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劍膽琴心長歌行 第六章 雖死拳尤在

第六章 雖死拳尤在

小說︰劍膽琴心長歌行| 作者︰甦公子南伽| 類別︰玄幻魔法



    天賜武命,顧名思義,便是上天贈予的一種特殊力量,也是所有武人夢寐以求的能力,但凡是覺醒了天賜武命的強者,習武天賦皆是遠超普通武人,而在實戰之中,哪怕只是一些輔助性的能力,亦可成倍地提升一個武人的戰斗力,以弱勝強只是等閑,跨境敗敵亦不是不可能之事。

    只可惜,馬面這次很不走運地遇到了一個實力過于強悍,並且完全克制他的對手,畢竟哪怕韋陀沒有覺醒天賜武命,但到底也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神意境四品武夫,不說他修習的佛門絕學最重神意溫養,意志力最強,任何一個武人在修煉出了神意之後,對于定身術一類便已經有了破解之法,乃至于是反擊之法!

    就在剛才,韋陀心知不好,便馬上靠著自己強橫的神意念力強行掙脫了身上的那道無形束縛,並且以神意還擊,這一下反倒是重創了猝不及防的馬面。

    當然了,其實韋陀也不好受,哪怕他主修的絕學來源于佛門道場,屬于是煉神諸般法門中的上品,但哪怕十年積累,到底還是因為天賦不足,還未將神意凝于一點,煉出萬法不侵的佛門法相,剛才靠著蠻力強行掙脫,自己亦是受了一點輕傷,不光腦中現在一片嗡鳴,鼻子也流出了血來。

    “ !”

    然而,哪怕是在這種對自己極其不利的情況下,他依然選擇主動與對面攻來的老辛對了一拳,只是原本實力不如他的老辛,在七殺鎮獄決這門搏命絕學的加持之下,已經擁有了暫時可以與他匹敵的力量,並且因為七殺之力護住了全身的關系,導致他煉神境的優勢也暫時發揮不出來,一時之間,竟然與老辛斗了個旗鼓相當,甚至于因為馬面的干擾,短時間內竟然處于了下風。

    作為一個在幽州鎮武司廝混了二十余年的人,老辛的戰斗經驗可謂極其豐富,再加上雙方彼此熟悉,他清楚這韋陀修的乃是佛門密宗絕學,若想施展出殺招,就必須得結出相對的手印,所以他一直都在頂著韋陀霸道剛猛的力量欺身而上,打得對方完全抽不出手來結印,短時間內只能與他硬踫硬。

    “可別忘了我啊!”

    稍微處理了一下李輕塵身上的傷勢之後,確保他暫時不會死的老六此刻也已經成功地繞到了韋陀的背後,沒有任何留手的念頭,一身辛苦修行得來的真氣洶涌而出,他將雙手合擊,如同拍鐘一樣重重地拍在了韋陀的耳朵兩邊,黑暗之中,可見一道細微的銀光掠過!

    “一感斷!”

    老六霸氣十足地大吼了一聲,同時將雙掌再度拍向了韋陀的眼楮,卻不想,韋陀此刻竟然不顧老辛凌厲無比的攻勢,拼著正面受傷,也要先讓自身的氣勁行走周天,從自己的背後透體而出攻敵!

    “吼!”

    山洞之中,突聞獅子怒吼,威猛無雙!

    只感覺一陣地動山搖,在這道蘊含了韋陀神意的佛門獅子吼的攻擊之中,哪怕有真氣護體,老六依然應聲倒飛而出,同時仰天吐出了一口含著碎肉的鮮血,他的肋骨盡斷,內髒都已經破損。

    但這個長相老實憨厚,性子也是極其溫和的男人,在幽州鎮武司的這二十年里,靠著無以計數的搏殺,亦是磨礪出了一種只有在戰斗的時候才會爆發出來的狠辣性子。

    眼看連韋陀都已經在拼命了,老六在此刻竟然沒有順勢先退開,穩住自己的傷勢再說,反倒是寧可拼著傷勢再加重一些,依然鼓足了自己的真氣,咬著牙迎風而上,以絕學手法回身甩出了一大片細得完全看不見的銀針。

    “截氣脈!動手!”

    在吼出了這關鍵的一聲提醒同伴之後,老六也已經徹底力竭,一下子落在地上,眼神恍恍惚惚,什麼也看不清楚,別說站起來了,連爬都爬不動,只顧著不停地往外吐血,整個人的氣息越來越弱。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便見原本躺在地上的馬面這時候突然神色猙獰地一下子彈了起來,他的五官此刻皆已經被流出的鮮血給糊滿了,其實什麼也聞不到,什麼也听不清,什麼也看不見,不過哪怕暫時缺失了五感,可這個一直都給人以最為穩妥的安全感的強悍男人,卻依舊憑借著自己的直覺,一拳繼續打向了韋陀的腰側。

    “吼!”

    隨著這一拳的轟出,他下意識地大吼了一聲,朝著對方肆意地宣泄著自己的憤怒,將平生最得意的冥螺勁再度使出!

