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十章︰零露前往天界

第十章︰零露前往天界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耀兄,為何如此著急?”風隱年著急忙慌的問道

    “北涼王令千金已痊愈, 天谷戒律嚴格,不便再繼續叨擾!”白真上神說道,這些日子以來,他清楚的可看到風隱年對零露的愛慕之情,二人關系甚好,零露在 天谷休養的怡然自得。

    “買定離手…買定離手…米粒!把你的手拿開!”零露指著一位谷內弟子喊道,零露半蹲在石凳上,絲毫沒有亭亭玉立的模樣,一群人簇擁在一起;零露手中握兩只茶杯,一杯中有一顆石頭,石板桌上還有些許值錢物件,玉佩,玉簪子等…

    “零露,你可要手下留情呀,咱們可都是自己人!”一弟子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再者說賭場無親人,不過,咱們算是生死之交,我定手下留情!”零露一臉認真說道,但臉頰兩側的酒窩已經出賣了她的心思

    “師兄…”

    “師兄…”

    “……”所有弟子拱手時揖,石板桌上留下零露一個人目瞪口呆。

    “隱年,可要玩兩局?”零露問道

    “別,我已窮入潦倒!”風隱年擺擺手說道

    “鯉魚!”零露看到身後走來的白真上神,迅速從石凳上跳下來

    “白真上神…”

    “白真上神…”

    “……”眾弟子拱手時揖

    白真上神擺手道“我們該啟程了!”

    “去何處?”零露問道

    “你大病新愈,也在谷內叨擾多日,實有不便!”白真上神一臉嚴肅

    零露大步一邁,走近白真上神,挽起白真上神的胳膊聲問道“你可是要帶我出去游玩?”

    白真上神一臉嚴肅的點點頭,點頭的幅度極度微。

    風隱年看著二人如此親密的接觸,推搡了一把白真上神,將二人分開道“不叨擾,有你們二人在, 天谷熱熱鬧鬧多好。”

    “隱年,我已經痊愈了,你看!”零露伸出手臂轉了一圈

    “在 天谷已休養多日,若以後無所事事便會經常前來!畢竟現在我們親如一家人!”零露調皮搗蛋的說道

    “零露,你再多留幾天…”臨喜說道

    “對呀,若你不在,這 天谷冷冷清清”雙福撅著嘴說道

    “放心,我會經常回來的!”零露安慰著二人

    “你們不用送了,都回去吧!”零露轉身說道,看著谷中弟子擠在一起

    “下次相見,不知是何年何月!”風隱年說道

    “若無事,便會常來敘舊”白真上神說道

    “告辭!”白真上神拱手

    風隱年止步抱拳拱手。

    二人一轉身,兩道光幕光芒四射,零露穩穩落在南天門,被天界的富麗堂皇美的睜大雙眼。

    天界之上,雲霧繚繞,給人以虛幻的感覺漸漸地,朦朧的霧退去了,幾根百丈巨柱巍然聳立柱子上刻有金色的盤龍圖案,就如活物蠢蠢欲動,在柱子上向上盤繞仿佛隨時都會沖出來仰天長嘯一般數十根柱子盡頭,有一座若隱若現的巨殿近看,巨殿金光流轉,在雲霧中散發著金光無論是誰,在巨殿面前,都有一種雙膝跪地,朝拜一般的沖動。

    “這就是天界,是不是?”零露用胳膊肘懟著白真上神瞠目結舌

    “二殿…”

    “二殿…”

    “……”兩位天將拱手道

    白真上神雙手俯于身後,闊步向前!

    “不,等等,二殿?”零露緊跟其後逼問著白真上神

    “二殿…”

    “二殿…”

    “……”凌淵閣的廝拱手,也對零露可進入凌淵閣而出人意料

    “這是你住的閣殿嗎?鯉魚”零露東張西望,這富麗堂皇的宮殿建築讓人看的眼花

    白真上神提起衣襟坐下道“還有什麼想知道?”

    “為何他們稱你為二殿?”零露輕聲問道

    “天帝是我父帝,他們稱我二殿有何不妥?”

    “那你和大羽毛…”零露問道

    “溫羽上神,陸離;我大哥,無羨上神,清和;是我三弟!”白真上神一口氣將所有捋了個清楚

    “那你這…這凌淵閣為何沒有丫鬟,連一女子都未見到?”零露一臉好奇的問道

    “二殿平日不允許女子靠近,這凌淵閣也不允許人任意進出”陌塵拱手解釋道

    零露癟著嘴道“白真上神可謂是瘡痂之嗜!”

