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鐵血殘明 第六十三章 漩渦

第六十三章 漩渦

小說︰鐵血殘明| 作者︰柯山夢| 類別︰歷史軍事



    方孔蓴夯鶴叩腳佑晟闃翽L叛緯兀 叭舴喬籽鬯 桓蟻嘈湃絲稍誄}凶栽諂 。 尷魯林 恰!br />
    “也是方先生才有力讓方公子做此實證,畢竟不是每戶人家都能像方家一樣一出手就雇佣數十打行。”

    方孔菸ぐ 恍Α澳橋有∮嚴肜匆彩遣蝗幣櫻 拍蓯右 綬嗤粒 衫 思甘 鋈送坊乩矗 裁歡 切┬嘁 羰且延屑也僕蜆幔 愀昧繼錈讕煒煲餿松 灰 儆肴宋 顏腥鞘欠恰!br />
    龐雨听到視銀錢如糞土,偷眼看了一下方孔藎 坪趺揮刑乇鸕囊 叮  皇侵 雷約翰匾姆絞健br />
    當下低聲岔開話題道,“方大人語含威脅,難道已在牆後伏下三百刀斧手,只等摔杯為號出來將小人斬為肉泥。”

    方孔莨槐徊  慫悸罰 芭 睦湫α艘簧  換卮鶿幕埃 峭白 肆講劍 吹攪順乇摺br />
    池中的三人見到方孔萸襖矗  詞樟松  ︵囊硪淼目醋歐嬌蕁br />
    方孔菘戳思溉艘謊鄄ぐ創蠓 做  皇塹  牡潰 扒 故焙蠆灰 玖朔綰  既Й簧硪路!br />
    三人不敢多說,連忙從池中爬起來,濕漉漉的上了岸,錢秉鐙沒有下水,但也不敢久留,四人跟方孔菪懈隼窈罅    ㄔ埃 糲亂宦匪 眨 屑涿桓宜狄瘓浠啊br />
    只有方以智在門口停留了一下,回頭看了龐雨一眼,似乎想招呼龐雨一起走,但看方孔蕕謀砬椴簧疲 鈧找謊圓環 掖葉ャbr />
    等到四人離去,花園中只剩下方孔鶯團佑輟br />
    龐雨此時說話也可以大聲一點,“小人無利不起早,從來不想無故與人為難。

    也不像方大人一樣志存高遠。

    只是盼著不缺吃穿,多買幾畝田地,多養幾房小妾罷了。

    只要稍有些銀子,其他事情也懶得去管,最多便是鑽研一下這些旁門左學。”

    方孔萏佑甑囊饉跡 滓﹥褪且櫻 淥畝己蒙塘浚 酚瀉徒庵 狻br />
    當下緩和臉色道,“旁門左學不乏奇思妙想,雖不是科舉正途,也可算是才華。”

    “小人听某人說起,方先生正是惜才之人。”

    方孔  瑯佑晁檔淖勻皇峭艄  聊 奈[叛緯刈叩蕉悅媯 凵翊瓜露 叛緯}信佑甑牡褂埃 安恢 僑擻蟹窀嬤 有∮眩 僥徹倘幌E牛 錘氐攏 粑薜攣  嘔 糜諂緶罰 皇俏 齦搖!br />
    龐雨摸摸下巴道,“原來如此,方先生語氣蕭索,似有所感悟。”

    方孔薟恢每煞瘢  男鬧校 頤衿鶚輪 幣隕狽接η   模 褪峭艄 鬧饕狻br />
    而方應乾正是方孔蕕奶玫埽 艄 壞 舊磽俠鄯嬌藎 紙 騇~腦 蚯刻自詵接η 飛希 椒矯娑加敕嬌縈泄兀 艄 惺輪 備疚叢悸欠嬌蕕拇 常 獠湃梅嬌荻運 鷸猩鍘br />
    听龐雨的語氣,汪國華多半是在他手上,龐雨能忍住這麼久,等著方家找他談判,這個年紀輕輕的小衙役穩氣的功夫也讓方孔縈行┬饌狻br />
    兩人隔著那個小死海相對而立,方孔薟 喚幼鷗詹諾幕疤猓 強醋排佑甑潰 芭有∮汛舜味懶 嗣鷦萍仕侶以簦 訓鎂   Γ 聳庇λ呈貧  蠆豢晌筧肫繽荊  榱巳蘸蟺拇蠛們俺獺!br />
    龐雨听方孔縈鍥玻 春斂歡  純粗  崴傻牡潰 按筧嗣蓿 ∪酥皇俏 玷鞣萇硪徊  辛爍魑淮筧說母# 男業昧說惚」Αbr />
    但要說前程就讓大人見笑了,小人只是一介衙役,當到班頭便到頭了,就算去捐貢一個出身,最多也就是個吏目。

