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邪神 第一百零一章 查驗

第一百零一章 查驗

小說︰邪神| 作者︰跑盤| 類別︰玄幻魔法

    天羅宗內的一個關卡處,有幾個弟子負責職守,因為過往的弟子並不是很多,這些弟子小聲談論著宗內的事情。

    “龍師兄,听說雲成礦洞出了事情,所有的弟子都未能幸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個十八九歲的灰袍弟子問道。

    而被稱為龍師兄的那個人,卻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這個少年眉清目秀、面色白皙,腰間別著一個綠色的長笛,正是天罡門的弟子龍曉飛。

    “海誠師弟說的不錯,這件事情我也略有耳聞。”龍曉飛點了點頭,雖然裝著一副小大人的模樣,但是臉上還顯得有些稚嫩。

    “龍師兄,我听說襲擊雲成礦洞的,好像是秦國血魔宗的人。”海誠一邊試探著,一邊望著龍曉飛的神情。

    “海誠師弟,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要問了,我知道的並不比你多。”龍曉飛搖了搖頭,說道。

    “是,龍師兄。”海誠應道。

    海誠對龍曉飛如此的尊敬,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事情,龍曉飛和海誠是同一批進入天羅宗的,對于龍曉飛的事跡頗為清楚。

    海誠那一批進入天羅宗的弟子,一共就只有二十名弟子,其中年齡最小、資質最好的就是龍曉飛,第一個就被選為天罡門的弟子。

    而且,就在龍曉飛進入天罡門不久,就被天羅宗宗主收為入室弟子,龍曉飛所受的待遇可見一般。

    龍曉飛在進入天罡門之後,修煉勤勉加上資質奇佳,修為也是一日千里,現在已經達到了武者九層,絕對是同批進入門內的佼佼者。

    在看海誠。雖然和龍曉飛同批進入宗門,但是卻加入了最弱小的鬼影門,雖然自身修煉也頗為努力,但是因為只有中品資質,所以他現在才達到武者七層的實力。

    就在兩人說話之際。宗門外的方向走來了兩個人,那兩個人風塵僕僕、衣著襤褸,不過依稀還能看出是天羅宗弟子的灰色服飾。

    看到了這兩個人之後,海誠本能的走了過去,正準備檢驗兩人的身份牌,卻是發現這兩個人他居然認識。

    “楚師弟、童師弟。你們兩個這是從哪里回來呀,弄得衣衫襤褸的。”海誠笑了一聲,說道。

    海誠、龍曉飛、楚封、童柏生四人,都是同一批進入宗門的,相互之間雖然談不上熟悉,但是也都相互認識。

    “海師兄。我和楚師兄剛剛出任務回來,正要回執事殿匯報呢。”童柏生咧著大嘴,說道。

    “兩位師弟,雖然大家都相互認識,但是按照宗門的規定,還是要檢驗身份牌和任務牌,希望兩位師弟能夠配合一下。”海誠笑著說道。

    “好。這是我的身份牌和任務牌,海師兄請過目。”童柏生一邊說著,一邊將身份牌遞了過去。

    海誠將兩個號牌接了過來,而後低頭查驗兩個號牌,當他看到童柏生的任務號牌之後,臉上立刻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龍師兄,您也看一下這號牌吧。”海誠猶豫了一下,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將任務牌遞給了龍曉飛。

    “嗯。”龍曉飛應了一聲,道。

    看到海誠的舉動之後。龍曉飛察覺到了一絲異樣,拿過任務牌想要仔細檢查,然而當他看到了任務牌之後,臉上同樣露出了鄭重的神色。

    “童師弟,這個號牌真的是你的嗎?你真的參加過雲成礦洞的任務?”龍曉飛瞄了童柏生一眼。質問道。

    看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居然稱呼自己為師弟,童柏生臉上都少有些掛不住,不過他也能感受到對方比自己修為高,也只能忍下了這口氣。

    “是呀童師弟,雲成礦洞不是被襲擊了嗎?你們兩個是怎麼逃回來的。”海誠追問道。

    看到海誠也叫自己師弟,童柏生臉上有些掛不住了,海誠是武者七層的修為,童柏生是武者八層的修為,即便是對方比自己年齡大,按照規矩也應該稱呼自己師兄。

    童柏生心里覺得憋屈,也懶得跟兩人說話,道︰“兩位,我和楚師兄都參加了雲成礦洞的任務,我這個人腦子慢、嘴也笨,你們還是詢問他吧。”

    听到了童柏生的話之後,兩個人都將目光望向楚封,龍曉飛說道︰“楚師弟,你也參加了雲成礦洞,把任務牌拿給我看看。”

    “楚師弟,雲成礦洞真的被襲擊了嗎?你們到底是怎麼逃出來的,還有其他的人生存下來了嗎?”海誠也盯著楚封質問道。

    看到了兩個人的態度之後,楚封的心里一下子明白了,童柏生為何不願意搭理兩人,嘴上勾起了一絲笑容,說道︰

    “兩位先查驗號牌吧,雲成礦洞的事情是任務機密,恕在下不能多說。”

