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169,不值得懷念的過去

169,不值得懷念的過去

小說︰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作者︰明景| 類別︰玄幻魔法



    陳白羽拿到了冠軍,大家都很高興,陳一元和陳輝年作為家人請帶隊老師還有另外的兩位同學和家長吃飯。

    吃京都最有名氣的烤鴨。

    “不知道為什麼,我更喜歡廣東的烤鴨。”一個同學的爸爸說道,“來京都這幾天,常吃烤鴨,但就是覺得我們廣東的荔枝柴燒鴨更好吃。”

    “或者松樹枝燒鴨也好吃。”

    陳白羽很遺憾的表示,她根本就吃不出其中的不同來,反正都是鴨肉。不過,農場的燒鴨會更多花樣,例如會有荔枝柴或者是松枝的區別。

    或者會在鴨子的肚子里面塞一把薄荷或者是荷葉的區別。有時候,還會有甘草等的味道。反正,農場人吃雞鴨會有很多的花樣,很多種味道。

    在外面吃東西,陳白羽一般只會有兩種感覺,好吃和不好吃。但在農場吃東西,她總能吃出很多其他的一些感情在里面。

    可能是親情濾鏡太厚了吧。

    “都好吧。不過,京都只有紅叉燒。”

    “對。我還是更喜歡黑叉燒。”

