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上嫁︰蠱妃惑主 第五百一十八章 上祠堂

第五百一十八章 上祠堂

小說︰上嫁︰蠱妃惑主| 作者︰青旗羽客| 類別︰都市言情



    只是他的一雙手還沒踫到姜使君,她就已經冷冷的說道︰“不用。王爺想去幫柳姑娘就去,不必這麼死守著我。我一個瘸子,橫豎也就那樣了。”

    燕凜的心一緊,“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人話”姜使君已經抬頭對常天說道︰“我們回去。”

    這個我們里,顯然不包括燕凜。

    常天繞到姜使君身後,推著她身下的輪椅離開。

    燕凜努力地想要辯白,喬言聰卻攔在了他身前,說道︰“王爺,有什麼話,還是等王妃看過江大夫再說吧。”

    輪椅從裘太妃和小知的面前路過,裘太妃揪心的喲,就差撲到姜使君身上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的寶貝兒媳婦才一個月不見,怎麼就弄成了這幅樣子

    小知看到姜使君不能走路了,一雙眼楮也是瞬間紅的像個兔子,跟在輪椅後面叫著王妃。

    喬言聰對著裘太妃拜了一拜,說道︰“王妃身上的事情一兩句話解釋不清,太妃還請移步寒塢院,大夫給王妃診治的時候,小人會為太妃解釋清楚的。”

    燕凜跟在喬言聰身後,一雙眼楮緊緊盯著姜使君離開的背影,卻又不敢追的太近,因為姜使君在和他生氣。

    他知道姜使君在氣什麼,但是這些該解釋的東西,他都已經解釋過一遍了,就算再辯白,其實無非也就是那麼兩句話。

    他現在能做的,只是盡量不惹她生氣。

    裘太妃掃了燕凜一眼,都替他感到著急。她伸手推了燕凜一把,說道︰“還不快跟上,傷的可是你的王妃”

    屋子里,江大夫反復為姜使君檢查了幾遍膝蓋上的傷情。屋外,喬言聰和燕凜已經把姜使君受傷的經過,大致都跟裘太妃講了一遍。

    裘太妃越听臉色就越是難看,最後甚至都呼吸不暢起來。

    本以為姜使君嫁進厲王府里是來享福的,誰知道短短時間里,竟然還受了這麼大的罪。

    當裘太妃得知姜使君以後會變成一個瘸子的時候,身體晃了晃,差點摔倒。

    還虧是一旁的何嬤嬤一直扶著她,幫她順了順氣才緩了過來。

    何嬤嬤勸到︰“太妃,您的身體不好,別動怒。”

    這時候房門被人從里面打開了,應該是已經為姜使君檢查好了。

    裘太妃立即走進去,問道︰“王妃怎麼樣了”江大夫說道︰“厲王妃的腿才剛剛開始痊愈,正是恢復的關鍵階段,好在這一次的壓傷對膝蓋的二次損害並不嚴重,但是以後一定要多加小心看護才是,王妃要是再傷了,

    可能就真的站不起來了。”

    小知在屋外等的時候,听著發生在姜使君身上的事情,就心疼的不行,這會兒見到姜使君了,更是直接撲到了她身上去。

    “王妃,您怎麼受了這麼多苦,也不告訴我”

    姜使君雲淡風輕地說道︰“都過去了,不過是一條腿而已,又不是丟了命。”

    話雖是這麼說,但是她是不是抓住衣裙的手卻暴露了她的在意。江大夫說道︰“老夫會為王妃開幾樣止疼的藥,王妃服用以後,腿上的疼痛會好一些。和從前一樣,一日至多兩粒,切記不可多服。若是藥用完了,可以再差人來找老夫取

    藥。”

    燕凜一愣,他敏感地捕捉到了幾個字,和從前一樣。

    他此前從未見過君兒吃什麼止疼的藥。

    姜使君點點頭,對喬管家說道︰“送送大夫。”

    喬言聰領著江大夫出去以後,燕凜也快步跟了出去。

    裘太妃猜他是去問姜使君的傷情,也沒有攔著。

    離開寒塢院,燕凜幾步走到江大夫的面前,攔住他問道︰“她的腿傷不是快要恢復了嗎,為何還要吃止疼的藥”

    江大夫一愣,“這一次王妃的膝骨受了點傷,雖然不似之前那樣嚴重,但也是有影響的。”

    吃止疼的藥,也不奇怪吧。

    王爺為什麼那麼看著他

    燕凜的劍眉擰在了一起,問道︰“這藥她吃了多久”

    江大夫說道︰“骨頭愈合之前,每時每刻都會疼著,連安眠也不行。王妃服藥,也只能勉強緩解疼痛。算算日子,也已經近一個月了。”

    江大夫說完,又疑惑地問道︰“這一個月來,王妃從來沒有告訴過王爺嗎”

    燕凜的眼簾垂了下來。

    除了那一夜他帶她回來之前,她叫過一句疼以外,她就再也沒有在自己面前說過一個疼字。

    就算再疼,她也只是忍著,他幾乎都要以為她快痊愈了。

    “送大夫。”燕凜留下一句話,轉身走回寒塢院里。

    屋里,姜使君看著裘太妃,說道︰“母妃,方才沒能給母妃請安,是兒媳的不周。”

