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折柳傳 第96章 見天起價(一)

第96章 見天起價(一)

小說︰折柳傳| 作者︰小犬獵狐| 類別︰歷史軍事


    刑淵趕來文華殿前,本也隨晉王一起,被暴起的“倭人”扣在了鴻臚寺里。

    事發時,“倭人”如同失心瘋一般,以血肉之軀抵住晉王親兵四面殺來的刀槍,成功接近並擊暈了晉王,四個命喪黃泉的“倭人”,只有一人系因刀傷過重,失血不治,另外三人則是引發石炸時,因藥炮硝磺比例不一、石流子飛濺、石殼粗制濫造殼體厚度不一、引線不靈、投擲打放方式有誤等原因,連帶著許多室外的天策兵,被鐵石子打得渾身血肉模糊,所幸晉王姬念甫只受了些皮肉輕傷,並無大礙

    唐錚了解到鴻臚寺挾持晉王的“倭寇”只余下三人後,就該當如何應對眼前局面這議題,與刑淵在文華殿外爭得面紅耳赤、不可開交。

    唐錚極力主張應當設法營救晉王,不可向尚賊與倭寇們遷就讓步半分。

    他提出當下應做兩手準備︰一來應該即刻拿下文華殿內的姬念禹、尚文詔等人,尤其要將尚賊與晉王胞兄這二位捏在手中,作為穩住“倭人”刺客們的籌碼,以避免“倭人”狗急跳牆,加害晉王殿下;另一面則點起精兵悍卒,將“倭人”徹底困死在鴻臚寺,並遣專人與“倭人”虛與委蛇,許之以利好,封賞官爵名祿、賜下良田美姬,規勸收買、分化離間雙管齊下,同時借助談判,緩緩卸下“倭人”心中戒備,消耗“倭人們”的精力,只待三個“倭人”疲乏不備之際,或“倭人”內部離心離德、鴻臚寺中變生肘腋之時,一舉將晉王救回

    設若尚文詔听到唐錚之計,必會贊嘆唐錚抓住了問題的核心,他這一套辦法實在縝密,可行性與成功率極高——挾持晉王這一行動本身的意義,不就是要迫其就範麼?若“倭人”敢輕易對晉王下殺手,與自尋死路何異?

    倘若天策府上下統能乖乖听唐錚節制,皆遵照唐錚的指示行事,尚文詔與“倭寇”的計劃非要破產不可,可事與願違,唐錚雖貴為一鎮提督,麾下有數千爪牙,但他並不具備使喚邢淵的能量,更不具有號令晉王麾下那一大幫子武官的威信。

    唐錚與刑淵雖共事一主,但二人背景有別,互不統屬,另外,天策軍各營的將官們,對唐錚和羽林衛那些驕橫跋扈的緹騎們印象實在不好,這些沙場上出生入死的粗豪武人與陰鷙兮兮專事緝捕用刑的特務鷹犬素來互不對付

    刑淵不敢冒哪怕一點險,代價實在太高了。

    國不可一日無君,家不可一日無主,若晉王有什麼閃失,晉王一手打造的大好局面將付之東流,圍繞晉王的天策集團將瞬間分崩瓦解,大燕唯一一支可與涼軍硬捍的精銳之師便如脫韁野馬一般無約無束——想那天策將軍府中,各營武官們只尊晉王為主,倘若沒了晉王這個主心骨,將軍府落個樹倒猢猻散的局面出來,西起平陽、太原府,東抵遼東建州衛,千里邊關一旦生出亂子,後果將不堪設想

    京中一部分天策軍將官已經獲悉了晉王被縛的消息,大伙在力保晉王的態度上是一致的,但關于如何力保,眾將卻也如唐錚與刑淵二人一般生出了分歧。

    大燕朝廷生態有如舊宋,講究一個文尊武卑,文貴武賤,刑淵身為晉王手下文膽,在朝中,尤其是天策軍中素有人望,刑淵被賊人們放出後力排眾議,拍著胸膛保證必能保得晉王殿下無虞,眾將也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刑侍郎的身上,請刑淵代為主持大局。

    唐錚與刑淵的爭論激烈而短暫,二人的解方難決孰優孰劣之際,刑淵果斷抬出了支持自己的一眾天策武官,亮出節制眾將用的旗牌節印,與刑淵一道趕來的孫應科湊到唐錚耳邊低語幾句,確認了刑淵所言不假,明言刑淵背後有實際掌兵的將軍們撐腰,應當暫避風頭雲雲,唐錚不得已只好作罷。

    ——

    “狗,狗官,乘輿備好了沒?”毛興問道。

    刑淵向外一指,殷勤道︰“壯士,已經到了,就在那里。”

    刑淵望著不遠處的嗣皇姬念甫,請求道︰“壯士,能否通融通融,在下還未及給太子殿下見禮呢。”

    毛興一伸脖子示意左右擋住大殿門口,小跑進殿內問道︰

    “陛下,尚大人,乘輿已經到了,狗官想進來給陛下見禮。”

    嗣皇姬念禹目瞠口哆,魂不守舍,他雖屢屢與同胞兄弟明爭暗斗,但也只限于文斗,這位老兄自打從娘胎出來,從來沒經歷過今日這等要命的場面,此刻兩腿抖個不停,端的還沒緩過勁兒來呢!

