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回到明朝做權臣 第276章:父子相見

第276章:父子相見

小說︰回到明朝做權臣| 作者︰紅塵賊子| 類別︰歷史軍事



    “我說大帥呀,咋不讓娃兒們進城?”大紅狼哈哈大笑著說道︰“早就接到了大帥的消息,知道你要帶著娃兒們過來,我還專門準備了住處,你卻讓娃兒們露宿在城外。八八讀書,◇o ”

    “這也是為了鍛煉他們。”張啟陽說道,“真要是到了戰場上,露宿荒野的時候居多,哪里有那麼多早就準備好的住處?”

    “大帥說的也有道理!”大紅狼道︰“這些個娃兒們,總是在軍校里邊,吃的好住的好,應該讓他們吃點苦頭,要不然就全成嬌生慣養的大少爺了,就應該這麼鍛煉一下才好。哦,對了,我家里那個兔崽子在哪兒?可有些日子沒有見過那小子了。”

    “洪長安他們在後營,我陪洪將軍過去吧。”

    “不用,不用,大帥你忙你的就好,我只是去看看兒子罷了。”

    “那好,洪將軍請便。”就在大紅狼邁步要走的時候,張啟陽忽然想起什麼,趕緊對大紅狼說道︰“後營的口令是服從!”

    口令?

    啥口令?

    大紅狼稍微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來︰“大帥還真行,竟然弄的好像真的一樣,對這幫娃兒們就應該如此嚴格。”

    在幾個親兵的陪同之下,大紅狼來到後營。

    雖然時間還早,後營的營盤已經扎下來了,還豎起了三層營柵,並且挖出了兩道拒兵壕,看起來很象那麼回事兒。

    當大紅狼靠近的時候,臨時搭建起來的哨塔上猛然傳出一聲吶喊︰“止步,口令。”

    大紅狼笑呵呵的說道︰“是我,大紅狼,洪長安他爹……”

    “口令!”

    看著哨塔上那兩個過分年輕的學生兵十分認真的樣子,大紅狼笑道︰“我是……”

    還不等大紅狼把話說完,其中的一個學生兵猛然吹響了竹哨,尖銳的竹哨聲顯得極其刺耳,另外一個學生兵則直接開火,朝著大紅狼面前幾步遠的空地放了一qiang,用更大的聲音高喊著︰“這是最後一次警告,口令!”

    雖只是警告性的開火,也把大紅狼嚇了一跳,他怎麼沒有想到那學生兵竟然會真的開qiang。

    “口令是……是服從。”

    說出了正確的口令之後,那個端著火銃的學生兵依舊不允許他靠近營柵,而是仔細問過了姓名和來意之後,讓他們在原地等待。】八】八】讀】書,2ˇ3¢o

    時間不長,洪長安快步跑了出來和父親相見。

    “我的兒,又長高了不少,還比以前壯實了很多。”

    父子二人已一年沒有見過面了,如今在商城“老家”相逢,自然歡喜的很。

    和父親的熱切態度相比,洪長安則顯得有些冷淡,甚至帶著些埋怨︰“父親也是老行伍了,應該知道進出軍營要對口令的規矩吧?”

    這個規矩大紅狼當然知道,為了的避免閑雜人等或者是敵方的細作潛入,但這根本就不是在兩軍陣前,而是在大後方,根本就沒有必要使用口令,但兒子說的卻一點都沒有錯。

    “你這小兔崽子,居然教訓起老子來了。”大紅狼笑罵著,身手去摸兒子的腦袋。

    這本是一個很親昵的動作,洪長安卻下意識的閃開了︰“父親有什麼話就盡快說吧,我還有事情要去忙呢。”

    “你能有什麼正經的事情?”

    “挖溝。”

    “挖溝?”大紅狼愣住了︰“挖什麼溝?”

    “排水溝啊?否則的話,若是下雨豈不是要泡起來?”

    營盤內外一定要有相互連通的排水溝,這是基本常識。

    但是,大紅狼看了看頭頂火辣辣的太陽,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火爆晴天的,怎麼可能會下雨?挖的甚麼鳥水溝?吃飽了撐的吧?”

    “軍規就是軍規,不會因為客觀條件而有絲毫改變。”

    兒子說的這句話大紅狼並不是很明白,估計是在說不論晴天還是雨天這排水溝一定要挖。

    雖然大紅狼也贊同嚴格治軍,但這些孩子們這麼干,把軍規當做神聖不可更改的金科玉律,則就顯得有些過分了。

    因為過分的真實,反而顯得有些虛假了,就好像是在演戲一樣。

    大紅狼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兒子和以前的不同,這種不同不僅僅只是體現在洪長安的體態和外表上,更多是一種內在的變化。

    具體這種變化到底是什麼,大紅狼卻又說不清楚,只是覺得兒子對自己的態度比以前要冷淡的多。

    原本準備了一肚子的話,但兒子的這個樣子卻讓大紅狼有種不知從何說起的尷尬,只能沒話找話的說道︰“你們來的人好像不多吧,干嘛還要扎前後兩個營盤。”

    “這是軍事機密,不可對外人提起。”

    “我是你老子,不是外人。”

    “非我營中之人,即為外人,還望父親理解。”

    “你……你這孩子……”大紅狼無奈的苦笑著︰“上了兩三年軍校,你小子竟然成了這個樣子,我專門準備了些你最愛的吃食,不過看你這個樣子,應該不會跟著我回城去了吧?”