    “楚師弟,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們兩個作為職守弟子,自然要清楚你們的行蹤,否則,萬一你們這任務牌是假冒的怎麼辦?”听到楚封的語氣後,海誠臉色一沉說道。

    “不錯,雲成礦洞的事情關系重大,已經驚動了宗主和幾位門主,我們有必要核查清楚,還請兩位師弟配合一下。”龍曉飛一本正經的說道。

    看到這兩人一口一個師弟,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童柏生也有些樂了,他們叫自己師弟也罷了,畢竟一個修為比自己高,一個年齡比自己長。

    可楚封已經是武者九層的高手,而且年齡也是最大的,也被兩個人稱呼師弟,童柏生想想都覺得好笑。

    楚封被兩人問的也有些煩了,雲成礦洞的事情很復雜,楚封不可能告訴尋常弟子,而且,一句兩句的也說不清楚,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兩位師弟,我只能告訴你們雲成礦洞卻是被襲擊了,我和童師弟也是僥幸逃脫。其他的事情卻是不方便告知,還請兩位師弟查驗了號牌,好讓我們去執事殿復命。”

    听到楚封稱呼兩人師弟,兩人先是愣了一下子,而後打量了楚封一眼。不禁都露出了一抹詫異之色,他們誰都沒想到楚封會有武者九層的實力。

    楚封在同批進入宗門的弟子中,是修為最低、資質最差的一位,所以兩個人對他都不是很在意,本能的還把他當成修為最弱的,所以才會稱呼對方師弟。

    海誠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又看了看一旁的童柏生,感覺對方同樣比自己修為高,趕忙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說道︰“楚師兄、童師兄,小弟有眼無珠,剛才冒犯了兩位。”

    “哼。”看到海誠的舉動之後。龍曉飛卻是冷哼了一聲,他和楚封的修為相當,按理說也應該稱呼楚封師兄。

    但是,龍曉飛資質奇高,又是宗主的弟子,自然有屬于他的驕傲,讓他稱呼楚封一個下品資質的人為師兄。他自然有些掛不住面子。

    “兩位,如果驗證好了號牌,那我和楚師兄就先告辭了。”童柏生嘿嘿一笑,看到兩個人吃癟,他心里也覺得格外舒暢。

    “兩位師兄,這是你們的號牌,慢走。”海誠將號牌遞給兩人,笑著應道。

    “告辭了。”楚封也對兩人拱了拱手,而後和童柏生一同離開了關卡,向著宗門的內部走去。

    目送兩個人離去之後。龍曉飛和海誠都沉默了片刻,過了一會兒之後,海誠才忍不住問道︰“龍師兄,我記得這個叫楚封的,好像是同批弟子中資質最差的。他怎麼這麼快就修煉到武者九層了。”

    “誰知道呢?或許是服用了什麼仙珍靈藥吧。”龍曉飛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

    “龍師兄,雲成礦洞不是被襲擊了嗎?他們兩個是怎麼安然逃出來的?”海誠好奇道。

    听到了海誠的問題,龍曉飛並沒有回答,扭頭望了他一眼,說道︰“海師弟,你先帶人在這里巡查,我有事情要先離開一下。”

    龍曉飛撂下了這句話之後,也不等海誠應答他,也向著宗門的方向走去,龍曉飛作為宗主的弟子,對于雲成礦洞的事情,自然要比海誠知道的多。

    龍曉飛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才不想跟海誠多說,而楚封和童柏生兩人安然回宗,顯然和雲成礦洞的事情有關,龍曉飛想要將此事第一時間告訴天羅宗宗主。

    ……

    楚封和童柏生離開關卡之後,一起向著主峰的執事殿走去,因為雲成礦洞的任務是宗門發布的,所以最後要在主峰交接任務。

    雖然,楚封知道雲成礦洞的事情關系重大,但是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記名弟子,想要見到門主都不容易,所以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去交任務。

    當自己交任務的時候,也可以從執事殿負責人那里,看一看他們對雲成礦洞的態度,讓楚封心中多一份底氣。

    半個小時候,楚封和童柏生來到執事殿,殿里還有其他交接任務的弟子,兩個人等了半刻鐘之後,才輪到兩個人去交任務。

    主峰執事殿的負責人是一個中年人,穿著一身白色的袍子,身材又高又瘦,看起來應該是武師境界的修士。

    “見過韓師兄,我們兩個是來交任務的。”童柏生似乎認識對方,笑呵呵的走了過去說道。

    “嗯,把任務牌,拿出來吧。”被稱為韓師兄的人,瞄了兩個人一眼,淡淡的說道。

    楚封和童柏生聞言,將號牌放在了桌子上,而那個韓師兄拿起號牌一看,臉上立刻露出一抹吃驚之色,喊道︰“你們兩個人做的是,雲成礦洞的任務?”

    “是呀,有什麼問題嗎?”童柏生試探道。

    中年男子檢查了一下號牌,發現任務牌沒有問題,趕忙站起身來,說道︰“你們兩個稍等一下,我去將此事報于宗主。”

    就在此時,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走了進來,臉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說道︰“不用了,宗主已經知道了此事,並且讓我帶他們兩人覲見。”

    PS︰第三更,月票危機求月票,跑盤也會繼續碼字。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邪神 | 邪神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