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萬古最強部落 第918章 報復之心 氣運金身

第918章 報復之心 氣運金身

小說︰萬古最強部落| 作者︰山人有妙計| 類別︰都市言情



    “死!”

    被銅盤砸中的羸盈爵,怒視著夏拓,徹底的惱羞成怒,雙手握住了手中巫刀,驟然間虛無中迸發出了萬千道刀芒,化為刀芒界域,朝著夏拓籠罩下來。

    對此,夏拓握著圖騰銅盤,再次連連拍出,將漫天襲來的刀影拍碎,接著迎身而上。

    啪!啪!啪!

    圖騰銅盤結結實實的印在羸盈絕的身上,他是專門朝著其腦袋招呼的,任憑羸盈絕手中巫刀如何抵擋,夏拓就是緊貼著其身體之外,用銅盤死勁的砸,每一下都打的結結實實。

    嗯,硬邦邦的。

    ~~頭骨蓋。(你們想啥呢。)

    鏘!

    風靈刀鋒芒畢露,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鋒芒被擊碎,羸盈絕身子躲閃,夏拓卻是如影隨形,緊隨而至,緊緊貼著拍磚。

    這種情況下,想要展開大的殺伐之術,根本騰不出手來。

    出身古老氏族的羸盈絕,哪里見過這樣的招式,直接被不斷拍落的圖騰銅盤給打的嗷嗷亂叫怒吼。

    堂堂羸盈氏年輕一代不要面子啊。

    被人這樣不斷的砸臉,這實在是太丟人了。

    “住手!”

    被連續砸臉的羸盈絕,實在是忍受不住這樣暴風驟雨般攻擊,漫天虛空都是圖騰銅盤墜落下來的幻影,整個腦袋、兩邊肩膀被砸的腫脹不堪,鼻青臉腫不說,還破了相。

    轟!

    對于羸盈絕的怒吼,夏拓根本不在意,繼續砸。

    這是哪里來的極品玩意。

    “住手,我讓你住手。”

    “沙老怪,出手!”

    吃痛的羸盈絕大吼著,狼狽的在半空中左躲右閃,身上血氣涌動轟鳴,這種樣子實在是對不起自己的氏族古蘊。

    遠方緊貼著大地不過數丈的沙老怪,縮了縮腦袋,他一點出手的意思都沒有,古氏族羸盈氏的嫡血都被胖揍成這個樣子,他境界還不如羸盈絕,出手不是找揍的麼。

    還以為是多厲害個人物,沒想到竟然是草包枕頭。

    難怪羸盈氏越來越不行了,就只會整點背後陰人的事情,一旦放到明面上,就成慫貨了,尿泡一個。

    一念至此,沙老怪身子撞到了大地上,緊接著化為黃沙,消失不見。

    十四字真言大術!

    玩個屁,走吧還是。(俺山東人說話都不倒裝一般時候。)

    “是你逼我的!”

    胖揍之下,羸盈絕暴發了,他身上轟然席卷起如烘爐一般的血氣,血氣激蕩的瞬息間,夏拓直接被擠開了數里之遠。

    鼻青臉腫、滿身胖包的羸盈絕看著夏拓,眼中充滿著殺機,狠狠地喊道︰“卑賤的東西,我要把你剝皮抽筋。”

    隔著虛空,夏拓看著被自己打成氣鼓鼓河豚的家伙,他算是看出來,這是一個境界水貨。

    按境界來說,對面這家伙還要比自己高一線,手中的巫刀至少是六階中品層次,這還不算破爛的袍子里面,還有一件泛著無數巫紋的內甲。

    好東西啊。

    但是,這玩意的戰斗力實在是脆的可以。

    綜上所述,這應該是一個古二代。

    “死吧。”

    這一刻,羸盈絕露出了一抹獰笑,頭頂泛起了一道血色長虹,直入天際,內有無數的巫紋滾動,衍生出了一道血色刀芒。

    看著血紅長刀,夏拓微微眯起了眼楮,一股濃烈的危機感降臨,這應該是一道大能印記,專門遺留在面前這家伙身上的護身所用。

    手掌攤開,圖騰銅盤上紫氣繚繞一瞬間,紫氣西來,氣運之氣如巨瀑一般傾瀉而下,融入圖騰銅盤之中。

    緊隨著夏拓握著銅盤迎著羸盈絕而去,所過之處虛空緊隨,掀動起了空間碎片大浪。

    銅盤橫擊,擊碎血色刀影,狠狠地印在了羸盈絕胸膛上。

     嚓!

