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第九十二章 還要施暴嗎

第九十二章 還要施暴嗎

小說︰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作者︰花曉陸謹言|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十二章還要施暴嗎?

    “陸謹言,你個混蛋,玩得還真開心。手機端 ”一想到花曉獨自坐在門口,可憐兮兮的小模樣,他心里的怒火就瘋狂的燃燒,燒得他頭昏腦脹,燒得他理智全無,燒得他不知所雲。

    陸謹言一把甩開了他,整理了下衣領,“秦如琛,你發什麼瘋?”

    秦如琛額頭上的青筋在瘋狂的抽動,“你老婆被趕了出來,現在不知道去了哪里,你卻帶著野女人在外面鬼混。你跟陸錦珊不愧是姐弟,一個飛揚跋扈,一個冷血無情。花曉嫁到你們陸家,簡直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陸謹言劇烈的震動了下,他怎麼都沒想到花曉是被趕出來的!

    “誰把她趕出來的?”

    “除了陸錦珊,還能有誰?”秦如琛火冒萬丈的說。

    這個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曉就在這里,我開車路過,恰巧看見她在路邊流浪,就順便把她帶過來了。”

    說話的人是許若芳,她是故意這麼說的,剛好接上秦如琛的話。

    陸謹言俊美的臉上一塊肌肉抽動了下,像是被根小刺扎到了。

    這個沒用的蠢貨竟然該死的一句話都不吭,是啞巴了嗎?

    秦如琛焦急的望向了許若芳,“曉呢,她在哪里?”

    “去洗手間了,去了還挺久的,一直沒回來。”許若芳看了下表。

    秦如琛轉身要去洗手間找,被陸謹言攔住,“我的人,用不著你來操心。”

    “你有把她當成你的妻子嗎?”秦如琛哼哧一聲。

    “那是我的事,你沒資格管。”他暴躁的走了出去。

    花曉從小黑屋出來了,沿著牆壁虛弱的往前走著,看到他的一瞬間,她猶如被一擊霹靂擊中,渾身輾過了恐懼的痙攣。

    他的臉色陰沉無比,難道還沒發泄夠,還要繼續施暴?

    她狠狠的吸了口氣,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轉過身,拔腿就跑。

    那模樣就是老鼠見了貓,兔子見了野狼。

    陸謹言吐血,連忙在後面追,“花曉,你給我站住。”

    她跑得更快了,

    她要站住,就是傻子了。

    前面有消防通道,她徑自往樓下跑,想要逃生。

    陸謹言在後面窮追不舍,“花曉,你又不听話了!”

    剛教訓過,還敢犯倔,看來教訓的還不夠!

    “我沒惹你!”她氣喘吁吁,跑得太急,還剩最後兩個台階時,一腳就踏空了。

    她的身體失去重心,朝前狠狠的栽去,額頭‘砰”的一聲猛烈地撞到了牆上,當即腫起了一個大包。

    她被撞懵了,一屁股跌坐下來,頭暈目眩,兩眼直冒金光。

    “見鬼!”陸謹言從喉嚨里咒罵一聲,捧住了她的頭,“花曉,看著我,頭暈不暈?”

    “暈。”她下意識的說。

    “有沒有惡心,想吐?”他皺起了眉,本來就蠢,別撞成白痴了。

    “沒有,就是疼。”她呻吟了聲。

    他松了口氣,沒想吐就說明沒有造成腦震蕩。

    花曉

    暈了會,突然驚醒,跳起來想逃走,被他用力的按住了肩頭,“你跑什麼?”

    “你不是又要把我抓回小黑屋吧?”她驚恐萬分,瑟瑟的看著他。

    “你想念那里嗎?”他嗤笑一聲。

    她戰栗的抱住了胳膊,“不要,一輩子都不要再進去了。”

    他露出了一絲促狹之色,“那就乖乖听話,下次我喊停,你要再敢跑一步,就把你關一天。”

    “不跑了。”她想要點頭,但才動了一下,額頭就好痛,痛得她忍不住的抽搐了下。

    “活該!”他暴躁不已,不知是在生她的氣,還是在自己的氣。

    帶著她進去之後,他讓服務生拿來冰塊給她敷了起來。

    秦如琛連忙走了過來,“曉,你的額頭怎麼了?”

    “在洗手間不小心撞了一下。”她支支吾吾的解釋。

    “難怪這麼久都沒出來,回去煮個雞蛋滾一下,消腫。”許若芳說道。

    “晚上好好休息,要是頭暈,想吐,一定要看醫生。”秦如琛心疼不已,不停的叮囑。

    陸謹言幽幽的瞟了他一眼,目光犀利而深沉,“秦如琛,我怎麼沒見過你這麼關心過陸錦珊?”

    秦如琛的嘴角顫動了下,眼楮微微一閃,迅速的說道︰“我就喜歡關心弱勢群體,最討厭恃強凌弱的人。”

    “這一點,秦少倒是一直都沒變過。”許若芳笑了笑,這話就像是在給他打掩護。

    作為一個心理學醫生,她有一雙可以看穿真相的眼楮。

    听到她這麼一說,陸謹言就沒有再多想,在他看來,秦如琛應該不會這麼蠢,真的敢覬覦他的女人。

    進到車里。

    花曉還有些余驚未了,時而用睫毛偷瞧陸謹言,觀察他的動靜。

    陸謹言從車載小冰櫃里拿出一瓶冰水,喝了一口,用極為低沉的語氣問道︰“你今天為什麼出來?”

    她微微一怔,不知道他想問什麼。

    “許若芳給我打電話,約我出來玩,我就出來了。”她極為小聲的說。

    陸謹言眉頭一橫,冷冽的寒光透過車內的昏暗直射過來,“給你一次說實話的機會!”

    她的背心窩一陣發寒,他明顯是不相信她的話,難道是秦如琛對他說了些什麼。

    垂下眸子,她沉吟了片許,才低低的說︰“姐夫來了,我怕姐有誤會,就自己出來了。”

    陸謹言那雙冰冷的桃花眼,一睜一閉,不露自威,“是你自己出來的,還是陸錦珊趕你出來的?”

    他的語氣慢慢悠悠的,仿佛只是隨口一問,但聲音里彌漫著一股人的氣息,就像巨浪來臨前海底的伏流,緩慢而陰鷙的流動著,隨時都能掀起驚濤駭浪。

    她縮到了車窗旁,保持和他最遠的距離,“是……是我自己出來的。”

    他薄唇微抿,未動聲色,晦暗不明的表情讓她十分的忐忑,下意識的蜷縮了起來,抱住了身體。

    她的手臂上,幾塊青紫落進了他的眼里,還有幾道破了皮的血印子,像是被指甲抓傷的。

    他目光驟凜,俊朗的濃眉擰絞了起來。

    這不是在小黑屋里被他“折騰”出來的,之前就有,只是他沒有注意到而已。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