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小生意

小說︰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作者︰明景| 類別︰玄幻魔法



    陳白羽覺得在爸媽身邊的日子最舒心。雖然也會累,但她心里高興。感覺比在京都的時候要舒暢多了。

    在東莞累的是身體,在京都累的是心。

    京都忙的是陰謀算計,在東莞忙的是小買賣。雖然賺的是幾角一元,但陳白羽高興。

    每天都忙出忙入的,讓爸媽輕松不少。

    快過年了,附近工廠的很多工人都回家過年去了。特別是外省的人,早早就回家去,免得大雪封路,不能回家過年。

    人少了,早餐的生意就不太好。

    以前,一天能賣出上百斤卷粉的,現在也只能賣五十斤左右。至于白粥,已經不煮了,只有香菇瘦肉粥和皮蛋瘦肉粥。

    撈粉也沒有。

    冬天了,天氣涼了,油容易凝結不適合做撈粉了。

    本來,阿媽想要做些包子賣的,被陳白羽否定了。快過年了,就不要這麼累了,能輕松就輕松些。

    如果不是因為廢品收購站最近的生意特別好,陳白羽都想讓爸媽回農場了。

    錢是賺不完的。

    不過,過年這段時間,廢品站的生意特別好,爸媽都不願意提前回農場。最少要等到年二十八才能回去。

    過年了,很多小工廠和人家都會來一次大清潔,然後把一些不要的,多余的東西清理出來,處理給廢品站。

    阿爸接了好幾個小工廠的清理工作,很多倉庫的瑕疵品也被清理出來。有不少好東西。

    阿爸正帶著小舅和小舅母清理,陳白羽和阿媽則留在家里。

    最近廢品站收到不少人家清理出來的舊衣服,一批一批送過來。

    陳白羽和阿媽會檢查這些衣服,超過七成新的就拿出來,洗干淨,燙平整,然後賣給一些小攤販。

    剩下的一些破舊爛的衣服就當垃圾處理了。

    陳白羽每天帶著口罩整理衣服,一件一件的檢查。

    “真是生活好過了,現在的人半點不知道珍惜。”阿媽感慨的搖搖頭。以前,一件衣服差不多要穿一年、兩年。

    大的穿了,小的穿。

    婆了補,補了破,補丁貼補丁的。

    那能像現在這樣,過年就清理一批,過年就清理一批。

    哎。

    很多衣服都沒有穿過多少次就被扔了,多可惜?

    “這些衣服多好啊。”阿媽揚了揚手里的一件大衣,是前年的舊款,在衣袖上有一個小小的洞,應該是炮仗弄的。

    阿媽檢查了一遍,就只有一個小洞,“在衣袖上繡一圈草就能遮住。”

    “嗯。阿媽,我們拿去給別人繡吧。”陳白羽可不想這麼好的衣服被阿媽給糟蹋了。

    阿媽的針線活也就僅限于縫縫補補,做個衣服什麼的。至于繡花?呵呵。還是算了。

    阿媽的繡花雖然也能見人,但真的配不上這件大衣的質量。

    這件大衣質量好,繡上一圈有質感的花紋,絕對能賣出高價。至于阿媽那些小花小草,就繡在她的襪子上吧。

    陳白羽把大衣放好,繼續檢查衣服。

    “這些衣服都是從附近人家收來的?”陳白羽在一件大衣的口袋里掏了掏,沒有東西。

    這是他們的習慣。

    收來的衣服或者鞋,還有盒子只來的東西,都會先掏一掏。

    阿媽就從這些廢品里掏出不少錢呢。

    很多男人都喜歡在鞋盒子或者是一些舊鞋里藏私房錢。也有些人在清理的時候忘把衣服上的錢給掏出來。

    陳白羽還曾經在一只被老鼠咬破的舊襪子上發現一百多呢。舊舊破破,零零碎碎,一看就知道這應該是男人藏的私房錢。

    陳白羽還在一件舊西裝里見到一只嶄新的戒指,然後根據收到的衣服陳白羽花費時間找了好幾天,找了好十幾戶人家才找到失主。

    鞋底都要磨破了。

    如果不是覺得這個戒指很有意義,她才不找什麼失主呢。

    但男人卻說,是故意扔掉的。

    因為他的女朋友跟別的男人跑了。

    老婆跑了,戒指也不要了。

    所以,便宜了陳白羽這個收破爛的。

    陳白羽把每一件衣服都掏一遍,所有的衣兜都不放過,不管是衣服外面的明袋還是里面的暗袋。

    很多好東西都藏在暗袋里。

    “咦?”陳白羽摸了摸,感覺這件舊髒髒的厚棉衣里面有藏有東西。陳白羽拿起剪刀,挑破,剪掉。

    從里面掉出一個紙包來。

    “草紙?”陳白羽拆開草紙,一層又一層,足足拆了五層,“呵。”陳白羽真的要笑了。

    用五層草紙包裹著的竟然是三張一元,五張五角,剩下的就是一分兩分,加起來還沒有五元。

    “要不要藏得這麼好?”陳白羽呼出一口氣。

    “阿媽,這件衣服是從哪里收來的?”

