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南宋異聞錄 第430章 風波不定

第430章 風波不定

小說︰南宋異聞錄| 作者︰月關| 類別︰玄幻魔法



    ,最快更新南宋異聞錄最新章節!

    第430章 風波不定

    荼狐翻過圍牆,見這戶人家院子不大,院角還植有一叢細竹,院中有石桌石幾一套,倒也不失優雅。

    荼狐翻過牆去,拍拍屁股上的土,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向內探看了一眼,剛想經由這戶人家的大門出去,那大門“吱呀”一聲響。荼狐嚇了一跳,一見小院無處藏身,嗖地一下就跳到了房中,

    這堂屋雖然不大,卻也五髒俱全,左右四把椅子、正上方一張條案前兩張官帽椅,後邊是直抵天棚的一扇木屏,隔開了通往後進房間的門戶。荼狐飛快地逃到那木屏之後,摒住了呼吸。

    楊三壽進了堂屋,一屁股坐下,自言自語地道︰“鳳求城的大牢那是何等緊要的所在,必然是戒備重重啊。如今又是大白天的,白公子居然說要去見見玄月姑娘,看來果然是個懂法術的修行人,不然哪有這樣的神通。

    嘖!果然懂法術的修行人啊,他是,玄月姑娘必然也是,可她被官府拿了,居然也不能脫困,看來老話兒沒說錯,官府衙門,乃是人間氣運所在,鬼神闢易。這樣說來,陛下是天之子,更非鬼神可以傷害的了。

    可惜,天老爺更鐘愛楊大王這個天之子,不喜歡陛下這個天之子,鬼神傷不了陛下,同為天之子,楊大王卻能對陛下喊打喊殺的。嗯……陛下就住在這趟街兒上,我要不要趁著白公子不在,去見見舊主呢?陛下待我不薄,視而不見,終是不妥……”

    楊三壽嘟囔的聲音不大,荼狐听不真切,只隱約听見他一個人在那嘟嘟囔囔,也不敢探頭去看。否則,她若探頭一看,就能認出楊三壽了。這是孟展身邊的人,她以前進宮是見過的。

    只是听著外邊也沒旁人,就只一個人卻在那里不斷自言自語,這屏風後邊又是相對陰涼的地方,荼狐心中不免有些害怕。

    她一低頭,發現木屏風後邊擺著一張條幾,幾上有一個包袱,包袱中露出劍柄和一截劍鞘,劍並不長,只用一尺有半,乃是一把短劍。

    這是玄月之物,玄月被人誑去了“蒔花館”,犯下屠門大罪。賺了錢的白藏租了這家小院兒,就把她的東西也一並帶來了。因是女人之物,白藏也不好打開翻看,就連著包袱一起,一起放在這兒。

    荼狐一見,就把那短劍從包裹中輕輕抽了出來,握在手中。劍體沉甸甸的。劍鍔柄上刻的有字,一面是“太卜”兩字,一面是“玄月”兩字。荼狐也不解其意,只是覺得這劍砸人一定很疼,心里頓時踏實了幾分。

    楊三壽嘀咕了一陣,覺得還是該去拜見一個陛下,雖然他現在已經是個侯爵了。若是不去,未免顯得自己太過勢利。于是一拍大腿,站起來就往外走。

    荼狐摒著呼吸听著,听著那人腳步聲漸遠,又捱了一陣,這才從木屏邊探頭看了一眼,見堂院中果然沒有人了,剛想把劍還回去,又想了一想,就把劍塞進了自己的包袱里,這才躡手躡腳地逃了出去。

    楊三壽上了街,站在門口又醞釀了一番,待會兒見了陛下該怎麼說,如果陛下要留自己侍奉,自己該如何推辭,不至于傷了陛下的心。現如今跟著白公子學習修仙法門,顯然比侍候一個過了氣的皇帝更有前途,人往高處走,陛下也怪不了我。

    做完了心理建設,楊三壽就往安樂侯府走去。

    楊三壽這邊走出不遠,那院門兒一開,荼狐探頭出來看了看楊三壽背影,急忙就往相返的方向逃去。

    荼狐腳步匆匆,一路逃到望龍城的十字大街之上,登時犯起了難。

    去哪里呢?首先,這地方得足夠遠,不能叫爹爹尋見。其次,還得是個富庶繁華所在,文教發達,這些,自己的滿腹才學、琴棋書畫,才有用武之地。

    想了一想,荼狐便冒冒失失地拉住一個老嫗,陪笑打听道︰“老婆婆,請教一下,咱們這三山,哪座城池,最是繁華富饒啊?”

    老嫗糾正道︰“姑娘,咱們如今叫吳國了,大王剛剛頒布的詔命,不可不知啊。”

    荼狐忙道︰“是是是,是我一時說順了口。”

    老嫗慢吞吞地道︰“要說咱們這兒繁華富饒之地,當然就是這望龍城,還有那邊的鳳求城。不過啊,將來一定是憶祖山下的京城。”

    荼狐好看的眉毛跳了一跳,道︰“那∼∼遠一些的地方,哪兒最繁華呢。”

    老太婆道︰“自然是大雍了。你別看王後娘娘叫大王給貶入冷宮了,可大王對王後的娘家卻著實不錯,那大雍原本是徐家的地盤,大王仍然大力扶持。當然啦,現如今是朝廷委派官員治理。”

    “大雍城麼?”荼狐猛然想到了,她听過這地方的,楊瀚大王一腳踩死……啊不,楊瀚的龍獸一腳踩死大周皇帝洪林的所在。不錯,這是個好去處。

    荼狐便喜孜孜地道︰“多謝婆婆。”

    老太婆點點頭,扶著拐杖,顫巍巍地走開了。

    荼狐順了順肩上的小包袱,便信心十足地踏上了……前往西城門的道路。

    ……

    楊三壽的租處,與安樂侯府中間隔著一個荼府,荼府的宅院又相當的大,這一路走過去,至少也得數百步。

    這條街不是主要的街道,行人不多,遠遠的已經能看到安樂侯府的牌匾時,卻見一行三人從對面走來,到了安樂侯府門前,就停下了。

    楊三壽心道︰“陛下已經是落了翅的鳳凰,而且,我只是一介小民,又打算隨了白公子去修仙,這才不避諱去見陛下一面,盡一份情意。這一行人卻不知是哪位孟國舊臣?不怕楊瀚大王心生忌憚麼?”

