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折柳傳 第三十七章 京師爆炸案

第三十七章 京師爆炸案

小說︰折柳傳| 作者︰小犬獵狐| 類別︰歷史軍事



    冬月廿四日,京師上空朔風凜冽,大理寺寺正李在四名護衛兼看守的視線里,正手提袖爐裹著裘襖,信步于京師某閑庭之內。

    將近二十日之前,冬月初五時,李在胭脂巷紅花館內,因為姘頭紫鸞遭人欺凌,與一個叫做趙汴驕的天策幕官生起齷齪。積羞成怒、憤慨至極的李,當晚便寫下一封揭帖,痛斥把持邊政、暗蓄私兵,似有不軌圖謀的晉王,以及天策府那些怙惡不悛、無法無天的將官,同時倡議皇帝要及早撤藩,以免釀成古時七國之亂那般潑天禍事。

    李在揭帖中不止攻擊了晉王和天策府官將,另外也寫下了十多名朝官的姓名,並一一開列了各人的罪狀,其中有收受天策軍官金銀財帛、賣官蠰爵、操縱官員選政與考績的;有與天策軍官暗通款曲、助其吃空餉、佔閑役、喝兵血的;更有私運鹽鐵、軍資等至遼東販售,枉顧國法牟取暴利的。

    李的激揚文字,既有依憑真憑實據作出的指控,又有其身為竹林黨一員,出于維護同黨利益而對政敵作出的刻意傾軋。

    李在最後還不忘將尚文詔假扮的趙汴驕大書特書了一番,把民間惡名昭彰的“趙大官人”趙穗的真實事跡,諸如私佔民田、霸凌民女、廣蓄家奴這些屎盆子一股腦地全都扣在了趙汴驕的頭上,只因為許多的老百姓即便受了趙大官人家奴的羞辱和迫害,也並不一定曉得那“趙大官人”就是趙穗,況且小老百姓的聲音並不重要。李計較,如上頭真要調查,一通打點下來,再收買些人證抵賴,即便不是趙汴驕的事最終也要變成他趙汴驕的事。

    就在李的揭帖墨跡未干時,李宅邸闖進一伙身手極好的不明人士,絲毫沒有驚動了李府上其他人,二話不說給李嘴巴堵得嚴嚴實實,又將那紅花館頭牌紫鸞姑娘與李揪到一起,給兩人蒙上雙眼束住手腳,搜出李的印信和官服,留下一封精心偽造李手跡書寫的書信告知李家人,其人要出京辦公差,臘月才會回來。

    快手們把李、紫鸞兩人和搜來的物什一並塞進車駕便疾馳而去,將兩人帶到一個全天有人值守的庭院里軟禁起來。這伙人對李稱,他們乃是李大人摯友安排的護衛,為保全李大人不被某些奸賊謀害,他那剛剛寫好的揭帖也一並被“保管”了。

    李也問過快手、護衛們,派他們來保護自己的到底是何方神聖,這伙人卻個個惜字似金守口如瓶,端的沒有給透露半點有價值的信息。

    李這十多天里對外界發生了什麼一無所知,每日只是吃吃喝喝、寫字作畫、看戲听曲,隔幾天便與姘頭紫鸞造造小人兒什麼的。護衛們聲稱,他們的上官已經替李大人打點好了衙門里諸位大人,不去辦公不妨事的。

    李雖然被限制住了人身自由,但是不用日日五更不到就起床洗漱上朝面聖,再去官署辦公枯坐,而且這伙看起來凶巴巴的護衛們沒有半點為難過他,旦有所求都是盡力滿足,故此李干脆徹底放松,享受起了這難得的閑暇時光。

    李跺跺腳,將袖爐遞給一名護衛,搓著雙手往姘頭紫鸞的居室走去,雖然北地十一月底已是極冷了,他卻是每日都要出來走上一遭,權作活動手腳筋骨。

    就在這時,庭院大門被驀地撞開,如同鳥鳴般音色奇異的竹哨聲四面響起,護衛的慘嚎聲和刀槍入肉的噗嗤聲被李一對凍得發紅的耳朵清晰捕捉到。

    李望後扭頭,只見庭院大門被不知名的器械破開,入口處涌進來一大批手執各種兵刃、口餃竹哨的黑衣人,他的護衛們與黑衣人們捉對廝殺,轉瞬之間鮮血四濺,地上已經躺倒三個護衛和兩個黑衣人,李見狀腿腳發軟,趁無人注意到他,趕忙拔腿溜進紫鸞房內,捂住姘頭的嘴巴躲進桌案底下瑟瑟發抖。

    一刻不到,屋外的廝殺與鳥鳴竹哨聲息止,李听到腳步聲靠近,不待探頭查看,他藏身的桌案便被一腳掀開。

    一黑衣人拽李起身,左右開弓連連摑了李好幾個嘴巴子,又從腰間抽出鋼叉瞄著李的脖子,黑衣人打夠了,便對同伴詢問道︰

    “就是這個軟腳貨要對東家不利?”