    “孩兒此時此刻的身份是軍人,不能擅自離營!”說出這句冷冰冰的話語之後,洪長安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態度過于冷淡,有可能會傷害到熱心的父親,態度稍微有所緩和︰“我知道父親是好意,但孩兒已和以前不一樣了,還望父親體諒。孩兒此來,專為殺敵,父子團聚之事來日方長,不妨以後再說。”

    我們來到這里,就是為了殺敵。

    這話說的雖然很硬氣,卻把大紅狼給逗笑了。

    殺敵?

    就你們這幫半大不小的學生兵?你們知道戰場是什麼樣子嗎?

    看你們一個一個穿著筆挺的制服,裝腔作勢好像真的軍人一樣,其實根本就是來游山玩水開闊眼界的。

    我知道你們此行的目的,不過是你們的張校長咱們的張大帥知道你們全都是些紙上談兵的娃娃,想借機然你們看看真正的戰斗。

    還沒有上過戰場呢,就說出殺敵的大話來了。

    殺敵可不是上嘴皮一踫下嘴皮就能做到的,需要真刀真qiang的生死相搏,那是血與火的考驗,是在死人堆里翻滾的事兒,不見識一下百戰老兵的悍勇,不見識一下戰場上的殘酷和血腥,這些個娃兒就永遠只是學生,而不是兵。

    “你老子我,還我有的那些兄弟們,不敢說真的身經百戰,大大小小也打過七八十場了,下次打仗的時候,一定帶上你們,讓你們看看老子的厲害,到時候別被嚇尿了褲子就算你們是條漢子!”

    面對著百戰余生的父親,洪長安的神態雖然還算禮貌,但卻缺乏應有的那種崇敬︰“我知道父親和各位叔伯都是百戰余生的豪杰,我們將踏著父兄們留下的足跡繼續前進。但你們真的已經不行了,不論你們接受還是不接受,這都是不可逆的事實。”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大紅狼,要不是強自壓制,以他霹靂火爆的脾氣,大耳刮子就已經呼到兒子的臉上了︰“你說甚?我們不行了?老子十四歲開始當兵打仗,十六歲晉隊首,二十一歲那年率領兄弟們沖陣,什麼樣的場面沒有見過?你羅伯父和我在綏德大戰三萬官軍,激戰半個月……”

    洪長安很有耐心的听著父親又一次說起他的輝煌歷史,這並是因為他想听這段早已經被說起過無數次的往事,只不過是出于禮貌罷了。

    一直等到父親把話說完,洪長安才終于開口︰“父親說的不錯,您和我羅伯父,還有那麼多的叔叔伯伯們,確實能打能拼,這是事實誰也否認不了,孩兒也從未否認過,並且以次為榮。但這畢竟已是過去的事情了!在全新的戰斗模式面前,如父親這樣的沖殺除了送死之外毫無意義。真正的戰爭就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從來沒有上過戰場的兒子,對身經百戰的父親說出這樣的話語,已經把大紅狼給氣笑了︰“好,好,好,你說老子不知道戰爭是什麼樣兒?那你小子給我說說,戰爭到底是什麼樣兒吧?”

    “還是不要說了吧,因為就算我說出來父親也理解不了。我只能說,父親所經歷過的那些所謂的戰斗,不過是兩群人之間的械斗而已。”

    “械斗與戰斗,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以父親的固有思維,真的無法理解新式戰爭,不過您很快就要看到了。到時候父親自然會明白!”

    “以後,打仗的時候,父親最好不要沖的太靠前。”

    大紅狼原本已經被兒子氣了個半死,听了這句話之後頓時心頭一暖,因為同樣的話語他的夫人經常提起,要他不要傻乎乎的往前沖。

    畢竟兵凶戰危,沖的太靠前了難免會有所傷損。

    這是一句只有最親密的家人才會說出來的叮嚀之言。

    原來以為這是兒子對自己的關切,听了郎太平後面的半句話之後,大紅狼差點沒有當場氣死︰“以後的戰斗會以全新的形式出現,父親的舍命沖殺不僅毫無意義,而且完全沒有必要。”

    老子的舍命沖殺毫無意義?全無必要?

    要不是老子舍命沖殺,哪有你小子的存在?

    大紅狼正要臭罵兒子幾句,後營中傳來兩聲悠長的哨響,洪長安趕緊說道︰“哨聲即軍令,孩兒必須要去集合了,父親千萬保重。”

    說完這句話之後,洪長安就頭也不回的跑了回去,只留下大紅狼還在原地呆呆發愣。11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回到明朝做權臣 | 回到明朝做權臣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