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天啟預報 第一百九十章 實戰訓練

第一百九十章 實戰訓練

小說︰天啟預報| 作者︰風月| 類別︰玄幻魔法


    三天之後,社保局。

    實際上槐詩不知道這鬼地方究竟在哪兒,因為一路進來他都帶著頭套,等睜開眼楮的時候,就坐在了一個空房間里。

    頭頂吊著慘白的大燈,面前一張桌子,白熾的燈光下,坐在桌子後面的人面無表情。

    “我又犯事兒了?”

    槐詩呆滯地看著四周,不等坐在對面的末三開口,便熟練地報出︰“槐詩,男,十七歲,學生……”

    “……”

    末三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然後回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同僚,不知道他究竟在干啥。

    “嗯?不是審問我麼?”

    槐詩大喜,“這麼說我沒犯事兒咯?”

    “哼,傻子一樣。”

    角落里的少年原照雙手抱懷,神情不屑,好像憋著勁兒地想要找茬,被末三一巴掌拍在後腦勺上。

    “你跟過來干什麼?出去出去……”

    原照神情無辜︰“大表哥都讓我來的。”

    “叫局長,大表哥是你叫的麼,沒大沒小的。”末三抬手又是一巴掌,這次原照後腦勺一縮,躲過了。

    “所以,有人跟我解釋一下是怎麼回事兒麼?”槐詩舉手發問。

    末三神情復雜起來,看了他良久,確認他真不清楚之後,才開口說道︰“這里是金陵社保局的監獄部門。由于各種原因,出于保密,我們不能讓你知道具體的位置和怎麼進來。”

    “恩,看出來了。”槐詩環顧著四周黑壓壓的牆面,點頭︰“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末三攤手,“說實話,我只是過來跟你喝杯茶,你大可放松一點,畢竟你如今是天文會成員,你沒有違反十二銅表法和邊境條例,我們也不會對你做什麼。

    況且,帶你過來的人又不是我。”

    提到這個槐詩就來氣。

    肌肉老頭兒那王八蛋,忽然從車上跳下來,抓著他就過來了,他根本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兒。

    然後,低沉的腳步聲從門外響起。

    “好了,我已經跟他們安排好了。”

    老頭兒難得穿了一件外套,大搖大擺地從外面走進來,拉了一張凳子坐下,就好像自己家一樣,對槐詩說︰“休息一下,等會兒準備上場吧。”

    “啥玩意兒?”

    槐詩目瞪口呆︰“你又給我安排了啥?”

    他算是怕了這老頭兒了。

    這幾天就想著辦法折騰自己,什麼健身鍛煉都是小意思,後面又是把槐詩反復用鼓手打飛讓他體會用勁變化,又是把槐詩雙手捆起來自己舉著加特林在後面逼著他逃命練禹步……怎麼變態怎麼來,弄得槐詩都有些想要再多交點錢算了。

    但想到不能向坑錢勢力低頭,槐詩硬是咬牙堅持下來了。

    沒想到這老王八蛋越來越過分,直接把自己塞監獄了。

    “實戰訓練。”

    老頭兒忙里偷閑捏著一個握力器,隨口解釋道︰“每天訓練沒多大用,學得東西夠了,就應該練練實戰了,省得練了三年搏擊出門被人打得找不到北。”

    槐詩怒而掀桌︰“什麼鬼實戰要放到監獄里來啊!”

    “當然是打死不論,不死不休的那種啊。”羅老一臉認真地反問到︰“否則還算什麼實戰?”

    “……”

    槐詩懵逼了許久,才反應過來,吭哧了半天問︰“你這麼干不合法吧?”

    “哈哈哈,你說話真有意思。”羅老嗤之以鼻︰“下次說這種話的時候,請把自己拉出去槍斃一下,死在你手里的人不少吧……我記得當初殺人放火的時候可沒這麼娘炮啊,那個人叫什麼來著,戚問?”

    “這和那個不一樣!”

    “都差不多。”羅老把厚厚一沓東西拍在桌子上︰“這是你今天的對手,本應該被處決的一個食魂教徒……被抓住的時候,他正坐在那一家三口的餐桌上,鍋里的湯還熱著呢,你猜猜煮了啥?”

    槐詩沒有說話,低頭看著桌子上的審判書,許久,搖了搖頭。

    “我來你這里培訓,不是為了干這個的。”

    “那是來作什麼的?健身的嗎?”羅老反問︰“你學了殺人的本領,又不去殺人,那究竟是為了什麼?”

    “至少不是為了殺人才去學這種東西的。”

    槐詩抬起眼楮看著他,神情變得堅決起來︰“我也不是為了這個而站在這里。”

    “那又是為了什麼?”

    “不知道。”

    槐詩干脆利落地搖頭,令老人皺起眉頭。

    “如果你想不明白自己選擇了什麼的話,就乖乖地回家喝你的快樂水去吧,小鬼,升華者的世界里可沒這麼溫柔。”

    槐詩的神情平靜,只是看著他,反問︰“不能因為這個世界不好,就理所當然地讓自己變壞,對不對?”

