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過期

小說︰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作者︰明景| 類別︰玄幻魔法



    陳白羽認真的清點數量,然後查看生產地址和日期。

    查看清楚的,就在清單上打個‘ˇ’,然後下一項。

    “這個冬瓜茶的生產日期不對啊。我算一下,保質日期是36個月,就是三年,生產日期是算下來,還有一個月就過期了啊。”

    這樣的貨也好意思送過來?

    陳白羽看向送貨人,“現在快過年了。我們店還好幾天就關門過年了,等過年再來開門的時候,冬瓜茶已經過期了。”

    所以,這冬瓜茶肯定是不能收的。

    再說,本多東西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在設置出產日期的時候都會推後一些,推後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

    講究點來說,這個冬瓜茶已經過期了。

    “呵呵。那就退回來吧。”送貨人並不覺得尷尬。他們老板在出貨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冬瓜茶過期了。

    但都知道肥婆好說話,再加上‘肥婆店’的消耗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多的,一個月進貨一次。

    老板覺得送過來不會浪費。

    最最重要的是,肥婆平時點火一般不看日期這些東西,都是點清楚數量就結賬給錢了。

    附近誰不知道肥婆夫妻好說話?

    相信老板也沒想到收貨的會是肥婆女兒,更沒想到肥婆的女兒這麼精明,真不愧是京都大學的學生。

    “冬瓜茶要退掉。”陳白羽在清單上標明,然後繼續清點其他的貨。

    “為什麼雪花啤酒的生產地址變了?這個地址”陳白羽皺起眉頭。

    “是我們進貨的廠家變了。”

    陳白羽挑眉,“你們進貨價減少了?”變換廠家的原因,一般都是因為價錢。可以肯定,批發部的進貨價減少了。

    “呵呵。”送貨人笑了笑,這是必須的。做生意,進貨的價錢越低,他們賺的越多。

    “但你們給我的進貨價並沒有相對減少啊。”陳白羽挑眉,“再說,在我下單訂貨的時候,你們就應該告訴我們,你們換了新的生產廠家”

    陳白羽皺眉,“我也不知道這酒的口感和原來的是否一樣?最重要的是質量是否有保證?這些吃入肚子的東西”

    “肯定一樣的。只是廠家變了而已。制造商沒有變,變得只是生產地址。”

    “我怎麼肯定你們找的是正規的工廠?而不是一些小型沒有資格證的小生產作坊?”

    送貨人被噎住了。

    嘆口氣,就說了不喜歡和文化人打交道。

    看看,多麻煩?

    以前都是送過來清點一遍,確認沒有錯漏後就能收錢走人,現在

    但是,‘肥婆店’是他們批發部的大客戶之一,還真不能得罪。像他們這樣的小批發部做的都是熟人的生意,都是附近的一些小店來進貨。

    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這樣吧。你想要原來廠出產的,我可以換。這個生產地址的也送幾瓶給你,你讓人喝喝看,口感應該是一樣的。”

    “可以。”陳白羽點頭,對這個處理結果很滿意。

    “菊花茶,五件涼粉,三件晨光甜牛奶,五件不對,我要的晨光甜牛奶是24盒一件的,你這個是16盒一件。”

    “24盒一件的最近沒有貨,要等過年後在有貨。”

    “但你價錢這里不對啊。我都不知道你這個價錢是怎麼來的,既不是24盒一件的價錢,也不是16盒一件的價錢。比24盒一件的低,但比16盒一件的高按照平均每瓶算的話,比我之前進24盒一件的時候要貴三角七分一瓶。這樣下來,我們就沒有什麼錢賺了。”

    送貨人眨眨眼,看向陳白羽的眼神帶著敬佩,好厲害。

    吞吞口水。

    他們老板娘踢到鐵板了。

    他們老板娘就喜歡用這些小招數賺小錢,用老板年的話說就是︰能騙到錢是我的本事。

    因為很多人在收貨的時候一般都是只清點數量,然後結賬。本少有人像陳白羽這樣看得認真。

    即使,別人真的對價錢有疑惑,他只要說‘16盒一件的就是這個價錢’,別人也不會說什麼。

    誰能算到陳白羽竟然算出了平均每瓶貴多少?

    “這個價錢應該是老板娘寫錯了。”送貨人摸一把額頭的虛汗,“我改正一下。”

    陳白羽真的很無語,到已經1998年了,做生意還這麼隨便?

