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罪惡無形 第十七章 膨脹

第十七章 膨脹

小說︰罪惡無形| 作者︰莫伊萊| 類別︰都市言情



    夏青對于在看台上聊一聊的這個提議倒是比較贊成,既然教練不希望引起什麼恐慌,在看台上聊聊很顯然是最不顯山不露水的,場館內現在吵吵嚷嚷的也挺熱鬧,看台又挺高,在上面只要別嚷嚷,估計下面也听不到談話內容,所以相對來說隱秘性也還是有一定保障的。

    兩個人上了看台,教練果然挑了一個比較靠後的位置,既可以居高臨下的看清楚場地里面隊員們的訓練情況,又可以讓下面的人听不清他們的說話內容。

    兩個人走到教練所站位置下一排的台階上,和教練打了個招呼,正式彼此介紹了一下,x大籃球隊的教練姓陳,叫陳奇,任球隊主教練已經有三年多的時間了,也就是說基本上朱浩瀚入隊以後就一直在這位陳奇教練的手下受訓,對于朱浩瀚,陳奇教練也是相當的熟悉。

    “抱歉啊,只能讓你們二位在這里跟我聊聊了,我現在心情也是很復雜,球隊忽然遭了橫禍,失去了一員大將,這對于我們接下來要打的賽季非常的不利,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更得穩得住局面,”陳奇教練可能是因為生得高大的緣故,說起話來也是中氣十足,聲音很洪亮,甚至需要稍微克制一下,壓低一些音量,才適合這樣近距離的私下里交談,“朱浩瀚的事情要怎麼通知下去,什麼時候通知,這個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事,上面沒決定好,我也只能這樣。”

    “這個我們能夠理解。”夏青對她點點頭。

    其實暫時對朱浩瀚的死保持一個低調的態度,對于夏青他們的工倒也是有好處的,假如那個凶手真的並不是周志專,而是另有其人,那麼這個人一定早就想好了應對的各種策略,假如朱浩瀚的死第一時間轟轟烈烈的爆出來,對方一定會不急不忙的拿出早就預備好的應對策略,見招拆招。

    所以沒有任何動靜或許反而是一件好事,平靜的水面更容易看出細小波動。

    “你們現在有沒有什麼比較明確的方向?我的其他隊員不會有危險吧?”陳奇教練為這個球隊的當家人,首先比較關心的是這方面的問題。

    “這個我們現在暫時還沒有辦法給你一個準確的定論,”紀淵對他說,“凶手的案動機還不明確,需要有更多線索,所以如果你們不打算馬上向隊員公開朱浩瀚的死訊,那最好也想辦法讓隊員最近減少落單的情況。”

    “嗯,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們現在暫時和其他人說朱浩瀚是身體出現不適,所以暫時你們可能也不太方便去找其他隊員,有什麼就盡量問我吧,我不敢夸口說對朱浩瀚的各方面情況百分之百的了解,但至少不比那些小子差吧。”陳教練眉頭簡直擰成了一個疙瘩,高高的隆起來,“我是真不明白為什麼好好的,朱浩瀚會突然出事!這孩子在我們隊里頭雖然是主力,但是一點也不搶風頭,挺踏實的,我是真沒想到他居然會出這樣的事。”

    “朱浩瀚平時是一個什麼樣的個性?”紀淵問。

    陳教練對于這個問題的答案還是相當篤定的︰“他就是個球痴,我也不瞞你們說,如果我想說場面話,我可能會跟你們說,為教練,我對自己的隊員是一碗水端平的,但是說實在話,我對朱浩瀚其實一點偏愛在里面。

    我為什麼會對這孩子比較偏愛一點呢?因為他很多時候讓我想起了以前年輕時候的我自己,什麼花花心思都沒有,滿腦子就是想著怎麼打球,怎麼贏球,怎麼多得分,把練球當成自己生活的全部。

    以前我們那時候這樣的球痴還挺多的,那時候人比較實在,現在的有的那小孩兒,剛有點好苗頭,就開始想著怎麼能紅,心思立刻就活泛了,打球的時候也總想著怎麼能顯得他自己比較帥,突出一下個人能力!

