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道終歸元 第一二二章 被人瞧不起,百人千思量

第一二二章 被人瞧不起,百人千思量

小說︰道終歸元| 作者︰喜樂問心| 類別︰玄幻魔法



    姚在天看著馬耀鳳那猶豫的樣子,恨不得自己去搶過來,他可是知道聚氣丹的好處的,在急的他都要站起來時,就感覺肩膀一沉,原來是歐陽宇在他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此時他連動下屁股都難,也就老老實實的坐在那里,但眼中還帶著憤憤不平。

    大家等馬家後輩送完壽禮之後,都感覺有點餓了,此時已經不知不覺的到了十一點多了,于是就在馬家主的帶領下,去了餐廳。年輕人當然是和年輕人坐在一起,他們才有共同語言,他們所在的大廳,能夠排上七八個大桌,此時他們在後面一些的。整個大廳里擺了八個八仙桌,前面三桌是老一輩家主們坐的,年輕人佔了整整五桌才坐下。

    好巧不巧,馬思明把歐陽宇和梁飛龍以及那個大冰塊龍婉兒安排到了一桌,歐陽宇往那一坐,和同桌的幾個人點頭示意了下,就安靜的坐著,可神識早就籠罩在整個大廳了。

    歐陽宇能感受到來自梁飛龍的不屑以及龍婉兒的敵意,不過他倒是老神自在,被看兩眼又不會掉一塊肉,他們願意就看嘍。他沒什麼,可姚在天姚老頭坐在那可是渾身不自在,他心急啊,這些人真是戴著有色眼鏡看人,錯把珍珠當玻璃球,竟然每人看出來歐陽宇這個真正的高人!

    另外就是,除了主人家對他的態度還算可以,其他幾個人對自己可不是那麼友善,就連幾個小家族的人族長都不願意和他多聊。他也很無奈,世家傳承最怕的就是後繼無人,他的後代中除了一個小孫子,都對他制作羅盤以及修煉不感興趣。

    若是不是給主人家面子以及帶著歐陽宇過來見世面,他都想轉身就走,想到歐陽宇,他趕快站起身來,走到在那高談闊論的馬道奎身邊俯身說了幾句。

    馬道奎遲疑了下,不是他不相信,而是誰會相信一個二十來歲、乳臭未干的年輕人竟然擁有超越先天期的修為?他在這個年紀也才剛剛修煉到後天頂峰,不過看著姚在天堅定的眼神,他也不再遲疑,站起身來和大家伙打個招呼說道︰“老哥幾個,我先失陪下!”

    說完就和姚在天走到了廳外,讓人把馬思明叫了過來。這邊馬思明剛到跟前,他就迫不及待地問道︰“和姚家主一起來的那個年輕人你安排到哪兒了?”說完還一臉嚴肅的看著馬思明,這把馬思明給問蒙了,心中不禁嘀咕道︰這麼多年輕人,怎麼就問那個裝大的年輕人啊?

    “爺爺,在左後角那一桌,我也正好在那一桌,怎麼了爺爺?”馬思明疑惑的看著爺爺,不知道爺爺突然問這干嘛!

    馬道奎得到自己所要的信息後,也沒理他,急匆匆的就想過去拜訪,此時姚在天拉住了他,說道︰“不可,現在先這樣了,等會午休的時候,我們幾個老東西單獨把他叫過來聊聊,下午的時候讓他給咱們露一手。”

    馬道奎一想也是,沖著馬思明擺了擺手,拉著姚在天問到︰“姚老哥,你給老弟透個底,你現在是不是超越先天了?”開始他沒注意,因為十年前見面的時候,姚在天還是先天中期修為,從氣勢上就能判斷個差不多,但剛才他發現看過去一團模糊,而自己甚多但已經,這才有了一問。

    姚在天此時捋了下胡子,笑而不語,看著馬道奎有些急眼了,才說了一句︰“那兩瓶丹藥給我一份給我一半,我就告訴你!”說完稍微有些緊張的盯著馬道奎。

    張口想說話的馬道奎隨之就是一頓,能讓他惦記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然後也不理姚在天,匆匆跑到後面去找那兩瓶不起眼的丹藥去了。

