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共同富裕

小說︰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作者︰明景| 類別︰玄幻魔法



    祁妮恨得想要掐死陳白羽。

    從小到大,除了下鄉的那段時間,她就沒有受過這麼大的委屈。如果不是祁偉業一再而三的警告她,絕對不能招惹陳白羽,她早就不讓陳白羽好過了。

    不過是農村來的小屁孩,不過是因為身後有顧延年撐腰就想要為所欲為,真當京都是她的天下了?

    呵呵。

    天真。

    雖然恨得讓陳白羽去死,但祁妮也不敢隨便出手對付她。以前,有祁夫人在前面頂著,不管她做什麼,都有祁夫人替她背鍋,受過。

    但是,現在祁夫人被關在祁家不能出門,根本就什麼都做不了。而祁妮即使想要做點什麼,也不敢挑釁祁家的底線。

    祁家是不會因為她這個出嫁女而得罪顧延年的。

    顧延年還在步隊的時候,就是一頭狼。

    現在手里有權,更是凶殘。

    在京都流傳這不少顧延年的傳說,當初在整頓紀律的時候,很多家族就是因為顧延年倒下的。

    大領導曾經說顧延年是一把利劍,肅清不正之風。

    被這樣的人盯上,整個家族都不能安生。所以,趙家是絕對不允許祁妮去招惹陳白羽的。

    祁家也不願意。

    祁偉業曾經說過,如果祁妮因為得罪陳白羽而被顧延年找麻煩,祁家不僅不會出面求情,還會毫不留情的大義滅親。

    正因為這樣,祁妮才會縮手縮腳。

    既恨陳白羽,卻又無可奈何。

    只能看著陳白羽風光,想想就覺得嘔心。

    祁妮恨陳白羽的囂張,不過是一個鄉下來的小屁孩而已,竟然一再的挑釁她。但她不想像祁夫人那樣被困在家里,就只能忍下這口氣。

    但是,她可是忍,就不知道別人能不能忍了。

    祁妮看了秦珊一眼,眼角、嘴角都是笑意。

    秦珊喜歡李皓,想要嫁給李皓,但李皓卻對秦珊躲避三舍。最重要的是,李皓把陳白羽捧在手心。

    如果自己是秦山,肯定會嘔心死。

    也不知道秦珊是怎麼忍下來的?

    呵呵。

    祁妮笑看著陳白羽。

    陳白羽得罪的人可不止她一個,她又何必去當出頭鳥呢。她還不如躲在後面,旁觀陳白羽倒霉,到時候鼓鼓掌,多有意思?

    秦珊看看陳白羽,然後瞥一眼嘴角含笑的祈妮,心里冷冷一笑,就憑祁妮這個蠢貨也想把她當刀使?

    笑話。

    現在圈子里,誰不知道祁夫人和祁妮兩人是蠢貨?

    雖然顧家和祁家冰釋前緣、握手言和。但是,這可不代表顧家就會放過祁妮。祁妮現在可能還沒有想到,她已經出嫁了,已經不是祁家的人了。

    出嫁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祁家和顧家言和,可不包括祁妮扔掉陳白羽的部分。

    否則,祁家也不會禁止祁夫人去看望祁妮,禁止祁妮回娘家了。祁家擺明了是要放棄祁妮。

    可笑祁妮竟然半點看不透。

    蠢貨。

    不過,祁妮有今天也是自己作的,不知道多少人在等著祁妮倒霉呢。以前,仗著家世,祁妮可沒少欺負別人。

    秦珊冷冷一笑,還想要利用她對付陳白羽?她是有多蠢?