    所以朱浩瀚擱在他們中間,就顯得特別踏實,這孩子平時話也不多,平時不管是訓練還是比賽的時候,一點也不獨,該個人表現的時候不丟人,該團隊配合的時候分球也大方,挑不出什麼毛病,本來我還跟他說,這眼看著他要畢業走了,趁著這段時間,幫我磨一磨隊伍,沒想到突然就這樣了!”

    “按照朱浩瀚的年齡,不是還有一年才到上限麼?既然他在球隊里面那麼重要,沒打算多留他打一年?”夏青憑借之前羅威給自己科普過的內容詢問起來。

    “這個我早就和他討論過了,如果說以後這孩子不打算繼續打球,那我倒是希望他能趁著自己年齡限制還沒到,狀態有比較好的時候,再多發揮一年光和熱,但是他說他還想繼續打球,並且也有職業俱樂部對他比較感興趣了,那我不可能因為這個,非得多耽誤他一年,你們可能不那麼了解,對于運動員來說,年齡每大一歲,職業生涯就大大縮短了一截兒,再加上傷病之類的外界因素,誰也不敢說自己的運動生涯到底有多長,我要是多扣他一年,搞不好就把他之後的整個職業生涯都給耽誤了,那我就太不是人了。”

    “朱浩瀚要離開球隊,或者說是去職業隊發展的這個情況,會對你們球隊里面的其他什麼人造成什麼影響麼?”

    “這能有什麼影響?沒有影響。”陳教練斬釘截鐵的回答。

    “你們隊里面的理療師周志專這個人,陳教練了解麼?”紀淵問。

    “老周,我知道他,了解不了解的不敢說,湊合吧。”陳教練點點頭,因為紀淵把話題突然轉換到了周志專的頭上,似乎還有些茫然,“怎麼突然說這個?”

    “朱浩瀚遇害當天,最後一個打過交道的人就是周志專。”紀淵回答。

    陳教練恍然大悟,不過這個恍然應該是關于為什麼紀淵他們詢問起了周志專,其他的倒是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是了,朱浩瀚好像平時經常是老周給他做放松,老周有一手推拿的絕活兒,不光是放松肌肉,有些時候一些輕微的運動傷,他也能簡單的幫助調理調理。前天是老周的班兒?這我還真不知道。”

    “本來不是他,周志專臨時和人換了班了。”夏青回答道。

    “哦,難怪了。”陳教練點點頭,然後才反應過來,“你們懷疑老周?”

    “怎麼?不能麼?”紀淵問。

    “我不敢給別人打這個包票,但是我覺得沒道理。”陳教練看起來也有些困惑,“朱浩瀚是個老實孩子,老周也是個老實人,而且他們兩個人,一個是球員,一個是理療師,八竿子打不著,也沒有什麼利害沖突,沒有這個必要吧?”

    “周志專和我們提到過,說隊里面有的球員似乎對朱浩瀚略微有點別的情緒?”夏青故意把話說的不那麼明白,沒有直接照著周志專提供的情況去發問。

    盡管她說得很含糊,陳教練卻是听得很明白,他抬起手來擺了擺,因為從事籃球運動,並且人也生得高大的緣故,他的手都比正常人的更大許多,就跟一把小蒲扇似的,隨便揮兩下都帶著風︰“你們別听他瞎說!那老周什麼都挺好,就一個毛病,什麼事情都喜歡上綱上線!我們隊里面的那些小子,我最知道了,關系都挺融洽的,就算性格不太一樣,有的踏實一點,有的可能喜歡出格小風頭什麼的,但是總體還都是一群好孩子,本本分分的,沒有花花腸子。”

    “朱浩瀚之前因為飲酒差一點鬧出來退隊吧?”紀淵把朱浩渺之前提到過的事情說出來,向陳教練求證。

    陳教練沒想到紀淵會提起這件事,表情看起來有些疑惑︰“這事兒你們怎麼知道的?不可能是老周說的吧?他應該不知道還有這麼一段才對,當時朱浩瀚在球隊內部我們說的是停訓反省,沒說讓他退隊,後來他也回來了,事情沒有張揚出去,除了教練團隊之外,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些。”

