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141,舉報烏龍

141,舉報烏龍

小說︰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作者︰明景| 類別︰玄幻魔法



    周末這兩天,陳白羽都在陪著陳輝年逛街。

    主要是調查本市的服裝行業,看看人家的貨主要什麼款式?質量怎麼樣?什麼價格?生意如何?

    看了一圈下來,初對本市的服裝業,初步了個印象。

    整體來說服裝業是賺錢的。它宛如一顆正在冉冉上升的新星,還不夠奪目,但前景可觀,錢景可期。

    經濟在發展,人們手中的閑錢越來越多,隨之生活質量會提高。而個人的穿衣打扮正是生活質量的主要表現。

    所以,目前的服裝行業正在蓬勃發展。

    當然,一個行業的發展必定會經歷大浪淘沙的考驗,想要存活下去,並不容易。這也是,那麼多的服裝產業,但真的做出品牌,並走向全國,走向世界的不多,很少很少。

    幾十年後,大家在買衣服的時候,能在第一時間想到的多數是國外的牌子。而國內,能第一時間被想起的服裝品牌幾乎為零。

    陳白羽不想做品牌,因為太難。今天出新的,明天就被仿了。甚至人家仿造的比正牌質量還要好。

    相對于做一個牌子,陳白羽覺得開個服裝城更賺錢。如果有可能,再開個服裝加工廠,專門仿造大牌,或者靈活抄襲改動。

    賺錢不要太容易。

    就是有些沒有節操。

    陳白羽自認不是多高尚的人,能賺錢,當一回陳抄抄也未嘗不可。最重要都是,她不抄,別人也會抄。

    與其讓別人賺,還不如自己賺。

    雖然這樣想有些婊里婊氣,但她婊得光明磊落。

    星期一,陳白羽要上課,陳輝年陪著顧海樓。

    看看地,然後交流一下意見,然後畫畫圖紙。圖紙不可能在這一周內畫出來,不過是最初大體確定一個方向,等顧海樓回京都後還要繼續細化。

    等最後出稿,他會送過來,和陳白羽確定。

    定稿後,他還會跟工程。

    所以說,錢並不是那麼容易賺的。不過,顧海樓往返的火車票錢是陳白羽出的。

    為了這個服裝城,陳白羽真的要傾盡所有積蓄了。

    陳輝年盡可能的做好,畢竟,這是自家小妹的事業。畢竟,陳小五幾乎投入了所有的積蓄,要是虧了,那就從小富婆變窮光蛋。

    “陳輝年,你妹這麼厲害,真的只有12歲?”顧海樓從圖紙上抬起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楮。

    “嗯。”陳輝年正在看陳白羽寫的關于商城發展的計劃書,隨意的回答。

    顧海樓靠著椅背上,閉目養神,“有機會,我一定要見一見你的父母。”真的太了不起了。

    比那些賺多少錢,做多大官的父母要了不起多了。

    “有機會的。等我大哥畢業的時候,我爸媽一定會到的。”這麼重要的時刻,大哥怎麼會讓爸媽缺席?

    “你大哥也很厲害。”

    陳輝年表示贊同,“嗯。我大哥的確很厲害。”

    顧海樓表示很妒忌。

    陳輝年優哉游哉,陳白羽卻被班主任叫到了辦公室。

    陳白羽有些傻眼的看著班主任,“什麼?”

    呵呵。

    陳白羽真的要笑了,居然有人舉報她早戀。

    麻蛋的。

    她才12歲好不好。

    班主任還在滔滔不絕的說學習的重要,早戀的危害,作為學生就要心無旁騖的學習學習,而不是搞對象。

    “你現在還小,什麼都不懂你的未來充滿了未知和變化,你不能因為一個男生就自毀前途。陳白羽,你的成績好,如果保持這樣的成績下去,考大學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但前提是,你要把所有的精力和時間都花在學習上。不能分心。”

    “陳白羽同學,你就是天鵝。那些想要在天鵝旁邊唱歌的癩蛤蟆,你就不要理會了。我也不問,到底是誰這麼不要臉,居然有自信站在天鵝旁邊唱歌。”班主任對陳白羽的感官很好,希望陳白羽是一時被蒙騙。

    畢竟,陳白羽年齡還小,什麼都不懂,很容易就被人給欺負了。

    “作為學生,第一要務就是學習。陳白羽,你一直都是聰明的孩子,你應該明白早戀的危害”

    接下來就是早戀危害一百個舉例。

    陳白羽兩眼望天。

    “老師,我真的沒有早戀。”

    早戀這個詞在她這里就是不存在的。

    “你不要騙我了。有同學看到你和男生手拉手逛街。幸好,沒有被教導主任看到,否則,你現在就要寫檢討,還要當著全校師生的面朗讀檢討書。”

    “陳白羽同學,作為你的班主任,我很失望。我希望你能知錯就改,及時回頭。不要浪費時間和精力在不必要的人身上。這是沒有未來的。”

    陳白羽想要說什麼,被班主任打斷,繼續教育。

    英語老師有些好笑的看著陳白羽,不敢相信這麼小的孩子竟然早戀了。陳白羽給人的感覺一向都是乖巧听話的,怎麼可能會觸犯校規?