    “陌塵,以後零露仙子便可隨意進出凌淵閣”白真上神俯手吩咐道

    “是,二殿!”陌塵拱手

    “謝過白真上神”零露一臉調皮的拱手

    “順泉,明路,來來來…”零露招手喊著兩位廝

    “零露,你坐這里做什麼?”二人應是剛干完活,還大汗淋灕

    “坐下坐下,辛苦辛苦,來,嘗嘗我釀的寒白!”酒壇被打開,一股清純的幽香溢出,暖人心房。零露將酒倒入酒杯中,杯中的酒水清純透徹猶如明鏡,順泉與明路二人注視著杯中的倒影,臉上一臉緊張。

    “零露,你有所不知,凌淵閣有禁酒令!”二人苦笑道

    “我早已察三訪四了,你們家主子今日不在,你們嘗嘗就好!”零露說道

    二人互相看看對方道“那…嘗嘗?”

    “那…就嘗一口,一口!”二人用手比劃了一下說道

    二人端起酒杯,細細品嘗一口,閉起眼楮回味無窮,滿臉盡是享受。

    “如何?”零露滿懷期待的問道

    “香!太香了!”二人道

    “再飲一杯!”零露添滿酒杯

    “零露,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二人著急推搡的

    “嘶…”零露酒壺置于半空中,不滿的情緒布滿全身“我們一起飲一杯,敬我們親如手足”零露端起酒杯說道

    二人見狀執拗不過便也端起酒杯。

    酒越喝越多,二位廝也都忘記了凌淵閣的禁酒令,三人有說有笑,談笑風生。

    此酒從申時已開始現已戌時,二位廝都已暈暈沉沉“ …”明路與順泉醉暈過去。

    “接著喝…快,接…著喝…”零露往常那雙靈動的眼楮此時也迷離飄渺,似一潭深不可見的泉水,讓人看不透,白皙的臉頰微微染上紅暈,原本整整齊齊的發絲也零零散散的飄落,褪去了原先一塵不染的氣質,反倒加上了些讓人欲罷不能的感覺,更想靠近她。零露一手費力的托著腮幫子,一身酒氣燻天。

    白真上神俯手從閣外走近,夜里溫度總有些許涼意,零露醉趴在閣外玉石桌,地面上的酒壇散落一地,酒杯與酒壺隨意滾落。

    白真上神一口嘆息,無奈的搖搖頭,心翼翼的將零露公主抱攬入懷中,穩穩當當走入殿內。

    放入塌上的零露淡粉色華衣裹身,外披白色紗衣,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頭上的三葉桃花藤從未離身!

    白真上神走出殿內,看著夜深人靜,萬籟俱寂,雪白的衣衫,雪白的手,墨玉一般流暢的長發用雪白的絲帶束起來,一半披散,一半束敷,風流自在,優雅貴氣。一手俯于身後,一手端著白玉酒杯,站在樹下,頭微微仰起,眉目如畫,唇色如櫻,膚色如雪,精致的五官,眼角輕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極致。

    “鯉魚!”零露顯然酒還未醒,睡眼朦朧,這兩步走的東倒西歪。

    白真上神並未回頭,零露並齊靠近白真上神,一股酒味醇厚濃郁,但始終被白真上神這一側顏吸引,借著酒勁上頭,心里便開始說“他的眼楮如春日里還未融化的暖雪,閃亮,晶瑩,柔和,晃眼,又似乎帶不曾察覺的凌冽,他的唇色如溫玉,嘴角微彎,淡淡的笑容,如三月陽光,舒適愜意。”

    “我臉上有何物?”零露眼神一刻從未離開過,白真上神終于開口問道

    “啊…沒有沒有,只是今日才發現你原來如此俊秀!”零露尷尬的說道,借著一股酒勁可什麼話都敢說

    白真上神轉過頭盯著零露道“那你有何想法?”

    “我…”零露被步步緊逼

    “身為一姑娘與廝喝酒,不省人事,現在竟敢胡言亂語”白真上神一步一步接近零露

    “若你覺得我俊秀,是想以身相許?還是借今日酒意胡言亂語呢?”

    夜晚微風拂過,也無法消散零露身上的酒味,零露臉頰通紅,不知究竟喝了多少,零露低頭道“並非胡言亂語…”

    白真上神心頭一緊,眉頭一皺心中咯 一下,別過臉問道“此話何意?”