    回到座位上陪客人吃飯的馬思明有些不在狀態,剛才爺爺的舉動他可是全部看在眼中,莫非這歐陽宇有什麼來頭?本來應該熱熱鬧鬧的餐桌,因為歐陽宇的到來變得有些沉悶。

    “書院創始人,你那是什麼書院來著,現在里面多少人啊,你們有沒有開設中醫方面的課程,到時候我若是有空,過去給你的學生做個演講去怎麼樣?”梁飛龍放下筷子,用抽紙擦了擦嘴說道,眼神中盡是嘲弄之色。

    “我那里還沒有學生,暫時不需要客座講師,等有以後機會請你過去和他們上一課!”歐陽宇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

    “哈哈哈,你們看,他還給當真了,哈哈哈,龍哥你也真是的,涮這小子干嘛啊,你也太壞了。”這時同桌的另一個叫陳穎詩的女孩子沒有任何形象的笑了起來。這一桌其他的什麼一流世家的幾個子弟也不敢插話,低著頭在那和大蹄較勁起來。

    歐陽宇倒不怎麼在意,他就把這些人當做小孩子來看,雖然自己不比他們大不了多少,但是從修為上來講,他足可以是他們爺爺輩了,就他,還要去講課?這種人連進他的書院都難,這也是一個觀察的好機會。

    可馬思明看不下去了,直接說︰“大家好好吃飯,養足精神,下午還有活動呢,別到時候輸了找自己長輩哭鼻子!”

    眾人還想在調侃幾句歐陽宇,可老大哥、又是這兒的少主人的馬思明馬大哥說話了,多少要給面子的,這以後,大家說話也都收斂了一些。這一桌的人都陷入了沉寂之中,默默地對付著盤中的美味。

    當大家快吃完飯的時候,馬思明的父親馬耀剛走了過來。

    “父親您這是?”

    “世伯好!”

    “世叔您怎麼來了?”

    眾人紛紛打著招呼,而馬耀剛沖大家點點頭,然後走到歐陽宇的右側站定,身子微微前傾說道︰“先生請借一步說話,家父和姚世伯他們在樓上會客室等您一敘。”

    歐陽宇听了也是一愣,隨即沖他點了點頭,對著大家伙說︰“我先失陪下,有空大家在暢聊一番!”說著抱了抱拳,就隨著馬耀剛朝廳外走去。

    等歐陽宇走後,不僅僅是這一桌的人眼珠子掉了一地,就連另外兩桌的人也紛紛過來問是怎麼回事?然而龍婉兒依然在那慢條斯理的吃著西芹百合那道菜,依然那樣細致的找好角度夾住一個百合花瓣,緩緩地放進紅唇中,然後細細的咀嚼,好像周邊發生的事情對他沒有任何的影響。

    此時這一桌已經亂了套了,就連陳穎詩也目瞪口呆的看著馬思明,像是要他一個解釋。馬思明也是搞不清狀況啊,心道老爹這是鬧哪樣,這不是把我給害慘了。

    只好說道︰“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大家吃完飯去隔壁別墅里休息下,那里房間足夠,這事估計下午大家會知道了。”他真想借著尿遁消失在客廳,可自己是主人家,不能逃避啊。

    “好了,大家也別在這圍著思明師兄了,該做什麼做什麼去,該讓大家知道的時候,長輩們會告訴大家的。”龍婉兒清冷的說了一句,就起身往休息的客房那邊走去。

    龍婉兒一開口,頓時打消了大家的八卦興致,他們都不怎麼願意和這個冰塊打交道,和她處在一個房間里,根本不用裝空調,冷冰冰的氣質像是要凍死人一樣。

    歐陽宇跟著馬耀剛上了二樓會客室,這里與樓下完全不同,一個個實木架子上擺放著各種瓶瓶罐罐的藝術品,也叫珍寶,但歐陽宇對這些沒什麼興趣,不過牆上掛著的幾幅字畫還是不錯的,他對字畫還是挺感興趣的,不過都在玻璃櫥窗中不好上手。

    此時會客廳中的幾個老者也跟著站了起來,馬道奎說︰“今天是有眼不識金瓖玉,怠慢了先生,請先生不要見怪!”