    “陳白羽,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例如對方威脅你?恐嚇你?”英語老師覺得陳白羽肯定不會早戀,如果不是誤會,就是被威脅了。

    “老師,我真的沒有。”陳白羽很無奈,每次她想要解釋的時候,班主任就打斷她的話,讓她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陳白羽站在班主任的辦公桌前,听著班主任的教育,被辦公室的其他老師打量。所有教過陳白羽的老師都不相信她會早戀。

    陳白羽平時的表現實在是太乖巧了。

    “什麼沒有?你沒有和男生手牽手?”班主任喝一口水,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瞪了陳白羽一眼,“我想過班上會有同學早戀,但絕對沒有想過你會早戀。陳白羽,你一直都是听話的好孩子,向上的好學生,怎麼就犯糊涂了呢?”

    “你周末和誰在一起?在干什麼?”班主任冷下臉來,“認真檢討。”

    陳白羽呼出一口氣,真的哭笑不得。

    也不知道四哥知道他就是班主任口中的癩蛤蟆會做什麼感想。

    “老師,我是和男生牽手了。”

    听到陳白羽的話,班主任直接噴了出來,然後抿抿嘴,深呼吸幾下,好想打人怎麼辦?如果是男生,班主任早就踹人、揍人了。但陳白羽一個嬌弱弱的女同學,他

    怎麼就恨鐵不成鋼呢。

    好好的學生,怎麼就

    班主任痛心疾首。

    “但他是我四哥,我們平時也常牽手啊。”陳白羽很無奈,也很委屈。是誰這麼無聊,沒有向她求證就來舉報?

    也幸好只是向班主任舉報,要是找教導主任?

    陳白羽都不敢想結果。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讓我四哥來學校一趟。”陳白羽覺得自己很有必要讓四哥過來一趟,向班主任解釋清楚,她真的沒有早戀。

    “你四哥?”班主任皺皺眉頭。

    “嗯。我四哥,在京都讀大學,請假回來辦事。現在住在大唐農場雜貨批發部。”

    班主任上下打量著陳白羽,“你該不會是怕寫檢討,所以故意找你四哥來掩人耳目吧。陳白羽,我告訴你,早戀真的”

    陳白羽真的煩了,“那就讓舉報的人看看是不是我四哥不就得了。如果還不相信,我堂嬸也在市里,也可以一起過來作證。”

    陳白羽倒想要看看,是誰這麼悠閑和腦殘,居然舉報她早戀。

    哼。

    “好吧。讓你四哥還有堂嬸過來一趟。”既然有人舉報了,肯定就要搞清楚。

    班主任要為自己的學生負責。

    陳白羽立刻到學校的小賣部給大唐農場雜貨打電話,讓四哥還有雁堂嬸過來一趟。陳輝年听到陳小五被人誤會早戀哈哈大笑。

    真的太搞笑了。

    陳白羽也覺得好笑,但更多的是無奈。

    當初,大哥高中的時候因為常給一個女同學講題,也被班主任找去談話。但大哥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他不過是樂于助人而已。

    但班主任不是這麼想的,在他眼里陳一元就是自甘墮落。于是找到陳白羽家,想要讓家長勸說一下,陳一元可是考大學的好苗子,絕對不能讓一個成績不好的女同學給耽誤了。

    只是,阿公听了班主任的話後,一臉驕傲,“阿一在學校就搞對象了?真本事。”

    “沒事。就算搞對象,他也能考大學的。”

    班主任听後,一臉的懵逼,這到底是是什麼家長?

    然後班主任再三解釋早戀的危險還有考大學的重要性。但阿公阿婆是地地道道的農村,見識少,所有的努力就是為了給孩子積累老婆本。

    現在大哥自己找了個女同學,他們不僅不會干涉,還會支持。

    班主任好像吃了蒼蠅一般的無奈。

    最後,班主任給遠在東莞的阿爸寫信,希望他們能夠正視高考的重要性,意識到孩子的未來比娶媳婦更重要。

    阿爸的回信更是讓班主任哭笑不得。阿爸直接說,我的兒子是絕對不可能會早戀的,所有說他早戀的人都是污蔑。

    其實,大哥真的沒有什麼想法,只是單純的同學來請教,他就講題而已。有問題的是是那個女同學。

    女同學就是故意的,借著問題的機會靠近大哥,然後故意的在別的同學面前說一些意思不明的曖昧的話。

    故意讓被人誤會。

    當然,他們大哥看起來憨厚老實,但絕對不是傻子,更不是善茬。陳一元知道女同學的打算後,直接在講台上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就開撕了,毫不留情。

    陳一元︰希望某些女同學的腦子能和心計一樣優秀出色。

    然後還意有所指的說一句︰我媽說,女孩子惡毒起來最丑陋。

    呸。

    什麼‘我媽說’?