    擁有著強大防御力量的寶甲崩裂,數以萬計的符文碎裂,裂紋遍布甲體,更慘的是羸盈絕自己,被圖騰銅盤印上,如同受到了一錘重擊,

    轟!

    伴隨著一聲轟鳴,羸盈絕大口吐著鮮血橫飛出去,前胸後背不斷爆開血花,不斷有生命精氣逸散而出。

    在橫飛出去的數十里的長空中,他的身上如同綻放出了血花,一個接一個連貫不絕,老血狂飆。

    “不可能!”

    墜落到地的羸盈絕,眼中充滿了驚恐,連祖父留在身上的一道攻擊印記都被如此輕易的破除,這是他最大的攻擊依仗。

    逃!

    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顧不得狼狽的樣子,羸盈絕拔腿就跑。

    想跑?

    然而下一刻,羸盈絕感覺自己被一股澎湃的力量席卷,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前傾斜,緊隨著就被一個大手給抓住,拽著他朝著下方落了下去。

    砰!

    砰!

    噗通~

    兩道來自膝蓋的刺痛讓羸盈絕大叫,身子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你敢~”

    砰!

    頓時,圖騰銅盤抽下,落到其左邊臉頰上,整個腦袋被打的頭昏腦脹。

    然而這還不算完,腹部肚子上的刺痛隨之而來,夏拓揮動著圖騰銅盤死勁的朝著其肚子上招呼起來,恐怖的力量洞穿肌體,直接涌入五藏六腑將之攪碎,順帶著又有幾座小世界爆開。

    不過闢地境強者的生命力就是強悍,哪怕都這樣了,羸盈絕依舊活蹦亂跳的嚎叫著,沒有一點要掛了的樣子。

    不僅如此,夏拓還察覺到這家伙體內的生機,在逐漸的修復著被他擊碎的五髒六腑。

    哦,對了,都把人揍成了豬頭,還不知道叫啥。

    也怪這家伙嘴臭,找揍。

    他沒有直接下殺手,是想要知道其身份來歷,看其樣子並不像是虎賁衛的人,反而跑的那個倒像是。

    渾身的劇痛,讓本來模樣還算是英俊年輕的羸盈絕,此刻五官扭曲,鼻梁也塌了下來。

    “你~”

    這一刻,夏拓看著跪倒在地的家伙眉眼間露出獰光,沒有絲毫的猶豫,揮手間圖騰銅盤落下,有著紫氣加持的氣運巫寶,重若山岳,每一次砸下去,羸盈絕身上都會爆開血霧。

    “別打了,不要打了。”

    “不要打了。”

    ……

    砰砰砰!

    剛剛恢復了一點的五髒六腑,再次被夏拓給擊的七零八碎,雙臂雙腿上的戰骨布滿了裂紋,整個身子幾乎要徹底崩潰。

    都這個樣子了,還是沒有散架。

    “阿拓,這家伙這麼抗揍。”

    “你看流出來的血,都讓荒草通了靈,好濃郁的藥靈生機。”

    “這就是個人形藥罐子啊。”