    “我…我…”零露酒意困意布滿全身上下,語無倫次。

    白真上神向前踏出一步,身形飄逸恍若幻影,他冷冷對視她,不容她多說什麼,扣住她的皓腕,輕輕一扯,緊緊地擁進懷中。

    這一擁懷將零露的魂魄都可震出體內,目瞪口呆,窩在白真上神的懷中,零露沒有絲毫掙扎的意思,反而覺得更加安穩安心。

    再醒來,已是清晨,昨日究竟喝了多少,說了什麼,零露沒有片刻印象,零露捶打著腦袋,讓頭發肆意凌亂,終于忍住不坐于塌上仰頭一聲“啊!…”以表心中沮喪

    “陌塵,鯉魚呢?”零露看著殿外的陌塵問道

    “殿下被宣前去議事!”陌塵說道

    “哦…”零露點頭道

    “廝們呢?順泉和明路呢?”零露看著閣外空無一人問道

    “托零露仙子的福,今日一早全都被送去刑詔”陌塵說道

    “啊???所為何事?”零露驚呼道

    “昨日仙子讓二人飲酒,破了凌淵閣的規矩,所以,殿下便讓去刑詔學規矩,這個時辰怕是都已回來了!”陌塵說道

    “那你為何不一同前去?”零露轉頭問道

    “殿下怕零露仙子對凌淵閣地形太過于熟悉,讓在下寸步不離跟著仙子”陌塵拱手說道

    零露拍著腦門說道“我的錯,我的錯!”

    “何事如此自責?”

    “大羽毛!”零露激動的喊到

    “哦,對,現在不能如此無禮,應該稱你為溫羽上神!”零露規規矩矩的站好

    “參見大殿”陌塵拱手時揖

    溫羽上神抬手彈了一下零露的腦門道“何來無禮之說,若見外便顯得生分了!”

    “傷可痊愈?”溫羽上神問道

    “都已痊愈,義父可還好?”零露問道

    “一切都好,如影和城中廝都很是掛念你!”溫羽上神道

    “你來找鯉魚何事?”零露問道

    “此番前來不找二弟”

    零露一臉無解的看著溫羽上神

    “ 天谷戒律森嚴,總有不便,听聞你來天界靜養,便前來看你!”溫羽上神說道

    “哦…”零露听著溫羽上神的話多少有些臉紅

    你為了救我,身受重傷,心中惴惴不安!”溫羽上神別過臉說道,眼神避開零露

    “大羽毛,你也曾為我冒險多次,你舊病復發,我也應盡一份薄力!”零露說道

    “零露,若我…”

    “零露仙子!”殿外傳近的聲喚如此耳熟

    “大哥也在呀!”無羨上神說道

    “清和,不,無羨上神!”零露說道

    無羨上神一個語氣“唉…”又道“喚清和便好!”

    “你傷勢如何?”無羨上神問道,手中的折扇也迅速合起。

    “已大好,來來來!”零露招手,將二人召于玉石桌前,法力聚于手指,雙手一翻,蘭花指一出兩壇酒穩穩落在玉石桌上。

    “二殿!”陌塵時揖

    “大哥…”白真上神拱手

    “二哥…”無羨上神拱手

    “耀靈,你可算回來了!”溫羽上神說道

    一側的零露費勁心思的想要遮住酒壇。

    “不必再遮掩!”白真上神道,零露尷尬的笑笑,表情極度僵硬

    “難得我們聚在一起,一起喝飲一杯如何?”溫羽上神說道

    “酒是我親手釀的”零露怯懦的說道

    “慶祝一下,這二位大病初愈?…”無羨上神指著溫羽上神和零露說道

    “這理由找的…我很是贊同!”白真上神指著無羨上神說道

    四個人圍坐于玉石桌前。白真上神一揮廣袖,四只白玉酒杯穩穩落于桌上。

    “這酒杯能換不少靈珠吧?”零露看著精致的酒杯愛不釋手

    零露看著三人齊刷刷看著她,便“咳咳…”緩解尷尬

    “此酒何名?”溫羽上神問道

    “寒白,我親手釀的!”零露說道

    “何為寒白?”溫羽上神問道

    “此酒用北涼城初雪和梅花所釀,然後封存,等春來時再取出!”零露解釋道

    “嘖…清香!”無羨上神品一口,一臉享受的說道

    “來來來,一起飲一杯!”零露端起酒杯說道,白真上神端起酒杯,以食指搭著杯沿,以無名指抵住杯托,姿勢無限優雅,他的喉結上下滑動,嘴唇微微張開,酒液順著薄唇滑入喉嚨。

    許久過後,溫羽上神一手臂托著腮骨,一手端著酒杯,里面的酒也未喝盡,他的眼神卻有些迷離更多的是孤獨和寂寞,上身漸漸開始無規律地搖晃道“零露,你這酒釀的極好…”

    白真上神一言不發,將兩臂緊張地支撐在兩側,廣袖逸飛,盡力保持著身體的平衡。片刻之間,雙頰已經緋紅,脖子上的青筋更是因為充血而膨脹。

    無羨上神心思無定,神情恍惚,喜怒無常。腳下不穩,身不由己,忽東忽西。眯起眼在雲里霧里,瞪大眼不知身在何處,仰天大聲道“渡川河中,守伊生。葉落花開,伊未歸。曼珠沙華,已成海。”步伐踉踉蹌蹌出了凌淵殿