    楊三壽心里想著,便放慢了速度,甚至不刻意向那邊望去,只用眼角兒捎著,扮成一個路人模樣。

    就見那三人到了安樂侯府前,紛紛扳鞍下馬,將馬系在拴馬樁上。

    那原本緊閉的大門兒開了,有兩個身材魁梧健壯的不像話的門子迎了上來,兩下里對答幾句,那一行人便進了侯府。

    楊三壽用眼角兒捎著,見那三人兩男一女,個個佩劍,心中便生起了疑竇,又見那身材魁梧、門神一樣兒的兩個門子待那一行人進了門,便匆匆關了大門,關門前還向左右探望了一下,形色鬼祟,心里更是突地一顫。

    “不對勁兒啊,若是陛下舊臣,我都認識的,那些人看起來沒有一個面熟,服飾更是有些異域風情,這能是什麼人?”

    楊三壽能成為孟帝孟展身邊的侍內總管,自然是個善于察言觀色的人,一俟察覺不對勁兒,立即打消了前往侯府的打算。

    他照樣兒前行,目不斜視、步態悠然,就跟逛大街兒似的,從安樂侯府前,慢悠悠地逛了過去。

    孟展這幾天很煩悶,他的活動空間,只有這一幢宅子。

    只要想走出去,門口那兩個魁梧的仿佛能把他裝進去的門子就會畢恭畢敬地告訴他︰“侯爺您最好還是就在府上待著,羊公公特意吩咐過,外面不怎麼太平,我們務必得保證侯爺您的安全,不然,羊公公可不會放過我們。”

    可這宅子太小,孟展身邊,只有魁梧的門子、魁梧的花匠、魁梧的廚子、魁梧的小廝,他用慣了的侍從一個都沒有。

    他的妃嬪和宮娥,也都另居于他處,他在這牢籠中,真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現在這牢籠進一下縮小了,秋色已深,現在他想到院子里站站,都會有個魁梧的大漢湊過來,很關切地告訴他,秋意濃重,易著風寒,侯爺千萬要保重自己。然後就很親切地把他架回屋里去。

    以前,三不五時荼狐來一趟,雖然每次都冷著臉兒,可是對于如今的他來說,已經是額外的驚喜了。

    而這幾天,荼狐也再未露面,一向講究風度的孟展已經懶得打扮,也懶得再賦詩作詞,整日披頭散發,懶散在房子里,渾渾噩噩,簡直要被這種沉悶的生活憋瘋了。

    此時,他正盤膝坐在小幾前,拿著一個雞蛋,無聊地豎起。只一下,那雞蛋就穩穩地立住了,孟展唇角不禁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連著豎了幾天的雞蛋了,如今對于豎雞蛋他已大有心得。

    這時,門扉一開,管家老鄭走了進來。

    這老鄭就是羊皓面前時的第“肆十柒”號,老鄭道︰“侯爺,羊公公安排我等來侍侯侯爺,只考慮到了侯爺的安全,卻忽略了我等粗手大腳,不會侍候人,以致前幾日侯爺生了一場大病。

    羊公公知道後,十分生氣,很是訓斥了咱一番。叫咱尋摸幾個心思細膩,會侍候人的下人照顧侯爺您的起食飲居。咱費了好一番功夫,總算是找到了幾個合適的人選。”

    老鄭說到這里,側身向外喊道︰“都進來吧。”

    門外立時走進三人,兩個青衣小僕,年歲不算高,十八九歲,眉目清秀,另一個綠裳少女,體態嬌小,步履輕盈,眉目如畫,宜喜宜嗔。

    久不知“肉味兒“的孟展頓時兩眼一亮,盯著那少女臉上淺淺的醉人笑渦兒舍不得挪開眼楮了。

    老鄭道︰“這三人,侯爺可還滿意麼?”

    孟展喜不自禁,連聲道︰“好好好,很好,本侯很滿意,代本侯謝過羊公公。”

    老鄭道︰“侯爺滿意就好。你們三個听了,從此以後,你們就要好生侍候著侯爺,侯爺要是有什麼不妥當,我唯你們三個是問。”

    兩男一女連忙恭聲應是,老鄭哼了一聲,便大搖大擺地出去了。

    孟展分了分披散的頭發,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道︰“你們,叫什麼名字呀?”

    孟展雖是問著三人,但一雙眼楮,卻是直勾勾地只盯著那有著醉人酒渦兒的美少女看。

    一個少年欠身道︰“小人姓伊,名叫伊吹!”

    另一個少年欠身道︰“小人姓俊,名叫俊之介!”

    酒窩少女淺淺一笑,軟糯中有些鼻音兒特點地道︰“婢子姓蔡,閨名小菜,蔡小菜,見過侯爺。”

    孟展听了那香甜軟糯的嗲嗲嗓音,整個人都要化掉了,他相信,這絕對是他一生中所見過的,最開胃的一道“小菜!”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南宋異聞錄 | 南宋異聞錄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