    幾個家長吃吃說說,再對比京都和廣東吃食方面的一些區別。

    其實,廣東人真的很會吃,例如叉燒就有紅叉和黑叉或者白叉的區別,但很多地方一般都是只有紅叉。

    廣東也還會有甜叉或者咸叉之分。

    就僅僅是甜叉燒也還有配糖漿或者是蜂蜜的區別。

    陳白羽最喜歡的咸黑叉。廣州的黑叉還曾經多次上過《天天向上》的美食節呢。不過,可惜,後來因為太有名了,再想吃就要排隊,有時候排隊大半天還不一定能吃到。

    說起吃的,大家都有說不完的話。

    生活慢慢好了起來,喜歡吃,會吃的廣東人花樣越來越多,陳白羽的‘天下第一雞’里面的菜式也越來越多。

    玫瑰雞,荷葉雞,桂花雞,醉酒鴨等等。

    老師傅根據本地人的口味試驗出不少的菜式,然後還有專門針對外來人口準備的香辣雞等。現在李建國已經開始準備把‘天下第雞’開到廣州或者更遠的城市去。

    ‘天下大雞’的經營模式越來越成熟,在本地已經慢慢成為一個口碑牌,陳白羽讓李建國去注冊了商標。

    只是,陳白羽覺得應該請一個對市場更熟悉的營運經理。不管是她還是李建國對生意場上的東西都一知半解。

    陳白羽憑著的是上輩子從網絡上了解到的粗略的知識。

    但,真正發展起來,很多知識都是片面的。‘天下大雞’發展太快,陳白羽需要更加專業的人才來管理。

    陳白羽讓大哥和四哥介紹人才,看看能不能從京都挖幾個人才回去。但是,這些人既然能考到京都大學來,就一般打算留在京都發展,很少有人願意回到小城市去。

    畢竟,人往高處走。

    哎。

    什麼時候才能爆發女主運氣?讓她偶遇一兩個需要幫助的落魄的人才?等著她的幫忙,救助,然後死心塌地的為她辦事,為她的事業添磚加瓦。

    好吧。

    想太多了。

    現實生活不是看小說,沒有那麼多的女主運氣,而她也沒有女主的金手指。所以,還是腳踏實地吧。

    在京都找不到合適的人才,就先用著本市的木材或者木柴。

    但是,她現在想要撿根木柴兒都不容易。

    “小五,喜歡嗎?”陳一元看陳白羽裹一塊鴨肉。

    陳白羽點點頭,“喜歡。”還好吧。

    “我喜歡吃皮。燒鴨皮。脆脆的。”陳白羽抿抿嘴,可惜現在的燒鴨皮都不太好吃,不夠脆,還有太多的八角花椒味。

    “其實,三叔公的燒鴨最好吃。”陳白羽突然的很懷念三叔公的燒鴨。在農場,鴨子一般用來白切或者炖地膽頭,很少會有人這樣花費精力和時間去燒烤。

    但三叔公卻是個會吃的人。

    “我想起小時候,三叔公常給我燒蜂蛹。”陳輝年有些懷念以前和三叔公一起上山找蜂窩的日子。

    累了,就爬上三叔公的背。

    想要摘野果,就踩在三叔公的肩膀上。

    突然發現,原來記憶中的美好多數和農場有關。

    “我很久沒有吃蜂蛹了。”陳白羽最喜歡的是三叔公的蜂蛹,自從三叔公去世後,就很少有人能找到蜂蛹了。

    以前,三叔公是一找一個準。

    可惜,三叔公去世得突然,根本就來不及把他知道的小竅門說出來。

    想到三叔公的去世,陳白羽三兄妹心情都不太好。

    李白趕緊準儀話題,說起了這次比賽,陳白羽的精彩表現。其實,剛剛在會場的時候,就已經有人找李白打探了,想要問問陳白羽的朗讀內容是不是出自他之手。都被李白給敷衍過去了。

    “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比賽已經結束了,是明天就買車票回去還是再游玩兩天。

    “難得來一趟京都,我們再玩玩吧。”

    “我也想去看看天門。”

    “長城也要去看看。”

    帶隊老師和同學都準備在京都玩兩天再回去,陳白羽當然就跟隨大流了。至于什麼趕緊回去抓緊時間學習之類的話,大家都不過是笑笑而已。

    能來參加比賽的同學,都不是在于一兩天學習時間的人。更不會因為幾天不學習就能退步考倒數的人。

    所以,既然難得的來一趟京都,當然就要好好的游玩一番了。

    之前的幾天,因為要準備比賽,因為心里緊張,所以並沒有好好的游玩。現在比賽過後,心情舒暢了,當然就要好好的玩玩,逛逛了。

    早上九點,帶隊老師和同學都出門游玩了,陳白羽才剛剛起床。不是她賴床,而是在四點多的時候就被李白給叫了起來,去看升國旗。

    然後回來,再補眠。

    但門外一直有人在敲門,即使陳白羽沒有半點響動,外面的人也不死心,繼續敲。

    陳白羽真的怒了。陳白羽肯定,絕對是賓館的前台告訴來人,她沒有出門,所以門外的人才會肯定她在房里,然後一直敲。

    現在住賓館雖然沒有十幾年前嚴格了,但也不像後世方便,隨意。

    這破賓館

    “你秦阿姨?”陳白羽看著秦珊真的很無奈,這已經是秦珊第三次來找她了。這個女人怎麼就听不明白人話呢?

    她都已經明明白白的表示,不干預李白叔的感情生活。李白叔是否結婚,要娶誰,真的和她沒有半毛錢關系。

    這個女人一次次的來找她干什麼?她又不是李白叔的親生女兒,李白叔二婚真的不需要經過她的同意。就算她真的能嫁給李白叔也不會有她這個拖油瓶,真的不用提前實習‘後媽攻略’。

    麻蛋的。

    陳白羽有些煩躁的給秦珊甩了臉。

    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有錢人家的毛病,總自以為是的想當然。

    “小五。”

    “秦阿姨,你還是叫我陳同學吧。”陳白羽擺擺手,“不要叫得這麼親切,我會惶恐的。”明明就不熟悉,不過是見過幾面的人,卻要自裝親切的叫她小名,真的不太習慣。

    秦珊有些苦澀的看著陳白羽,嘆口氣,“我想和李皓,也即是你口中的李白叔談談。他一直都在避著我,我”