    畢生功力,就在這一刻,毫無保留地傾瀉而出,如果山洞內有燈光,便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雙臂上的衣服都被那股從無形化為有形的螺旋氣勁給一點點地攪碎了,仿佛有兩道龍卷在他的手上憑空產生,而同時碎裂的,還有韋陀的衣服!

    韋陀的衣物寸寸碎裂,露出了下方如精鋼一般結實的肌肉,而馬面的拳,就這麼結結實實地砸了上去。

    一直被老辛所全力糾纏,完全無法分心的韋陀剛才只感覺自己的耳朵一痛,接著就什麼也听不到了,在幽州鎮武司里待了整整三十年,哪怕不怎麼喜歡與人來往的他也清楚,這是老六的本事,此人專門在人身穴道經脈上下功夫,一招一式都專攻人的穴位,動輒可斷人五感,乃至于武夫最重要的氣脈,讓真氣無法順利通行!

    老六未必是最強的對手,但他在這時候所產生的作用,卻是最可怕的!

    強悍如韋陀,在被老六給偷襲之後,也面臨著暫時失聰,氣脈被封鎖的絕境,而且他的腰身在失去了自身真氣的保護之後,此刻就必須得赤裸裸地面對敵人的攻擊,這更是十分不妙!

    馬面一拳落下,他頓時就感覺到了一股並不陌生的螺旋氣勁透體而入,一進來,便開始全力攪動起了自己相對脆弱的內髒,就在不久之前,這股勁道還被他體內磅礡的真氣給輕而易舉地泯滅了,但現在,這一道冥螺勁簡直就是一計催命符!

    韋陀心知不妙,暗道自己可死,但絕不能讓這些人就這麼離開,心中這股強烈的執念讓他在瞬間爆發出了強橫的力量,背後插在經脈關隘處阻擋真氣運行的銀針全部被這股巨力給擠得從肉里飛出,滿滿當當落在了後方完全無力再起身的老六身上。

    “噗呲!”“噗嗤!”“噗嗤!”。。。。。。

    這一把銀針雖細,但在高速射出之後,落到了人的身上,竟然在此刻發出了清晰可聞的聲音,可見上面附著地力道之大,身受重傷,完全無力躲閃的老六悶哼了數聲,身體顫抖不止,想要躲,卻根本無能為力。

    幾息之後,老六好像突然失去了全部掙扎的力氣,身體就好似沒了骨頭一樣,軟綿綿地癱了下來,至此氣絕而亡!

    才過去不過短短半柱香的時間,韋陀先靠著偷襲,一擊滅殺了猝不及防的猴子,再一腳逼退並且重傷了李輕塵,現在又殺了老六,馬面亦是強弩之末,現在場中就只剩下一個施展了七殺鎮獄決的老辛還在苦苦支撐,但他此刻也已覺得心如死灰,悲憤莫名。

    不過韋陀亦不好受,他胸口挨了老辛數抓,七殺真氣透體而如,將他胸口處千錘百煉的肋骨都給碎裂了大半,只是被他給強行把自身的傷勢壓了下去罷了,並且用真氣護住了斷裂的骨頭,讓它們不至于刺傷內髒。

    可之後被老六這麼一弄,他耳朵里被刺入了兩根鋼針,現在已經暫時失聰,接著又被馬面給結結實實地打了一拳,這一拳導致的傷勢最重,連一段腸子都碎裂了,只是被他用真氣和強悍的意志力給撐住了。

    但可千萬別覺得煉神境的武夫沒什麼了不起的,實在是因為老辛等三人太過可怕了,若非如此,恐怕也不會放心讓他們執行刺殺突厥金帳汗王的任務,要知道,突厥族的高手可也不少。

    雖然他們三人的真實實力皆是煉氣境的武夫,但殺力之強,經驗之豐富,算計之深,若是換做那些什麼大家族或是名師教授出來的同境武夫,只怕一個照面便會被他們給殺死。

    幽州鎮武司,位列大洛王朝轄境內十九座鎮武司中第三名,若是刨開最頂尖的戰力,也就是兩邊的武督不算在內,足可爭前二!

    在三人的完美配合之下遭受了重創的韋陀亦是忍不住在心中暗嘆,這,也許就是自己必須面對的宿命吧,殉道之志,有死無生!

    一直都在面對眾人的進攻被動反擊的韋陀,此刻突然主動出擊,而這一剎那,他的速度簡直快到了極點,老辛甚至都來不及反應跟上,而他只是一個閃身,在黑暗之中仿佛也有著一對眼楮一般,輕而易舉地找到了剛剛才打出一拳之後,因為力竭,已經趕緊後退換氣的馬面。

    感受到韋陀的到來,馬面的渾身都在輕輕地顫抖著,這不是對于死亡的恐懼,只是因為一時脫力,他的身體其實已經不受控制了,但這一刻,他沒有逃,亦沒有退,而是怒喝著再度將自己的雙拳轟出。

    “ !”

    山洞再度重重地震了一下,而馬面的整個腦袋都已經被韋陀給打進了山壁之中,血漿噴濺,碎骨橫飛,然而那無頭的尸體,卻依然保持著出拳的姿勢,一動不動。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劍膽琴心長歌行 | 劍膽琴心長歌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