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科幻小說 詭命法醫 第一百九十章 又是‘熟人’

第一百九十章 又是‘熟人’

小說︰詭命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類別︰科幻小說



    ,最快更新詭命法醫最新章節!

    沈三不是什麼大人物,卻是聰明人。

    他在河邊甦醒後,撇下所有人來到這里,我並不怪他。

    說是拜把子兄弟,他畢竟是我跟瞎子‘綁`票’來的,所有跟我的親近,帶有太多敷衍成分。

    換位思考,如果我是他,也會不管不顧的只想盡快回到家,把門關起來,好好消化這段離奇的經歷。

    他來到這里,自然也在第一時間發覺情況不對。換了一般人,多半會變成沒頭蒼蠅。可沈三是四靈鎮的人,雖然此四靈鎮非是彼四靈鎮,但作為原住民,他不可能像我一樣,尋摸不到絲毫的蹤跡。

    人在彷徨的時候,都會想找倚靠。

    對于沈三這個老光棍來說,能夠倚靠的,恐怕就只有他原先的東家湯爺了。

    所以,當大背頭說,這里是她家的時候,沈三的出現,在我看來也就不奇怪了。

    可是,我無論如何都沒想到,在‘新的’魁星翁誕生的這一晚,在湯家,我會見到一個怎都無法想象會在這里見到的人。

    圍坐在飯桌前的,絕不像是一家人。

    靠窗的一個,四方大臉濃眉大眼,赫然就是我在睡娘娘廟里,通過靈覺見過的湯守祖。

    另外兩個,同樣是身著古代服飾的中年男人。

    這兩人的穿著看似平民,卻又和之前見到的那些百姓不大一樣。穿著類似,可氣質難以掩飾。同樣是定格不能動彈,這兩人的神色間,都透著一股慣走江湖的草莽意味。

    “大哥……”

    大背頭喃喃喊了一聲,疑惑的看向我。

    沈三“咕嘟”咽了口唾沫,低聲對我說︰

    “這里是四靈鎮,但不是我住的四靈鎮。看服飾,這里全都是古代人……我一發現不對,就想著來湯家,因為湯家真是四靈鎮的老人。我尋思就算見不到湯爺,見到……見到他家祖輩,心里也能安生點。呼……你也看見了,這位大爺鐵定是湯爺的先人,可是他也和這里的其他人一樣,都……”

    我擺了擺手,示意他和潘穎先別說話。

    腳步沉重的走到我關注的那人身旁,仔細看,他一副面沉似水的模樣,面前杯盞酒菜似乎是沒動過,只雙目低垂,一只手伸在懷里,像是在取什麼東西。

    大背頭和沈三一直都跟在我身後,大背頭上下打量了那人一眼,小聲對我說︰

    “這人我不認識,你猜,他在掏什麼呢?我跟你說吧,你還真不一定能猜得著!”

    我低聲問︰“你知道他想掏什麼?”

    大背頭“切”一聲︰“還能有什麼,錢唄!我大哥是公門差官,十次抓到犯人,八次就會有人上門說情。送來的金銀財帛,真是什麼樣的都有。可你也知道我大哥是什麼樣的人了?最後對方說明來意,就只一個結果,就是被轟出去。”

    我搖搖頭︰“第一,你現在還是該捋捋腦子,認清楚你自己是誰。第二……我跟你打賭,這個人,掏出來的東西,絕對不是金銀財寶。”

    大背頭嗤之以鼻︰“跟我打賭,你鐵定輸!你就說,賭什麼吧?”

    我心里雖然混亂,但卻知道,這個時候更要保持冷靜。

    因此,听她這麼說,我下意識的思維進入自我調節狀態,突發奇想的對她說︰

    “我跟你賭,如果他掏出來的,不是值錢的東西,那從今以後,你給我把發型改了。”

    大背頭斜睨著我,手指耙了耙頭發,“找茬不是?叫板?跟我叫板?好!我就跟你賭!我要是輸了,你說怎麼就怎麼。可你要是輸了呢?”