    “忘記了。”這麼多衣服,誰記得是哪里收到的?

    陳白羽拿過旁邊的一個小本子,把這件棉衣的特色記錄下來,然後還在後面標明‘四元七角兩分’。

    如果有失主找來,並且對上數額,陳白羽會交還給對方。否則,不會。

    因為陳白羽不想去試探人性。

    明明就丟了五角,然後說成五元的人,她見多了。所以,從廢品里掏出的東西,她一般都會登記,如果沒有人找來,就是他們家的了。

    陳白羽把舊棉衣扔到一邊,然後繼續檢查衣服。

    這些衣服有新,有舊,有些髒兮兮,有些滿是油跡,有些已經被老鼠咬破,有些上面還有不少的蟑螂屎

    生活不易。

    賺錢不易。

    陳白羽抖擻著一件衣服,從上面‘唰唰’的落下不少蟑螂屎。對于衣服有蟑螂屎,陳白羽已經是見慣不怪了。

    像她爸媽這樣,喜歡把衣服塞在蛇皮袋的人不少,一年下來,衣服絕對能重幾斤,都是蟑螂的功勞。

    “什麼都往衣兜里塞。”陳白羽一邊檢查、清理,一邊吐槽,然後從一件衣服里掏出一團已經黏糊在一起的紙。

    應該是洗衣服的時候沒有掏出來。

    陳白羽面前的拆開紙團,紙上面的字已經看不清楚了,被水暈染了。陳白羽勉強的辨認了下,原來是一封情書。

    撇撇嘴。

    扔掉。

    把衣兜掏干淨,把里面的一些碎紙拍掉,又是一件好衣服,能賣不少錢呢。

    把衣服整理,然後洗干淨,燙好。

    陳白羽只能慶幸,幸好有了洗衣機。

    否則,她真的要跪了。

    “阿媽,這幾年不能水洗,要干洗。”陳白羽有些為難,說起來,她還沒有在附近見過干洗店呢。

    現在應該已經有干洗店了吧?

    陳白羽為難道看向阿媽。

    “為什麼不能水洗?衣服不都是水洗的麼?”阿媽比陳白羽更疑惑,“不過,這個料子的衣服洗後不好看。上次有一件這樣的衣服,看著很好看,也漂亮,還想賣個好借錢呢。但洗後卻變丑了,形狀都變了,燙也燙也好,最後只能當垃圾處理了。”

    陳白羽兩眼望天,“阿媽,這個料子的衣服不能水洗。至于怎麼洗?我再看看吧。”如果實在找不到干洗店,就先放起來。只要保存得當,這件衣服絕對能當藏品。就想阿瑪尼的限量版絲巾,收藏的時間越長,價錢就越高,半點不因為時間而貶值。

    陳白羽把幾件需要剛洗的衣服放起來。

    “阿媽,今天有沒有人過來拿衣服?”一些小攤販會在中午的時候過來拿衣服,然後下午和晚上到街上去擺攤。

    過年了,小攤販的生意特別好。

    有時候一天能來拿兩次貨。

    陳白羽和阿媽會把衣服準備好,然後面給小攤販。

    如果需要吊牌,陳白羽還可以幫忙準備。

    陳白羽會畫畫,字也寫得好,能根據衣服上面的標簽做吊牌。

    當然,要加錢。

    而且,不便宜。

    但有了吊牌的衣服絕對比沒有吊牌的衣服更好賣,賣得更貴。

    所以,不少小攤販都寧願加錢,也要陳白羽做吊牌。想要吊牌的,會在訂貨的時候就說明。

    不過,也只有陳白羽在的時候能做,爸媽是做不來這麼細致的工作的。

    不少攤販都希望陳白羽能一直在廢品站才好呢。

    “小五,為什麼吊牌要三張?”阿媽很好奇,她去買衣服的時候,吊牌都是一張的。

    “看起來高檔。一個說洗滌說明,一個是注意事項,一個是品牌名稱和碼數。一般高價錢的衣服都會配有線和紐扣的”

    陳白羽給阿媽講述高檔衣服和一般衣服的區別。為什麼有些衣服賣得那麼貴?為什麼有些衣服明明就一個樣,卻便宜?