    明明就是他自己說的。

    沒有半點憐香惜玉,也沒有半點的拖泥帶水,直接把女同學羞辱得從教室里跑了出去,從此成為笑話。

    就連班主任都覺得陳一元說話太直接,太難听,太打擊女同學的自尊心。

    但陳一元卻很直白的說,他最討厭別人的算計。現在嫌棄他說話難听?如果他沒有發現女同學的算計,在別人眼中豈不是就莫名其妙的和女同學成了一對?

    以後呢?

    如果他考上大學後了,豈不是就成負心漢?

    他憑什麼要被算計?

    既然敢算計就要承擔後果。

    當時,陳輝年還問大哥,為什麼那麼不留情面?大哥在他眼里,一向是寬厚的,是溫和老實的。

    那時候,大哥說,因為有些人是會得寸進尺的。最重要的是,有些算計是防不勝防的,有些女人手段齷齪起來是要讓男人心肝顫抖的。

    當時,陳輝年立刻就想到了米婆家的小舅舅,就是被女人的算計毀了。

    小舅舅讀書的時候也有一個女同學對他很好,很多人都說他們是一對,但小舅舅一再的否認。但是,否認也沒有用,因為大家都覺得他對那個女同學好,對那個女同學不一般。每次他否認,別人就擠眉弄眼人,讓他根本就無從反駁。

    後來,小舅舅在高考恢復後考上了大學,而那個女同學卻沒有考上,在家里照顧果園。有人給女同學介紹男人,但女同學卻一口咬定,小舅舅讓她等他回來。

    事實上,小舅舅根本就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什麼回來娶你,不過是女同學說出來迷惑村里人而已。卻沒想到就是這樣的話,最後卻成了傷害小舅舅的利劍。

    女同學一直不結婚,等著小舅舅。

    在小舅舅大學畢業,準備和志同道合的女朋友結婚時,那個女同學卻帶著家人一起去米婆家里鬧。

    說小舅舅見異思遷,始亂終。

    說小舅舅耽誤了女同學的適婚年紀,女同學等了他這麼多年,他必須娶,否則就去告他亂搞男女關系。

    小舅舅壓根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莫名其妙的就變成了讓女同學等了幾年又拋棄的負心漢。

    他什麼都沒有說過,憑什麼要認?

    憑什麼要逼著他娶一個不喜歡的女人?

    小舅舅不願意,但是不管他說什麼,別人都不相信,因為女同學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告訴別人,小舅舅讓她等著,等他回來就結婚。

    說多了,別人就相信了。

    小舅舅的否認,在別人看來,不過是見異思遷的借口。

    一鬧,就是好幾年。

    女同學不僅在米婆家里鬧,還到小舅舅女朋友工作的單位鬧。

    最後,小舅舅的女朋友受不得別人的指指點點提出分手,小舅舅心灰意冷之下娶了曾經的女同學,但小舅舅也辭掉了分配的優渥的工作,回家務農。

    很多人都記得小舅舅在結婚那天當著所有親朋戚友說的話︰你不是喜歡和我在一起嗎?你不是喜歡算計嗎?那就陪著我一起窮一輩子吧。希望到時候你不要後悔。

    害了我,你一輩子也別想好過。

    女同學在听到小舅舅辭去工作回家種田的時候就傻眼了。她等了這麼久,這麼多年,就是看到了小舅舅的潛力,看到了以後的好日子,所以才費心算計。

    但沒想到小舅舅恨著她,寧願毀了自己也不成全她的虛榮算計。到頭來,居然竹籃打水一場空。

    小舅舅壓根就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怎麼想,這麼折騰怎麼來,怎麼爽就怎麼折騰。

    米婆在他結婚的時候,就給他分家讓他自己過,自己折騰。

    所以說,女人的算計有時候真的很可怕,比黑暗里的冷箭還要可怕。

    所以,陳一元在看穿女同學的算計後,毫不留情的直言打擊。他可不願意像小舅舅那樣,損己不利人。

    在陳一元和陳輝年看來,小舅舅就是太傻。

    他不娶,誰能逼他?

    再逼,就躲到外省去。

    然後娶妻生子,誰知道?

    女人能等一年兩年三年,還能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要是真的有本事等三十年,那也應該為自己的魅力鼓掌。

    陳輝年掛了電話後,就和雁堂嬸一起來學校。

    雁堂嬸很無語,“小五才12歲吧?懂什麼?”班主任怎麼會懷疑她早戀?現在學校里的這些男生,陳小五能看得上?

    反正,雁堂嬸覺得學校里就沒有一個男生能配得上他們家小五。

    陳輝年笑了笑,沒想到他竟然成了別人口中的癩蛤蟆。

    陳白羽回到辦公室等著四哥和雁堂嬸的到來。

    讓陳白羽意外的是,舉報她的人竟然是春玲。春玲在星期六那天,看到陳白羽和陳輝年在街上很親密的行走,覺得兩人的關系不可能是一般同學。

    因為陳白羽和陳輝年長得不像,所以春玲沒有想到他們會是兄妹。

    半點不像,一分不像的兄妹?