    “天真。”羅老冷聲說。

    “很久之前,有人問我成為升華者是為了什麼,告訴我,不論選擇了什麼,到最後都好像成語接龍一樣,開始為所欲為為所欲為為所欲為……”

    槐詩沉吟了許久,認真地說道︰“我一直都在想她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到現在,才隱約明白一點有的時候重點不是為所欲為,而是有所不為才對。”

    在沉默之中,少年抬起眼楮看著他︰“或許我選擇變強是為了為所欲為沒錯,但前提不應該是我有更多的選擇,而不是除了殺人之外就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方式,不是麼?”

    角落里,原照撇著他,張口想要說話,然後又被末三一巴掌打在後腦勺上。

    “大人說話小孩兒別插嘴。”

    說吧,冷艷的大姐便捏著他的耳朵,把他拽出去了。

    寂靜里,羅老沉默地看著槐詩,似是不快,又好像終于窺見了那一張平靜面孔之後的什麼東西,漸漸恍然。

    “這副小孩子一本正經說大話的嘴臉,真讓人不爽啊,槐詩。”

    雖然這麼說,可他終于不再用小鬼去稱呼面前的少年了,漸漸收去往日的輕蔑,神情也變得平靜起來︰

    “那麼,你要拒絕這一場比試嗎?甚至還沒有上場就認輸?”

    “不,我會贏。”

    槐詩平靜地看著他,“既然這是課程的話,我就會完成,如果這是你出的題,那我就會解決。

    但不論你有什麼打算和教育計劃,想讓我變成什麼樣子,我恐怕都很難讓你稱心如意。”

    “听起來真像是壞學生會說的話啊。”

    羅老愉快地笑了起來︰“作為一個教育者,我已經開始期待你改邪歸正的那一天啦。”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槐詩起身,拿起了桌子上的判決書,向著門外走去。

    就在槐詩準備出門的時候,卻被老頭兒喊住了,背對著他的老人忽然問︰“喂,你知道對敵人抱有慈悲的話會有什麼後果吧?”

    “放心。”

    槐詩向老人擺了擺手,“那種東西,我早已經沒有多少了。”

    門關上了。

    寂靜的燈光之下,那個沉默的老人無聲微笑起來。

    在無數肌肉的擠壓之下,這一份期待地微笑變得分外猙獰。

    有生以來頭一次的,他竟然燃起了一絲教育者的熱情這種不知所謂的東西,果然,學生這種東西太听話的話就沒有意思了吧?

    黑暗中像是傳來了無數的低語聲。

    就連光芒都無法找破的深邃黑暗里,一個佝僂消瘦的身影帶著枷鎖,眼眸低垂,好像沉浸在夢中一樣。

    可那黑暗卻在舞動著,那是無數單薄到幾乎難以分辨的霧氣,隨著低語的聲音擴散向四周,可緊接著,又在電光之下退縮,被囚禁在牢籠之中。

    漫長的寂靜中無所謂時間的流逝,直到沉重的腳步聲緩緩走來。

    牢籠的窗口被拉開,露出一雙鐵灰色的豎瞳。

    “沃克卡羅爾。”名為陳青陽的守衛冷聲說︰“時候到了。”

    “終于……”

    名為沃克的囚徒緩緩地抬起頭,那是一張消瘦到近乎骷髏的面目,還有一雙大到嚇人的漆黑眼楮,咧嘴微笑︰“說實話,我以為你們會直接處決我的。”

    “我會的。”

    陳青陽平靜地說︰“就算你能贏,也不過是多苟延殘喘一段時間而已,沒必要這麼開心。”

    “生存,先生,生存就是最令人愉悅的事情。”

    沃克眯著眼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無數顛倒夢想和這無數破碎迷夢的氣息,每時每刻的都讓人沉醉……說實話,我真是愛死這里了。”

    “難得有人喜歡,請你死後記得給我們好評。”

    陳青陽伸手,拉開了囚籠的門,無形的力量解開了沃克的鐐銬,令囚禁在他軀殼之內的無數陰暗噴薄而出。

    隨著他閉上眼楮,瞬息之間,黑暗中睜開了無數大大小小的眼瞳,或是戲虐或是憤怒,或是愉悅,或是迷茫……無數的眼瞳流淌著,最後,看向了陳青陽。

    “我的對手在哪里?”

    陳青陽說,“就在你的身後。”

    轟!

    那一瞬間,囚籠的四壁在巨響之中緩緩開啟。

    白熾冰冷的光芒從穹頂之下照下,照亮了無數龐大的樞紐,就好像鋼鐵叢林在迅速的變化,牆壁、地板……一切都在迅速的轉移,或是浮現,或是收起。

    直到最後,化作了一個龐大的廣場。

    而隨著沃克卡羅爾的回頭,就在開啟的大門之後,少年的蹤影緩緩升起。

    “啊,如此令人沉醉的源質!”

    在沃克的周身,黑暗里,無數巨大的眼瞳興奮地顫抖了起來,就好像嗅到了什麼珍饈美味那樣。

    三階聖痕夢魘,于此甦醒!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天啟預報 | 天啟預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