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罪惡無形 第九章 身世特殊

第九章 身世特殊

小說︰罪惡無形| 作者︰莫伊萊| 類別︰都市言情



    夏青不解的看著他,這學校又不是什麼特殊機構,調個監控有什麼不妥?

    許大強訕笑︰“原本吧,我們學校體育館里面真的是配備了很完善的監控設施,但是……平時使用體育館最多的就是我們學校籃球隊那些人,那幫小子,一個個長得那麼老高,打球又一直跑跑跳跳的,平時也不老實,閑不住。

    體育館里面那個監控攝像頭,不是都安裝在牆壁上麼,投入使用後沒多久,就都被他們給弄壞了,這個路過了跳起來摸一把,後面好幾個就閑不住,都得跟著一樣跳起來摸一把,沒過多久攝像頭就大部分不靈了。”

    “這倒也沒有什麼,壞了之後沒有及時維修過麼?”夏青問。

    許大強搓著手︰“這不就是我們為難的地方麼!我們這邊是一直敦促體育館這邊抓緊時間聯系廠家過來維修,但是他們這邊拖拖拉拉的,一直也沒有修,我們一去問,就說經費緊張,等一等,我們就是個保衛處,不管是錢還是東西,都不直接歸我們管啊,平時呢,這里說白了主要也是那些運動員在用,其他學生用的很少,我們三催兩催人家也不當回事,那我們也就沒再理了。”

    “總不至于整個體育館,上上下下就一個好用的攝像頭都沒有吧?”夏青覺得按理來說,那樣規模的一個體育館,監控攝像頭肯定不止一個兩個,總不至于那麼夸張,都被弄壞了,“而且我看你們那個體育館里面頂棚挺高的,籃球運動員再高也不是巨人,難道真的腳底下裝彈簧了一樣麼?”

    許大強一听這話就笑了︰“你要是這麼問,那我也跟你們發幾句牢騷,當初也不知道是哪位神仙那麼聰明,體育館里面的監控攝像頭一個也沒往天花板上裝,全都給我裝牆上了,裝牆上呢,也沒裝多高,兩米多吧,咱們一般人是踫不著,但是就我剛才說的,那里頭那一群人高馬大的,不跳都比很多人跳起來高,要是再跳起來,那不是輕松加愉快麼!”

    “監控攝像頭的損壞情況具體怎麼樣,帶我們去看看。”紀淵對許大強說。

    許大強當然不會再拒絕這樣的請求,他連忙答應著,帶著紀淵和夏青朝監控室的方向走去,畢竟是保衛處的副處長,答應了履行起來也比較痛快,熟門熟路的帶著他們去掉了一下體育館的監控,結果發現還真是這樣的,一個偌大的體育館,居然只有那麼兩個監控攝像頭是好的,其他都顯示著故障,而那“唯二”的兩個監控設備,一個不知道被糊上了什麼東西,畫面模模糊糊,什麼也看不清,還有一個倒是挺清楚的,連天花板上的蜘蛛網都清晰可見——它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或者人撞過,角度扭轉的十分詭異,該拍的地方一點拍不到。

    “這兩個還能夠正常工的攝像頭,是最近才這樣了,還是早就這樣了?”夏青問,這個問題的答案決定了這與凶手是否有關系。

    許大強表情有些尷尬,很顯然他並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反倒是在監控室里值班的另外一個保衛處干事看許大強答不出來,在一旁開口幫他回答說︰“這兩個變成這樣都已經有兩三個月了吧。”

    既然如此,那想要從監控記錄上面找線索的想法就落空了,夏青和紀淵道了謝,和許大強互換了聯系方式,離開了這個相對還比較寧靜的校區。

    回公安局的路上,夏青對紀淵說︰“那個朱浩瀚是籃球隊里面的靈魂人物,得分主力,人長得好像也還不錯,說不定在校園里面有一大票的女粉絲呢,這要是回頭讓她們知道朱浩瀚出了事,說不定要心碎一地了!”