    怎麼可能。

    春玲低著頭,很不好意思。

    陳白羽卻要被氣炸了。

    她還想著這個學期讓春玲自信起來,帶著她融入班集體呢。但春玲卻求證都不求證就直接向班主任舉報她早戀。

    真的太可惡了。

    “既然懷疑,你為什麼不問我呢?”陳白羽看春玲的也眼神帶著不爽。星期六那天,她帶回了四哥送的相機,還給宿舍的同學拍照了。

    記得當時的春玲也拍照了。

    明明就有那麼多的時間問她,卻什麼都沒有問就直接找班主任舉報,真是可惡。

    春玲低著頭,搓著雙手。

    在看到陳白羽和一個男生舉止親密的時候,她在想什麼?忘記了那一瞬間的想法,然後剩下的就是妒忌。

    憑什麼陳白羽不努力,還早戀都能考出那麼好的成績?

    為什麼別人都喜歡陳白羽?

    很多很多的為什麼?很多很多的不甘心。

    她妒忌。

    她甚至沒有去求證,沒有問一問陳白羽,那個人是誰?就一口咬定陳白羽早戀。

    其實,她心里是希望陳白羽早戀的,好像這樣就能證明陳白羽不是好學生,就有理由讓別人不喜歡她。

    那一瞬間,心理很復雜,也很矛盾。

    但心里有一個聲音在堅持,那就是陳白羽早戀。

    春玲,信誓旦旦的告訴班主任,她看到陳白羽和男同學舉止親密,好像在早戀。她假裝自己很正義,假裝自己是為了陳白羽好。

    但再義正言辭的語言也掩蓋不住她妒忌的心。

    春玲低著頭。

    她是被妒忌沖昏了頭吧。

    好像突然抓住一個一直比不上的人的把柄,急不可耐的想要證明,對方也不過如此,想要證明自己不比對方差。

    陳白羽有些氣悶,如果不是在辦公室,她真的想要罵人了。

    對于一個初中生來說,早戀是很嚴重的詞好不好?是能隨便亂說的嗎?

    看春玲低著頭的樣子,陳白羽是說不出的郁悶。

    明明看起來就是三拳打不出一個屁來的人,誰想到會突然放大招?

    果然,咬人的狗不叫。

    她還想幫助她來著,突然覺得有些‘呂洞賓’。

    算了。

    不管了。

    自卑也好,不合群也好,和她有什麼關系?

    本來想要做好人的,現在也被氣得收起她所剩不多的‘善良’。

    陳輝年和雁堂嬸很快就到了,來到辦公室。

    看到陳白羽的時候,陳輝年笑了笑,捏捏陳白羽的小圓臉,然後和班主任打招呼。

    雁堂嬸也作證,陳白羽和陳輝年是兄妹,平時關系就好。

    兄妹牽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班主任很傻眼。

    沒想到真是一個烏龍。

    陳輝年感謝班主任對陳白羽的照顧和教育,也希望班主任能夠更嚴厲的繼續管教。他對班主任的工作表示十分的認同和支持,對班主任的為人表示十二分的敬重。

    “小白羽年紀還小,也被家里人照顧得太好,有些天真,希望老師多照顧。”陳輝年說得認真。

    陳白羽站在旁邊,看著四哥長袖善舞的和班主任交談。

    不過‘太天真’這樣的話,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說出口的。太羞恥。

    雁堂嬸也時不時的插一兩句,表示陳白羽是個好孩子。

    這是,雁堂嬸的本地話真的很搞笑。

    班主任甚至都沒有听明白她在說什麼,但也只能點頭附和,假裝自己听明白了。

    只是,沒想到陳白羽家里這麼困難,竟然娶了個越南婆。

    在本地人看來,所有娶越南婆的男人都是因為家里窮,沒有本事。看平時陳白羽的穿著和表現,還真不想是會娶越南婆的家庭。

    不過,這是別人的家事,他作為班主任可以在心里八卦,絕對不能表現出來。

    陳輝年愛在滔滔不絕。

    四哥的口才是絕對不用懷疑的。

    班主任都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

    說來說去就一個意思,陳白羽年紀還小,需要照顧也需要教育,更需要同學們的互相幫助。

    和班主任拉了關系後,陳輝年又開始問陳白羽的成績,每一科都問到,認真細致,標準的好哥哥人設。

    最後離開的時候,四哥還送給各科老師五盒磁帶,然後還有幾張從京都帶回來的名勝古跡牆畫,讓老師貼在辦公室。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陳輝年捏捏妹妹的臉,“听班主任的話,千萬不要早戀。”

    陳白羽直接送他一個白眼。

    “老師,謝謝你。”陳輝年再次感謝班主任對陳白羽的上心。

    陳輝年和雁堂嬸離開了,班主任還在感嘆陳輝年是個好學生,“真不愧是能考上京都大學的學生。”