    秦珊已經來過好幾次了,但每次李皓都不在。

    秦珊以為李皓在躲著她,所以每次都來陳白羽面前找存在感。

    陳白羽真的要呵呵了,“秦阿姨,李白叔並沒有避著你,也沒有必要避著你。他是真的忙。”

    李白叔在忙著穆老太事情。

    穆老太的死因被她歪打正著的查了出來,穆老的兒女們也不願意讓自己的母親死得不明不白,直接對已經是喪家之犬的黃家出手,痛打落水狗。

    黃家其他的女婿找到穆老,讓他說情的時候,被穆老兒女們直接‘刮’了一個大耳光,‘啪啪啪’響的大耳光。

    知道自己的原配妻子是被黃家人害死的,穆老當場就暈倒了過去。

    然後就有小道消息傳言,黃家的那些女婿們的原配妻子的死都不簡單,都和黃家有關。沒有人在意這個消息是不是真實,但黃家害死穆老太確是證據確鑿。

    然後,就不止一家人後院起火。

    黃家女嫁的全部都是二婚男,竟然沒有一個一手一婚的,不得不讓人想多。然後,黃家人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

    雖然黃家的女婿們不至于對他們窮追猛打,但黃家的女婿們都有一群‘前妻生的孩子’。離婚的再娶的還算好,那些死了原配的,不管什麼原因死的,統統甩鍋到黃家頭上。

    現在,黃家的人根本就不敢出門,因為出門就被人指指點點,甚至被人吐口水。為了讓女兒出嫁而弄死人家原配,真的太狠,太惡毒了。

    現在李白叔忙著呢,哪里有時間陪秦阿姨悲傷秋月的懷念過去的年少無知?

    “陳同學,我真的想要見見他。”

    “秦阿姨,見了李白叔,你又能怎麼樣呢?哭著說你錯了,你後悔了?還是說,你還愛著他,深愛著他,想要和他再續前緣?”

    “秦阿姨,你不覺得這樣很惡心麼?憑什麼你知錯了,他就要原諒?當初,你在他最需要的時候,毫不猶豫的站在他的對立面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你們已經不可能了。”

    “李白叔為什麼不想見你,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看見你,他就會想起自己母親的慘死,想起還沒有出世的弟妹,想起那些血淋淋的痛。他為什麼不願意回京都,為什麼不願意回李家,為什麼不願意見李志高還有李家老爺子?就是因為他不想一次次的去撕裂自己的傷疤。”

    “而你呢?為什麼要一次次的想見他?為什麼一次次的要出現在他面前,往他的傷口上撒鹽?你不知道,母親和弟妹的死,是她一輩子的痛麼?”

    陳白羽真的厭煩,這個女人明知道是怎麼回事,卻偏要出來裝情深惡心人。

    听到陳白羽的話,秦珊愣住了。

    然後蹲在地上,雙手捂住臉,“我,我沒有辦法。”

    “我真的沒有辦法。”

    當初,李家老爺子正得勢,她秦家都要讓三分,而李家老爺子為了黃向前肚子里的孩子向秦家施壓,逼著她改口供。

    她的確看向黃向前推了李媽媽,但她有什麼辦法?

    她不能因為自己而把秦家拖下水,不能因為自己而讓秦家和李家交惡。所以,她只能對不起李媽媽,對不起李皓。

    “就算我實話實說,又有什麼用?有李家老爺子在,那件事只能不了了之。”秦珊諷刺的笑了笑,“就算有我的口供,李皓也斗不過李老爺子的。”

    “但那又怎麼樣呢?最少,在他最需要的時候,你站在他身邊。對于他來說,就已經足夠了。李白叔那麼聰明,他能想象不到結果?他能不知道,他和李老爺子之間不過是螞蟻和牛?他都知道。他想要的僅僅是,在全世界都站在他對立面的時候,能有一個人陪在他的身邊。而你?呵呵。不僅沒有,還給了他狠狠的一刀,讓他明白,所謂的青梅竹馬在利益面前不堪一擊。”

    陳白羽眼神冷靜的看向秦珊。

    秦珊愣了一下,“你,真的不像一個十歲的孩子。”

    這麼成熟,理智,透徹。

    陳白羽翻個白眼,“秦阿姨,我不是十歲,我已經快十五了。”

    麻蛋的。

    全世界都眼瞎了嗎?