    “想象不出來。”紀淵一副非常缺乏同理心的樣子。

    “那你就想一下,你非常在意的什麼人,本來好好的,結果突然來消息,說這個人在工當中——”

    “童言無忌,不許胡說!”原本平靜開車的紀淵,忽然扭頭喝止了這個比方。

    夏青被嚇了一跳,第一反應是可能自己的比方讓他想起了之前鄭義出事的不好回憶,剛有那麼一點自責,砸吧砸吧有覺得不是那麼回事兒。

    “童言無忌,不許胡說”,這很顯然不是不想舊事重提的意思,而是很確定夏青要說的事情是還沒有發生的假定,並且這個假定讓他覺得害怕,有些忌諱。

    尤其他方才的神色和語氣,分明是在怕,而不是在生氣,所以……

    想到這一層,她抿著嘴笑了,扭頭看看紀淵,故意對他說︰“放心吧,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而且我這麼謹慎的人,當然不會有事了!我是不會做出鄭義那樣的事情,不等支援也不等你,一個人沖過去的。”

    說這話的時候,夏青的語氣是輕松的,但是她看著紀淵的眼神里面卻藏著小心翼翼的觀察,留意著紀淵听到這一番話之後的反應。

    紀淵沒有動彈,不過他的臉上多了一些可疑的紅潤。

    夏青悄悄松了一口氣,心里面方才的惴惴和擔憂一下子都不見了,反而好像被充了氫氣進去一樣,變得輕飄飄的。

    紀淵估計也是覺得有些不大自在了,先是清了清嗓子,問夏青︰“你好像對鄭義的看法還挺不太……正面的?康戈都跟你說了些什麼?”

    “還不就是鄭義怎麼成為了你們兩個人友誼當中‘第三者’的事兒麼!”夏青同紀淵開了個玩笑,沒有完全說實話,也沒有完全回避,“不過你說的對,我對他這個人不了解,說印象有多麼的不正面也不至于,就是沒有多高看一眼罷了。”

    “如果你多方考證之後,發現鄭義就是你一直以來要找的那個人,你會不會有一種方才你猜測的,朱浩瀚的女粉絲心中的那種痛苦?”紀淵忽然問。

    “不會的,”夏青擺擺手,語氣篤定,“鄭義那種人不可能是我要找的恩人。”

    “看來康戈這個大嘴巴,還是說了不少。”紀淵無奈的露出一絲苦笑,“我是說如果,只不過是一個假設,假設這個可能性成立了,你豈不是很失望?”

    “嗯……應該還是不會,”夏青依舊搖頭,“我對自己恩人的印象是非常客觀的,並沒有去刻意的美化他,更沒有通過主觀情緒去神話他,他該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因為我沒有憑空現象,盲目抬高,又怎麼可能會失望呢?”

    紀淵因為夏青的話而再一次陷入沉默,夏青見好就收,沒有再說什麼。

    到了局里面,簡單的分配了一下任務之後,又是一番忙碌,夏青負責確認死者身份,聯系死者家屬,她問紀淵︰“管理員老杜今天提到的那兩個白天去過體育館的人,你覺得有沒有必要了解一下情況?”

    “不用,凶手前一天得手後,第二天沒必要畫蛇添足的又跑到體育館去增加自己的‘曝光率’,那兩個人暫時來講,可以視為閑雜人等,不用理。”紀淵回答。

    夏青覺得有理,就放棄了連那兩個人也一並摸個底的打算,很快就確認了死者朱浩瀚的個人情況,不過這也帶給了她另外一個難題。

    朱浩瀚的戶口居然是一個人獨立出來的,沒有和任何親人的落在一起,有些孤單單的落在w市的一套房子的地址上,那套房子夏青也查了一下,是一套落成時間不長的新居民小區,那個居民小區之所以會被開發出來,就是因為附近接二連三被幾所大學買下來要做新校址。

    朱浩瀚是先入那所學校讀書和打球,之後學校才買了地建了新校址的,那朱浩瀚的戶口單獨落在那套位于附近的房子里,意圖不言而喻,並且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來了其家庭的經濟實力。

    于是夏青就開始查詢他戶口在獨自遷出,一邊查詢一邊向羅威打听大學生聯賽球員的收入問題,得到的答案是,大學生球員雖然很受各高校的重視,但是實際上並沒有什麼特別實質的收入,只有一些特殊獎學金,以及率領球隊獲得獎項之後學校額外給發的一筆獎金,金額太多了也沒有,幾萬塊錢的樣子。