    “陳白羽同學,你要向你哥學習,好好學習,以後考個好大學。”

    “我會的。我一定努力學習,天天向上。為了祖國的繁榮富強,社會的飛速發展,我一定會懸梁刺股的學習。”

    “春玲同學也是好意,為了你好”班主任怕陳白羽因為春玲舉報的事情而針對她,然後給她說了長篇大論的同學愛。

    陳白羽笑著點頭,表示她很感謝春玲同學對她的關心,很明白春玲同學是害怕她走歪路錯路,是為了她好。

    都明白的。

    呸。

    明白個屁。

    春玲看了陳白羽一眼,真的很妒忌。

    為什麼陳白羽一點都不怕班主任?為什麼她能在班主任面前侃侃而談,半點不怯場?

    為什麼陳白羽看起來像是會發光?

    剛剛的尷尬和不好意思,全部被妒忌充斥。

    陳白羽看了一眼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春玲,嘴角微勾。

    她當然不會針對春玲,但也不可能把她當朋友。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在背後捅人一刀的人。

    早戀事件就這樣過去了。

    陳白羽對春玲還是一如以前,不怎麼說話,但有時候會打招呼。春玲也像上學期那樣,什麼集體活動都不參加,一心低頭學習。

    很多次,陳白羽都想要叫她出去玩,但春玲每次看到她想要說話的時候就低頭看書,好像陳白羽讓她出去玩是要害她一般。

    陳白羽想得不錯,春玲真的是這樣想的。

    春玲以為陳白羽還在記恨她舉報早戀的事情,所以才會一次次的想要拉著她出去玩,就是想要減少她學習的時間,然後讓她成績退步。

    春玲覺得陳白羽很陰險,明明就說過不介意的,卻拐彎抹角的來算計她。現在春玲看陳白羽就是一個心機婊。

    陳白羽嘗試了幾次後,就不再理會。

    她從來不是熱臉貼冷屁股的人。

    以前還覺得春玲和上輩子的她很像。現在是越看越不像。

    上輩子的她雖然也會自卑,但從不抗拒溫暖,甚至向往溫暖。所以當陳美慧伸出手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好不矯情的緊握住。

    雖然說了不回禮,但看著春玲出出入入都一個人,除了看書就是背書,要麼就是默書。還是有些唏噓感慨。

    明明就是一個初中生,怎麼看起來有些‘日落西山’的錯覺。

    暮氣沉沉,沒有半點朝氣。

    上學期,春玲還參與一些宿舍活動,但這學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舉報陳白羽早戀的這件事給打擊了,越來越孤僻,平時甚少說話。

    有時候別人和她打招呼,她也是晃神的。

    這樣的精神狀態,學習怎麼可能好?即使再努力,也不過是事倍功半。

    體育課,老師解散後,同學們在球場玩,春玲卻又提早回教室看書了。

    “春玲怎麼了?”陳圓圓有些奇怪的看著春玲,“這個星期,她說過話了嗎?”陳圓圓覺得春玲越來越奇怪了,看著有些陰郁。

    死氣沉沉的。

    好像一條快死的魚,被扔在海灘,喘著氣,卻不說話,不求救。

    “我看她走路輕飄飄的,一點精神氣都沒有。”陳圓圓抿抿嘴,“我都要懷疑,她是不是被某個妖精吸干了陽氣。”

    “妖精吸的是男人的陽氣。”葉清娜‘切’一聲,對春玲這副‘可憐’的小模樣很不屑。明明就是自己做了壞事,卻表現出一副‘我被欺負了,我好可憐’的姿態來。

    看著就惡心。

    陳白羽看著春玲越來越沉默,也很無奈。

    她真的什麼都沒有做,但很多人看她的眼神就是‘春玲就是被陳白羽打擊的’。

    麻蛋的。

    她干什麼了?

    陳白羽有時候真的想要揪住春玲,吼一句︰別這樣一副被全天下欺負的表情好不好?求你了。

    真的太膈應人了。

    “她總不說話,不擔心會口臭嗎?”陳圓圓看向陳白羽,想要解惑。

    陳白羽很無語,她和春玲真的不熟,她怎麼會知道?

    為什麼,一次舉報之後,大家都覺得她會關注春玲?

    她真的不是一個小氣的人。

    當然了,也不可能是一個大氣的人,絕對不會是那種被打了右臉把左臉貼過去的人。

    “看著怪可憐的。”陳圓圓抿抿嘴,孤孤單單一個人,背影落寞孤寂。

    “哎。你說,我怎麼有些同情她了?”陳圓圓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愛心泛濫了。

    陳白羽點頭,“的確很可憐。”

    哎。

    她的聖母心又起了。

    雖然春玲一直都在假裝學習,但陳白羽知道,她肯定是學不進去的。

    春玲現在應該是驚弓之鳥吧。

    別人三五成群的談天說地,她會懷疑大家是不是在背後說她壞話?在諷刺她,嘲諷她,鄙視她?