    “你一點也不像孩子。倒是像一個歷經世事的老人。”秦珊突然笑了起來,臉色有些憔悴,“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要和你說說話。”

    “和你說話,很舒服。雖然你針針見血,但我還是想要和你說話。”把心里的話說出來,心情會好很多。

    “別。我不想和你說話。太累。”陳白羽擺擺手,“阿姨,你已經”

    陳白羽本想說一把年紀的,但想想自己現在的年齡真不適合說這樣的話,很不禮貌,很沒素質。

    但秦珊卻好像知道陳白羽想要說什麼。

    “四十多了。我和李皓一樣年紀。”秦珊撩一下頭發,“真的老了。”這些年,因為生活的不如意,她看起來比李皓老了很多。

    誰能想到,生活在鄉下的李皓看起來竟然比他們還要養尊處優?

    呵呵。

    真是諷刺啊。

    當初多少人說李皓到了鄉下就成了粗漢子?

    誰能想到沒有了消息二十年的李皓再次回到京都,看似沒有了權勢,卻沒有一個人敢招惹?不少人都暗地里傳言,李皓的‘手’一直都沒有離開過京都。

    當初,他離開之前不僅給黃家挖了坑,還暗中培植了自己的力量。現在,二十年過去,他當初埋下的旗子已經一步一步走向了高位。

    所以,即使失蹤二十年,李皓依然還是當年的李皓。

    有些人就這樣,看似跌落了谷底,其實隨時有絕處逢生的本事。而李皓就是這樣的人。

    “我只是想見見他。”

    “秦阿姨,應該理智一些。明知道李白叔心里沒有你,也不想見到你,你何必自找沒趣呢?”

    “你現在最想要的不應該是安穩的生活嗎?”為什麼一把年紀了,才來追求曾經放棄的愛情?

    秦珊抿抿嘴,“我的確想要安穩的生活。”

    但是,安穩的生活不是那麼容易的。

    她守寡回娘家,享受娘家的一切,在需要的時候就要為娘家付出,包括她的婚姻。

    李家老爺子還在做夢的想要掌控李皓的婚事,而她爺爺竟然覺得李皓很合適,一次次的逼著她出們來找李皓。

    陳白羽揉揉太陽穴,“阿姨,我還是一個寶寶。對你們大人的事情不感興趣。”

    “但我想和你說話。”

    陳白羽想要爆粗。

    然後,陳白羽被逼著听了一出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青春戲。陳白羽腦補了《小時光》《小美好》《暖暖的青春》等等一系列的電視劇。

    李皓和秦珊一起長大,一起讀書,然後一起參加工作如果沒有意外,就會結婚生子,然後暖暖的過一生。

    然而,意外無處不在。

    所以兩人分手了,二十年不見。

    現在,曾經的戀人重逢了,重逢在京都的冬季。

    陳白羽腦袋死機了一下︰11月份,應該算是冬季了吧?

    如果在南方還不算,那京都應該算的吧?