    反倒是大人進士出身,只要乘風而起,便能扶搖九天,才最是該順勢而為,不可節外生枝。”

    方孔菀攬慷匝靡鄣撓∠螅 恢卑雅佑甑背墑芯 嗥ゅ 畽嗍怯行├賂矣陬呦眨 鞠胍苑郊業牡匚緩頹渴疲 灰 布婦淙緩笤偕願閶丈  佑昃陀Ω媒懷 艄  緩罄俠鮮凳檔陌遜嬌菪慈  輟br />
    沒想到龐雨十分沉著,方孔莘吹褂兄直凰賜感乃嫉母芯  負趼湓諳路紓 轄羰樟殘納褡邢贛Χ浴br />
    “並非方某要節外生枝,而是那枝節非要與方某過不去。”

    果然龐雨乘勝追擊,抬起雙眼炯炯有神的與方孔荻允櫻 澳侵 誆皇怯胂壬蝗ュ 皇且灰前樟耍 諗幽晨蠢矗 巳巳羰腔鈄派咸茫 ┤鮒 興的澄幌縞鶇憂暗墓卣找舶樟耍 羰撬導澳澄話炎埽 醬礪胰冑諾兀 諞喚橄縞穡 餃宋奘映 ぎ逯疲 蛑庇胱髀椅摶 br />
    那幾個家丁的首級又不知去向,興許突然便從某處冒出來。

    想那建安徽寧分巡道的吏員必定要旁听,還有南京兵部的提塘官,再來個應天巡按的幕友之流,各個渠道的消息傳開去,楊知縣也難以掩蓋,就真是誤了鄉紳的大好前程。”

    方孔萃 姿布湮ぐが賬  歐 峙佑甓允種械某 胍丫 錘囪芯浚 聳迸佑晁淙還Ю菩綴罰  嬌薟ぐ椿怕遙 蛭 佑甑牡匚緩褪盜Χ加 噯Э踉丁br />
    即便龐雨手中籌碼有多好,最終也是為了和自己交易的,而非是要坑害自己。

    “那龐小友不妨開門見山,你我不用再兜圈子,你有何條件,大可直言無忌。”

    “小人覺得有價值才會有交易,如此就有一個問題,汪國華要是活著,小人有個生擒匪首的奇功,若是汪國華死了,對小人有何好處?”

    方孔菸ぐ Φ潰骸暗故侵彼  輝蛭  Ρ疽彩瞧婀σ患 渦韜麼Αbr />
    處處言利者,最終未必是得利之人。”

    “方先生所說有理,汪國華死與活確實對在下區別不大,那對小人來說,最佳的選擇是什麼都不做,把汪國華往衙門一交就行,為何要費時費力的徒增殺孽。

    說到底方大人應當考慮的,是汪國華死活對先生有什麼差別,咱們才好談後面的。”

    此時的龐雨只知道方家是世家,但對方家具體實力並無多少概念,對方孔菽艿筆裁垂僖裁揮懈拍睿 虜獯笤家簿褪鞘裁粗 }  煥啵 踔量贍苡澇段薹 雌稹br />
    龐雨雖然來明代不久,但也知道明朝的流官不能在本地任職,也就是說方孔縈澇恫豢贍艿酵┌塹憊  佑甏聳斃鬧芯橢還刈 矍敖灰祝 嬌菥橢皇歉魷緇露選br />
    方孔莩烈髕 毯筇 返潰 霸萍仕輪斜簧繃聳 耍 渲休陡奐葉 耍 蘼鬯竊趺慈Д模 芄槌  硭烙諛闃 幀br />
    眼下唯一的證人,便是那汪國華,若是汪國華死了,此事便掩埋于雲際寺,沒有人再提起,無人再來尋仇。”

    龐雨直接問道,“可是包括方把總也不會來尋仇?”

    “方某說的便是與方家所有相干人等,若是龐小弟信不過,屆時可讓仲嘉當面立誓。”

    龐雨沒有立刻答應,這個是他最主要的擔憂,便是方仲嘉可能的報復,留著汪國華也是為了反制方家。

    龐雨仔細觀察方孔蕕納裉  粵が惱庵中問餃狽π湃危 恢 攔湃碩粵が牡奶 仁欠裱縴唷br />
    他一邊觀察一邊繼續試探道,“方大人可還有其他要求?”

    “申詳之中不能有方應乾的名字,方某的名字則應排在鄉紳平賊第一人。”

    龐雨偏著頭道,“方先生只是一句空口承諾,在下便要殺人滅口,又要在申詳中為你謀取實利,以在下多年的交易經驗看來,此事恐怕不太公平。”

    方孔堇淅湫Φ潰 白勻徊恢谷鞜耍 有∮芽墑僑餃  朔萆 昕汕崴尚淳停br />
    若無方某指點,你恐怕要在這申詳上頭破血流。”

    “方先生若是有何指教,但請直言。”

    “龐小友可知那南兵部提塘官受命于何人?”

