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掌歡 第457章 撥浪鼓

第457章 撥浪鼓

小說︰掌歡| 作者︰冬天的柳葉| 類別︰玄幻魔法



    哪怕是去年听到女兒當街扯掉開陽王腰帶的那一刻,駱大都督都沒像現在這樣控制不住加速的心跳。

    那個壓在心底深處的秘密,足以令人心顫。

    看著駱笙漫不經心的笑容,駱大都督冷靜下來,板著臉道︰“笙兒莫要胡言亂語。”

    駱笙一臉詫異︰“父親,您難道不覺得奇怪麼,前鎮南王只有一個幼子,而新任鎮南王與司楠長相相似。如果司楠與鎮南王府毫無關系也就算了,可以說是巧合,偏偏司楠一家曾是鎮南王府家僕,這恐怕就不能當成巧合了……”

    駱大都督听得心情沉重。

    女兒聰明起來,讓人壓力很大啊。

    駱笙湊過來︰“父親,您說會不會弄錯了,新任鎮南王其實是司楠的兄弟,真正的前鎮南王遺孤另有其人——”

    “笙兒!”駱大都督喝止駱笙的話。

    駱笙委屈看著駱大都督。

    駱大都督緩了臉色,清了清喉嚨道︰“笙兒啊,這話可不能亂說,新任鎮南王可是皇上封的。”

    駱笙抿唇︰“我對父親說的話又傳不到皇上耳中去。”

    駱大都督一想也是,嚴厲的神色更緩和了,語重心長道︰“雖是如此,你也不要琢磨這些,鎮南王府的事與咱們家無關。”

    駱笙噗嗤一笑︰“女兒就是見到新任鎮南王與司楠長得像,好奇議論一下,鎮南王府的事與咱們家當然無關了。”

    說到這,她狐疑看駱大都督一眼︰“倒是父親,為何這麼緊張?”

    駱大都督干笑︰“為父怎麼會緊張?你這丫頭就愛胡鬧。”

    剛剛是為什麼轉移話題來著?

    算了,還是轉回去好了。

    駱大都督正頭疼著,就听駱笙道︰“要是別人也發現新任鎮南王與女兒死去的面首像,會不會亂想呢?”

    “司楠幾年前進府,見過他的除了咱們家里人就是錦麟衛一些人,外人應當注意不到這個。笙兒你就不要想這麼多了。”駱大都督這麼說著,打定主意敲打一批人。

    駱笙得了這話,暗松口氣。

    雖然沒有人比她更想把真假寶兒的身份換過來,眼下卻不是時候。

    永安帝之所以把王位還給鎮南王府,是因為世人皆知鎮南王遺孤還活著,在鎮南王府沉冤昭雪之後歸還王位天經地義。可若是有人拿新任鎮南王身份可疑做文章,恐怕正合永安帝心意,到時候理所當然收回王位不說,還能以新任鎮南王冒充前鎮南王血脈為由治罪,以絕後患。

    在駱辰身份公之于眾之前,她要盡力保證那少年身份穩固。

    能做到這一點的其實不是她,而是駱大都督。

    正如駱大都督剛才所說,司楠是幾年前就進了大都督府的,見過他的幾乎都是與駱大都督有關系的人。

    而這,才是駱笙來駱大都督書房一趟的目的。

    “知道了,我去找弟弟玩。”駱笙漫不經心應了,退出書房。

    屋外寒風襲來,窗前的那叢芭蕉葉已經枯了,牆角臘梅正悄然盛開。

    駱笙回眸看了看,輕嘆口氣。

    若把駱辰的身份公之于眾,駱大都督當年保住鎮南王府血脈的事就瞞不住了,這對駱府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而如何證明駱辰的真正身份,亦是個難題。

    前路漫漫,依然遍布荊棘。

    駱笙徑直去了駱辰那里。

    駱辰正歇著,听小廝稟報說姑娘來了,起身下榻︰“請進來。”

    這個時候駱笙怎麼沒在酒肆?

    他本來也想去酒肆,奈何瞧著駱笙盯著新任鎮南王傻看覺得丟臉,一生氣喝了兩杯酒,然後就有點暈。

    駱辰板著臉等駱笙進來,沒有主動開口。

    “是不是打擾你休息了?”駱笙走過來,口中雖這麼說,面上卻無半點赧然。

    駱辰扯了扯嘴角︰“姐姐過來有事?”

    駱笙坐下來,笑呵呵道︰“也沒什麼正事,就是想著你在家里,來找你玩。”

    駱辰壓下上翹的唇角,矜持道︰“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麼好玩的。”

    駱笙彎唇笑著︰“弟弟自幼在金沙長大,我還真不知你小時候玩什麼,是不是與表哥他們玩泥巴?”

    駱辰默了默。

    這麼幼稚的話題,駱笙是怎麼想到的?

    不過駱笙對他幼時這麼感興趣,是在關心他吧。

    少年皺著眉回答︰“看表哥他們爬樹掏鳥蛋,下河捉魚……”

    駱笙耐心听著,時不時插上幾句,姐弟二人漸漸打開了話匣子。

    “弟弟玩過撥浪鼓嗎?”駱笙似乎無意間問起。

    “自然玩過吧。”

    “是什麼樣的?”

    駱辰以看白痴的眼神看著駱笙︰“超過兩歲的孩子就不玩撥浪鼓了吧,我怎麼會記得。”

    撥浪鼓還有什麼特別嗎?

    “弟弟幼時的玩具沒有保留嗎?”

    駱辰深深看駱笙一眼,搖頭︰“沒有。”

    听了這個答案,駱笙說不上多麼失望,不露聲色聊了一會兒起身離去。

    對那半枚朱雀令是否在駱辰手中她本就不確定,今日對駱辰提到撥浪鼓權當是一個試探。

    試探一下或許有驚喜呢,就算沒有也並無損失。

    而在駱笙離開後,駱辰想了想,吩咐小廝去小庫房取一個檀木箱。

    不多時扶松抱著一只木箱過來,在駱辰的示意下放到桌案上。

    駱辰親自打開木箱,箱子中堆滿了小孩子的玩意兒︰斷了線的風箏、褪了色的娃娃哨、有了裂痕的空竹……

    駱辰看著這些小玩意兒,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他竟然玩過這些?

    而後,他伸手撥開了堆在上面的物件。

    箱底處靜靜躺著一只細長的撥浪鼓,鼓面是杏黃色的,兩邊系著的紅繩上綴著碩大滾圓的珍珠為鼓槌。

    他不記得有沒有玩過這只撥浪鼓,但卻知道收藏他幼時玩物的檀木箱中有這麼一件玩物。

    他對駱笙說謊了。

    以他對駱笙的了解,他若說有,她定然毫不客氣討要過去。

    他想先看看這只撥浪鼓有什麼蹊蹺,會被駱笙特意提起。

    盯著躺在箱底的撥浪鼓許久,駱辰伸手把它拿出來仔細打量。

    少年輕輕一轉鼓柄,繩端的珍珠擊打在鼓面上,發出咚咚聲響。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掌歡 | 掌歡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