    我聳聳肩,做了個悉听尊便的手勢。

    大背頭很認真的想了想,忽然嘆了口氣,“唉,算了吧。你要是踹了徐潔,跟嵐嵐在一起,那你就不是徐禍禍了。你和嵐嵐真是有緣無分,別人也不能強求。不如這樣……”

    她眼珠子骨碌一轉,指了指我腳畔的小豆包,“你剛才不是喊它包爺,說要跟它混嘛。這麼著,你要是賭輸了,你就拜它做大哥得了!”

    我點頭︰“好,一言為定!”

    沈三急著反對︰“別啊!二哥,你要跟這狗崽子拜了把子,那我和大哥不都得跟著饒進去嘛!”

    大背頭沖他瞪眼︰“我們倆打賭,你摻和什麼勁!大不了各論各的!”

    說著,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居然徑自把手伸進那人懷里掏摸。

    我猶豫了一下,沒攔她。因為在意識中,我已經認定,除了徐魁星和徐碧蟾等有限的幾個人,這里所有的人都會一直處于定格的狀態。

    可是,讓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大背頭剛把手伸進那人懷里,對面突然傳來一聲低呼︰“大事不好!”

    “哎呀媽……”

    大背頭‘做賊心虛’,差點沒仰八叉栽過去。

    我和沈三、阿穆也都被嚇了一跳,阿穆急著蹲到牆角,我拉著大背頭和沈三本能後退。

    剛退後兩步,身前那人竟然也有了動作。

    只見他一只手仍是探在懷中,眼楮卻是凌厲的逼視著對面的男人,厲聲道︰“管好你的嘴!”

    我剛才注意力都集中在這人的身上,並沒有留意他對面的人。這時看去,那人除了一襲難掩的江湖氣息,實在貌不驚人。要說有什麼特別,就是鼻子下方和上嘴唇之間,有一道豎直的疤痕。

    兔唇?

    我腦子里冒出這個念頭的同時,眼珠轉動,小聲說了句︰“三瓣子嘴?"

    我聲音不大,卻是故意說出來的。

    對面的人確實像是天生兔唇,後來經過外科醫治一樣。或許很多人會說,老年間哪會有人做外科手術?那我只能說他孤陋寡聞。泱泱華夏,上下五千年,就不說華佗提出給曹阿瞞做開腦手術了,單是行走在鄉野間的那些‘野郎中’,對一些表皮的創傷實施‘手術’的例子都舉不勝舉。

    三瓣子嘴忽然開口,並且能夠行動,是我們所有人都沒想到的。

    然而,他才剛說了一句,就遭到了我面前這人的喝叱。

    一時間,不光這兩人,正坐的湯守祖也從定格中恢復,變得‘正常’起來。

    可是,我故意說了聲‘三瓣子嘴’,在座的三人,卻沒有一個有丁點反應。

    沈三眼珠轉了轉,繃著嘴,把一只手伸到桌子中間快速一晃,立刻縮了回來,看了看三人的反應,轉向我長吁了口氣,“他們壓根看不見咱們。”隨即苦笑︰“二哥,你真是陰差吧?我已經死了?要不然,咋會看到這麼邪門的事呢?”

    話音沒落,就見對面的三瓣子嘴端起酒杯,猛地一飲而盡,將杯子重重在桌上一頓,“向南兄,你精進了?如若不然,你連家伙事都還沒掏出來,就能算到我想說什麼?”

    我面前這人仍是面沉似水,把手從懷中抽出,手里卻什麼都沒有,只凝眉看著三瓣子嘴說︰

    “你我同屬金典,為了相同的目的前來。你是想救人,還是想害人?”

    三瓣子嘴本來對他很有點不忿,聞言一怔,接著竟自己抽了自己一個嘴巴,“你這破嘴,又要犯老毛病了!”

    那個被稱作‘向南兄’的男人短嘆一聲,沖他搖搖頭︰“算了,少說話。且先讓我算一算。”

    說話間,再次伸手入懷,掏出一樣東西輕輕放在桌上。

    隨著“嘩啦"一聲輕響,大背頭雙手抱住大背頭,哀呼一聲︰“完了,這老癟犢子,怎麼掏出個鐵算盤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詭命法醫 | 詭命法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