    這點夏拓早就發現,凡是這家伙灑落鮮血的地方,草木要麼枯萎,要麼泛起了靈光,短短時間里吞吐出了新芽,蒙上了青蒙蒙的靈光。

    這說明這家伙的體內,充斥了太多的藥靈之氣,這些藥靈之氣濃郁到了都化不開的程度,這家伙到底吞服了多少靈藥。

    難怪被揍成了這樣,還能恢復的這麼快,感情就是一株移動的寶藥。

    這樣的人若是被一些修煉邪法的武者看到,一定會擄走,然後放入鼎中,炖成一鍋十全大補湯,不僅如此除了泉水外,其他什麼大藥都不用放。

    當然,這家伙也不是不死的,只是因為體內積蓄了太多的藥靈之力,傷勢修補也是需要消耗生機的,生機哪里來,就是靠著消耗藥靈之氣,這樣的情況下多打幾次,就能被活活被打死。

    匍匐在地上掙扎了片刻,羸盈絕恢復了一息神態,他哆哆嗦嗦的起身,謹慎的看向了夏拓,看到似笑非笑的樣子後,身子不由得一顫。

    這種前後變幻的樣子,顯然就是沒有受到過生活的毒打,像這樣打一頓就老實多了。

    夏拓陰戚戚的看著這家伙,開口說道︰“你自己說,還是我幫你說。”

    “我是羸盈氏當代傳人,你你敢……”話語還沒有說完,羸盈絕身子不由得一哆嗦,忙的開口,說道︰“我是虎賁衛統領,奉命來邊荒查探。”

    轟!

    緊接著,夏拓掌心紫光一閃而逝,一巴掌將面前的家伙拍飛百丈遠,重重的砸在大地上。

    噗~

    一口老血吐出,羸盈絕看著距離夏拓已經有些遠了,眸子瞬息間猙獰起來,斜看了夏拓一眼,充滿了恨意,接著身上一件巫寶亮起,盈光撕裂長空擊碎了空間壁障,就要逃跑。

    還是晚了!

    夏拓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其近前,手中圖騰銅盤砸落下來,其左邊肩頭爆開血花,血肉炸開,鮮血狂噴,羸盈絕被這一擊打的嘶聲慘叫。

    夏拓掐著其脖子朝著西方飛去,橫跨大夏城而不入,徑直朝著蠻荒古地而去,這家伙來歷不明,要是殺了的話反倒價值大大降低,而且還會和一個強大的族群結仇。

    既然用這麼多靈藥澆灌,證明這家伙的地位很高,扣著他才能發揮出最大的用,也能讓背後之人投鼠忌器。

    沒得辦法,大夏如今這麼厲害,就算是他某人造出娃來,也不可能有這個條件,完全拿靈藥澆灌。

    先不說拿不拿得出這麼多的靈藥,單單是讓這些靈藥消化,將武道進階提升上來,又能有多少族群有這樣的底蘊。

    這家伙殺不得。

    至少在摸清楚其背後族群之前,是不能殺的。

    至于跑的那個老頭,只要還在邊荒,就跑不遠。

    ……

    蠻荒古地深處三十萬里。

    這里四面瘴氣彌漫,並不靠著大夏某一座礦脈,夏拓特意選的這樣的地方。

    隨意的在山中開闢出了一座山洞,羸盈絕被丟在地上,此刻他總算是知道這家伙的身份了,羸盈氏。

    羸盈氏的嫡血族人,為何回來邊荒,很簡單是為了大啟亡族。

    在夏拓的招呼下,羸盈絕不敢再有隱瞞,連放了幾個屁都招了出來。

    原來羸盈氏是當年暗中覆滅大啟氏族之一。

    數百年前鵲靈萬法前來邊荒,名義上是奉了九日王的詔令,暗地里卻是因為羸盈氏等幾大古老氏族暗中的推動。

    這種現象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當年覆滅大啟的古族勢力,如今依舊很龐大,可以影響到大殷執政王的想法。

    羸盈絕到來,根子在鵲靈氏身上,這是鵲靈萬法對大夏的報復,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鼓動了羸盈絕前來邊荒。