    龐雨老實的搖搖頭,他確實看不明白那個來路詭異的南兵部提塘官。

    “若本官所料不差,南兵部提塘官受命于烏程來人。

    他既要認定是縱奴為惡,只要此點一旦認定,他便要更進一步,將起因確認為士紳為惡。

    但他卻並非是對著桐城士紳來的。”

    龐雨听得一呆,什麼烏程來人他根本沒听懂,其中的邏輯當然一時也理解不了。

    方孔葑怨俗緣慕駁潰 拔誄湯慈慫瞏t模 厥怯μ煆哺Y毆 摶傘br />
    提塘官不是要定桐城士紳的罪,而是要張國維出面反對縱奴為惡的結論。”

    龐雨迷茫的問道,“為何?”

    方孔萆舫輛玻 巴┌鞘可鴝嚶獢@指瓷纈猩媯 閌僑 右彩歉瓷緄娜恕br />
    若是張國維堅持亂事與士紳無關,而其他的奏疏之中卻證明桐城士紳確有劣跡,那麼皇上自然認定張國維包庇士紳,為何包庇士紳,則是因張國維結黨士林,東林復社勾結張國維,遙制江南權柄,張國維這巡撫,就做到頭了。

    若是張國維同意士紳為惡的結論,士紳難以認可,以我桐城士紳交游之廣,定然在江南士林鬧得沸沸揚揚,必稱楊芳蚤、皮應舉、張國維逢迎溫體仁,污了他們在士林的清名,更得罪了江南大批士紳。

    張國維乃錢謙益的門生,就任應天巡撫,自然有東林在地方的支持,才能政令暢通。

    若得罪了士紳,便動搖其根基。

    對張國維來說,桐城亂事定性及處置前後為難,乃是方寸間騰挪,”龐雨暗暗心驚,方孔莘講潘檔模 盟貧 嵌   遼僦 狼I嫻氖怯μ煆哺 且患兜畝氛 μ煆哺Y乒艽竺  罡輝5氖 齦  鞠嗟庇謔∫患丁br />
    而龐雨自己則是個最底層的皂隸,一旦稀里糊涂牽扯進省級的斗爭中,隨便哪方一個不小心,就能把他這只小螞蟻踩死。

    但此時還不知方孔菔槍室庀嘔W約海 故僑酚釁涫隆br />
    方孔菁絛潰 按聳呂戲蚰芸疵靼祝 毆  鈑于緣幣材芸疵靼祝 俏蘼鄢趾沃摯捶  圓換嶙約撼雒妗br />
    各家的奏疏若是要有理有據,都必須以桐城縣衙的初始申詳為依據。

    所以各方才會齊聚桐城,便是為此一份申詳。

    眼下這申詳落在幕友和龐小友身上,而幕友與堂官過于緊密,難免讓人懷疑是堂官的本意。

    倒是龐小友你這能寫會算的班頭與各官都無牽連,等到楊芳蚤看明形勢,申詳之事定然落在你一人頭上。

    巡撫、巡按、南兵部、分巡道、桐城士紳、知縣、知府和那烏程來人,以巡撫與烏程來人最為對立,其余騎牆之輩各懷鬼胎,屆時龐小弟茫然無緒,貿然寫就申詳,一旦招惹其中一方不快,你在那寺中所獲銀錢也不過是別人嫁衣。”

    龐雨無暇去辯解銀錢的事情,反正方孔菀踩隙ㄋ遼倩袢×瞬糠鄭 聳畢任茸︵乃跡 醋歐嬌蕁胺較壬故撬檔糜行┐覽恚  退閽諳輪 懶耍 巧 昊故悄岩醞瓿桑 栽諳掠瀉斡麼Α!br />
    “你我合則兩利,斗則俱傷。

    龐小友更不可小看此份申詳,此事牽連甚廣,務必小心應付。

    若是還心有疑慮,龐小友便不必急于應承,今日方某言盡于此,龐小友可回去仔細思忖,看看老夫方才所言,是否值得你所做之事。”

    ……“二哥方才所說烏程來人,恐怕是內閣首輔溫體仁的手下。”

    何仙崖的聲音有些顫抖,“溫體仁原籍烏程,官場有些人便是以地名代稱。”

