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全職國醫 全職國醫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父母

全職國醫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父母

小說︰全職國醫| 作者︰方千金| 類別︰都市言情



    ,最快更新全職國醫最新章節!

    面對患者,有時候醫生能做的往往很有限。

    醫生這個職業,和警察一樣,明明是很神聖的職業,可風評往往並不算太好。

    提起醫院,提起醫生,絕大多數人都是不屑一顧的,醫生和醫院給大多數人的印象往往也都是黑,看病太貴了,那麼多錢,也不知道便宜了誰雲雲。

    前文說過,患者看病傾家之資以奉上,這話沒錯,可事實上呢,醫生的工資並不高。

    站在患者的角度,看病難,看病貴,可站在醫生的角度呢,操著販du品的心,賺著賣白菜的錢,這是真實寫照,並不夸張。

    往往在很多時候,患者和患者家屬還不配合,把原本並不算難得病癥生生增加了難度,這也是事實。

    這一刻,哪怕是方寒,哪怕有著系統,他能做的其實也很有限。

    青年頹廢的坐在椅子上,埋著頭,不吭聲,中年***在邊上,眼眶發紅,臉上的皺紋縱橫,就像是交錯的溝壑。

    男人才五十出頭,還沒有方浩洋年齡大,然而看上去卻相當蒼老了。

    粗糙的皮膚,已經黑白交錯的頭發,枯燥的大手上厚厚的老繭,代表著歲月的滄桑。

    有人說歲月是公平的,對每個人都很公平,可看著面前的男人,歲月的公平又在哪里?

    方浩洋倘若和眼前的***在一起,只要沒瞎,都能看的出,男人至少比方浩洋大十歲。

    然而這一切,青年,男人的兒子卻好像並沒後注意到。

    現在網上有關于很多八零後的一些說法,說什麼計劃生育正好被八零後趕上了,大學生不分配工作被八零後趕上了,房價上漲又被八零後趕上了,現在開放二胎又被八零後趕上了雲雲,說國家不要逮著一代人折騰雲雲。

    雖然是調侃,然而又有幾個人注意到,事實上前面這些並不是什麼八零後的負擔,可憐的而是六零後左右的這一群人,超生,罰款的是這一群人,孩子上學,交費的是這一群人,房價上漲,給孩子買房子娶媳婦的也是這一群人,孩子養大,大學畢業,含辛茹苦,卻不能分配工作,操心的又是這一群人,試問,究竟是那一群人可憐了?

    這一群人經歷過末期的饑荒,吃不飽飯,承受著種種負擔,到了子女身邊,又奉獻了自己全部的愛,子女長大了,依舊操心著,這一生基本上沒有享受過,一生都在奉獻,又有幾個人看到了?

    方寒沒吭聲,韓磊沒吭聲,葉開沒吭聲,診室的所有人都沒吭聲,偌大的診室寂靜無比,落針可聞。

    大概過了二分鐘,突然有護士過來通知︰“方醫生,警察來了!”

    方寒站起身,獨自出了診室,診室外面廖卓明帶著兩個民警站在外面。

    江中院這邊出了事,廖卓明得知消息,帶著人親自來了。

    “廖所長!”

    “咱們還這麼見外?”

    廖卓明笑了笑,問︰“怎麼回事,有人錢被偷了?”

    “嗯,救命錢!”

    方寒點了點頭,簡單的說了情況,道︰“七千多塊,對這個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了,患者的丈夫都吐血了,現在就靠一口氣撐著,如果這筆錢找不回來,精氣神一散,家里又要多一位病患了。”

    對這個家庭來說,男人毫無疑問已經是最後的支撐了。

    妻子心死,重病纏身,兒子不爭氣,敗家,好像種種的磨難都降臨到了這個家庭身上。

    即便是男人這個支柱其實已經搖搖欲墜了。

    兒子不爭氣,傷心的不僅僅是女人,男人同樣傷心,只不過很多時候男人要承受更多。

    正如歌詞里面所唱的,大男人不好做,再辛苦也不說,躺下自己把憂傷撫摸........

    剛才才吐了很多血,男人這會兒依舊再撐著,他不能倒下去,他要是倒下去,這個家就徹底完了。

    “行,我知道了!”

    廖卓明和方寒打過交道,啞巴的那次事就是他辦的,清楚其中的深淺,笑著道︰“我這邊全力以赴,真要抓不住人,所里還有一些資金,我給補上。”

    正如前文所說,警察破獲一些小偷團伙,也總是有收獲的,一些現金不好找失主,但是也進不了個人腰包,這件事真要抓不住小偷,廖明卓還是能想辦法補上的。

    警察也不是萬能的,廖明卓說了盡量,當然也考慮到了最壞的結果。

    “謝謝廖大哥!”