    夏拓甚至覺得,此刻羸盈絕這副慘兮兮的樣子,也是在鵲靈萬法的算計中,人都揍成了這副熊樣,以羸盈絕這種裝不了大拿就要找事的性格,這仇是結下了。

    這個時候就算是放了羸盈絕,跪地磕頭賠罪,都晚了。

    ……

    山洞中,胖哥的虛影在通靈骷髏上浮現,聲音響起,說道︰“羸盈氏是荒土上的很古老的族群了,和洞天聖地的傳承差不多。

    這樣的古族都算是隱世氏族,很少過問外面的事情,大都生活在自己獨有的洞天之內,或者自己族地中。

    那麼問題來了,這家伙,怎麼來的。”

    接著,夏拓將審問到的消息給胖哥說了說。

    聞聲,胖哥蹙了蹙眉頭,說道︰“這下羸盈氏得罪大發了,就算是放回去也晚了,你想怎麼辦?”

    夏拓蹙眉,心中思索著破局之法,接下血靈罪族的時候,他就想過和虎賁衛踫撞,但沒想到局他打開了,但開局之後大家可都有各自的算計。

    輕輕搖頭,夏拓說道︰“不能這麼算了!

    有一就有二,鵲靈氏這里要給他點教訓看看。”

    一來,這些年來受了鵲靈氏不少氣,二來一味地勢弱,只能讓鵲靈氏變本加厲的欺壓上門來。

    “羸盈氏的家伙怎麼辦。”

    “壓下。”

    夏拓眼中閃過一抹獰光,說道︰“羸盈氏是古族,咱們也是古族。”

    “傳承多年的古氏族,可不是邊荒這些潰敗的洞天聖地,手段詭譎,想要羈押這家伙可不容易。”

    胖哥的話再次響起,讓夏拓眼中寒芒隱匿,眉頭蹙起,這有點難辦啊。

    ……

    胥陽山。

    這是一座巍峨雄奇的山脈,高愈十萬丈,聳如雲霄,靈氣環繞在四周,不斷有霞光交織締結,偶爾有異種飛禽環繞飛過。

    十萬丈的高峰四周,環繞著三顆足有千丈大小的石胎,每一顆都如同一顆獨立的星辰一般,偶爾有星光從石胎上隱現,經過折射後落到胥陽山巔。

    三萬年前,環繞在胥陽山外的石胎星辰有十一顆之數,龍漢時代末期的時候,胥陽山高愈三十萬丈,環繞三重星辰一十八顆。

    而今,只剩下三顆星辰,星勢不存,星光萎靡,胥陽山已失先天神秘之勢。

    山脈之中,可以看到一座座天坑隱現,四周是茂密的老林,天坑中有碎裂的石胎,四周草木不存,流淌著古老滄桑的氣息。

    對于荒土很多大部落來說,都知道胥陽山羸盈氏的大名。

    這些年來,羸盈氏在逐漸的沒落,特別是這萬年來,潰敗的速度遠超以往,但是在沒落,羸盈氏也是一頭老神獅子。

    胥陽山中,古木老林之間,除卻一些真禽異獸之外,看不到有人的身影出現,山脈深處一座瓖嵌著神玉、晶石的洞府內,有老者身穿褐衣,盤坐于刻畫滿了巫紋的陣盤之上。

    嗡!

    老者攤開的手掌中,一點烏光如針滾動,四周浮盈出細小的巫紋,密密麻麻如同星光電一樣。

    隨著烏光遮掩了手掌,在掌心上浮現出了一片尺許大小的縮小星空,寸許大小的星辰一共九顆,按照某種詭異的規則,收尾相連緩緩轉動。

    “天地八極,陣衍蹤跡。”

    老者開口,掌心星空九顆星辰亮起,驀然轉動,排列成了一種詭異的陣盤形狀,最後連成了一線。

    羸盈氏的先天八極星卦,是偷師于先天八卦這一無上秘術,經歷代代族人不斷的衍變而來。

    不過隨著定星天陣的墜毀,先天八極星掛已經敗落下來,歷代族人無法修復三重十八星,只能在敗落中懊悔。

    雖說星陣被毀,但推衍自己族人的蹤跡還是可以的。

    噗~

    伴隨著一聲傾向,九星一線的局面潰散,星光迸發,巫符散亂。

    看到這一幕老者露出了疑惑,他不信邪,重新運轉起星陣,接連三次都衍化不出方位在哪里。

    出現這種情況,不外乎所推演之地處于神秘寶物鎮壓之下,要麼就是處于虛無之外不斷運動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停留無法留下準確的點位。