    歐陽宇本來背著個手閑庭信步的往這里走看他們這樣,邊抱拳邊說,說道︰“沒什麼怪罪不怪罪的,我也是和姚老爺子過來見見世面,大家坐啊!”說著右手伸出做了個請了的姿勢。

    可是看著一大幫老頭子拘謹的站著,歐陽宇也是過意不去,在他的觀念里,尊老這是原則,自己可以端端架子,但不能失了禮節。

    于是走到姚在天和馬道奎的中間說道︰“你們啊,一個是我的忘年之交,一個是今天的老壽星,你們都站著,我哪里敢坐下啊!”

    姚老頭和馬道奎相互看了一眼,這才緩緩坐下,歐陽宇就做到他們旁邊挨著姚在天落座。此時眾人才敢做回自己的實木大椅子上。

    “今天諸位老兄弟能夠過來,老夫我心甚慰,每隔十年我們都會輪流坐坐,一晃就過去這麼多年,往年我們大部分時間都是探討家族生意,今年我們改變一下方式,今年重點探討修煉上的事,至于家族生意那方面,就交給耀剛他們這一輩去操心吧。活了近百歲了,有些事情也該放手了,雛鷹總會長大的。”馬道奎有些感慨的說。

    歐陽宇觀察著眾人的表情,顯然有幾個人有些不以為然,那應該是小家族的家主,他也沒在意,畢竟他對他們這邊的事情不太了解。

    “咳咳!”此時姚在天干咳了兩聲,說道︰“我們十年一聚,但修為一直都沒有增長,相信諸位心中都在著急吧?”然後環視了一圈繼續說︰“我也一樣,但我比大家幸運的是,我的修為有了些許進步。”

    說著釋放出自己練氣一重的威壓出來,除了馬道奎還能勉強支撐,幾個小家族的家主心髒猛地一抽,感覺像是有一座無形大山壓在了身上。當姚在天收回氣勢之後,一個個老家伙都在那大喘氣,看著姚老頭眼中透露著駭然。

    萬萬沒想到,他們萬萬沒想到,家族後繼無人的姚家老頭竟然更上一層樓,幾個在大喘氣的梁家家主、陳家家主和黃家家主相互對視了一眼,眼神中閃過一種可惜的神色。他們雖然做的很隱蔽,但哪能逃過歐陽宇的眼楮,心道看樣這幾個家主可能不太老實,用腳趾頭也能想到他們想要蠶食要加的利益,如今見到這種情況,哪里還敢啊。

    他們還發現歐陽宇在這麼大的氣場之下沒有任何反應,他的目光還在那觀賞著櫥窗里的書法真跡,就像在欣賞美女出浴一般那樣著迷。

    姚老頭看著想說話的龍家家主,姚在天很有氣勢的一擺手說道︰“這些都不是重點,今天歐陽先生有事和大家商議,就看大家能不能把握了住機會了。”

    這句話說的沒頭沒尾,他也不在意眾人的疑惑,對著歐陽宇做了個請了的姿勢,然後坐了下去。

    此時歐陽宇也站了起來說道︰“今天本來沒有我這個後學末進什麼事,但既然遇上了,我也就說兩句。首先呢,我是跟著姚老爺子來見見世面。其次呢,給馬老爺子祝壽。最後就是有個事和大家探討下。

    那就是我在我的老家打算創辦一所書院,就是歸元書院,想請一些志同道合的人過去幫忙授課,當然前期是沒有利益可拿,畢竟是初創型公司,想要盈利的話最少要五年或十年。大家可以考慮下!”

    歐陽宇這一說,那幾個小家族人家主眼神中露出了些許不屑,也就是一閃而逝,除了歐陽宇用神識察覺到了,其他人都沒有注意。

    姚在天訝異的看了一眼歐陽宇,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說,你這樣一說,誰還願意過來和你合作啊!不過他也沒有出聲,就這樣觀察著大家的反應,他可是知道的,這些人每個人的 身價都超過百億以上,按說眼光總會有的。

    場面一時陷入沉寂,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道終歸元 | 道終歸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