    方寒倒也沒有和廖明卓爭,這筆錢科室也可以出,只不過援助基金的錢要更珍貴一些,能省則省,畢竟不是公開募捐的,要是不節制,入不敷出。

    和廖明卓聊了兩句,方寒進了診室,讓男人出來配合警察,說一下情況,青年則依舊坐在椅子上。

    方寒重新回到辦公桌後面,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也不著急。

    足足過了好一位,青年這才抬起頭︰“醫生,我媽還有救嗎?”

    “有!”

    方寒也不給青年做什麼思想工作,這麼大人了,其實什麼道理都懂,往往越是一些叛逆的、惹是生非的、白眼狼之類的,大道理比任何人懂的都多。

    因為這樣的人肯定沒少听大道理,很多大道理他們都能背的過,耳朵早就听出繭子來了。

    方寒一不是青年父母,二不是青年的老師,大道理他沒必要講,真要講或許還會惹的青年方案,他就說病情。

    “剛才我已經說了,你母親的這個病是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你母親的情況能不能好轉,不在我,而在你,倘若你能給她希望,讓她重新對生活有了盼頭,這個病治療起來很容易,要不然,還是我剛才說的,哀莫大于心死,你母親最終只能落一個郁郁而終的結果。”

    “你父親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剛才吐了那麼多血,身體也不好,全靠一口氣撐著,一旦撐不住,後果也不堪設想.......”

    虎毒不食子,換過來,哪怕再叛逆的孩子,對父母也是有情的,只不過這種情往往被一些東西掩蓋了,比如沖動,比如習慣等等。

    習慣了索取,突然索取不到,就會產生不滿,總是被慣著,習慣了,一旦受到委屈,就會心生怨恨。

    可沒幾個當子女的真的希望自己的父母怎麼樣。

    之所以任性,之所以叛逆,還是因為他們總覺得父母就應該無所不能,給自己一切,心還是孩子心。

    就比如剛才的中年男人,臉上全是溝壑,手上全是老繭,頭發已經黑白交錯,可在青年的眼中,或許他的父親還和他小時候一樣,他依舊沒能發現父親其實老了,母親其實已經不再年輕了。

    在很多父母眼中,孩子永遠都是長不大的,而在很多孩子眼中,父母永遠都是自己記憶中的那個樣子,哪怕自己已經從孩子長大成人,父母卻好像壓根沒變。

    父母會清晰的記著子女的生日,而做子女的卻往往會忘記父母的年齡。

    做子女的往往會責怪父母忘記了自己上幾年級,可做子女的卻很少去想父母為什麼會忘記。

    做父母的往往不願意把生活的艱辛告訴子女,總是用寬闊的臂膀幫子女遮風擋雨。沒有經歷過風雨,當子女的總是以為每天都是艷陽天,直到有一天,這個替他們遮擋風雨的臂膀不在了,這才突然驚醒。

    等突然某一天,做子女的看到父母真的老了,歲月不再了,可能已經晚了。

    這個發現有時候是不經意間,有時候某件事,某個意外。

    當听說自己的母親甚至抗不過半年,當看到自己的父親嘔血不止,青年的心中其實也是有觸動的。

    “醫生,我該怎麼做?”青年詢問方寒。

    “把曾經你母親給你做的還回去。”

    方寒緩緩道︰“你小時候生病,你母親怎麼照顧你的,怎麼讓你在病痛中感覺到安心的,你就怎麼去做,以心換心,她的心死了,能不能救回來,就看你能做到什麼程度,挽救一顆受傷的心並不容易。”

    青年詢問,方寒回答,同樣不說什麼大道理,只說法子,能不能做到,就是青年的事情了。

    畢竟有些事不是靠著二分鐘的沖動就可以的,哪怕現在方寒說上一大堆的大道理,青年突然醒悟了,去做了,可過後呢,青年繼續我行我素呢,再次去傷父母的心呢?

    人常說破鏡很難重圓,人心傷了,就很難在挽救回來了。

    這個說的是情侶。

    父母對子女卻永遠都是寬容的,以德報怨,也只有自己的父母才能做得到,全天下除此之外,再無他人。

    做父母的其實很寬容的,哪怕子女欺騙自己十次,當子女每一次認錯的時候,父母都會選擇原諒,然後對子女說的每一句話深信不疑。

    這就是父母,朋友,你欺騙他一次,可能這麼朋友就沒了,父母,哪怕你欺騙他無數次,他依舊對你心存期望。

    青年只要願意去做,女人肯定能原諒兒子的,哪怕是虛偽的,哪怕是做戲。

    沉默.......

    又是一段時間的沉默,青年緩緩起身,然後走出了診室,方寒也沒有挽留,也沒有詢問。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全職國醫 | 全職國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