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雄兔眼迷離 宋宅(一)

宋宅(一)

小說︰雄兔眼迷離| 作者︰嗑南瓜子| 類別︰恐怖靈異



    齊世言看著薛凌道“你又何必在意,找上門來,終不過求個榮華富貴,現已得償所願,我又替你尋得一樁好姻緣,你我各取所需,有何不妥?”

    薛凌捏著手腕,也已想通個中關竅,她一開始不明白為何齊府身為前太子娘家,能在魏i手底下安然無恙,原來都是表面風光。這齊世言,分明是早就想退,卻唯恐魏i生疑,苦苦熬了三年,直到自己送上門來為人作嫁。

    什麼故人之子,什麼義女名分,無非是怕妓女那盆髒水還不夠潑,故意再添點六親不認的話題給魏i抓。倒是自己,以為是狐狸,結果被人當狗了。

    半是惡心,半是憤怒,她也不再假以辭色“齊大人好大的口氣,你替我尋的姻緣。既然齊大人想做個明人,那我也不說暗話。煩請讓夫人一直病著,她一日未愈,我便一日不嫁”。

    薛凌本是在想,齊清猗身邊離不得人,自己要如何把婚期推晚一些才行,既然這齊世言先不仁,她也無需多義。干脆讓齊夫人躺到死好了,這樣還能隨機應變,什麼時候要嫁,什麼時候再讓她從床上爬起來。

    齊世言也听明白了薛凌的意思,這是要自己夫人幫忙拖延婚事了。他所求已到手,巴不得和薛凌早些撇清關系,听薛凌還想留在齊府,語氣多有不悅“你還想留在齊府做什麼?”

    “我不得替你保著外孫麼。齊老爺”。薛凌轉身將門帶的 當一聲,不想再與齊世言爭辯,此人面慈心狠,怪不得連自己女兒也不肯保。

    出了門,薛凌又記起無憂公主一事來。以魏i的性子,當初必然試探過齊世言,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操持無憂公主和親之事,此人一定知道點什麼。但現下最要緊的是齊清猗的肚子,暫時分不開身查別的。

    想到此處,薛凌轉身推開門沖著屋里人道“齊大人想是渴的厲害,隨便什麼人遞一瓢水,就迫不及待的灌了下去。殊不知,飲鴆止渴,後患更甚”。說罷,門也沒關,就走了。

    她沒工夫跟齊世言糾纏,就決定先嚇唬一下,別讓這老東西又玩什麼手段壞了事。

    齊世言听到這話,慢悠悠的走出來掩門。“飲鴆止渴”他想了想剛剛薛凌的神色,覺得有些好笑。

    這姑娘難不成還以為有什麼能威脅自己的?終不過就是把非自己女兒的事情扯出來罷了。堂堂禮部侍郎給人當便宜爹,只會更惹人笑柄,並不會改變目前什麼結果。還是趕緊和江家商量一下婚事,找個最近的良辰吉日打發出去,帶上一家老小遠歸故里,萬般皆休。

    走出不遠,撞上迎面而來的齊清霏,此時,薛凌覺得自己看齊府誰都不喜,閃身避開走的飛快,任憑齊清霏在身後追著喊。這狗地方,多呆一會都煩,不如叫齊清猗早些回陳王府去。

    齊清霏追的鍥而不舍,和她一道進了門。薛凌進屋就後悔,因為赫然看見齊清蔓在這里哭成一個淚人,齊清雨也呆呆的坐著不說話。

    她想轉身出門,沒奈何齊清霏硬拖著道“正好,正好,幾個姐姐都在這。”

    齊清蔓見薛凌來了,一捂臉,哭的更是不能自已,爹爹被罷官,夫家來退親,她覺得自己都沒臉見人了。可惜從小養的恭謹謙順,這會連句罵人的話也不會。

    齊清猗在這一個個哄著,見又來倆頭疼的,強顏歡笑道“落兒也來了,坐了喝喝茶。”

    “喝什麼茶,人家都要嫁到國公府去了,怎麼看的上齊府的茶,她一來,大姐姐和五妹妹就偏著她,娘都處處讓著她。現在可看出好處了?齊府都毀了干淨。”齊清雨沒好氣的說。

    薛凌本沒打算坐,奈何她就見不得人冤枉自個兒。這事,咋算也算不到她頭上,怎麼是個人都扣老大個鍋下來。

    “怎麼毀了個干淨,我瞧清雨妹妹好的很。你要是喜歡國公府,我也可以帶你一起去啊”。她坐下來,面不改色的倒了杯茶,又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才沖著齊清雨揚眉道。

    “落兒~”齊清猗急切的叫了一聲怎麼突然就說這麼難听的話了。

    “帶我去做什麼,我又沒一個出身妓院的娘,不會攀人家小少爺。”齊清雨氣的眼淚都在打轉。

    “四姐姐,你怎麼能這麼說話”。齊清霏上來拉了一把。

    薛凌拿起一個茶壺砸地上,清脆的碎裂聲將在場四人都嚇的一抖,她一貫在府里低眉順眼,誰也沒料到這會突然發難。

    “你瞎叫什麼,若不是你這個禮部侍郎的爹,我怎會有個出身妓院的娘,沒準投胎到皇後肚子里,還得被人叫公主呢”。薛凌偏頭看向齊清猗“大姐姐是想什麼時候回陳王府,我看這里晦氣的很。”

    “你…你還有臉纏著大姐,你你是該早些走…”。齊清雨回過神來,想罵,卻發現自己什麼下流話也說不出口,在那急的直跺腳。

    “快別吵了,落兒先回去歇著吧,我再陪陪母親,明兒一早回王府。”齊清猗把齊清雨攬在懷里,急忙勸薛凌先走。

    薛凌看了看幾人,心里頭不屑全掛在了臉上。這齊世言也算老謀深算,連自己都騙過去了,怎麼生的全是蠢貨。

    可世上哪有人生來就老謀深算,你當他是個唱戲的,焉知他不是戲中人?

    既然明日才回,薛凌覺得下午也犯不著耗在齊府,有些時候不見甦耍 共蝗縟У純矗 潮鬮飾式袢粘 檬歉鍪裁辭榭觥Qα 歉 米擁 尤荒芮胛i賜婚了。她還以為要在府里等江夫人來了廢一番口舌才行呢。

    下午的溫度十分舒適,春日太陽不烈,微風拂面,已經能聞到空氣里的嫩草氣息了。甦衷詰惱 右埠夢實暮埽 驢譜叢    懿恢 濫亍>陀腥說饜Φ饋靶」媚鏌彩巧廈徘笞叢   Φ模俊br />
    薛凌笑著搖了搖頭,甦欽帕常 渥哦 菩鹿蟺拿罰 剎皇翹焯斕謀隹陀 牛 幌氳劍 鼓苡信 儀鬃勻М褪橇恕br />
    一路問著,薛凌走的越近,臉色就越不好看。這甦衷詰惱 櫻 偷蹦晁偉馗 】 幌鎦 簟br />
    可惜,昔日丹桂銷已盡。

    。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雄兔眼迷離 | 雄兔眼迷離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