    秦珊在回憶纏綿愛情的時候,陳白羽在糾結現在算不算冬季。

    “秦阿姨,我還是一個寶寶,你真的不適合和我說這些情情愛愛。因為早戀是不對的。”陳白羽很認真的看著秦珊。

    秦珊嘴角抽抽,然後竟然無言以對,因為這是事實。

    “不過,阿姨,我覺得你真的有些想太多了。初戀都是刻骨銘心的,為什麼刻骨銘心?因為沒有好結局啊。如果當年,你真的嫁給了李白叔,然後柴米油鹽的過生活,你就會發現他的缺點,然後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眼瞎?怎麼就看上這麼一個男人呢?然後開始爭吵。為了他吸煙而爭吵,為了他不願意洗襪子而爭吵結婚前,覺得他是連屁都不用放的男神,就好像從天上來,不食人間煙火,還自帶發光效果。但結婚後呢?呵呵。你會發現,原來這個英俊的男人也是會便秘,甚至還會生痔瘡”

    “秦阿姨,你還停留在當年的青春年少,卻不知道你們都已經老了。追憶當年,沒有關系,誰沒有個美好回憶?但,根據當年的感覺和記憶里的美好去選擇男人就有些蠢了。你和李白叔已經二十年沒見,你確定他還是你回憶里的小哥哥?還是那個願意把一口肉留給你吃的小竹馬?”

    “在最艱難的時候,他去外婆家吃肉,然後偷偷的把嘴巴里的肉吐出來,藏起來帶給你。這很美好,很感人。但,這是過去。現在的他就算有一頭豬,他也不願意分你一口了。你還要和這樣的男人糾纏?不過是浪費時間。”既然不年輕了,就實際些吧。

    真的不要再浪費這本來就不多的中年時光了。

    本來就已經不再年輕貌美,卻還在任性。

    真是的。

    明明就是一個中年婦女,卻還想黃蓉那樣的年輕小女孩痴痴纏纏,真的太不應該了。

    陳白羽搖搖頭,哎,女人。

    “你還對過去念念不忘,但李白叔可能已經忘記了。”

    “女人啊。真不要太蠢。”陳白羽無奈的嘆口氣。

    秦珊好像見鬼的看著陳白羽,“你真的沒有早戀?”為什麼對愛情分析得這麼透徹?

    “為什麼要早戀?這麼多的小說可以學習,還需要親身經歷?瓊瑤,張愛玲,亦舒等等,還有台台的巴掌小說,哪一樣不可以學習?”

    秦珊嘴角抽抽,然後認真的盯著陳白羽的眼楮,“你真的不像一個十歲的孩子。”看似干淨清澈的眼楮里,有時候滿是閱歷,滿是故事。

    那眼楮,就好像歷盡千帆。

    秦珊搖搖頭,真是一個奇怪的孩子。

    也難怪自己想要和她說話。

    可笑的是,她竟然想要和眼前的小女孩說說心里話。自從丈夫去世後,她就很少和別人說心里話。

    曾經,她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在听了她的心里話後,宣揚得人盡皆知。從那時候起,她就再也沒有和別人說過心里話。

    就怕自己有一天會成為別人茶余飯後的笑料。

    但眼前的小女孩,讓她情不自禁的就想要說說心里話,那些壓抑在心里的話,心里的痛還有無奈。

    陳白羽表示自己很無辜,因為她根本就不想听。

    但眼前的阿姨卻把她當樹洞,一吐為快。

    陳白羽考慮自己要不要默念一篇《沁園春雪》?

    听著李白叔和秦珊的故事,然後把後世的一些男女明星代入其中,然後當看電視劇?

    好像也不錯。

    李白叔什麼時候回來?

    陳白羽真的無聊了,她不想再去听秦珊說的曾經的故事,但秦珊卻還在一邊懷念一邊訴說。

    “不好意思。秦阿姨,我打斷一下。如果你真的像你說的這樣愛李白叔,你為什麼要和別的男人結婚?”不是應該非君不嫁,等一輩子的嗎?