    難怪幾年時間了,這個批發部還是幾年前的規模,甚至生意更差了。

    做生意不實誠,活該。

    再這樣下去,這家批發部也走不遠了。

    本來,做的就是熟人的生意。他們一個小小的批發部,如果不是熟人願意給他們‘老鄉情’,從他們家進貨,應該早就開不下去了。

    呵呵。

    越熟越騙,騙的就是熟人。

    陳白羽諷刺的勾起嘴角,也沒有多說。

    “不好意思,應該是搞錯了,搞錯了。”送貨人也很無奈,但他也沒有辦法,他只是一個送貨的。

    “我建議你換個老板。在這樣的老板手下工作,沒有前途。”

    送貨人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嘻嘻。”並沒有多說。不過,他也覺得自己應該換一個老板。

    陳白羽也不管,這是別人的事情,她只管點貨。

    “清涼茶,五件;王老吉,三件醬油,鹽好了。你來點一下啤酒瓶,還有維他奶的瓶子。”

    “你們的倉庫應該偏潮濕,維他奶瓶子上的鐵蓋子都生蚺F。”陳白羽抿抿嘴,有些不高興。

    但爸媽已經習慣了在這個批發部訂貨,因為批發部老板是燈火村出來的人,算是外婆家鄰居的鄰居。

    “一箱維他奶,大部分蓋子都生蚺F。”陳白羽搖搖頭,覺得下次一定要換一個批發部訂貨。

    清點了貨,清點了啤酒瓶和維他奶瓶子,然後是結賬。

    “讓你媽過來結賬吧。”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陳白羽直接在清單上簽名,然後給錢。

    “你也要簽一個。否則,你回去後說沒有收到錢怎麼辦?”

    送貨人嘴角抽抽,讀書人就是麻煩。

    送貨單一式三份,陳白羽要了一份。

    拿到錢後,送貨人還有些震驚,“這麼多錢,真的不用問你媽?”

    陳白羽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對方,“為什麼要問?”從小到大,他們家的錢就沒有避過他們兄妹。

    爸媽一直都是把錢放在容易拿到的地方,讓他們兄妹在有需要的時候可以自由拿取。

    當然,他們兄妹也從來不會私自拿取。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陳白羽清澈的眼神,送貨人覺得自己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但是,他送貨一年時間,一直都是大人結賬。即使小孩子點貨,最後也是讓大人來結賬。

    好吧。

    好像能教出大學生的人家應該是不一樣的。

    送貨人走後,陳白羽拿來厚厚的濕毛巾把維他奶瓶蓋上的袑顑晱h,認真,小心。抹了瓶蓋,又抹瓶身,然後放一些在冰箱,另外的放在相對干燥一些的地方。

    抹了維他奶,陳白羽又檢查了酒瓶,有生蛌漱]抹干淨。然後把啤酒箱拖到角落里去,然後把其他的涼茶,菊花茶等放在啤酒上面。

    至于醬油和鹽,一小部分送到廚房。

    其他的一些送到爸媽的房間,塞在床底下去。這是爸媽的習慣,有些什麼東西,就往床底下塞。

    以前,阿媽還喜歡把錢往舊衣服的衣兜里塞,但後來從別人的舊衣服里掏到錢後,阿媽就不再把錢放在舊衣服的口袋,改成放在席子低下。

    陳白羽睡覺的時候,就想,睡在小錢錢上的感覺也不見得有多好。陳白羽讓爸媽把錢存銀行,但他們卻不同意,總覺得不安全。

    銀行還不如席子底下安全,陳白羽也是無語。

    但爸媽都習慣了,在東莞賺一年的人,然後塞在一個蛇皮袋再塞幾年破衣服偽裝一下,然後帶回家去。

    家里開店,肯定就會有不少的零錢,每年回家過年的時候,阿爸就會用一個紅色的塑料袋把錢裝好,然後塞入蛇皮袋,等過年後又帶過來。

    在陳白羽的記憶里,爸媽的錢從來都不是藏藏匿匿的,一直都是光明正大的。不管是在農場種田的時候,還是在東莞開店的時候,爸媽的錢都是放在隨處可見可拿的地方。

    陳白羽兄妹也習慣這種‘不把錢看得太重’的隨意。

    即使他們很窮,但他們從來不覺得錢很重要。因為在他們很小的時候,爸媽就用實際行動告訴他,錢並不是最重要的,起碼還沒有重要到需要藏起來、鎖起來的程度。

    陳白羽的爸媽沒有文化,也不懂什麼大道理。但他們會觀察生活。農場種有很多荔枝,大家見過了吃多了,也就平常了。但農場不種隻果,所以大家在看到隻果的時候,覺得難得,想要。