    “是朱浩瀚的家人告訴我們的。”紀淵解答了他的疑惑。

    陳教練恍然大悟,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兒︰“哎呀,我這自從知道朱浩瀚出事之後,這腦袋就有點懵,可不是麼!那件事他家里人是知道的,當時這孩子也不怎麼著,犯了軸,本來好好認個錯表個態就能過去的事兒,非鬧著要退隊,我也是心疼這是個好苗子,所以沒同意,跟他家里人說,回家好好勸勸。

    回家之後不知道家里頭是怎麼勸的,反正過兩天自己就回過味兒來了,找我道歉,我本來也沒想真的讓他走人,所以就順理成章的歸隊繼續訓練了。”

    “那次為什麼朱浩瀚會違規飲酒呢?如果那件事情從嚴處理的話,會不會真的讓他退出校隊?”夏青想要了解得更多一些。

    “單純是喝酒的話,不至于退隊,但是那次這小子要是一直軸下去,梗著脖子跟我嚷什麼只要沒耽誤比賽,他就有喝酒的權利,教練也不能侵犯他的基本權利什麼的,那可就真的不好說了。”

    “那朱浩瀚這樣違反紀律的次數多麼?”

    “不多,就那麼一次,要不然我怎麼會說他是犯軸呢!”陳教練搖頭,“我這個人其實惜才歸惜才,原則上的事情,我還是非常看重的,再怎麼有天分,如果是那種特別沒有紀律觀念,特別沒有自制力的人,我也一樣不會讓他留在我的球隊里面的!那種人是沒有什麼發展的!”

    夏青想了想,又問︰“那陳教練,一個平日里一心只有打好球,並且還算是比較規矩比較老實的,那次怎麼會突然這麼叛逆了呢?有什麼緣由麼?”

    “那段時間可能多少有那麼一點膨脹吧,”陳教練回想起當時的情形,再想到現在朱浩瀚已經永遠的離開了,表情里面又更多了幾分傷感,“那段時間,我們校隊在分區賽里面一路過關斬將,打得比之前歷年都要順利,早早就擠進了決賽十六強的名單上,所以當時隊里面上上下下都特別振奮。

    振奮這種事呢,有是很必要的,但是太過了就容易驕傲自滿,不管怎麼說,這就是一群二十剛冒頭的毛頭小伙子,哪有那麼深沉的性格啊,一路贏過來,就有點自信過了頭,有點飄了,幾個人跑出去喝了個慶功酒。

    要是就小酌一杯什麼的,那這事兒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不是不可以,關鍵是第二天那幾個小子回來訓練的時候,明顯狀態就不對,尤其是朱浩瀚,腳底下感覺就跟踩棉花似的,一點力道都沒有,我覺得他當時酒都沒有醒,所以一時之間……誒!劉伍鈞你干嘛呢?!訓練完了麼你就往地板上趴!起來!”

    陳教練說著說著忽然調門兒一提,大吼了一句,夏青毫無防備,著實被嚇了一大跳,整個人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往後退了半步,幸虧紀淵在一旁,及時將手臂攔在她的背後,護住了她,這才沒讓她重心失衡摔倒下去。

    陳奇教練收回目光的時候正好看到夏青一個哆嗦和趔趄,忙不迭也伸手去扶她︰“哎喲,嚇到你啦?不好意思啊,我這個人大嗓門兒,剛才冷不丁看到有人偷懶,就忘了正跟你們說這事兒了,沒事吧?”

    紀淵借著扶住夏青的動,巧妙的幫她擋了陳教練伸過來想要幫忙扶一把的手,夏青定了定神,對陳教練點點頭,表示自己只是嚇了一跳,沒有問題,心里面的波瀾倒是並沒有平息下來。

    因為被綁架時候的遭遇,夏青對于來自于異性的肢體接觸一直都有些抵觸,會覺得特別的不自在,不過像方才陳教練那樣只是單純的搭把手,她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可紀淵那架勢,卻分明是有意幫忙隔檔了一下。

    砸吧砸吧這個微小的細節,夏青覺得自己的心又定了幾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罪惡無形 | 罪惡無形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