    很快,老者收斂了神異手段,嘴角微動,聲音橫穿了山野,數里之外的一座洞府內盤坐的一位中年人從沉寂中醒來,同樣微微蹙眉,緊接著消失在了洞府中。

    ……

    邊荒,古地,群山萬壑之間的一座不知名、不知何方位的小山上空,虛空壁障碎裂,陰九燭的身影從洞虛世界中踏出,然後沒過幾息時間,身影又竄進了洞虛世界內。

     嚓!

    十萬里外,虛空碎裂,陰九燭從洞虛世界蹦了出來,隨手摘了幾顆黑不溜秋表面有毒氣繚繞的果子塞進嘴里,然後又進入了洞虛世界。

    族主吩咐師尊,師尊吩咐他,帶著幾個洞天巫寶在蠻荒古地和邊荒西部交界地帶,胡亂出溜就行,需要不定時進入洞虛世界,然後再跑出來再跑進去。

    雖然不知道為啥要這樣,但師尊之之命不可違。(螺︰族長之命不可違。)

    陰九燭身上的洞天巫寶中,有被弄昏頭過去的羸盈絕,剩下的就是血靈罪族的族人,反正一個是藏,一群也是藏。

    既然是古氏族,哪怕是在沒落,夏拓覺得自己也不能掉以輕心,誰知道有沒有什麼血脈之力加持,什麼秘術傳承。

    所以羸盈絕的身上接了四條命運線,三條蟲子的一條毒蠍的,然後讓陰九燭帶著不斷的在洞虛和現實荒土世界亂竄,一刻也不停,要是這樣還能被找到,算羸盈氏厲害。

    大夏沒有秘術,只能用來點運動戰法。

    對于敵人,夏某人向來從不輕視,畢竟小命就這麼一條,苟一苟,活的久,這是至理名言。

    比如此刻,他正準備想辦法報復鵲靈氏。

    不給鵲靈氏一點顏色看看,這家伙不知道什麼叫做荒土險惡。

    天爐山上,夏拓面前有兩件東西,一塊是陸吾牢牌,一塊是奴隸殿運送奴隸的奴隸界,先前他從狐靈手中接過虎賁牢牌的時候,發現牢牌的形狀相同。

    這是巧合,還是其他?

    嗚嗚趴在肩頭,小眼楮深處隱藏著黠笑,靜靜的看著夏拓。

    夏拓將陸吾牢牌抓了起來,在手中打量著,他想要破解這塊牌子的秘密,為護牢一族的說法增加點說服力和依仗。

    可惜這塊牢牌他費盡了力氣,火燒、油炸、血祭、雷劈、元神烙印等等,卻是一無所獲。

    到底怎麼破解。

    一時間,從沉思中轉醒的夏拓,伸出手將嗚嗚從肩頭拎了起來,放在眼前一尺,說道︰“說吧,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我有。”嗚嗚點了點頭,眼中的黠笑徹底的綻放,傲嬌的說道︰“本嗚就是不說,氣死你丫的,本嗚是句芒,不是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圖騰,本嗚也是有面子的圖騰。”

    “我知道了,用氣運對不對。”

    聞聲,嗚嗚頓時繃住了嘴,猛搖頭。

    “不是!”