    秦珊愣了一下,“不是每個人都有選擇丈夫的自由。”最起碼,她就沒有。

    當年,爺爺逼著她改口供,傷害了李皓。在李皓離開京都後,逼著她嫁給爺爺看好的男人,完全不顧她是否喜歡,喜歡幸福。

    在丈夫去世後,爺爺又逼著她回娘家,然後幫她尋找二婚的結婚對象。如果不是因為一直沒有合適的人選,而爺爺又不想被人說賣女兒,被劃為黃家一流,她早就結婚了。

    因為爺爺好面子,所以她才到現在也沒有被逼著二婚。但李皓回來了,爺爺覺得一切都剛剛好,也慶幸沒有逼著她早早的二婚。

    但爺爺卻忘記了,即使是當年也沒有剛剛好,更不要說現在。

    李皓,已經不是當年的李皓了。

    “你有反抗的權利啊?還有,你結婚後,還愛著別的男人,心里還裝著別的男人,對你的丈夫是不是很不公平?”

    “三心兩意?”陳白羽眨巴一下眼楮,“這樣好像不太好吧?”

    秦珊突然不知道說什麼了,呆呆的看著陳白羽。

    “阿姨,在你說‘一直愛著李白’這句話的時候,想一想你已經去世的丈夫。做人真的不能這麼無恥。”

    秦珊愣了好一會,然後突然的笑了出來,“是啊。我一直都不是什麼好女人。從來不是。”

    “我念著李皓,想著他,是因為我嫁人後不幸福,生活不幸福。所以,我幻想著,如果當初嫁給了李皓,日子會不會更好,更幸福?”

    如果嫁人後生活幸福,可能她一早就忘記了曾經年少時候的無知了。

    人啊。

    相對于痛苦,人更喜歡記住幸福的瞬間。

    所以,她在痛苦的時候,一遍遍的回憶曾經的溫暖,曾經的幸福。在丈夫對她不好的時候,在丈夫去世的時候,一遍遍的回憶曾經對她好的少年。

    或許,已經沒有愛了。

    她只是不甘心。

    只是後悔了。

    當初,她應該堅定的站在李皓身邊,即使被逼著和他一起離開京都。

    不過,如果生活能重來,她選擇的可能還是站在李白的對立面,給他狠狠的一刀。因為她本來就不是什麼好女人。

    她勸解自己說,不能怪她,一切都是李老爺子的錯,是他的逼迫才讓她選擇背對李皓。其實,她自己很明白,她會站在李皓的對立面幫黃向前是因為她知道李皓斗不過李老爺子,她要站在最強大的一面。

    她就是這麼的現實。

    “原來,你一個小女孩都看得明白。呵呵。李皓肯定也看得明白吧。”秦家珊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好一會又跑了回來。

    “你告訴李皓,李家老爺子想要讓他回家。”秦珊嘆口氣,“可能過幾天,李叔叔就要生病了。”

    李老爺子是一個狠人,對別人狠,對自己狠。

    當初,能為了子孫滿堂這個願望而算計李志高,逼著李志高娶黃向前,現在就能為了逼李皓回家而讓李志高生病。

    有這樣的一個家人,是李皓的悲哀。

    看著秦珊離開的背影,陳白羽慢慢消化秦珊留下來的話,然後‘臥槽’一聲。李老爺子想要干什麼?

    陳白羽真的想要問問,難道李志高不是李老爺子的親生兒子?為什麼能下這樣的狠手?

    這里太可怕了,她想要回家。

    李老爺子為了逼迫李白叔回家肯定會無所不用其極。突然,陳白羽想到上輩子農場的悲劇,會不會和李老爺子有關?

    “不會。”陳白羽搖搖頭,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那時候李白叔已經出了意外,傷了腿需要到國外去休養。那麼,李白叔的意外會不會和李家老爺子有關?

    陳白羽表示懷疑。

    像李老爺子這樣的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陳白羽揉揉太陽穴,她真的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誰要毀掉了農場?

    是誰這麼大的仇恨,要毀掉農場的所有人,還有一草一木?

