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第238章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第238章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小說︰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作者︰陌上遲歸| 類別︰都市言情



    “啊!”

    鑽心般的疼痛從手腕處蔓延,慕暖瞬間臉色慘白。

    還不等她有所反應,男人厭惡甩開她的手腕,全程猝不及防,一個踉蹌,她差點摔倒。

    只是短短幾秒,她臉上血色盡失,化了精致妝容的臉蛋此刻卻難看至極。

    “滾。”

    她听到薄涼狠戾的一詞從男人薄唇中溢出。

    他的神情,眸色,語氣,無一不是對自己的厭惡絕情,甚至是輕蔑。

    心,倏地被攥住,緊緊的,幾乎無法呼吸。

    太疼。

    這就是她一直愛著的男人啊。

    他沒有心的。

    或許有,但那心里裝著的人絕不是自己。

    自嘲似的,慕暖扯了扯唇,身體有些搖晃,她站穩,眼看著男人面無表情地就要抬腳離開,她再也忍不住,脫口而出︰“你愛的人究竟是誰?”

    自是沒有回應。

    手疼的像是已脫臼,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她強忍住,輕笑了聲︰“我和慕時歡落水那晚,你來醫院警告我,我以為……你愛的是她,從一開始愛的人就是慕時歡。”

    “可是,”不管不顧攔在他面前,無視他周身散發的寒意,她望著他,“上次微博有爆料說,你另有白月光,不是我,也不是慕時歡,是誰呢?桐城的孟粱嗎?慕時歡知道嗎?”

    不知是她觸動了男人哪根神經,在她話音落地的同一時間,她分明瞧得清楚,男人一雙深眸頓時暗得可怕,像是被灑了濃墨。

    可怖,滲人。

    寒意凜冽。

    呼吸,微滯。

    瞬間,慕暖只覺神經像是被驟然攥緊,緊張情緒佔據全身,甚至于手指還顫了顫。

    “告訴我,”她不避不讓,強裝冷靜繼續,“你愛的人究竟是誰?是慕時歡還是孟粱?或者,你告訴我,和我在一起那麼久,你究竟有沒有愛過我,哪怕只是短暫的喜歡?”

    執拗和瘋狂在她眸中熊熊燃燒。

    然而……

    厲憬衍連一個正眼都沒有給她。

    他不屑。

    神經倏地繃斷,情緒失控,慕暖忽而又哭又笑︰“如果我告訴慕時歡,我就是有和你的孩子呢,慕時歡會相信的,她根本就不信任你,也不愛你。”

    然而,即便是如此,男人離開的腳步都不曾停頓,從始至終,他看她的眼神就只是森寒冷漠。

    再無其他。

    某處地方突突直跳疼得厲害,大腦空白混亂一片,慕暖猛地轉身,急急追上他就想從背後抱著他。

    “啊……”

    狼狽摔倒在地。

    是男人的動,他毫不憐惜。

    即便如此,他也沒有看她,哪怕只是余光冷漠的一眼。

    他走了。

    慕暖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一雙手快她一步將她扶起。

    “你沒事吧?”

    她淚眼朦朧抬頭。

    路雨抿了下唇,有些歉意地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剛好從洗手間出來看到你和厲總……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我什麼也沒看到。”

    “給,擦擦吧。”從包中拿出紙巾遞給她,沒再多停留,路雨轉身離開。

    很快,她的身影消失在長長走廊了里。

    慕暖眨了眨眸,擦掉眼淚,包里手機在振動,她打算拿出來

    ,眼角余光卻看到了地毯上一樣東西。

    那是……

    她回想了下,似乎是剛剛那個女人從包里拿紙巾時掉出來的。

    慕暖彎腰撿起。

    下一秒,當她看清楚掉的究竟是什麼東西時,她心跳徑直漏了拍。

    竟然是……

    “暖暖!”喬霜壓低的聲音由遠及近。

    慕暖下意識將手中東西握住。

    喬霜沒有注意到,此刻她很激動︰“怎麼樣,錄下來了麼?拍到了?”

    話落,才看到她泛紅的眼眶。

    “怎麼了?”

    慕暖搖頭,跟著又自嘲地笑笑︰“我根本踫不到他,看,他捏的,怕是脫臼了。”

    她艱難地抬了下手。

    喬霜皺眉︰“那……”

    “也不是毫無收獲的。”慕暖低低地說。

    喬霜聞言,稍稍松了口氣,直到听到慕暖將剛剛發生的事復述遍,她臉上漾起了笑意︰“和我們原本的打算差不多,準備準備,可以把全部的‘真相’告訴慕時歡了。”

    她頓了下︰“這次我們一定能成功,你看,上次就算厲憬衍刪了微博,派人查了,不也沒查到是我們在幕後動的手腳?只要安排得好,沒人能知道。”

    慕暖卻是沒有聲,她沒有也不打算告訴喬霜,微博的事之所以查不到她們頭上,不是她們安排得好,而是那個神秘男人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他甚至預料到了厲憬衍之後會做什麼。

    太恐怖。

    他似乎對厲憬衍極其的了解。

    他究竟是誰?

    難道是厲家人?

    可是……

    “暖暖,你在想什麼呢?”