    越是難得到,就越是喜歡,越是想要得到。

    爸媽覺得,錢也是一樣的。

    所以,在他們兄妹的成長過程中,爸媽一直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們,錢也就和家里的荔枝一樣。

    不過,陳白羽想,也幸好他們兄妹的三觀端正,否則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陳白羽把貨全部擺放好後,送貨人又把雪花啤酒給送了過來。

    “你看看,這是原產地的。”

    陳白羽看過後點頭。

    “這是老板送給你們的。”送貨人遞過來兩包紫菜,一罐豆豉鯪魚。老板家也沒想到他們送了過期的冬瓜茶過來會被拆穿,為了維系關系,只能送點小東西賠罪。

    陳白羽也不客氣,收了下來。

    但陳白羽沒想到,這罐豆豉鯪魚竟然已經過期大半年了。陳白羽嘴角抽抽,直接扔到了垃圾桶去。

    真是的。

    這誠意

    堅決要換批發部進貨。

    真的太不負責任了。

    “陳小五,為什麼亂扔東西?”阿媽看到陳白羽扔東西,立刻撿起來,“好好的東西,怎麼扔掉了?這豆豉鯪魚很貴的。”而且還好吃。

    用豆豉鯪魚來蒸排骨最好吃了。

    “哎呀。髒了。”阿媽趕緊拿到水龍頭洗干淨,“真是的。日子好過了,也不能這麼糟蹋。我們以前”

    好吧。

    阿媽又開始憶苦思甜了。

    陳白羽听著阿媽說完後,才告訴她,“這個都豆豉鯪魚過期很久了。吃了後會影響身體健康”

    “你們現在的人就是瞎講究。我們以前一塊肉都要放兩年,也沒見影響身體健康。現在包裝得好好的,還影響身體健康了?哎。現在的人越來越脆弱,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喝的。我前幾天還听什麼專家說,小蔥拌豆腐容易致癌,應該用韭菜拌豆腐。”

    “這話能信嗎?吃了幾十年的小蔥拌豆腐,也沒有見誰致癌了。什麼專家根本就不懂。要是都听專家的話,還要不要活了?”

    阿媽搖搖頭,“生活好過了,有錢有閑就喜歡折騰了。這個專家,那個專家的,就沒有一個靠譜的。”

    陳白羽有些哭笑不得,這和專家有什麼關系?

    沒有辦法,陳白羽只能認真的給阿媽科普什麼是保鮮劑?什麼是保質期?為什麼過期的東西不能吃?

    阿媽拿著豆豉鯪魚,還是舍不得扔掉,“真的不能吃?”

    陳白羽肯定,“不能。”陳白羽拿過豆豉鯪魚,指著上面的成分表分析給阿媽看,給她解析。

    “哎。真可惜。”阿媽抿抿嘴,好好的一罐豆豉鯪魚,怎麼就過期了呢?

    “這個豆豉鯪魚是好吃,也貴,但我們家不差這一瓶豆豉鯪魚的錢。再說,要是吃壞了肚子,去醫院要更多錢。”

    阿媽抿抿嘴,最後忍痛扔掉,“好吧。”然後阿媽又開始數落吐槽批發部的老板,“既然要送,怎麼就送過期的來?真是的。”

    “他們一家,一直都摳門。扣扣索索,也沒見他們賺到什麼錢。真是的,越摳越窮。我們下次不在他們家訂貨了”

    陳白羽不插話,任由阿媽說。不過,陳白羽已經決定要給阿媽換一個批發部訂貨了。

    “下次就是你外婆說情,我也不從他們家訂貨了。”阿媽冷哼一聲,“如果不是你外婆,我是不從他們家訂貨的。他們一家人”

    因為一罐豆豉鯪魚,阿媽把批發部老板一家都吐槽了個遍。

    “媽,我們換一家批發部就是了。”

    根本不用在意。

    “媽,送來的紫菜不錯,我給你做個紫菜蛋花湯。”陳白羽抱著阿媽的脖子,“敗敗火。”

    阿媽瞪了陳白羽一眼,然後瞪一眼垃圾桶里的豆豉鯪魚。

    ()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