    夏青估算了一下朱浩瀚戶口所在的那個小區的大概房價,如果不是家境殷實的話,單獨在那里準備一套房產供朱浩瀚居住,靠朱浩瀚自己的收入水平,現階段來說還是遠遠沒有辦法事先的。

    結果這麼一調查,夏青發現根據朱浩瀚的戶口遷移記錄,他之前的戶口也並不是和父母落在一起,而是落在了他的伯父的家里面。

    夏青查到朱浩瀚伯父的聯系方式,打了一通電話過去,電話想了好久,才有人接听,並且接電話的也並不是預期當中的中年男人,而是一個中年女性。

    對方得知了夏青的身份和意圖之後,略微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表示她是朱浩瀚的堂姐,也就是朱浩瀚伯父的獨生女兒,自己會盡快趕過去處理,在此之前不要打擾朱浩瀚伯父的休息,不要驚動老人。

    這樣的請求夏青當然不會拒絕,通過電話之後大約半個小時,之前還在電話另一端的中年女的就已經來到了,進門就直接提出要見夏青,夏青聞聲起身,朝那位來訪的女士迎了上去。

    朱浩瀚的姐姐看起來可比她堂弟的年紀要大上不少,應該已經有四十出頭了,看得出來保養得非常不錯,衣著也得體,一看就是個生活水準不錯的人。

    “你好,夏警官,我過來處理我堂弟的事情。”朱浩瀚堂姐向夏青伸出手。

    夏青也伸手和她握了握︰“你好,怎麼稱呼?”

    “我叫朱浩渺,我父親他最近心髒出了一點問題,剛剛接受過手術,現在還在恢復期,不能承受精神刺激,所以我堂弟的事情,你們就跟我說吧,我基本上對他的情況也是比較了解的,你們問我也一樣。”朱浩瀚堂姐說。

    “好的,那我先問一下,朱浩瀚的戶籍為什麼之前是落在你父親那邊的呢?”夏青示意朱浩瀚堂姐坐下來說話,然後開口問,“我沒有查到關于朱浩瀚父母的個人信息,他們是移民國外了,還是有什麼別的問題?”

    “哦,是這樣的……”朱浩渺嘆了一口氣,“我那個小叔和嬸嬸早就不在了。這事情說起來有點長,我這個堂弟的身世,其實說起來也有點復雜。”

    “沒干系,你慢慢說。”夏青把方才準備好的溫水推到朱浩渺的面前。

    朱浩渺道了謝,開口講述其朱浩瀚的特殊經歷︰“浩瀚的爸爸是我父親最小的弟弟,當年我爺爺有六個孩子,只有最大的和最小的是兩個男孩兒,中間四個都是女孩兒,長大之後,我的四個姑姑就都嫁了人,有的嫁得還挺遠,平時都是我父親幫忙照顧最小的弟弟,所以和我小叔的感情也很好。

    我小叔二十多歲跟嬸嬸結婚,過了兩年生了浩瀚,本來一家挺幸福,結果在浩瀚一歲多的時候,遇到了偷小孩兒的,把他給偷走了,那件事對我們全家來說都是晴天霹靂一樣,我小叔和嬸嬸到處去踫運氣,希望能把孩子找來,都沒有任何的回音,浩瀚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再後來,有一次接到什麼線索,跑出去找孩子的時候,他們兩個遇到了車禍,一下子兩個人就都沒有了,之後我父親負責繼續繼續尋找浩瀚的下落,又找了快兩年,才總算打听到了消息,然後在警方的計劃下,把浩瀚給救了回來,找回來之後,因為小叔兩口子早就不在了,浩瀚的戶口就落在我父親那里了。”

    這個倒是真的讓人沒有想到,夏青有些驚訝。

    “而且,浩瀚並不是一次就成功被解救出來的,他也是吃了不少苦頭,最後才被救出來,本來以為否極泰來,這輩子應該挺不錯的,結果這里面還有不少的波折。”朱浩渺說。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罪惡無形 | 罪惡無形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