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邪神 第七十四章 飛船

第七十四章 飛船

小說︰邪神| 作者︰跑盤| 類別︰玄幻魔法

    “袁師兄,這個飛在天空上的巨船,是一個什麼東西呀?”楚封露出一抹詫異之色,問道。

    “這個是宗門用來運送晶石和礦產的,飛船上面有特殊的陣法,可以讓巨船在天空中飛行。”袁鋒奇解釋道。

    “袁師兄,咱們不會是做這個去雲成礦洞吧?”楚封問道。

    “為什麼不呢?既能夠節省體力,又能夠在飛船上修煉,可以說是一舉兩得呀。”袁鋒奇笑道。

    楚封抬頭仰望天空中的巨船,發現這個船和普通的海船很像,船上面還掛著巨大的船帆,唯一的不同就是海船在海中航行,而這個飛船則是在天空飛行。

    就在楚封打量飛船的時候,飛船上扔下來了一個繩梯,墜到了南陵廣場的地面上,而後響起了一個男子的聲音,道︰“所有參加雲成礦洞任務的弟子,爬著繩梯登上飛船,一刻鐘後飛船啟程,過期不候。”

    “楚師弟,爬著繩梯才能登上飛船,咱們兩個上去吧。”袁鋒奇說道。

    “袁師兄,剛才說話的那個人是誰,听起來聲音好威嚴呀。”楚封問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百戰門的劉平長老,這一次輪到他去雲成礦洞職守了。”袁鋒奇說道。

    “原來是百戰門的長老,怪不得有如此強大的氣勢。”楚封暗暗嘀咕了一句,道。

    楚封跟在袁鋒奇的後面,也爬著繩梯登上飛船,飛船的甲板上十分寬闊,甲板上站著一個中年男子,他旁邊還侍立著一個白袍弟子。

    “那個中年男子就是劉平長老,而他旁邊的那個白袍弟子,是劉平長老的入室大弟子,應該也是隨同趕去雲成礦洞。”袁鋒奇說道。

    “哦。”楚封點頭應了一聲,而後打量了劉平兩人一番。

    過了半晌之後,劉平掃視了眾人一眼,朗聲說道︰“諸位,這一次由我帶領大家執行雲成礦洞的任務,途中遇到了什麼問題,可以找我來匯報,我會盡量幫你們解決,但是如果誰違反了門規,我也絕不會心慈手軟。”

    劉平一身黑底金紋的玄金袞服,身材高大、膚色黝黑,右側的臉頰還有一道傷疤,看起來模樣頗為嚇人,無形之中增加了他的威嚴,讓眾多的弟子都有些畏懼。

    “是,劉長老。”眾人都躬身行禮,說道。

    “嗯。”看到眾人恭順的神色,劉平露出些許滿意之色,對著一旁的入室大弟子說道︰“周康,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再向我來匯報。”

    “弟子遵命。”周康躬身一禮,應道。

    目送劉平離開之後,周康轉身對著眾人,拱了拱手,說道︰“諸位師弟,把你們的任務牌拿出來,驗證了你們的身份之後,我會給你們安排房間。”

    “多謝師兄。”眾人齊聲應道。

    這一次同行的有十數位弟子,而飛船里面的面積很大,住的地方也頗為寬松,楚封則是被分到和袁鋒奇一個房間。

    房間的面積不是很大,除了兩張木床之外,也沒有什麼多余的物品,不過兩個人都是武者,對于物質沒有太高的要求,能夠找個安靜的地方修煉就行了。

    當然,楚封和袁鋒奇雖然在一個房間,但是兩個人的身份還是相差巨大,其中袁鋒奇不僅僅是白袍弟子,而且還是鬼影門門主黃雲的入室弟子,絕對不是楚封這個剛入門的記名弟子可以比的。

    所以,楚封也想趁機多問一下,這一次去雲成礦洞的任務,尤其是謠傳秦國攻打楚國的事情,讓楚封的心中也有些擔憂。

    “袁師兄,听說秦國有可能攻打楚國,而雲成礦洞首當其沖,不知道咱們這一次出任務,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呀?”楚封問道。

    “楚師弟放心吧,國戰可不是那麼容易開啟的,有些時候甚至要準備數十年,而且如果普通弟子都能想到的進攻策略,你覺得秦國的宗門高層的想法會照章執行嗎?”袁鋒奇微微搖頭說道︰“不過是一些弟子庸人自擾而已。”

    “原來如此,經過了師兄的點醒,小弟倒是安心了下來。”楚封笑著應了一聲,說道。

    “嗯。”袁鋒奇輕聲應了一句,正準備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卻是突然被楚封的玄絲手套吸引了,問道︰

    “楚封師弟,你這件手套應該是法器吧?”

    “袁師兄真是慧眼如炬,這件玄絲手套確實是法器。”楚封臉上露出些許差異之色,暗道是不是應該偽裝一下玄絲手套,省的被其他人給惦記上。

    “果然如此。”看到自己猜中了,袁鋒奇笑著點頭,問道︰“楚師弟,不知道你這個玄絲手套,是什麼級別的法器?”

    “袁師兄,法器還分級別嗎?”楚封有些意外的問道。

    “當然了。”袁鋒奇應了一聲,解釋道︰“法器一共分為四種級別,分別是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法器。”

    “例如,我這件青鋒劍就是中品法器,在同門之中也算是品質不錯的了,能夠使用上品法器的弟子寥寥無幾,而極品法器更是少之又少。”袁鋒奇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一把寶劍,介紹道。

    “袁師兄,您主修的武技是劍法嗎?”楚封看了一眼青鋒劍,問道。

    “說起來,我之所以修煉劍法,正是因為擁有了青鋒劍的原因,每一件法器都十分的珍貴,不比楚師弟出身武者世家,在武者境界就能擁有法器。”袁鋒奇說道。

    “慚愧、慚愧。”楚封露出些許尷尬之色,隨即又轉移話題道︰“袁師兄,雖然咱們都是接的雲成礦洞的任務,但是白袍弟子和灰袍弟子的任務應該不同吧。”

    “倒也沒什麼不同,無非都是守衛礦洞的任務,只不過是因為實力不同,宗門給的獎勵也不同罷了。”袁鋒奇說道。

    袁鋒奇這個人很好相處,雖然修為和地位都比楚封高,但是對于楚封的態度頗為和氣,楚封也借機詢問了一些修煉的事宜。

    楚封修煉之余,也會到甲板上看看風景休息一下,飛船行駛的速度很快,不過卻感覺不到絲毫的搖晃,從數十丈的高空望下去,別有一番風景和韻味。

    雲成礦洞在楚國的南部,這邊的氣候要更加的干燥,植被也和沿海地區的不同,沒有了茂密的森林和古樹,反倒是盆地和草原更多一些。

    楚封在離開天羅宗的時候,在坊市中買了一張地圖,地圖上描繪著楚國南部的區域,以及秦國北部的一些重要地形。

    楚封每一次登上甲板的時候,都會拿出那張地圖比對一下,兩廂印證之下來確定自己的方位,同時也是提防來自秦國的進攻,提前找好逃命的道路。

    時間一晃,飛船行駛了八個月之後,楚封又一次來到甲板放風,拿出了那張地圖比對了一下之後,發現已經到達了雲成礦產附近,不由的走到船頭,向著前面的方向張望。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邪神 | 邪神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