    零露佳人醉顏酡,發如垂柳隨風動,緋紅雙頰,眉目起波瀾,腰如折柳。真可謂,酌既陳,有瓊槳些,美人既醉,朱顏酡些,止忭鶚櫻 吭ㄐ  晃姆耍 齠黃嫘  裰付 構猓 浠 牆寰評簧海 細枳礱渭洌 飛先短一ㄌ  媧σ猓 理表 悅悅擅桑 季潑廊恕br />
    “鯉魚,你可還好?唔…”零露迷迷蒙蒙的問道,這臉頰通紅可見沒少喝

    白真上神一聲不吭,零露東倒西歪站起來,扶住玉石桌走近白真上神,伸手一推險些推倒白真上神。

    漫天星河,隨意點綴這浩淼的暮色,用一抹深遂的蒼茫,卷緯這秋深夜寒的新月,凝一絲相思的心結。皎潔的月光,四周是無邊的寂靜,樹葉間一絲微風吹過,新月如半圈金環,和著白色花朵似的星星嵌在深藍色的天空里。

    夜里冷風拂過,零露不由打個冷顫“嘶…”

    白真上神眼餳耳熱,嘴角微微上翹,右手一拉,直接把零露拉在懷中。零露被這突然襲來的動作,驚訝得忍不住輕哼一聲。零露在白真上神的懷中,微仰起頭看著白真上神。

    “可還覺得冷嗎?”白真上神問道

    零露模稜兩可,臉頰兩側的酒窩清晰可見。

    “你枉有一杯醉人酒,卻解不了半點愁。”白真上神醉酒醉意的說道

    白真上神慢慢低下頭,二人的呼吸急促,心跳聲都可震出體內,氣氛極度緊張。

    片刻間,白真上神松開零露道“入殿就寢吧!”氣氛的渲染讓白真上神清醒了不少。

    沒等零露反應過來,白真上神便俯手出了凌淵殿。

    “鯉魚,唉唉唉…你去何處?”零露看著已經爬在玉石桌熟睡的溫羽上神,便躡手躡腳跟著白真上神出了殿。

    一身雪白長衫,隨意束起的烏黑長發,懸浮在高空之中,微微飄拂,他的肌膚上隱隱有光澤流動,眼楮里閃動著一千種光芒。容貌如畫,面如凝脂,眼如點漆,他慢慢的解下衣袍,露出白玉般白淨晶瑩的肌膚,宛如珠玉,在月光下泛著瑩瑩之光,慢慢的,一步一步他向泉邊走去,清澈見底的泉水漫上他的雙足,直至腳底的墨發微微浸濕,鋪散水中,宛如妖嬈的水草,如玉的臉龐上,有一抹淡然,一抹肆意,可眉宇間那抹憂傷卻始終無法抹去,讓人心疼,想要忍不住拭去他的落寞,輕撩泉水,水珠四濺,留下叮叮咚咚的回聲,濺出朵朵漣漪,他輕輕沉入水中,閉上眼楮,睫毛微微抖動,遮住了墨眸中的哀傷。天界泉水清涼,涼意上頭,酒意也解了一大半。

    零露東倒西歪,越過假山奇石,她隨眼一掃泉內,忽然定住了目光。

    冷泉的泉水冰冷刺骨,不比溫泉,沒有熱水彌漫迷人眼簾,因此可以把泉中之人背對著他的上半身看得清清楚楚。

    泉中之人身形高挑,膚色白皙,長發漆黑,濕漉漉的攏在一側,腰背線條流暢,優美而有力。簡而言之,當真是個美人。

    但零露絕不是為看什麼美人出浴而被震撼因此移不開目光。是背上的東西讓人移不開目光,數十道縱橫交錯的傷痕。

    此傷痕如何來的,零露並不知。但是,這傷痕看著就疼,這時,泉中之人一轉身,零露一個緊張重心不穩,整個人都跌入泉中,水花四濺,白真上神雙眼緊閉,也沒躲過這場突如其來的水花。

    零露頓時毫無酒意,身上的衣襟濕透,薄紗微透,朦朦朧朧。

    “我…我…”零露張口結舌道

    白真上神一個轉身別過臉,月光灑在他的臉上,他早已覺得自己的呼吸急促,泉下露出的真身早已出賣了他自己的心思。龍身銀白色,栩栩如生,似一擺尾便可騰空飛起。

    白真上神厲聲問道“還不走?”

    零露一緊張連滾帶爬的跑回凌淵閣,一骨碌爬上塌,全身濕漉漉的用被子裹緊自己。

    “這是何物?”塌角一匣盒引來零露的好奇心

    打開匣盒,零露嘀咕道“鯉魚的衣衫,這女工…哦…要不看著如此眼熟,如此精致的女工,也只能出自我之手!”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