    “說什麼傻話呢,你都傷成這樣了,還講那點禮數做什麼。”裘太妃在姜使君的身邊坐下,憐惜地看著她,說道︰“這段時間,你受委屈了。”

    “呵”姜使君低下頭輕笑了一聲,已經猜到是喬言聰把事情告訴裘太妃了。

    她沒繼續接話,而是說道︰“母妃一路從藏青山莊趕回來,一定累了。母妃還是先去休息吧,我這點傷,不勞母妃操心。”

    此時燕凜走進了屋里,一雙墨色的眼楮直直望著姜使君,眼中滿是關切︰“君兒。”

    姜使君一低頭,錯開了燕凜的視線。

    對他的呼喚,她也置若罔聞。

    燕凜走到她面前,想要和她說話,她便直接扭過去不看燕凜。

    裘太妃是過來人,一眼就看出來這兩個人在鬧矛盾。而這矛盾的核心,顯然是剛才在儲萱亭里的另一個女人。

    裘太妃雖然不認識柳蓉衣,但是此刻對柳蓉衣也是半點都喜歡不起來了。

    沒過一會兒,喬言聰也回來了。

    他看了看裘太妃,又看了看姜使君,說話留一半︰“王爺,柳姑娘那邊”

    “說。”說這句話的不是燕凜,而是藏著怒火的裘太妃。

    面對裘太妃的問話,喬言聰不敢隱瞞,說道︰“柳姑娘那邊問,王爺什麼時候能去菡萏院看看柳姑娘,柳姑娘有話對王爺說。”

    “柳姑娘”裘太妃冷聲問道︰“看她被人帶走那會兒一副快昏厥過去的樣子,現在還清醒著,知道叫王爺呢”

    听到這個問題,喬言聰嘴角一抽。

    裘太妃這麼一問,這件事好像的確挺奧妙的。

    喬言聰說道︰“小人沒有進去看過,只是菡萏院的丫鬟來稟報,說柳姑娘現在身子很虛弱。”

    裘太妃什麼沒見過。

    宮變的時候,她尚且能鎮定地想著讓順公主先出宮,現在面對這種大宅門里的爭寵小伎倆,她自然是一眼就能看的明白。

    裘太妃吐出一口濁氣,拉著姜使君的手寬慰道︰“這件事情,母妃得為你操心”

    姜使君一愣,轉頭就听見裘太妃說道︰“你去告訴菡萏院的人,那位柳姑娘既然想見王爺,那就叫她到厲王府的祠堂去”

    燕凜一愣,說道︰“母妃,祠堂重地,柳蓉衣去那里恐怕”

    裘太妃的臉立刻冷了下來︰“你也得去”

    燕凜此時更為錯愕了。

    喬言聰說道︰“可是小人听說柳姑娘的身子虛弱的很,恐怕不能輕易下榻。”

    “那就連著床榻一起搬進厲王府還能見王爺,我看她也沒有多麼虛弱。”裘太妃的聲音驟然冷了下來。

    她看了燕凜一眼,說道︰“我厲王府如今該不會連幾個能搬床榻的人都找不出來了吧”

    燕凜的眉頭皺了皺,心底已然猜到母妃是動怒了。

    雖然他和母妃十余年未曾相聚一堂,但是他仍舊記得他小時候犯錯的時候,母妃便會將他帶到祠堂去。

    只是不知道母妃這一次為什麼要讓人帶上柳蓉衣。

    一個孝字頂破天,何況這還是和自己分別已久的母妃。

    燕凜不能輕易違背裘太妃的意思,扭頭對喬言聰吩咐道︰“去,將柳姑娘請到祠堂去。”

    裘太妃又說道︰“還有方才在儲萱亭附近的幾個侍衛,也一並叫去祠堂”

    大家此時都驚詫地看著裘太妃,萬分不解她到底要干什麼。

    太妃才剛回來,就命人開祠堂,還動了怒,這件事情看起來實在是不簡單啊。

    反觀是姜使君,眼底倒是一派平靜。

    她輕輕揉了揉自己的大腿,似是已經料到了什麼,終于看了燕凜一眼。

    裘太妃回頭看著姜使君,語氣一軟,說道︰“好孩子,這件事情,母妃替你做主,你也跟著我們一塊兒去祠堂。”

    這前後的差別之大,真要叫人覺得姜使君才是裘太妃的親生女兒,燕凜反倒是不受寵。

    姜使君點了點頭,十分恭順地應了一聲︰“好。”

    厲王府的祠堂內一派莊嚴肅穆。

    裘太妃端正地坐在最上方的位置上,放眼看著祠堂外的路。

    燕凜站在裘太妃的左下方,姜使君坐在她右下方的位置,和燕凜並排。

    燕凜時不時地看一眼姜使君的膝蓋,眉頭緊鎖。

    她一直低垂著頭,伸出一根食指,慢慢地照著蓋在膝上的那一張毯子在描花。

    安靜的,好像另一個世界的人。

    祠堂一向清冷,她的腿受不得寒氣良久,燕凜低聲問道︰“腿很疼嗎”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上嫁︰蠱妃惑主 | 上嫁︰蠱妃惑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