    兩人對望一眼,眼神中都充滿恐懼,原本大亂平息,龐雨得了銀子又得名,就該享受取勝的紅利了。

    怎知道正因他平亂首功的身份,突然被安排了編寫申詳的差事,卷入了一個詭異又危險的官場旋渦。

    這是一個危險的旋渦,因為已經牽扯到內閣首輔和應天巡撫。

    “這些大人要桐城縣衙的申詳為依據,都想把申詳寫成他們想要的樣子,以達成他們各自目的。”

    龐雨想起還有唐為民對付趙司吏的事情,頓覺更加頭痛,揉揉額頭道,“我要不要裝病算了,就說平亂的時候受傷了。”

    何仙崖低聲道,“原本不該擾了二哥,但還有事不得不說。

    那汪國華病得厲害,又不敢給他醫治,不知還能撐得多久。

    另外我來之前,大哥說他看押那汪國華這些時日,既累又險…讓我一定跟你說,他要多分些銀子。”

    龐雨疲憊的揉著眉頭,“他要分多少?”

    “總共六千。”

    龐雨盯著桌面看了片刻後抬頭看著何仙崖,“那三弟你呢,要多拿多少?”

    “我就…多拿一千,總數三千。”

    “為何你不拿六千?”

    “屬下覺得,此時少拿些,日後能多拿些。”

    龐雨一笑,又輕輕嘆口氣,正要說話的時候門口有人影進來。

    龐雨抬頭看去卻是只見過一次的阮大鋮。

    他知道此人中間去了安慶,給王公弼提供了一筆銀子作開拔銀,這樣池州兵才過得江。

    對方好歹是個進士身份,龐雨連忙站起來躬身道,“小人見過阮先生。”

    阮大鋮撫摸這胡子,豪爽的大步走來,然後抬起龐雨手臂親熱的道,“老夫方才去了楊堂尊和周縣丞處,听聞龐班頭孤膽直闖雲際寺,一劍掃平數十亂賊,全我桐城萬千生靈,此舉當流芳百世。”

    龐雨沒想到阮大鋮這麼沒架子,上次在縣衙時,阮大鋮可是連縣丞也沒太給好臉。

    只听阮大鋮繼續道,“此天下板蕩之際,龐班頭如此英雄蓋世,絕不應屈就于桐城縣衙。

    若是老夫有復起之日,定當一力保舉,令龐班頭勇武之名直達御前。”

    龐雨听完心中有了些底,看來阮大鋮也是看上了那份申詳,想在里面列個名字,得個知兵的美譽,最終還是為了在官場復起。

    “那小人先謝過阮先生的看重。”

    阮大鋮從懷中摸出一張銀票,直接放在龐雨的桌案上。

    那申詳已經夠頭痛的,龐雨豈敢再牽扯更多人進來,連忙要推辭。

    阮大成一把拉住龐雨,“龐班頭萬勿推辭,這份心意老夫是代桐城百姓上的,未有請托之嫌,龐班頭不可負了百姓的好意。”

    說罷他便大步走出門去,甬道上人來人往,龐雨也不好拿著銀票推來推去,只得先把銀票放在桌上,跟著到門口去送阮大鋮。

    阮大鋮客氣的拱手道,“在下創辦有一文社,名曰中江社,卻不止研討時文戲詞,更談劍論兵,阮某一向認為,家國危難之際,應蕩滌柔弱之士風,士人當上馬為將下馬為相,方可稱棟梁。

    龐班頭雖無功名,卻有蕩寇平亂的大功,若是龐小友不嫌棄,可入我中江社。”

    龐雨敷衍著應承下來,阮大鋮說完便告別而去,此人來就只是送了一份銀票,什麼要求都沒提,但龐雨知道必定是要有回報的。

    只是他沒想到阮大鋮居然邀請他進入中江社,此時的士子都喜歡結社,但只限于讀書人之間,至少要秀才生員什麼的,從未有人邀請衙役結社的,因為在讀書人眼中,衙役地位比農民還低。

    也可見阮大鋮的名利心之重,為了申詳里面的一個名字,能把賤役邀請進入自己創辦的文社。

    此時門口過來一名快手,他急急對龐雨道,“稟報班頭,門外有人找你。”

    龐雨已經心力交瘁,不由疲倦的道,“又是誰?

    不要緊的都趕走。”

    “那小人去把她趕走。”

    “老子先問的你來人是誰。”

    “一個農村女娃,應是不要緊的。”

    龐雨愣了一下,突然急急走出大門,晃眼一看便見到孫田秀小小的身影。

    孫田秀背著一個大大的背簍,小臉上紅撲撲的,她原本看到八字牆的幫閑,很是有些害怕,此時見到龐雨出來,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臉。

    她擦擦額頭的汗水,有些害羞的道,“叔,我給你帶了新米,還有些蘿卜。”

    龐雨看著那張滿是汗水的笑臉呆了片刻,突然覺得心里一松,也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鐵血殘明 | 鐵血殘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