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命訣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奇怪的血腥味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奇怪的血腥味

小說︰命訣| 作者︰沐塵歸|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奇怪的血腥味

    血怖之森中,一行十余人的隊伍正在其中行走著,隊伍之中的每個人都散發著極為精煉的氣息,與這氣息並不相符的是他們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襤褸,有幾名男性強者甚至直接光著身子,下身的褲子也是千瘡百孔。

    稍微好一點的唯有隊伍里面的兩名女性強者,可能是由于女孩天**美的原因,她們身上的衣服還算完好,但是那幾條不可避免的劃痕還是暴露了她們那妖冶到要讓男人的鼻血都流光的身材。

    即便沾滿了灰塵的肌膚顯露在空氣中還是顯得吹彈可破,高挑的身材與精致的臉蛋讓她們看起來就像墜落凡塵的仙子一般。

    可能也正因如此,她們行走在隊伍的中央,雖然手中也拿著武器,但是四周依舊有男性隊員在戒備著。

    此時這支隊伍似乎已經十分疲憊,一名隊員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塊已經烤熟了的靈獸的肉,狠狠咬了一口,在嘴里嚼了幾下以後又狠狠地吐了出來。

    “呸!這些天來吃這些沒有味道的靈獸肉吃到舌頭都要發麻了,這種日子到底還要過多久!”

    “哈哈,南澗,吃個野果解解麻,要怪只能怪徐鳳和何雨兩個小妞忘記把調料帶上了。”隊伍的後方有一人丟了一個野果過來,哈哈笑道。

    徐鳳和何雨站在隊伍中間,臉上有幾抹尷尬之意,她們出發之前只顧著把那些心愛的衣服塞進空間戒指了,連隊長叮囑的要準備調料的事情都給忘了。

    直到進入這血怖之森的好幾天以後,隊友空間戒指中的調料都用完了,隊長問她們要才發現……忘記了。

    她們雖然帶了足量的換洗衣物,但是還是低估了血怖之森的危險以及她們要在其中停留的時間了。

    即便是整支隊伍保護的中心,她們身上每日都會有新的傷痕出現——這是不可避免的。

    剛開始的時候,她們的衣服只要有一絲絲的破損,第二天她們都會將之換掉,直到如今,她們的空間戒指中已經沒有多少衣服了,才會許久才換一次。

    她們暗暗下定決心,不管怎樣,都一定要留一套完好的時候回去的時候穿。

    沒辦法,愛美是女孩的天性,更何況是她們這樣的絕色美女,現在隊伍之中都不知道要多少目光在她們身上掃描呢。

    何雨尷尬之余,只好將話題轉移到其他地方去:“頭,我們到底還要在這血怖之森中躲到什麼時候!”

    話語之中,已經帶著幾分嬌慎的意味了。

    走在隊伍前方隊長模樣的男子甚至沒有回頭,仿佛他身後的兩名絕色美女對他而言沒有任何誘惑力一般,他的聲音中帶著一股執著:“戰爭結束,我們就回去。”

    隊長的話讓隊伍之中的人心里都升起了深深的無力感,戰爭結束?要等到什麼時候?

    幾天前听剛進入血怖之森的人說,現在戰爭好像陷入了僵局,蒼狼帝國好像有重要的人物被梵古國給劫持了,梵古國不知為何,不答應蒼狼帝國提出的條件,卻又一直不肯放人。

    隊長模樣的男子名為楚河,在這支隊伍之中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又深得隊員們的尊敬,所以他說的話基本不會有人去反對。

    只有楚河自己知道,他並不姓楚,而是姓冰,原名冰楚河。

    換一句話說,他是冰塵王室的人,按理說他不應該出現在這里,而是出現在冰塵軍隊之中,準備討伐梵古國!

    但是他依舊出現在這里了,不僅如此,還帶著一群值得信任的朋友。

    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離風戰神冰離風的後裔,一直以來,他都以自己身上流淌著離風戰神的血而感到自豪,他也曾有著豪情壯志,要像他的先祖一樣,為冰塵帝國開疆擴土。

    離風戰神這一脈,經過漫長歲月至今,如今這一代之中,也只剩下冰楚河一個人了,遠離王權,無人問津,蕭條至極。

    盡管如此,冰楚河依舊憑著自己的努力修煉到了闢宮境巔峰之境,同齡人中的佼佼者,只差一步,便可踏足藏靈。

    但是這一切,在那一夜全都變了,那一夜,冰塵國都冰魄城中有近乎半數的大臣以及家族跟著一群黑衣人一起,發動了叛亂,而離風要塞這邊,無數的黑衣人在夜色的遮掩之下摸上了離風要塞的城牆,結束了無數冰塵軍士年輕的生命。

