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折柳傳 第七十章 交鋒與交易

第七十章 交鋒與交易

小說︰折柳傳| 作者︰小犬獵狐| 類別︰歷史軍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京師羽林提督府上,唐錚捧腹狂笑,待笑乏了,唐錚才緩緩道︰“有道是知子莫如父,非也非也,應當說知父莫如子才是。”

    尚文詔對唐錚回以淺笑,口上則一言不發。

    唐錚閱畢那封唐秀親筆所書的信件,交還到尚文詔手中,雙楮鎖住尚文詔臉頰,一邊觀察一邊問道︰“我父果然派你回來了,不過,依我父脾性,當是不止派你一人回來吧?”

    尚文詔恭敬道︰“提督大人明鑒萬里,高明遠識,卑職敬佩萬分。”

    唐錚微微頷首,靜立沉吟許久,突然發問︰“我父令你領了多少人回來?”

    尚文詔搬出腹稿,故意不提先鋒旗以及吳澤,一字一句道︰“指揮使大人命卑職自選精干,不限人數,卑職領了原總旗部小旗長二人,便是薛、楊等輩,以及旗校六人,含卑職共計九人,另外八人,大人不識得,大人的部下應當也都識得。”

    唐錚嗯一聲,又問︰“近日你等可是在蘆草坊內?為何不回自己宅中?”

    尚文詔謙卑道︰“什麼都瞞不住大人,卑職住回蘆草坊,便是想大人與殿下早日探知屬下歸來,至于不回自家宅子,卑職怕驚動了薛、楊等輩,叫這些人對屬下的異動有所察覺,故不敢太過放肆。”

    唐錚對尚文詔的答案十分滿意,緩緩道︰“我早料到,我父之計,便是陰遣你這般見事靈活者,潛伏回京,暗動手腳,伺機發難,想必,我父未曾給你機會去見一見其他些個潛回京中的細作吧?”

    尚文詔如實答道︰“未曾得機。”

    唐錚道︰“罷了罷了,尚子諭,殿下對你期以厚望,專門關照本提督道,還須對你多加照料,多多重用,咱們尚總旗還是很得人心的哪。”

    尚文詔埋首跪伏道︰“屬下不敢,承蒙殿下厚愛,提督大人栽培,屬下感念萬分,必誓死盡忠,為殿下分憂,為提督大人分憂。”

    唐錚審視身前跪倒的尚文詔良久,見尚文詔一動不動,于是返回座上,命尚文詔起身,問道︰“那你可依著我父之命,與韓平章接觸過了?”

    尚文詔道︰“卑職本想在來見提督大人之前,先去會一會那韓尚書的,誰知那韓尚書家奴頗是跋扈,卑職單單給那守門的家奴,便獻上幾十兩銀,那家奴嫌數目太小,硬是將卑職給趕出來了。”

    唐錚哈哈一笑道︰“子諭還是沒做足功課喲,這韓不岐,能以兵部尚書兼任平章為相,靠的是什麼?韓不岐整日在聖上面前佯作孤臣,惺惺作態,都是演給皇上看的!韓尚書不止與我父私交頗好,其把持兵部久矣,地方上實掌兵權的各都司主官,有不少是其座下門生呢!更別說韓平章曾經略固、蘭,西北方面,听其號令而行的參將、游擊,簡直不可勝計。”

    尚文詔恍然大悟道︰“卑職受教,這韓尚書的勢力,竟這般大呢!”

    唐錚舔唇道︰“這便是為何晉王殿下進京以後,沒有輕易動那韓不岐的根由,韓不岐不像那班不通行伍的竹林邪黨,若是韓不岐有甚三長兩短,西北的邊軍恐會不穩。”

    尚文詔垂著腦袋問道︰“提督大人,既然提督大人早就料到如卑職一般的細作將潛回京里,提督大人為何不卡緊巡防?細細偵查?”

    唐錚道︰“不止是我父的人要進來哪。”

    唐錚話音戛然而止,尚文詔不禁猜測︰“除了羽林衛的細作,還能有誰?難道,還要故意放進來涼虜的細作?”

    猜到這層,尚文詔不禁挑眉望向唐錚,唐錚闔住雙目沉沉道︰“有些話,本提督不便與你細說,你也不必知道,本提督勸你,日後也不要提那麼多問題。”

    尚文詔趕忙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連連請罪,這時,一碟盔衛士湊到唐錚耳邊耳語數句,唐錚對那衛士低聲吩咐了幾句,便對尚文詔道︰“你瞧瞧,子諭,你那大哥來我府上了,就在前邊呢。”

    尚文詔問︰“卑職的師兄,何以尋至此來?”

    唐錚謔笑道︰“還不是听聞你尚子諭被本提督拿了,來找本提督說情的?怎麼,你見是不見?不見本提督便給他轟走。”

    尚文詔苦笑道︰“卑職如何敢見,只怕壞了大事,大人,也別叫卑職師兄見到徐善生了,卑職恐幾人一時間生了誤會,鬧得不可開交。”

    “便依你。”唐錚隨即勾勾手指,招來那碟盔衛士,低聲吩咐了幾句,那衛士飛奔出去,想是去轟郁牧川等人了。

    唐錚起身活動活動筋骨,伸臂展胸,輕捏脖頸,尚文詔則依舊跪伏在地,不敢動彈分毫,又晾了尚文詔許久,唐錚問道︰“依你之見,該如何將這些鼠輩悉數除去?”

    尚文詔作思索情狀,緩他片刻,才道︰“請提督大人依我大燕律,給卑職判個斬監侯,扣上細作罪名最佳,並將卑職收押入獄中,節後問斬,嗯,最好再傳,卑職嘗裹挾唐小姐出城,這些消息盡數傳出城去,傳得越遠越好,想必指揮使大人必會作出反應。”

    “哈哈哈,有意思”,唐錚忍俊不禁道,“看來你也曉得,我父安在城內的手足,定會冷眼旁觀,不去救你的性命。”

    “他們也不一定會識得卑職呢,更不消說教卑職性命了”,尚文詔淡淡道。

    唐錚驀的蹲下,手肘搭在尚文詔肩上,冷冷問道︰“便是有了兒的確鑿消息,你怎的確認我父會來救?”

    尚文詔道︰“謂之忠君體國,謂之舐犢情深,陛下在京中,殿下在京中,提督大人在京中,小姐亦在京中,一家一國之安危成敗,俱系此一城中,指揮使大人安能不來?”

    “哈,你尚子諭,也是夠歹毒的,你可知,本提督到現在,都對你放心不下吶。”唐錚湊到尚文詔耳邊冷冷道。

    尚文詔低眉順眼,馴良服從道︰“不管提督大人是否放心得下,卑職報效殿下的拳拳之心,卻是真切的。”

    “好,那便讓本提督代晉王試你一試!”

    唐錚那搭在尚文詔肩膀上的手肘突然用勁,瞄準尚文詔脖頸,飛擊而去,將那喉間氣管重擊一記,雙膝跪地的尚文詔轉瞬間喘息不暢,他只覺得眼前一黑,恍惚間,被唐錚突然發難,擊暈了過去。

    唐錚起身甩甩衣袖,自言自語道︰“便依你尚子諭的計策,來人,將這賊給本官押入禁中天牢!”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折柳傳 | 折柳傳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