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第六十章 取悅我

第六十章 取悅我

小說︰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作者︰花曉陸謹言|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六十章取悅我

    她嚇壞了,驚恐不已,跳下床想要逃走,被他一把提回來,重重的摔到地毯上。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

    “你要敢踏出去一步,我就扭斷你的腿!”他陰戾的、凜冽的、威脅的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

    她瞬間僵硬,不敢再動了。

    他又開始砸,一拳打在花瓶上,花瓶炸裂開來,幾塊殘片沖上天花板,又掉下來,她慌亂的爬到門背後的角落里蜷縮了起來,唯恐被砸死。

    眼前的人好像瘋了,發狂了,歇斯底里,砸桌子,砸椅子,即便手背破了,流出了血,也沒有停止。

    整個房間能被砸的東西,全都被他砸成了碎片。

    唯一完整的就只有她了。

    她好害怕,他砸完了,就會來砸她,把她砸成碎渣渣。

    她不能就這麼冤枉的死了。

    小鋒還等著她來救呢。

    陸謹言砸完了房間的東西,又像暴風一般席卷出去,砸外面的。

    整個房間四壁,都在震動,恐怖的轟鳴聲此起彼伏,就如出了地震一般。

    他心頭的怒火源源不斷,從來都沒有感到過如此的憤怒,他必須要發泄出來,否則一定會失控擰斷那個女人的脖子。

    許久之後,他才勉強停了下來。

    坐在地上,他沉重的喘著氣,就像一只受傷的野獸在瀕死中喘息。

    又過了許久,他拿起了手機,“fn,給我準備兩千萬現金,馬上!”

    房間里,花曉依然蜷縮在角落里,她不敢動,也動不了,整個人都陷入在呆滯中。

    她知道陸謹言可怕,但沒想到會這麼的可怕,就算是撒旦,是路西法,也不過如此了。

    夕陽逐漸的下沉了。

    黑暗連帶著寒意籠罩了整個房間。

    外面已經沒有聲音了,如死一般的沉寂,唯有海浪的擊打聲此起彼伏,就如同她忐忑不安的心。

    陸謹言呢,發泄完了,還是走了。

    她不敢出去,現在的他,就像發了狂的魔鬼,她看一眼都會害怕。

    當樓道有腳步聲傳來的時候,她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陸謹言來了,他還沒走!

    他會不會是進來殺她的?

    她的眼楮望到了床底下,那里是唯一可以躲藏的地方了。

    當門被推開的時候,燈也同時亮了。

    陸謹言的目光朝四周環顧一周,落在了床底下露出來的半只小腳上。

    他微微眯眼,一道陰冷的寒光閃過,大步走過去,一把抓起那只腳,幾近粗暴的把里面的人拖了出來。

    “陸謹言,你別殺我,求求你,別殺我!”她劇烈的顫抖,就仿佛即將被送上砧板的羊羔。

    陸謹言冷笑一聲,半蹲下來,捏住了她的下巴,“殺你,多沒趣,我有更好的方法懲罰你!”

    “你……你要做什麼?”她的臉白的就像地板上的瓷磚,幾乎要變成透明的。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極為促狹的冷弧,“從現在開始,你所有的收入

    都被凍結,沒有工資,沒有零用錢,沒有淘寶,你一個子兒都不會再有!”

    她猶如五雷轟頂,渾身碾過了驚悸的痙攣,這比殺了她更恐怖!

    “你還不如殺了我!”她露出一副視死如歸的神情。

    陸謹言從牙縫里吸了口氣,“在你眼里,錢比命還重要嗎?”

    “對。”她毫不猶豫的、斬釘截鐵的說,“錢比我的命重要,比什麼都重要,我就是愛錢。”

    陸謹言的手指驟然收緊,疼得她打了個戰栗,但她沒有求饒,只是死死的瞪著他,充滿了憤怒,還有怨恨。

    他連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慢慢的松開了手,怒火在他胸腔里肆虐,他擔心一但失控,就會捏碎她的下巴。

    “那就更要凍結了。”他的聲音輕飄飄的的,卻如同寒風一般的刺骨。

    她感到眼前發黑,天旋地轉,沒有錢,她留在陸家也沒有意義了。

    “離婚吧,我們離婚,讓花夢黎嫁給你。”

    陸謹言像被一顆子彈擊中了要害,肩膀猛烈的抖動了下,他的臉色變得如死灰一般的慘敗,瞳孔陰暗的沒有了一點光芒。

    越來越被升高的憤怒弄得他呼吸急促,胸腔燃燒得要爆裂。

    “我會稀罕你這種骯髒的下賤女人嗎?離婚之後,聘禮全部收回,一分都不能少。”

    他的每一字都讓她驚恐的痙攣了下。

    爸媽已經把錢拿去還了債,根本就沒有錢還給陸家了。

    不能讓他把聘禮收回去,他們就是傾家蕩產也湊不齊的。

    小鋒也完了,再也沒有辦法湊齊他的醫療費了。

    剎那間,她說有的倔強,所有的勇氣,所有的自尊全都化為了粉碎。

    咬了咬牙,她把心一橫,爬了起來,爬到了他的腳邊,抱住了他的腿,“陸少爺,我……我不要離婚了,求求你,可憐一下我,把錢還給我,不要凍結我的收入,求求你,求求你……”

    她一疊連聲的哀求,如此的卑微,如此的低賤,就像一個乞丐在懇求施舍。

    他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是這樣一個女人,她嗜錢如命,拜金愛財,卻沒有買過一件衣服,一雙鞋子,一個包包,難道她就是單純的愛錢,愛到了一種病態嗎?

    “花曉,你想要錢,只有一個辦法。”他陰暗的眼楮里閃過了一道詭譎的寒光。

    “什麼辦法?”她茫然無助的眼楮里有了一點微光。

    他俯下身,緩緩的、充滿了報復似的吐出了三個字︰“取悅我!”

    她狠狠的震動了下,手腳像是失去了血液,冰涼如鐵,感覺不到一絲溫度,“你要我怎麼做?”

    他掰開她的手,把她掀到了一旁,走到門口,提起了地上的箱子。

    “你不是想要兩千萬嗎?只要能讓我滿意,里面的兩千萬就是你的。”

    “好,我取悅你,我讓你滿意,讓你高興。”她沒有半分的躊躇,黯淡的眼楮里頓時有了光彩,就像蒼蠅看到了蜜糖,瀕死的人見到了救命稻草。

    這個表情讓陸謹言感到無比的諷刺,無比的厭惡,無比的輕蔑。

    他猛力的將她從地上提起,扔到了床上,像扔著一個萬分嫌棄的惡臭垃圾,“脫!”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