    慕暖回神。

    “……沒什麼。”她低聲否認,垂下眸。

    喬霜並沒有發現她的不對勁。

    “那我們走吧。”

    “等等。”

    “嗯?”

    掌心里握著的東西似乎隱隱灼燙了她的肌膚,慕暖忽然有了決定。

    “你先走,我還有點其他事。”她隨便找了個借口,但怕喬霜不相信,正打算再解釋一下時,瞬間察覺到身旁人周身寒意聚集。

    她一怔。

    “怎麼了?”

    喬霜沒應,只是一雙美目冷冷不屑地盯著朝這邊走來的明瀅,說︰“暖暖,我上個洗手間,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晚點我們電話聯系。”

    她說著便松開了挽著慕暖的手,轉身進了女洗手間。

    慕暖的心思也不在她身上,掌心里的東西讓她心跳加速蠢蠢欲動,怔愣幾秒後,她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明瀅有些失魂落魄地走進洗手間,一道冰涼的諷刺聲鑽入了她耳中——

    “知道你只是黎煙的替身麼?”

    輕輕慢慢的一句,卻猶如一把利刃,快準狠地刺在了她心髒上。

    疼。

    她猛地抬頭。

    “啪——”

    重重的一巴掌招呼在了她左臉上。

    清脆響亮。

    ……

    厲憬衍回到了包廂,恍若無事繼續喝酒。

    杜紹有幾次想要問他怎麼了,奈何酒勁上頭,加之厲憬衍的臉色實在是太森冷讓人無法開口,漸漸的,他便把這事忘了。

    三人喝酒看起來格外專注。

    酒入喉,醉意漸漸涌出,大腦里有關慕時歡的一切越是越喝清醒,又是一杯盡,厲憬衍起身離開。

    唐遇沒什麼情緒地說︰“喝這麼多,不如就在這睡一晚。”

    他們幾人在南頂樓都有專屬的房間。

    “嗯。”厲憬衍隨意應了聲。

    他離開,頭也沒回。

    唐遇也不在意,依舊自顧自喝酒,而後,他瞥了眼醉醺醺的杜紹,勢踢了他一腳︰“你呢,回家,還是睡我那?”

    杜紹按了按額角,甩了下腦袋試圖保持僅剩的清醒︰“不走了,睡你那吧。”

    “行,我讓人扶你上去。”

    “不用,我還可以。”

    杜紹一邊說著,一邊也站起來往外走。

    唐遇姿態優雅地坐著,而後摸了根煙點燃,煙霧徐徐,襯得他原本有些妖孽的臉愈發模糊讓人看不透。

    ……

    杜紹喝得醉醺醺的,但他和別人不一樣,喝醉了除了眼楮不那麼清明,其他和平時無異,但今天不知怎麼回事,酒似乎特別烈,他走路有些搖晃。

    冷不丁的,他竟是和人撞了個滿懷。

    一股冷香沁入鼻端。

    他稍稍清醒了些,抬頭,嗓音太過沙啞︰“抱歉……”

    柳湘湘傻傻地望著他,心跳加速,根本不能言語。

    杜紹沒認出來,如今只想睡覺,于是點了點頭後便繼續往前走,不想身體忽地搖晃了下。

    “小心!”柳湘湘眼疾手快將他扶住,小臉微紅。

    只是畢竟是個大男人,太重,她自己也跟著踉蹌了下,但饒是如此,她還是咬牙穩住身形,小聲地說︰“我……我扶你吧,你要去哪?”

    香味漸濃,杜紹皺了皺眉,問︰“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

    柳湘湘手一抖。

    “我……”

    她想說什麼,但話到嘴邊還是換了個話題,問清楚他要去樓上後,搖搖晃晃有些吃力地扶著他進入電梯。

    電梯很快。

    柳湘湘再扶著他出去,不想不知是自己腳崴了下,還是怎麼的,杜紹身體一個不穩,直接朝她摔來!

    “啊……”

    背被迫撞在了牆上,眼前是男人的胸膛。

    剎那間,可疑紅暈布滿柳湘湘精致小臉,心跳漏了拍後,緊跟著,她的呼吸也跟著變得急促不堪。

    曖昧的姿勢,緊張的心情,緊繃的神經,以至于柳湘湘並沒有看到慕暖偷偷地進入了這層樓其中一間房間。

    ……

    公寓。

    慕時歡不想讓自己沒用只會哭,她努力地壓制著那股難受情緒,但一個人的公寓莫名給她孤涼感,她一點都不習慣沒有厲憬衍在的地方。

    厲憬衍……

    想到他的名字,那張臉同一時間在腦海中溢出,眼淚想是要溢出,她急急仰起頭,試圖讓眼淚憋回去。

    之後,她索性打開電視機隨便找了一部電影觀看。

    看著看著,終究是沒忍住,思念瘋狂瘋漲,但最為強烈的,還是那股灼心的難過煎熬。

    ……

    翌日。

    慕時歡是在手機一遍遍的響鈴中醒過來的,雙眸紅腫。

    她摸過手機,而後在看清屏幕上閃爍著的名字時,心髒猶如被死死攥住似的,那麼緊,讓她無法呼吸。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