    腦海里有千萬種想法猜測的人,怎麼可能靜下心來學習?

    “明明就是體育課,她早早回教室干什麼?一分鐘不看書,能死?或者是把體育課還有課間的時間統統用來看書,她就能拿第一?”

    凌雯文最討厭這樣的人,好像全世界都欠了她的。

    “我每次看她在看書,我覺得自己很罪惡,在浪費時間。”凌雯文一邊拍著籃球一邊說,“她是不是覺得眾人皆醉我獨醒?全班同學都在玩,只有她才努力,然後能一飛沖天,一鳴驚人的拿下全班第一的寶座?”

    陳白羽覺得自己有必要找班主任談一談,她雖然不高興春玲沒有經過求證就舉報她早戀,但她真的沒有惡毒到想要毀掉一個初中生。

    春玲這樣把所有人都拒絕在自己的世界之外,絕對是不正常的,有病。

    人是群體生活的,但春玲卻一心把自己隔絕在人群之外。

    心態絕對不正常。

    再說,三人行必有我師。

    人的成長,有很多東西和知識是從身邊的人身上學習的。

    陳白羽上輩子雖然也曾經有過自卑的時候,也害怕和別人交際,但她不會拒絕別人的好意,對被人的好意很敏感。

    一點點的善意,她就能捕捉到,然後緊緊抓住。

    對別人的提點,她也會虛心接受。

    但春玲

    已經不止一個同學和春玲說過,她這樣只與書本為伍的行為是不正確的,一個初中生,死讀書是很難提高成績的,應該多和同學們交談交流。

    但春玲卻固執的認為,大家想要打擾她學習,拖後腿。

    陳白羽無奈的搖搖頭,看著在球場上拍球的凌雯文還有葉清娜,嘆口氣。

    上輩子,她不會和別人交際的時候,也會假裝自己在看書。但李媛媛告訴她,即使不會交際,也應該和同學們站在一起。

    上輩子,初二的時候,學校舉辦運動會。

    有班級積分,每個同學參加項目都會有積分,取得的排名也會有相應的積分。積分最高的班級能組織去北海游玩。

    班上的同學很積極,一百米,三百米,四百米接力,還有跳高跳遠等等,幾乎所有的項目都有同學參加。

    陳白羽因為身體不好,沒有報名參加,同學們都為她的身體考慮也建議她不要報名。

    校園運動會,不用上課。

    比賽的比賽,沒有參賽的在給同學們加油或者在球場游玩。

    陳白羽卻坐在教室里看書,根本就看不進去,耳朵在听著球場傳來的陣陣歡呼聲。同學們都覺得她身體不好,遠離球場也是應該的。

    只有李媛媛。

    她說,即使你身體不好,也應該站到球場去。就算不能大聲給比賽的同學加油,也應該和同學們站在一起。

    證明,你和我們是一個集體。

    你可以什麼都不做,但你不應該遠遠的避開,因為我們是一個團體。

    你這樣,老師會覺得你不合群,會覺得你沒有集體精神,沒有同學愛。

    即使隔了一輩子,陳白羽仍然記得李媛媛的話。

    平時很少和她說話的李媛媛,卻教會了她‘參與’的重要性。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她每一次都和同學們站在一起,試著大喊‘加油’。

    王超欽老師說,‘陳白羽活潑了很多。活潑好。人活潑了,精神氣也上來了。精神氣上來了,身體也就好了。’

    王超欽老師為了支持她,還讓她拿著小旗子站在起跑線喊‘各就各位,跑。’

    一開始,陳白羽不敢喊,老師就在一旁鼓勵。

    好不容易,喊出來了,卻聲音太小,選手們听不到。

    老師幫她解釋說,她就是故意的,故意讓大家放松。

    參賽的選手也沒有為難,哈哈大笑。

    最後,老師把小旗送給了她,說人活著就得精神的活著,朝氣勃勃。

    “明明就是八九點鐘的太陽,卻偏要把自己裝成傍晚五六點鐘的落日。笑一笑,跳一跳,病就走了。”

    “陳白羽,下一次的運動會,你也要報名參加。”

    “老師,陳白羽身體不好不能跑步,那就報名擲鉛球。”

    “哈哈。我很期待。老師,你一定要讓陳白羽報名。”

    “她不報名,我們幫她報名。偷偷的。”

    在教室的時候,陳白羽擔心自己一個人到了球場,沒有人和她打招呼,沒有人和她說話,會有多尷尬?