    除非是活膩了,否則現在沒有人敢對陳白羽出手。別說陳白羽本來就不是省油的燈,小妮子狠辣著呢。

    顧家也不是好惹的。

    顧延年好不容易認回來的親孫女,要是被欺負了,顧延年絕對是要拼命的。

    和一頭狼拼命,這是多嫌命長。

    而且,秦珊還听她家老爺子說,宋、李、張三家的倒下就是陳白羽的手筆。可想這小妮子有多狠。

    就連她家老爺子都忍不住的贊嘆一聲好手段。

    “和同學一起吃飯?”秦珊對陳白羽不僅沒有惡意,還有討好。她喜歡李皓,而李皓對陳白羽好,所以她也對陳白羽好。

    再說,像陳白羽這樣甜美的女孩子本來就很討喜。

    還真看不出來,這樣甜甜軟軟的女孩,會有那樣狠辣的手段。

    果真,人不可貌相。

    秦珊已經不做能嫁給李皓的美夢了。現在她已經認清自己,李皓即使結婚也是不會娶她的。

    這兩年,她也在按照家里的要求相親,但很可惜,都沒有遇到合適的。她這個年輕的女人去相親,要麼是離婚的,要麼就是喪偶的,一般都拖家帶口。

    她嫁入一個大家庭,簡直就是去當保姆。保姆還能辭職,嫁入去了,想要離婚可就不容易了。

    所以,秦珊很慎重。

    即使因此而得罪了娘家人,她也在所不惜。她的第一次婚姻,懵懵懂懂的听著家里的安排。

    但第二次婚姻,她不願意再這樣渾渾噩噩了。

    很多次相親,男方都提了一個要求要把我的兒女當自己的兒女,要把我的孫子孫女到自己的去照顧。

    呵呵。

    在要求她把別人的孩子當自己的來照顧的時候,對方是絕對不會要求孩子把她當親人的。

    秦珊很明白,即使她做得再好,在那些孩子眼里,也不過是保姆而已。

    所以,秦珊不想去給別人當後媽,甚至後奶奶。

    不管做得好不好,別人都會有話說。只要她有一點點不好,別人就會說看,後媽多惡毒。

    秦珊看得明白。

    但是,秦珊也很明白,沒有兒女的男人看不上她,因為她已經老了,不能生了。

    有時候想想,挺悲哀的。

    秦珊有時候想,要不就這樣吧。

    就這樣一輩子。

    不用想太多,反正她的工資足夠以後養老了。等老了,找個脾氣好一些的保姆,或者住到養老院去。

    與其相信別人的子女有孝心,還不如相信養老院的服務態度。只是,多少會有些不甘心。

    一輩子,好像什麼都沒有留下。

    不知不覺,人就老了。

    每天起床照鏡子的時候,秦珊都能感覺到時間在流失,時光在老去。她已經老了,但李皓看起來才三十多,還年輕。

    女人三十爛茶渣,男人四十一枝花,這不是沒有道理的。李皓年紀比她大,但看來比她要年輕很多。

    有時候,看到李白,秦珊不僅不敢上前,還想要躲著走。不想讓他看到如此蒼老的自己。

    想要給他留一個好印象。

    雖然,好印象早在李皓媽媽去世的時候就已經沒有了。

    一步錯,步步錯。

    走錯了一步,毀掉的是一生。

    回想這一生,秦珊不知道自己應該怪誰。如果生活可以重來,她想,她可能會毫不猶豫的站在李皓身邊,幫他指證黃向前。

    而不是听爺爺的話,和李家老爺子站在一起,背叛李皓的信任。

    陳白羽眼神復雜的看了秦珊一眼,不知道說什麼好。要說秦珊對李白叔情深一片,但她又相親,想要結婚。

    如果說她已經忘記了李白叔,她又總是表現出一副‘我愛他,我願意等他一輩子’的痴情來。

    哎。

    矛盾的女人。

    陳白羽並不想和秦珊說話,但既然遇到了肯定是要客套敷衍一下的。否則,就會傳出她沒有禮貌。

    秦珊也沒有和陳白羽多說,不過是打個招呼就和祁妮離開了。

    “小羽毛,我怎麼覺得那個穿大紅衣服的女人對你有惡意?”王萌萌對別人的細微表情最敏感。因為她就是很注重細微表情管理的人,細微表情最能表現一個人的情緒,也最能抓住人心。