    他們在死亡的前一刻沒有任何的警兆,或許有的人還在想生存在離風要塞後方的妻兒,嘴角可能還掛著淡淡微笑,下一刻卻被寒芒封喉。

    一夜之間,冰塵淪陷,冰塵天子宣布願意歸降蒼狼。

    直至冰塵天子宣布歸降的那一刻,冰楚河才知道,原來那些殺戮了無數冰塵軍士的人是蒼狼帝國的人。

    他至今依舊難忘,蒼狼帝國受降之時,冰塵天子向蒼狼帝國二皇子連涯下跪的那一幕,一國天子,煉魂之境,卻要向一名闢宮境的螻蟻下跪,這是多麼的可悲。

    在那之後,冰塵國似乎又恢復了原樣,沒有絲毫的改變,也看不到半點蒼狼帝國的影子,但是冰楚河知道,冰塵國,已經不是原來的冰塵國了。

    所以在冰塵國向梵古國宣戰之時,冰楚河便將自己的好友都召集起來,來到了這血怖之森中。

    果然,沒過多久,冰塵天子便下達了強征之令,所有闢宮境之人,無論老少,都必須入冰塵軍中,征伐梵古。

    而冰楚河這十余人正好都是闢宮境強者,因為躲入血怖之森中度過了一劫。

    世人都以為冰塵天子是趁蒼狼帝國攻打梵古國的時候趁機報復梵古國,落井下石,以報當年之恥辱。

    但是放冰塵天子下達強征之令的時候,冰楚河等人便知道,這已非冰塵天子之願,而是蒼狼帝國之令。

    蒼狼帝國,只是想讓他們擋在前方,充當炮灰罷了。

    事實也證明他們的猜測是對的,藏靈境的戰場中,沖在最前方的,永遠都是冰塵國的藏靈境,而蒼狼帝國的藏靈境只是躲在後方,遠程輸出。

    所以他們躲在了血怖之森中,不為其他,只是不願成為蒼狼帝國的爪牙罷了。

    因為那些不願被強征的冰塵國強者,都已經化作尸體了。

    “頭,有血腥味!”在冰楚河陷入回憶之中的時候,站在他身邊的一名光著膀子的強者低聲喝道。

    冰楚河迅速從回憶中抽離,細細一嗅,果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順著血腥味傳來的方向看去,那個方向樹木與樹木之間的間距更加的小了,樹冠與樹冠緊緊挨在一起,密密麻麻的,樹葉十分寬大,重重疊疊之下,天上炙熱的陽光竟然竟然難以穿透下來。

    偶爾射落一兩束光在地上,讓那片森林顯得更加陰森,讓人毛骨悚然。

    “去看看。”冰楚河低聲說道,整支隊伍緩緩往血腥味傳來的方向靠攏過去。

    冰楚河眉頭微微皺起,這血腥味不太像是靈獸的,更像人類的血液,在血怖之森這種地方,有血腥味傳出來這麼遠,就說明已經有人受了極重的傷。

    靈獸對血液的氣味比人類敏感無數倍,只要稍微有點常識的修煉者,一旦在血怖之森中受了傷,便馬上會想方設法地將傷口包扎起來,否則濃烈的血腥味會引來更多的靈獸。

    如今有人類的血腥味傳出來這麼遠,就說明有人已經重傷到已經連處理傷口的力氣都沒有的程度。

    同是人類,既然在血怖之森中遇到,冰楚河自然不忍心見死不救,事實上,在他們的隊伍當中,就有一名強者是冰楚河前段時間才從靈獸的口中救下來的。

    冰楚河帶著隊伍快速前進著,越是往前,那股血腥的味道就越濃,甚至到了嗆鼻的程度!

    冰楚河眉頭皺得更厲害了,這麼濃郁的血腥味,這到底是多少人受了傷!又到底流了多少血!

    足足走了兩里左右的距離,冰楚河等人終于走出了這片茂盛的森林,前方豁然開朗,突然刺目的陽光讓他們有些不適應。

    將手掌橫于眼楮上方,遮擋一些陽光,冰楚河目光望向不遠處的一座山壁,山壁呈暗褐色,還有著一條條凸出來漆黑的紋路猶如人類的長發一般蔓延在山壁之上。

    這些紋路長短不一,有的一直垂落到山腳處,也有的只到山壁中間就斷了,像是被人斬斷的一般,使得這塊山壁看起來十分妖異。

    在山壁前不遠處,有一名身著黑衣的少年背對著他們,看著前方的山壁。

    冰楚河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不知為何,他本能得有些厭惡出現在他眼前的黑衣少年,這讓他想起了蒼狼帝國的那些黑衣人,盡管他知道這兩者之間並無什麼關聯。

    更讓他感覺到不舒服的是,他總有一種自己被什麼東西窺視著的感覺,那名黑衣少年正背對著自己,這里除了這名少年,也沒有其他人了,這種被窺視感從何而來?

    還有,那名黑衣少年分明沒有受傷,這濃郁的血腥味是從何而來的?!這里的血腥味極濃,顯然正是這股奇怪的血腥味的源頭。

    “頭,快看!山壁上的那些紋路長著眼楮!”忽然,冰楚河身邊有人低聲喝道。

    冰楚河立刻明眸看去,讓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現了!

    山壁上那些凸出來的黑色紋路上有一顆顆眼楮睜了開來!這些眼楮之中吞吐著嗜血的光芒。

    冰楚河的汗毛都倒立了起來,我的天吶!這到底有多少只眼楮!每隔一段黑色紋路都會有這種可怕的眼楮閃爍著,讓這座山看起來就像一頭總有數千只眼楮的巨大靈獸!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命訣 | 命訣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