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29,東邊日出西邊雨

29,東邊日出西邊雨

小說︰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作者︰明景| 類別︰玄幻魔法



    陳白羽坐在樹蔭下,靠著樹背,從衣兜里掏出吃了還剩下三分之一的芝麻糖,舔一口,然後拿起她綁著布條的木棍在曬谷場走來走去,驅趕不長眼想要偷吃的小鳥。

    當然,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遇到一兩只小松鼠傻傻的跳出來蹦。

    “二姐,還要曬幾天?”

    又到翻谷的時間,二姐帶著草帽開始翻谷。

    “二姐,你一會幫李白叔翻一下。”雖然李白叔家的田少,但他只有一個人,而且沒有脫谷機,要等附近的人家不用了在空隙的時候借用,很不方便。

    最重要的是李白叔干活不利索,用阿祖的話說就是︰百無一用是書生。李白叔干活可能還不如家里的二姐。

    所以,即使田少,李白叔一般也是村里最後一個完成收割的。

    “好。一會我幫李白叔翻一下。”二姐擦一把臉上的汗水,繼續翻谷。陳白羽蹬蹬的抱著一碗水過來,“二姐,先喝一口水。”這樣的天氣,能把人曬干。

    農忙,是別人想象不到的辛苦。

    媽媽常說,只要你們以後不像我們一樣在土里刨食,我就滿足了。

    ‘面對黃土背朝天’真的是一盆血汗史。

    “小羽毛,小心些,別把水給灑了。”好不容易曬到七成干,擔心陳白羽的一碗水就毀掉一片谷。

    “二姐,我小心著呢。”陳白羽的小腳踩在稻谷上,火辣辣的。

    把谷翻了一遍後,二姐捧著一本書正在背課文。語文書上還貼了一個鄧麗君的貼紙,有些模糊,不夠清晰,不過正流行。

    听著二姐背書,陳白羽有些昏昏欲睡。

    即使附近有好幾個老人在說話,也不能阻擋睡蟲來襲,陳白羽勉強的撐著眼皮,“二姐,你以後用普通話背書吧。李白叔說外面的人都用普通話。”

    陳白羽知道,現在不管是小學還是初中高中,都用粵語教學,但隨著改革開放,越來越多的外地人口涌入,他們接觸最多的不是本地人,而且說普通話的外地人。

    大學的時候,陳白羽的普通話就不止一次的被人嘲笑。這是不可避免的,他們從小到大一直說的都是粵語,但大學的時候突然要用普通話交流,真的不習慣。

    “老師沒教。”二姐翻個白眼,“我背了,老師也听不懂。”二姐瞪了陳白羽一眼,“忘記我背到哪里了。”

    “小羽毛,別打擾我背書。”

    好吧。

    現實如此,不是他們一個人能改變的。

    老師用上課的時候一般用本地話,別說普通話,就是粵語也說不地道,不準確,師資水平低下。

    陳白羽記憶最深刻的是,在《神雕俠侶》大熱的時候,不少同學搶買古天樂和李若彤的貼紙,而她卻把李若彤說成了‘李若丹’。

    dan和tong,讓同學笑話了整個學期。

    那時候她無措的看著嘲笑她的同學,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那是老師教她的啊,她的老師就是這樣讀的。

    為什麼錯了?

    別人為什麼笑話她?

    她甚至很長時間都不敢隨意和別人開玩笑,就怕說錯話,說錯字,讓別人笑話。

    直到很久以後,她才明白,原來那叫自卑。

    也直到很久以後,她在同學面前秀一口流利的法語時,才明白,真的不必要自卑。

    陳白羽有些無聊的撇撇嘴,一雙托著腮,盯著曬谷場看,一邊豎著耳朵听老人說八卦。

    太陽暖暖,微風涼涼,樹蔭下真的是睡覺的好地方。陳白羽覺得眼皮越來越重,小腦袋一點一點的。

    困了。

    陳白羽努力睜開眼,咬一口小拳頭,強迫自己不要睡。

    ‘啪’。

    攤開小手,一只大蚊子躺在手心,這也是陳白羽不敢睡的原因,蚊子太多,隨時能吃她肉喝她血。

    從旁邊扯一塊臭氣草在蚊子咬的地方涂了涂,擦了擦,她的皮膚比較嫩,比較脆弱,被蚊子叮後會留下一個小紅點,久久不消退,有時候還會紅腫。

    阿祖常常用臭氣草熬水給她洗澡,說能讓蚊子離得遠遠的。後來,陳白羽才知道,原來,常用臭氣草的水洗澡,身上會留下一股臭氣草的味道,讓蚊子不敢靠近。

    陳白羽寧願被蚊子咬也不願意身上留下一股臭氣草的味道,所以不管阿祖如何的利誘,她就是一邊吃著芝麻糖一邊搖頭拒絕。

    阿祖總會無可奈何的戳著她的小額頭說︰小小年紀就愛臭美。

    “落水了。要落大水了,快收谷。”有人從遠處的田埂上跑來,一邊跑一邊喊,好像是遠處的山頭上下雨了,晴天雨。

    陳白羽‘嗖’的站起來,和二姐還有大家一起開始收谷。即使現在太陽當空照,大家也不敢僥幸,寧願累一些也不願意眼睜睜的看著已經曬了七成干的谷被淋雨。

    頂著烈日和汗水,奮力收攏。

    附近很多正在收割的人紛紛放下手中的鐮刀跑過來,準備幫忙收谷。

    “唰唰唰。”

    陳白羽奮力的揮動著掃把。

    可惜,沒有用,大雨瞬間而至,把人和谷都給澆了個透心涼。

    雨很大,但很快就過去了。

    是老人口中的過境雨。

    陳白羽看著被淋濕的谷,看向同樣無奈的二姐,摸一把臉上的雨水笑得無奈又心酸。

    “傻。”二姐戳戳陳白羽的小額頭,“回家讓阿祖給你換衣服,別感冒了。”

    陳白羽搖搖頭,然後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天邊的彩虹。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

    美。

    陳白羽站在曬谷場上,看看左邊,太陽高照,艷陽高空,右邊卻大雨紛紛。

    東邊日出西邊雨,彩虹當空掛。

    可惜,沒有相機,也沒有抖音,不能記錄美好的生活時刻。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 | 重生八零︰嬌俏農場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