    夏拓眼中閃過一抹了然,沉吟道︰“原來是是用氣運之力,也對這麼多方法都試了,唯獨忘了試試氣運紫氣。”

    接著他隨手朝著上空一抓,一縷紫氣被抓到了手中沒入陸吾牢牌中,然而紫氣沒入牢牌後,卻沒有絲毫的波動產生,宛若石沉大海一般。

    “本嗚在這。”嗚嗚在一邊飄著,擠著眼,一邊喊著道︰“在這。”

    夏拓不信邪的又抓了一縷紫氣送入了陸吾牢牌中,還是如石沉大海一般得不到回應。

    “這是怎麼回事?”將嗚嗚臨到眼前,夏拓出聲問道︰“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叫我嗚嗚大人。”

    “嗚嗚大人。”

    聞聲,嗚嗚的小眼楮瞪得滾圓,看著夏拓,沮喪道︰“我忘了,你是最不要臉的那個了,天可憐見,偉大的嗚嗚竟然跟一個不要臉的人締結了永恆契約。”

    說了兩句之後,嗚嗚小眼楮提溜轉了轉,賤兮兮的說道︰“來,給嗚大爺再叫一聲听听。”

    “嗚大爺,嗚祖宗。”

    “敷衍。”嗚嗚哼了哼,接著說道︰“一點都不真誠,你果然一點臉皮都沒有。”

    “我要臉做什麼,快說。”拎著嗚嗚晃了兩下,夏拓將陸吾牢牌放在了嗚嗚的面前。

    “人族第一座神牢是德明帝皋陶所建,那個時候人族還沒有形成完整的族運紫氣,那個時候人族的修行,除了為武道、巫道之外,還會修氣運金身,顯化氣運神花氣象。”

    “人族先賢篳路藍縷,救萬民于水深火熱中,掌教化傳道受業,自然被萬民所敬仰和感激,有氣運加身。

    而人族先賢便用這種氣運來修行金身,讓氣運從虛幻蛻變到真實,修煉到了極高層次,百害不侵、傷之便會受到詛咒和厄運。”

    “這不就是功德嗎?”聞聲,夏拓一怔,有些回味過來。

    “阿拓你想想人族為何會出現牢獄,該關進牢獄的家伙都是什麼樣的。

    在人族最開始的時代,被關進囚牢中的都是人族的敵人,和人族內部自身犯下滔天殺戮的罪人。

    關押這樣的人自然會得到人族氣運的反饋,降下氣運,對,也就是你口中的功德之力,還別說你這個詞用在這里還挺合適。”

    這一刻,夏拓看著嗚嗚,開口說道︰“你說這麼多,是不是就是想要告訴我,如今氣運之力和人族初始時代不一樣了,所以激發不了這塊牢令。”

    “非也。”

    嗚嗚搖頭,表現出了小傲嬌神色,說道︰“你不看看本嗚是誰,也要認清楚自己,氣運雖說在變化,但萬變不離其宗。

    只不過人族內斗興起,少有人在為了人族披荊斬棘浴血而戰、傳道受業,所以這種修行氣運的法門就逐漸的遺失。

    畢竟不為人族為戰,就匯聚不了氣運,自然無法修行氣運金身。

    你雖說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滅族、殺人、搶劫、敲悶棍等等,但這些年救活的人族血裔更多,功大于過,身上是有氣運加身的,只不過沒有顯化而已。

    據本嗚推衍,只要你能夠初步凝聚氣運金身,就能夠掌控這面令牌。”

    說著,嗚嗚一下子靠近夏拓的面前,神秘兮兮的說道︰“按照我記憶中的傳承,一旦凝聚氣運金身,好處多多的喲。

    人族當年的那些‘先聖’、‘帝’等大賢,任何一位都衍聚了氣運金身。

    氣運金身雖說很多時候只能用來護體,但你想想你這麼怕死,這麼金燦燦的護身符,你不心動嗎?”