    兩輩子,陳白羽都想不明白。

    大唐農場的人世代與人為善,陳白羽真的想象不出,是誰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以至于讓人把農場毀得干干淨淨。

    算了。

    不想了。

    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的。

    而且,她已經在努力賺錢,盡快把農場承包下來。

    陳白羽直接躺在床上,翻個身,打個滾。

    每次想起上輩子的農場,陳白羽的心情就不太愉快。陳白羽趴在床上,想起上輩子農場寸草不生的樣子,然後又想起那些被病痛折磨的父老鄉親

    想著想著,陳白羽想到了李天朗。

    其實,上輩子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了。例如農場的幕後黑手,例如她和李天朗的分手。

    直到現在,陳白羽也不知道李天朗為什麼會突然的就提分手,為什麼明明相愛的兩人要分開?

    明明就已經談婚論嫁。

    而且,從她死後李天朗的悲傷看,也不是不愛。

    那麼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要分手?

    陳白羽翻個身。

    因為李天朗在她墳前的悲傷,所以陳白羽刻意的讓自己忘記李天朗曾經提出分手的事實,她只願意記住他的愛。

    但是,為什麼要分手呢?

    既然愛,為什麼要分開?

    那麼突然,沒有任何的預兆。

    突然的,陳白羽覺得自己的腦洞有些大,李天朗的分手會不會和農場的悲劇有關?

    不。

    不可能。

    農場變成那樣,李天朗的痛不會比她少。

    李天朗和她一樣,都是農場人養大的,屬于農場的孩子,是絕對不可能做出任何傷害農場的事情來。

    但是,為什麼她覺得這個猜測很真相?

    陳白羽雙手捂住頭,有些不敢往下想。

    “不。絕對不會和李天朗有關。”陳白羽冷靜下來。

    上輩子,李天朗看到農場的人一個個因為輻射而病倒,也痛苦難過,然後陪著她一起跑醫院,跑捐款,國內國外的找醫院,找醫生。

    李天朗的痛不比她少一分。

    看著農場的親人離開,李天朗和她一起哭得不能自己。

    而且,他們的分手,是在農場出事很久之後。那時候,很多人都去世了,很多人被病痛折磨著。

    陳白羽知道是因為自己急功近利引進了l化工集團的原因,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很痛苦,覺得是自己害了農場,害了大家。

    痛苦,悔恨。

    甚至想自殺。

    是李天朗陪在她身邊,陪著她走出那一段黑暗的日子。是李天朗,讓她振作起來為大唐農場討要一個公道。

    所以,農場的悲劇不可能和李天朗有關。

    但是,這個猜測卻好像刻在了腦海里,揮之不去。

    陳白羽揉著太陽穴,告訴自己,“不能亂想。不要再亂想。”

    “小五在,在干什麼?”李白叔站在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不是讓你隨時鎖門麼?怎麼不听話?”

    陳白羽剛剛只是隨手的關了門,並沒有鎖,“忘記了。”

    “對了。剛剛秦珊來過。想要見見你,和你一起懷念過去。”陳白羽笑眯眯的看著李白,“是不是很感動?”

    “小孩子家家不要亂說話。”李白對秦珊沒有任何好感。看到秦珊,他就會想起曾經的無能,曾經的無助。

    陳白羽嘟嘟嘴,“對了。秦珊說,李志高可能要病了。”

    要病了。

    不是已經病了。

    陳白羽都忍不住的要佩服語言的高深了。

    突然的,陳白羽想起上輩子初二的時候,班主任在班上點評的一張請假條︰我明天可能會生病,所以要請假一天。希批。

    班主任很直接︰“不批。”

    當時班主任還把這張請假條貼在教室里,讓同學們觀摩。

    請假條的下面有一句用紅筆批下的話︰言語博大精深,希望某某同學多多學習,提高語文成績。

    陳白羽也覺得言語博大精深,需要好好學習,鑽研。

    李白嗤笑一聲,“不過是有人希望他生病而已。”對于李老爺子的手段,李白還是比較了解的。

    當初,因為不喜歡他媽就能算計兒子出軌的人,呵呵現在為了逼他回家,什麼手段使不出來?