    同伴點點頭,回答道︰

    “除了他,躺著的那些,某都見過,都是薛童的部下。”

    黑衣人一腳將李踹翻在地,望李身上吐去一口濃痰,朝屋子外一瞧,原先小院里的幾個護衛都已毫無聲息、氣倒地,而他這一方只折了五人,余下的黑衣人包括他在內還有整整十人。

    這黑衣人眼神飄向瑟縮在後的紫鸞,嘿嘿一笑,怪聲怪氣道︰

    “小娘子倒是水靈,你看這個沒卵蛋的軟腳貨,不像個男人,小娘子跟了這個龜兒子,真乃是一樁冤枉事,不如以後便跟了爺爺吧。”

    黑衣人說完收起鋼叉,壞笑著朝紫鸞走去。

    紫鸞乃是樂戶妓家,且尚未脫籍從良,風月場上求活的女子哪能不懂男人的心思,眼下紫鸞受了驚嚇面無血色,但依舊強擠出笑顏,任由黑衣人上下其手猥褻一番,也絲毫不抗拒。

    李兩頰被摑得紅腫,見到那黑衣人與自家未來妾室的作態,不禁怒極苦極,仰頭長嘯一聲,慘然失笑道︰

    “諸位壯士,李某雖不是富貴的,卻也有幾分薄財,如幾位壯士近日能放李某一馬,李某必不會虧待了”

    黑衣人的同伴打斷李道︰“你的狗命爺爺們不惜得取,爺爺們這次來,是某位大人有事相詢于你,李九,你這狗東西還他娘的弄小娘,走了。”

    “旗副,這小娘咋辦,俺能帶走不?”一只手還在紫鸞懷里亂揣的黑衣人李九問道。

    “旗副你娘,你他媽的啊,老子中箭了!”

    被稱為隊副的黑衣人話音未落,七八只支銳簇透其兩臂兩腿而出,將那隊副釘倒在地,屋內屋外十名黑衣登時受驚,大伙摸不清矢簇飛來的方向,只四下躲避掩藏身軀。

    “你娘的,怎麼回事?”李九喝罵一聲,探頭望向庭院大門,卻見大門處被拋進六具身著黑衣的同伴,那是他與隊副商量好留在庭院外警戒的人手,而被破開的大門已然被數面大盾堵得嚴嚴實實,大盾之間則伸出密密麻麻、閃爍著寒光的槍頭。

      幾聲鑼響,庭院外即傳來喊話聲。

    “咳,里頭的,听好了,現在你們已被團團包圍,插翅難飛,有什麼想說的,限你們半柱香後,派一個代表出來與老子商量,若敢抵抗,格殺勿論。”

    李听著那外間傳來的聲音有些熟悉,死命回想一頓終于想起了聲音的主人,心中暗道︰“怎是趙汴驕那奸賊?難道不是天策人馬要拿我?”

    黑衣人李九檢查一番被箭簇貫體奄奄一息的隊副,啐一口痰道︰“他娘的,這些兵莫不是從天而降?咱來的時候是他娘的哪個慫蛋廢物做的偵騎?”

    一黑衣人道︰“老李,這局面,明明是有心算無心,再追究誰干的有什麼意思,眼下還是按外頭那人說的,先派個人出去拖將住他們,再尋機突圍。”

    一眾黑衣人紛紛點頭附和,剛剛說話這人諢號白老仙,素來是隊伍里比較善拿主意的謀主,庭院內十個黑衣人圍繞成一圈商量一陣,推出一個平日里大家都看不順眼的刺頭作代表出去探口風,其余人等四處散開尋找可供逃生的暗門出路,掐準了半柱香,盡可能利用起來,直到半柱香要燒完,才又聚合在一起。

    被眾人推出的代表老大的不樂意,卻也沒什麼辦法,正被李九與白老仙兩人催促著去庭院大門處時,轟隆一聲巨響,紫鸞居住的偏屋突然被地底的藥炮引炸,一瞬間木屑、磚石飛濺,木質榫卯抵擋不住火藥的威力,轟然倒塌,將十名黑衣人連同李、紫鸞一同掩埋。

    尚文詔嘿嘿一笑,對身邊瞠目震驚的唐七道,“幸虧是冬天,排水渠道里藥捻子才能引得著,大哥,快差人進去救人,一會兒都得給叫磚石壓死過去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折柳傳 | 折柳傳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