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第二章 被看光了

第二章 被看光了

小說︰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作者︰花曉陸謹言|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章被看光了

    三天後。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

    花家夫婦把女兒送到了機場。

    他們和大伯家說好了,女兒只是代替花夢黎嫁過去,等把花夢黎找到,就換過來。

    坐上飛機,花曉深吸了口氣,不自覺的摸了摸光滑的手腕。

    她的手鏈掉了,是那天晚上掉的,落在了酒店里。

    那是阿聰留給她的遺物,是她最寶貴的東西。

    她偷偷回去酒店找過,但什麼都沒有找到,想必是被那個男人順手牽羊拿走了。

    強爆了她,還偷走了她的東西,一定是個猥瑣而卑鄙的渣男。

    總有一天,她要找到他,把手鏈要回來。

    龍城機場,來接她的人是陸家的管家劉叔。

    陸家是龍城第一家族,富可敵國。

    花家是無名小卒,之所以能和陸家攀親,是因為花爺爺當年在做司機的時候,為救陸老爺子光榮犧牲,所以陸老爺子親自定下了這門親事,讓寒門之女風光的嫁入豪門。

    上個月,陸老夫人生病入院,希望孫子能盡快成婚,就派人去花家提了親。

    原本應該嫁入陸家的人是花夢黎,沒想到兩個星期前,她竟然離奇失蹤了。

    花大伯沒辦法,只能說服弟弟,讓花曉嫁過去。

    陸家人一向避諱媒體,太子爺的照片從來不準發布到網上,不過,花夢黎還是想辦法打探到了他的一些信息。

    他重達2六0斤,禿頭、高低眉、老鼠眼、酒糟鼻子、翻嘴唇,滿臉的青春痘,是個奇丑無比的大胖子,還有很多恐怖的怪癖,最重要的是,他是個gay,喜歡男人。

    對于花曉而言,這倒是件好事,他是歪的,就不會踫她了。

    走進陸家山莊,她就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這里壯觀的令她咂舌。

    大廳里。

    中央環繞式的大沙發是鱷魚皮的,但花曉坐得並不舒服,如芒刺在背。

    坐在她對面的,是陸夫人,她未來的婆婆。

    她雍容優雅,美貌無比,骨子里帶著與生俱來的尊貴。

    喝了一口紅茶,她幽幽的打量了她一番,目光冷冷的,淡淡的,帶著幾分難以掩飾的嫌棄。

    倘若不是老爺子的遺言,她怎麼可能允許兒子娶個門不當戶不對的潘顆 乩矗br />
    “你就是花曉?”她的語氣淡漠如風。

    “嗯。”她點點頭,小心翼翼的。

    “都是花家的女兒,無論是你,還是你的堂姐,誰嫁過來都一樣,我們陸家算是信守了承諾。你大伯要的一千萬聘禮,我會讓人送過去的。”陸夫人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絲譏誚的冷笑。

    這表情,花曉看在眼里,隱隱作痛。

    大伯竟然向陸家要了一千萬的聘禮,為什麼她一點都不知道?

    他是為了小鋒的醫療費嗎?

    有了這筆錢,爸媽就可以還清債務,還能給小鋒請最好的醫生了。

    想到這里,她就沒有太糾結。

    她嫁過來,就是為了救小鋒。

    “謝謝您,夫人。”她的聲音很小,低若蚊吟。

    陸夫人臉上的嘲弄之色加深了,看著她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叩謝恩人施舍的乞丐。

    她調查過她的境況,家里一貧如洗,跟乞丐也無疑了。

    “行了,我累了,讓梅姨來安置你吧。”她擺擺手,起身上了樓,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會心煩。

    站在旁邊的中年婦人走了過來,“花小姐,請跟我來。”

    她帶著她上了三樓,安排在左手邊第一個房間。

    里面是黑白色系,透著低調的奢華,最吸引眼球的是牆上巨大的壁畫,那是一頭栩栩如生的獵豹,仿佛隨時都能跳出來,呼風喚雨。

    花曉很累了,她需要泡個熱水澡,好好睡一覺。

    躺進按摩浴缸里,她舒服的快要睡著了。

    有錢人真會享受啊。

    當午夜的鐘聲敲響時,一名魁偉而俊美的男子猶如神祗一般的降臨了。

    他步履優雅,舉手投足都帶著與生俱來的矜貴。

    大廳里靜悄悄的,所有人都沉睡在夢鄉里,沒有人知道他會回來。

    三樓是他的專屬領地。

    看到浴室亮著燈,他濃眉未蹙,一點犀利的鋒芒從眼底一閃而過。

    浴室里有水流的聲音,還有女人低弱的呼救聲。

    他一腳踹開了門。

    偌大的浴缸水花四濺,一個雪花花的女子在里面上下撲騰,像是溺了水,“救命……救……”

    該死,這個蠢貨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他一把提起她,扔到了冰冷的地板上,動作帶著幾分粗暴。

    花曉趴在地板上劇烈的咳嗽。

    她泡在浴缸里睡著了,不知不覺就滑了進去,嗆了好幾口水,爬不起來了,差點就淹死在里面。

    “謝謝你救了我。”她咳了好多聲,才喘過氣來。

    “要死換個地,別弄髒我的浴缸。”男子低哼一聲,目光冷厲如利刃,充滿了鄙視,仿佛入眼的是一只愚蠢可笑的蟲子。

    “我……我是不小心睡著了。”她囁嚅的解釋,抬起頭來時,心髒“咚咚”猛烈的跳了兩下,這是人看到極美事物之後本能的震撼反應。

    眼前的男人太英俊,太好看了,完美無匹,簡直就不像是凡間的產物。

    只是他身上散發著一股深寒之氣,猶如冰山一般,把浴室的溫度都逼到了冰點以下。

    “你是豬嗎?”他嘴角勾起極為幽諷的冷弧。

    只有豬才能蠢到泡澡泡到睡著,差點把自己淹死。

    她羞得面紅耳赤,看到他的眼神直勾勾的在她身上游走,才驚覺自己沒有穿衣服,尖叫的抓起浴巾裹住了身體。

    “你……你能出去嗎?”她連頭皮都在發紅發燙,像只煮熟的蝦子。

    “這是我的浴室,該滾的是你。”男子深邃的桃花眼微微一眯,閃出一點凜冽的寒芒。

    她激靈靈的打了個哆嗦,抱住了胳膊,“你是誰呀?”

    “你又是誰?”他反問一句。

    “我是……”她打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的身份,就把舌尖轉了下,“我是這里的客人。”

    她話音還未落,就听到他不耐的甩出一句,“給你三十秒,從這層樓消失。”

    顯然,她的身份,他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她心頭一緊,他是讓她滾出這層樓,而不是滾出浴室,她的房間就在這層樓,滾出去了,要怎麼睡?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 | 花開花落一地傷小說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