    所以,她寧願坐在教室看書,也不願意到球場來。

    但,真的到了球場後,陳白羽才知道,根本就沒有必要擔心孤單的事情。就好像李媛媛說的那樣,只要你笑一笑,別人就會靠近。

    “因為你笑得很好看。”

    很多事情,只要走出了第一步,接下來的就容易了。

    陳白羽感激,她人生路上遇到的許許多多的好人。陳美慧,李媛媛,還有王超欽老師等等。他們一點一滴的教她,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現在的春玲

    陳白羽也希望她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或許,她不會幫她,但她不會阻止其他的人幫她。

    說起來,有些婊。

    體育課還有十幾分鐘,陳白羽決定去找班主任,希望班主任找春玲談一談。

    一個人可以勤奮,但不能因此而兩耳不聞窗外事,把自己隔絕在自己畫的圈圈里。

    畫地為牢,能把人逼傻。

    班主任對于陳白羽的話題有些驚訝。畢竟,對于老師來說,最喜歡看到的就是同學們的勤奮刻苦。

    恨不得同學們把吃飯的時間都用上。

    畢竟,那場運動浪費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有了學習的機會,怎麼能浪費在一些玩樂的事情上?

    如果不是陳白羽一向表現乖巧,班主任都要以為陳白羽想找茬,報復春玲的舉報。

    “春玲一向勤奮,但她的成績進步不大,這是事實。她太死讀書了,腦子都堵住了。一個人坐久了,不會動,不僅身體會生蛂A腦子也不會靈活。在教室,看書,看書,回到宿舍也是看書看書。同學們上體育課的時候,她還在看書看書”陳白羽抿抿嘴,“她能看入心?”

    “看不入心,記不入腦,就是浪費時間。”

    “我們來學校不僅是學習文化知識,還有人際交往,人情世故。一個不能融入社會的人,怎麼去建設社會?怎麼為社會主義做貢獻?”

    班主任愣了一下,春玲的理科成績的確不太好,但文科還是過得去的。她文科的成績好,不就是因為平時多看書多讀書多背書?

    如果她不把更多的時間,花費在學習上,可能連文科成績都不能保持。

    但陳白羽同學說得也對,不能融入社會的人

    “這件事,我會觀察。如果真的如你所想,我會找她談談。”班主任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然後試探的問,“春玲和那個同學的關系最好?”

    陳白羽想了想,搖搖頭,還真不知道。

    “沒有?”班主任皺起眉頭,初中生正是貪玩愛玩而又天真的時候,怎麼可能沒有朋友?

    “我不知道。”

    陳白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人家都說,初中的朋友是一隊隊的,高中是一堆堆,大學是一對對。春玲在這個一隊隊里都能把自己隔離開,可見,也是好本事的。

    “老師,我和春玲不熟。”

    班主任突然想到春玲舉報陳白羽早戀的事,也明白了陳白羽的尷尬,不過,還是要強調同學愛。

    “同學之間要互助友愛,要團結”

    下課鈴聲響起,陳白羽趕緊找借口溜掉。

    陳白羽沒有听到,在她離開後,大魔頭和辦公室的老師夸贊了她,“眼光和見識都不錯。真沒想到,第一個發現春玲問題的居然是她。”

    “等著吧。陳白羽不會是池中物。”大魔頭很看好陳白羽。

    陳白羽雖然有時候表現得很活潑,很天真,但她身上的氣質是掩蓋不住的。陳白羽身上的氣質像極了當年被下放的大領導。

    該幽默的時候幽默,該沉穩的時候沉穩。

    不會過分好心,卻也不會隨意惡毒。

    最讓人驚訝的是她堅定卻有透徹的目光,好像看空一切,卻有能和同學打成一片。

    “春玲真的有問題?”班主任想了想,有些懷疑,以前的人不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讀書?

    怎麼就春玲有問題?

    班主任決定多觀察。

    越是觀察,越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整整一周,七天時間,春玲沒有和同學們說過一句話,沒有和同學有過任何的接觸。每天獨來獨往,背影孤單。

    班主任安排人和她打招呼,她也是呆呆的看了對方一眼,點點頭。

    別人問什麼,不是點頭就是搖頭。

    看到有人聚在一起說話,會莫名其妙的緊張,然後偷偷看正在聊天的人群,然後無緣無故的臉色慘白。

    如果那幾個人不是班主任安排人假裝聊天的,他都要懷疑,那些人是不是在背後說春玲的壞話了。

    別人既然沒有說她的壞話,她為什麼會突然臉色發白,好像听到了別人的辱罵一般難堪?

    如果陳白羽知道,應該會告訴他,世界上有一個詞叫‘臆想’。

    而臆想,是一種病。

    而春玲已經是重癥患者。

    等班主任再找陳白羽,希望她能幫助春玲的時候,已經是四月份,到清明節放假了。

    原來,班主任不僅了解了春玲在班上的情況,還了解她在學校的情況,平時喜歡去哪里?當然,春玲除了教室,就沒有其他喜歡的地方。

    班主任還到春玲家去家訪了。

    春玲家在鄉下,往返一趟不容易,但班主任還是過去了,不僅拜訪了春玲的家人,還問了村里的一些人,更真實的了解春玲。

    然後才對癥下藥。

    “春玲家比較窮。”班主任看向陳白羽,嘆口氣,說白了春玲就是自卑。

    班主任不明白,為什麼都是鄉下來的,春玲和陳白羽相差那麼遠?陳白羽家也是鄉下的,也不富裕,怎麼就不見陳白羽自卑?

