零露剛踏入正殿便看到白真上神眉頭緊鎖,手還置于半空,正向陌塵交代何事。

    “送零露仙子回北涼城。”白真上神別過臉,一手俯于身後道

    陌塵拱手領旨。

    “為何呀?”零露緊忙問道

    “何來為何?”白真上神轉過身道

    “我與二弟接到旨意…”溫羽上身俯手踱步進入大殿

    “何旨意?”零露轉身看向溫羽上神問道

    白真上神看向溫羽上神,眉間擠出一川,輕輕搖搖頭,溫羽上神便領會其中之意道“這天界可有諸多煩心之事,大事宜都需謹慎處理。”

    “哦…”零露回頭看向白真上神,白真上神點點頭

    “你便安心回北涼城,得空我與二弟前去北涼城”

    “可是…”零露一臉不悅

    “啊…對了,你看我這記性,如此差…”溫羽上神說著便伸出手掌,掌心中一顆靈珠如此顯眼

    “這是顆一千年的靈珠,還需你回北涼城廢寢忘食提升修為!”溫羽上神說道

    “這…怎麼好意思?”零露一邊拒絕,一邊盯著靈珠垂涎欲滴,眼神早已出賣了她。

    “你有何不好意思…”身後的白真上神聲嘀咕道

    零露猛的一回頭,皮笑肉不笑,冷嘲熱諷道“白真上神這一身修為,必定是沉幽心訣的功勞!”一個白眼翻了上去。

    一回頭臉色瞬間轉晴,笑逐顏開,酒窩清晰可見,從溫羽上神掌中拿起靈珠道“雖說提升修為千辛萬苦,可不能浪費溫羽上神的一片好意。”說著便把靈珠塞進自己衣袖中。

    “陌塵!”白真上神吩咐到

    “零露仙子,請!”陌塵伸手道

    “我可走了啊!”零露回頭看向白真上神,白真上神雙手俯于身後,眼眸低垂,雖看不清眼神,但眉間的不舍,絲毫沒有掩蓋之意。

    零露一轉身,玉手負在身後,抿著嘴,邁著輕盈的腳步出了殿,身後的白真上神望著零露的身影舍不得多眨一下眼楮。

    “二弟,為何不告訴零露實情?”溫羽上神拉回了白真上神的思緒

    “這丫頭好奇心太強,若被她知道封印之事,定會鬧著一同前往…”白真上神答道

    二人輕提衣襟落坐。

    “等等,我還不知道他二人究竟接到何旨意呢?不知我能否幫上忙?”零露停下腳步對身後的陌塵說道

    剛要轉身往回走,便被陌塵攔下道“零露仙子,這馬上到南天門了,這南天門到凌淵閣路程可不算短,再說哪有這二位殿下解決不了的事呢?最主要的是大殿讓你回去提高修為呢…”

    零露點點頭道“有道理,有道理…”剛要走一個回頭道“我可不是為了提高修為才不幫忙的,我是贊同你的說法,他二人法力高強,無需他人幫忙…”

    身後的陌塵深呼一口氣,生怕攔不住零露。

    “二弟對此番加固封印有何看法?”溫羽上神問道

    “幾萬年來湖底定時投入逆魂散,即便烈裔法力再高強,也抵不過逆魂散的腐蝕!”白真上神一手拈起白玉茶杯說道

    “零露…零露…”無羨上神的性子可從不沉穩,沖進正殿看著二位哥哥絲毫未有意收起浮躁的性子

    拱手便道“大哥,二哥”

    “如此著急尋找零露仙子是有何要事嗎?”溫羽上神問道

    “啊…沒有沒有!”無羨上神可謂是自覺,一屁股坐下來,剛準備端起茶杯,手置于半空縮了回去

    “怎麼了?”溫羽上神看著無羨上神問道

    “就是突然不渴了…”

    “你是怕喝完這杯茶,更加提神醒腦,零露已經回北涼城了!”白真上神一句擊中

    “回北涼城了,還想帶她去人間游玩!”無羨上神嘀咕道

    “三弟對此番加固封印之事可有何看法?”溫羽上神問道

    “嗨,只是加固封印而已,烈裔已被封印,還能翻出天去不成?事一樁,我一人便可搞定,父帝竟讓你二人一同前往…”無羨上神不屑一顧的說道

    “那還需三弟舍命相護,明日我們便出發前往滄海湖!”白真上神看著無羨上神如此自信滿滿,一拱手挖苦道。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