    伴當馮守貴跪在姬念禹腳下,一邊給嗣皇捶腿,趁機暗中打量著嗣皇的神情,一邊與尚文詔交換著眼色,他道︰

    “皇爺,邢侍郎也挺有誠意,外邊亂兵說撤也撤去了。”

    馮守貴這言外之意,便是躲也躲不過去的。

    姬念禹唇無血色,目無光彩,他左右四顧一陣,目光最終還是落到了尚文詔頭上,默默用眼神征求尚文詔的意思。

    尚文詔道︰“陛下,此時跟他邢侍郎也沒什麼好說的,罪臣這就負陛下出去,馮公公,來,咱伺候陛下上車。”

    馮伴當與尚文詔一左一右攙起腿上發軟的嗣皇,兩人一前一後合力將姬念禹托到尚文詔背上,一行人隨即徑往天子乘輿而去,門口的刑淵見尚文詔與姬念禹出來,即揮手命士兵們讓出通路,見機跟上尚文詔等人。

    唐錚此時雖恨不得立馬抽刀子砍了尚文詔,卻也不得不以大局為重,老老實實跟在眾人之後當個跟屁蟲。

    姬念禹上了乘輿後,尚文詔親自執轡趕車當司機,馮守貴守在姬念禹身邊,毛興等人圍繞聖駕小跑著跟隨警戒,刑淵翻上坐騎緊隨在天子乘輿後邊,唐錚則騎著高頭大馬跑到了最前頭給眾人開道

    一行人很快趕到了鴻臚寺。

    眾人抵達時,先前杵在午門廣場上的天策兵早已列在了街巷中間,尚文詔勒住馬兒,與馮伴當合力攙姬念禹下車,誰知姬念禹見到這麼些盔明甲亮的天策兵既沒對他叩頭行禮,也沒山呼千歲萬歲,全都在惡狠狠地盯著他,他又望一眼鴻臚寺衙門里,地面上淨是血肉碎塊、子殘渣,一番場景險些將他駭得肝膽俱裂,姬念禹道︰“卿家,伴伴,朕”

    尚文詔給馮守貴使個眼色,馮伴當即心領神會,他道︰“皇爺,咱不能叫這班亂兵看了笑話。”

    言畢,二人隨即硬架著姬念禹進了衙門,路上尚文詔不忘低聲提醒道︰“陛下不必驚慌,待會兒一切都交給罪臣應對”

    一隊天策兵將他幾人引至衙門內寺正王大人的廨舍,尚文詔目睹沿途地面上的血腥痕跡,也不由擔心起了部下們。

    姬念禹、馮守貴、刑淵、唐錚、古韶鈞、尚文詔、毛興幾人一進舍內,首先見到的就是被捆成粽子一般的晉王姬念甫,薛童、丁永福、石重桂三人躲在晉王背後各執兵刃,原來,晉王殿下是被尚文詔的部下們頂在了最前頭當作肉盾用了

    “大人到了薛哥,大人到了。”丁永福眼中盡是血絲。

    “大人!”

    “主公!”

    姬念禹瞧見狼狽不堪的胞弟,心頭驀的躥上一股邪火,他兩腿不再顫抖,腳下突然生起風來,照著晉王面門抬手就是一個耳光,打完了巴掌姬念禹面目抽搐道︰

    “逆賊,汝也有今日!”

    堂堂晉王生受如此大辱,卻也只能掙扎兩下,絲毫動彈不得,最後反倒“哈哈哈”大笑起來。

    尚文詔沖薛童使個眼色,薛童即上前堵住了晉王的嘴巴。

    舍內幾人面面相覷,神色各異,太子與晉王皆在面前,有些人敢怒而不敢言,有些人想笑又硬憋著。

    “陛下息怒。”尚文詔勸止嗣皇,扶嗣皇坐下稍息,即道︰

    “純保,永福,重桂,趕緊歇息吧。”

    吩咐完三人,他又命剛從大內領出來的旗校們分作兩班,一半就地躺下睡覺,補充精力,另一半列成人牆堵在窗口門口警戒、看押晉王。

    尚文詔看看刑淵,對毛興道︰“子盛就先別歇息了,這大過節的,既然二聖都在此,勞你子盛跑一趟,點幾員晉王殿下的強兵,那各色的春卷春餅、煎花饅頭、開爐餅、羊脂韭餅、蒸果子、炙鵝、炙雞、蒸軟羊、五味杏酪羊、油ザ 骸 琢 嘈罰 Л稚喜陝蛐┤殖傻模 謊椒藎 環荽乩矗 環菹殖﹞裕  ∴叮 鸞腥思腋勖竅鋁艘 !br />
    “喏!”

    毛興沖刑淵一伸手,“邢大人,銀兩。”

    唐錚惡狠狠道︰“小人長戚戚,古人誠不我欺,尚賊!殿下面前,休要再作怪!”

    尚文詔笑嘻嘻道︰“公子勞碌一整日,不嫌肚餓?”

    唐錚伸手按著刀鞘,憤懣不已道︰“尚賊,若不是殿下保你,唐某早就鋤了你這奸賊了!”

    尚文詔沖晉王一拱手,賤兮兮道︰“小子謝過殿下不殺之恩。”又轉對唐錚道︰

    “公子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埋怨殿下!殿下如何做,還須你教?”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折柳傳 | 折柳傳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