    沒錯,夏拓心動了。

    這玩意不是給他量身打造的麼。

    “快說我身上有多少氣運。”

    “怎樣才能凝聚氣運金身。”

    “這樣的好事,你怎麼不早點說。”

    “你也沒早點問啊,再說了你就算是早點問也白搭,以前沒想起來。”嗚嗚哼道,接著說道︰“我看看你身上的氣運之力。”

    “這怎麼看?”夏拓露出疑惑。

    緊隨著夏拓精神世界中泛起了漣漪,嗚嗚的聲音傳了進來,他接著閉上了雙眼,心神沉寂下來。

    精神世界中央,元神盤坐,四周一片虛無,一道紫氣從元神中升騰起來,一舉沖過頭頂數丈高,氤氳蔓延間大概有三畝大小。

    紫氣化雲、雲蒸霞蔚,在紫雲翻滾間有一團虛幻的雲朵幻化而出,點點金光如星芒若隱若現。

    在紫氣下方蒙著一重黑氣,翻滾的黑氣間不時有一抹殷紅耀眼奪目,不過相比于翻滾的紫雲花朵,黑氣連百分之一都沒有。

    和侯部族運不同,侯部族運是氣柱模樣,而人的氣運宛若雲團,縹緲如驚龍。

    “乖乖這麼多的氣運之力。”嗚嗚幻化出一道虛影出現在夏拓的精神世界中,看著環繞在夏拓元神周圍的紫氣,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緊接著,嗚嗚又開口說道︰“這些氣運之力,應該足夠你初步凝聚出一朵氣運神花護體了。

    氣運金身護體,修煉到大成境界百害不侵、無懼外邪,但古往今來,哪怕是你們人族的人皇都沒有真正大成過。”

    說到這里,嗚嗚突然晃了晃腦袋,悄兮兮的說道︰“對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現在誰都不能說。

    當年你們人族的人皇,是和天地真靈同等地位的存在,不存在位格差距,就算是真龍、神凰在人皇當面,也不敢放肆。

    人皇坐鎮,萬靈卻步,不敢有絲毫的冒犯。

    天地真靈從降生在荒土開始,位格就定了,生在巔峰,止步巔峰,超脫機會縹緲,唯有你們人族是一點點從微末修煉上去的,起于微末,卻有走上絕巔,有超脫的……

    人族是有大氣運的……可惜最近這兩個時代有些走背運……”

    ……

    “氣運金身怎麼修煉。”

    “我想想。”嗚嗚輕吟,想了片刻,接著張開嘴巴吐出了一個紫色的氣泡,朝著夏拓的元神撞去。

    剎那間,夏拓感覺自己元神中霞光萬丈,有晦澀低沉的聲音響起,這道聲音越來越大,是一篇古老的秘法,講述了有關氣運金身的衍聚方法。

    感受到夏拓氣息沉寂下來,嗚嗚從其精神世界中飛出,環繞著夏拓盤坐的身影轉了兩圈,小小的眼楮中露出了一抹欣慰如老母親一般的神色。

    感慨了片刻後,他開口說道︰“本嗚終于不是泥台上的神龕了,前路大有可為喲,嗷嗚……”

    一時間,天爐山上空的紫氣中響起了陣陣鬼哭狼嚎一般的聲音,語氣充滿著快活和興奮。

    “哦嗚~~”

    ……

    這一刻,夏拓徹底沉寂在嗚嗚傳過來的氣運金身秘法上,秘法玄妙無比,直指一種純粹意境。

    原來,氣運還能這麼玩。

    氣運的來源很簡單,便是人族族群,億萬生靈的聚衍,強者傳道受業、救民水火,甚至是吊民伐罪、除暴安良,這些都是對族群發展有功勞的。

    在人族氣運還沒有完全成型的時候,人族都可以衍聚氣運金身,到了如今人族氣運一統,更應該如此才是。

    然而結果卻截然相反,佔據了荒土大地的人族有了內斗,失去了先賢們的初心,不在救民于水火,自然無法有氣運加身,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部落之間的,類似小集體的族運。

    倒不是說這樣不好,實際上部落族運和自身氣運並不沖突。

    沒想到這些年來他誤打誤撞,反而順應了氣運功德,推廣靈田、建立學宮、巫院、驅逐妖族、這一樁樁一件件都是教化民生之舉,相比于這些,他殺的人滅的族所產生的影響,反倒是小了很多。

    當然也不是說就一點事情沒有,想要消除這些影響,需要花費數倍等同的代價才可以。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萬古最強部落 | 萬古最強部落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