    祁妮時不時的瞪陳白羽一眼,王萌萌都看在眼里。

    “她呀。心虛。”陳白羽笑著吃一塊土豆,“十八年前,她把我扔掉了。”陳白羽說得隨意,好像在說‘今天的烤魚味道很好’。

    王靖雯和王萌萌還有馬小男同時瞪大眼楮。

    “天哪。她怎麼還有臉瞪你?不是應該你瞪她的嗎?啊。不對,你為什麼允許她活到現在?不是應該一腳踩死才對嗎?”王靖雯驚訝的看著陳白羽。

    她們可都是知道的,別看陳白羽長了一張‘我很善良,我很好騙’的臉,可絕對不是善男信女。

    陳白羽無語的白了王靖雯一眼,這是多大的誤解?把她說得這麼凶殘。

    “小羽毛,她為什麼要扔掉你?”王萌萌很奇怪。雖然,她對陳白羽的事情知道得不多,但也多少了解一些。

    特別是在參加過顧家的認親宴會後,多多少少听到一些八卦。

    陳白羽搖搖頭,“不知道。”也沒有必要知道。以祁妮的脾氣,十有八九是因為妒忌。

    祁妮嫁的男人對她不好,還因為她生了女兒而不高興,把留在鄉下的親妻生的兒子接了回家。

    祁妮不高興,又吵又鬧,卻于事無補,只能被逼接受。

    但是,祁遠呢?把生了女兒的妻子捧在手心,祁妮當然就不高興了。祁妮是那種,她不好過,別人也休想好過的人。

    因為祈遠夫妻寵愛女兒,所以干脆就把他們的女兒扔掉。

    陳白羽多少能猜到一些祁妮的想法。

    不過,祁妮什麼想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打算讓祁妮好過就是了。

    “我們一會去步行街吧?我想要看看步行街的行情,也不知道不行街的生意好不好?”王靖雯一邊吃著烤串,一邊說。

    既然準備做服裝生意了,那就好好做。

    這就是王靖雯,看似隨意,但一旦決定了某些事就會全力以赴。否則,她也不可能高分考到京都大學來。

    就好像她平時天天捧著一本看,看起來就是個學渣。但她每次考試都能中等偏上,就是因為她在臨近考試前絕對是百分百的努力。

    “可以啊。去步行街看看。”陳白羽也想去走走。

    “其實,如果你們能低價拿到大批衣服,做批發更賺一些。學校不是有很多勤工儉學的同學在擺攤嗎?你們可以找他們談談,讓他們從你們這里拿貨,便宜又方便”

    很多小攤販都是去動物園那邊拿貨,拿得少了,價格不便宜。拿得多了,吃不消,也不方便。

    最重要的是,相對來說,深圳款式的上新速度要更快一些。很多大牌上午在香港上新,第二天早上就能在深圳批發到a貨。

    因為地理位置的優勢,深圳的時尚一直行走在前。

    王靖雯看向王萌萌,“你覺得呢?”

    “可以考慮。我問問我媽,看她能不能拿到大批量的衣服。”王萌萌想了想,“我想問題應該不大。”

    在深圳,有很多這樣的加工小廠,主要是仿制大牌的新款,然後批發給一些小商販。

    量越多,越便宜。

    而且,這些小工廠一般設在老板的家里,十幾個人,幾十個人的小工廠。因為不用交各種手續費,所以出貨的價錢也會比一般的大工廠要便宜。

    不過,就是有時候質量不能保證。

    要說最價廉物美的貨品就是大工廠的瑕疵品。

    可惜,這樣的貨可遇不可求。

    “如果我們需要的量大,可以讓你家開一個小工廠。反正,你家的地方也足夠。就請十幾個工人就好,他們制,我們銷”王靖雯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很好,看向陳白羽,想要征求陳白羽的意見。

    陳白羽點點頭,的確很好。

    “但前提是,你們的出貨量足夠大。”否則,就是浪費機器的錢。

    一台電車的價錢可不便宜。

    一個工廠也要準備十幾台電車。這樣絕對是一筆不小的投入。

    王萌萌看向王靖雯,想了好一會,“我們先去問問那些小攤販願不願從我們這里拿貨。我先讓我媽去批發一些衣服寄過來,我們先自己擺攤。”

    不管做什麼都不能急,一步一步來。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

    所以,一夜致富的美夢,她們也從來不會做。

    “只要我們的貨足夠好,價錢也合適,相信很多人都願意從我們這里進貨的。先賺錢,再談開工廠的事情吧。”

    馬小男听著,也很意動。

    “我也擺攤賣衣服好不好?”看好王靖雯和王萌萌擺攤賣衣服賺了這麼多錢,馬小男要是沒有心動,就是傻子了。

    很明顯,馬小男從來不是傻子。

    陳白羽點頭,“可以啊。”

    對于上進的人,陳白羽一向欣賞。

    想要賺錢,本來就是一件好事。

    陳白羽也希望宿舍的同學越來越好,她也希望帶著同學們一起致富,共同富裕。

    其實,擺攤對學生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來錢辦法。

    就好像她的朋友,自從因為擺攤賺錢後,就一直在擺攤。現在只要肯吃苦,就不怕賺不到錢。

    要是再過十年八年,那就很難說了。

    當然,再過幾年某寶橫空出世的時候,也不用去擺攤了。到時候,賺錢會更加的方便。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