    春玲想太多。

    “成績達不到家里人的期望。”

    “家里期望太高,而她壓力太大。再加上,因為是鄉下來的,所以自卑不敢主動交際”總之,很多原因。

    自卑是最大的心病。

    “首先,要讓她融入到集體生活中去。開朗,才能開闊心胸。心胸開闊,心境自然就會開朗。”

    “而這些需要同學們的幫助。陳白羽,你也是從鄉下來的,你是怎麼克服心理障礙和同學們交際的?”

    陳白羽有些傻眼,“我沒有心理障礙啊。我也沒有自卑?”

    “我有那麼多愛我的人,我為什麼要自卑?我可是我阿祖手心里的寶,嬌寵這長大的哦。”陳白羽得意的眨巴一下眼楮,俏皮又可愛。

    班主任抿抿嘴,“好好說話。”

    “再說,家里人寵你,你更應該好好學習,靠個好大學來報答家人。”

    “被家里寵著,也不要恃寵而驕。要更關心家人。”

    陳白羽乖巧的點頭,“好。我會的。”

    班主任嘆口氣,怎麼就歪題了?

    繼續說春玲的事情,希望陳白羽能夠發揮同學愛的精神,積極幫助。

    陳白羽抿抿嘴,“老師,其實你應該找春玲談談。”同學們的話,春玲可能不听。

    但班主任的話,她肯定會听,而且不會懷疑。

    “我會。”班主任肯定會找春玲談話。但,也需要同學們的幫助。

    “陳白羽同學,你覺得春玲同學應該如何克服來自家庭的自卑感?”

    覺得家里窮,覺得爸媽沒有本事,不願意和別人談論自己的家,自己的父母。覺得父母給她丟臉了。

    常幻想,如果有更好的父母,更本事的父母就好了。

    “有錢。我家有錢。”陳白羽覺得錢真的是可以壯膽的。特別是在經濟飛速發展的時代。

    如果在十幾年前,什麼最讓人自豪?

    我家是貧農,這幾個字最讓人自豪。

    那麼,在幾十年後,什麼最讓人得意?

    我爸有錢。

    我把是李剛。

    班主任被陳白羽噎了一下,“小白羽,你這麼直白,你爸知道嗎?”

    “知道啊。我爸就是這麼告訴我的,他有錢,所以我沒有必要覺得自己比同學們矮一頭。同學們有的,我都有。就算沒有,我阿爸也會盡可能的給我找來。”

    陳白羽很自豪的看著班主任。

    想起畏畏縮縮,只會一味的要求班主任嚴厲管教的春玲家長,班主任覺得他明白了春玲和陳白羽之間不同的源頭。

    家長的教育不同。

    春玲的家長告訴她︰家里窮,家里艱難,你在學校不要惹事,不要招惹同學們,要多幫同學們做事。要努力刻苦學習,家里以後就靠你了,弟弟妹妹也靠你了。

    家里賺學費不容易,你應該怎麼樣,一定要怎麼樣

    班主任家訪,看到的不是父母愛,而是來自父母家庭的重重壓力。

    而陳白羽

    她活潑可愛,天真爽朗,一看就是家庭幸福的孩子。

    班主任突然懷疑,讓陳白羽幫助春玲是不是錯了?

    兩種不同家庭出來的孩子,真的會有共同的話題?

    不過,班上這麼多女同學,陳白羽最讓他放心。而且,陳白羽總給人一種智珠在握,想做什麼都能成功的錯覺。

    所以班主任才會找陳白羽幫忙。

    “老師,真的不是我不願意。而是春玲對我有心理排斥。”要是她主動讓春玲出去玩,春玲肯定會懷疑她的動機,然後拒絕。

    而且,她和春玲談心,真擔心春玲會懷疑那是羞辱。

    有些人總是喜歡多想。

    “會我多找幾個開朗的女同學,多帶春玲一起玩。”

    班主任各種辦法齊出,多管齊下。

    現在的老師都很盡職盡責,既然發現了春玲的問題,班主任就會盡可能的解決,幫助春玲走出自卑,融入集體。

    陳白羽回到教室的時候,不經意的看了一眼還在座位上看書的春玲,難道她就不需要上廁所?

    從早上早讀起,就坐在座位上一直到中午放學。

    期間,就沒有離開過。

    如果不是老師提問,她可能一坐就是一個上午。

    佩服。

    “小羽毛,你清明放假回去嗎?”葉清娜推了推陳白羽,如果她不回去就一起去市圖書館整理圖書。

    她姐給找的臨時工,把亂放的書籍分門別類放好。

    一天能有五角錢呢。

    “當然。”

    在農場,清明可是很熱鬧的。陳白羽怎麼可能不回去?

    再說,她想阿祖,想阿公阿婆了。

    甚至想農場的草,農場的牛糞味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