    “哎呀。這麼麻煩。我不想听了。別人要,我們就賣,不要就當垃圾處理。”阿媽擺擺手,“以前有衣服穿就偷笑了。現在的人就是瞎講究。一件衣服,就巴掌多的布料,卻要好幾百。哎,錢多得沒地花了。”

    陳白羽笑了笑,繼續做吊牌。

    突然,听到有人喊,“老板,買啤酒。”

    “來了。”陳白羽趕緊洗手,摘掉口罩給顧客拿啤酒。

    “阿媽,還有一箱啤酒,要進貨了。”

    陳白羽查看了一下家里的飲料,看看還有那些需要進貨。現在店里賣得最好的就是飲料類,其他的一些日常用品幾乎一個月也沒有賣出去一件。現在的人更多喜歡去大超市,都覺得大超市的東西質量有保證,而且價錢也便宜。

    “啤酒,菊花茶,還有維他奶”陳白羽把這些都記錄在紙張,“鹽也要進貨了。”

    “掃把也要進貨了。”陳白羽抿抿嘴,進的掃把多數是自家用了。每次進貨都是一捆一捆的進,然後一把也沒有賣出去,全部自家用了。

    因為後面的廢品收購站需要每天都要清掃,掃把幾乎是一個星期換一把。

    確定要進貨的種類和數量後,陳白羽在牆壁上找了個批發部的電話打過去,讓他們把東西送過來。

    不管是阿爸還是阿媽都喜歡把一些常用的電話直接寫在牆壁上。電話機上方的牆壁上寫了好幾個電話,有送煤氣的,有送炭的,有通下水道的

    想要找什麼電話?

    看牆上。

    “送到肥婆雜貨店。對。廢品站這邊。”

    上輩子,阿媽的店叫‘肥婆腸粉’,這輩子叫‘肥婆雜貨’。

    “你們什麼時候送過來?下午?好。有人在。”

    “小老板,要一瓶雪花,一斤水煮花生。”

    “沒有雪花了。還有珠江和純生。”因為雪花比珠江和純生便宜五角一瓶,所以賣得比較快。

    這三種啤酒,陳白羽都喝過,還真分不出有什麼區別。

    明明味道和口感都一樣,為什麼有人喜歡雪花,有人喜歡純生,有人喜歡珠江?

    “那就拿一瓶珠江。”

    給顧客拿了酒,稱了花生後,陳白羽開始清點啤酒瓶。

    送多少箱啤酒過來,就用多少箱啤酒瓶換,維他奶也一樣。

    當然,也不用擔心啤酒瓶不夠的問題。

    因為在大超市買瓶酒是不需要送酒瓶回去,一些人就會把就憑賣給雜貨鋪。陳白羽家每個月都能收到不少的啤酒瓶。

    把啤酒瓶和維他奶的瓶子裝箱,然後干脆清理一遍冰箱。把冰箱里面的東西拿出來,然後清洗一遍,再裝回去。

    “小老板,來一斤水煮花生。對了,怎麼沒有炒瓜子?”

    啊。對了。

    怎麼忘記入伙瓜子了?

    各種味道的瓜子。

    陳白羽給人稱了花生和瓜子後,立刻有給批發部打電話,讓他們送貨的時候加上瓜子。

    “三十斤五香味的,三十斤原味的,三十斤炒糖的。”

    現在過年了,大家就喜歡吃個花生和瓜子。以前,花生和瓜子都是農場送來自己炒的,但今年農場的花生和瓜子被淹了,只能從外面進貨。

    外面機器炒的,不比家里用大鐵鍋炒的味道好,有鍋氣。陳白羽喜歡吃自家炒的瓜子,卻不喜歡外面買的。

    總感覺味道不對。

    這幾年,大唐雜貨也有瓜子,不過今年沒有。

    陳白羽黑漆漆的眼珠子轉一圈,想想還有什麼需要進貨的?

    “應該沒有了。”

    陳白羽一邊看店,一邊做吊牌。

    下午,批發部的人就把飲料送了過來。

    陳白羽開始收貨,點貨。

    “你媽呢?”

    “我媽在忙呢。你把清單給我就好。”陳白羽接過清單,開始一樣一樣的清點,確認。

    陳白羽比阿媽要細心多了。

    阿媽一般只看數量,陳白羽還要看生產地址和日期。

    ()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