    現在,他可是李家直系唯一的孫子。

    除非李老爺子願意把他手里的人脈關系給旁支的一些堂兄堂弟等人,否則,就會想盡辦法逼他回李家,繼承李家的產業和人脈關系。

    但很可惜,李白不稀罕。

    他花費了二十年的時間,偷偷地,潤物細無聲的為自己經營下了一張屬于自己的人脈大網。不少位置上都有他的人。

    李老爺子的人脈對他老說,連雞肋都不如,直接棄了也不可惜。

    “不用管。”李白冷笑一聲,現在的他壓根就不用擔心李老爺子出手。

    “真的不管?”

    陳白羽覺得李志高也可憐。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如果不是李志高太無能,李老爺子也不會一把年紀了還在搞天搞地的讓人心煩。

    如果李志高還有點血性,就應該一巴掌把李老爺子被拍癱瘓在床,讓他不能再出來搞事。

    好好的一個家都給搞散了,還不自知。

    還天天打著‘為了這個家好’的旗號來惡心人,也不知道李志高是怎麼忍受得了的。

    一把年紀了,還不消停。

    惡心吧啦。

    “小羽毛,你說說看,我應該怎麼管?”李白隨口問道。

    讓李白回李家是不可能的,讓李志高離開李家也不是不可能的。

    陳白羽翻個白眼,“只要你想就不可能沒有辦法。”不過是因為不在意而已。

    以李白叔的腦子,十個李老爺子也不是對手。

    李老爺子在李家作威作福,不過是因為他年紀大了,輩分高了而已。論手段根本就不是李白叔的對手。

    “我想問問你。”

    陳白羽想了想,“李志高現在還是副手吧?可以給他的上司找點麻煩。”

    李白豎起大拇指,“高。”

    李老爺子想要逼迫李白回李家不過是因為利益而已,覺得李白身上有利益可圖,所以折騰了一出又一出。

    如果李志高的上司出了事,李志高有更進一步的可能,李老爺子怎麼可能舍得讓李志高病?

    “陳白羽,你真的很適合政治。”李白很認真嚴肅的看著陳白羽,“真的不打算走這條路?你對這方面的彎彎繞繞很敏感。”比陳輝年還要敏感。

    她好像天生就應該是走這條路的人。

    陳白羽搖搖頭,她敏感是因為她上輩子在這條路上走了十幾年。如果不是後來離職了,她想,她應該能走到省廳的。

    只是,她不想再走那條路了。

    她只想回農場,陪著她的親人。

    她不僅要讓農場的親人們富裕起來,還要讓他們都幸福快樂,絕對不能再為了錢而毀掉本屬于農場人的幸福生活。

    “我更想當一個農場主。可能,我更適合當一個農場主。”陳白羽笑了笑,眨巴一下眼楮,“一個俏麗的農場主。”

    平時就帶著村里的老人做做晨運,然後拍拍照,拍拍小視頻。戴著稻草帽,穿著漂亮的長裙,行走在野花盛開的草地上

    高興了,就帶著一群小蘿卜頭小屁孩去摘野果。不高興了,就到瀑布下的水潭里撲騰撲騰幾下。

    這簡直就是小仙女過的日子。

    “呵呵。”李白直接潑下一盆冷水,“想太多了。”

    “農場主可不是好做的。”李白突然笑了起來,“我還記得你小時候冒著雨去撿荔枝的情景。你不敢去撿芒果,是因為你曾經被芒果砸暈過。”

    陳白羽皺皺小鼻子。

    台風季來臨,農場的很多孩子都會在風小雨小的時候去各種果樹下撿被風水落的水果,陳白羽一般是去撿荔枝和龍眼。

    當然,有時候嘴饞了,也會冒著風險去撿芒果。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