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天啟預報 第一百四十六章 垂死之際

第一百四十六章 垂死之際

小說︰天啟預報| 作者︰風月| 類別︰玄幻魔法


    “雅嘎……救我……快救我……”

    寇斯切嘶啞的尖叫,聲音時高時低,“我好……痛苦……”

    雅嘎臉色慘白,到最後,僵硬地搖頭,“我救不了你,哥哥,你已經無藥可……”

    “撒謊!!!”

    寇斯切咆哮,畸形的面孔上滿是憤怒,扯著雅嘎的脖頸,畸形的五指像是鐵鉗一樣地收緊︰“你竟然想要害我!你竟然想要殺死你唯一的哥哥!你這個賤人!你這個……”

    雅嘎的臉色慘白,已經呼吸不過來了。

    只是絕望地看著自己發狂的哥哥,很快,無力地松開了手,放棄掙扎。可緊接著,她便被憤怒地貫在了甲板上,大口地嘔血,幾乎喘不過氣來。

    最後的那一瞬間,寇斯切松開了手。

    “看啊,親愛的,瞧瞧你究竟做了什麼……”

    他踉蹌地後退,軀殼不斷地消融,化作一層層爛泥,堆積在甲板上,四處蔓延。

    “我本來……想要保護你……我們可以一起逃到美洲去。”

    扭曲的面孔上滿是痛苦和抓狂,留下一張渾濁的眼淚︰“我走了以後……我走了以後……你要怎麼辦才好呢?”

    雅嘎呆滯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可寇斯切卻踉蹌地後退了一步,回頭,環顧著那些錯愕地旅客,眼神中涌現出了槐詩所熟悉的凶光︰

    “至少……至少要讓你……”

    那一瞬間,宛如海潮一般的殺意爆發。

    “走!”

    槐詩再管不了其他,扯起了莉莉,向著餐廳之外狂奔而出。

    緊接著,黑色的海潮自寇斯切的口中噴涌而出,槐詩只听見背後無數玻璃破碎的轟鳴,緊接著,漆黑的暴風、暴雨和洪水便在尖嘯中灌入了整個餐廳。

    覆蓋一切。

    轉瞬間,虛偽的祥和與歡樂被撕碎了,如此輕而易舉的。

    在暴風的席卷中,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一陣魂魄動蕩的震動。

    緊接著,雨水和粘稠的黑洪便撲面而來。

    黑色的淤泥混雜在其中,如子彈那樣攢射,瞬間在一片尖叫中收割了一大片靈魂,緊接著,那些粘稠的淤泥落地,便有隱約的人影自其中掙扎著爬出。如地獄中的惡鬼那樣,抓向了周圍所有能動的東西,一寸寸地要將他們扯進仿佛無底的黑泥之中

    瞬息間,無數古怪的輪廓自其中浮現︰手持弓箭的獵人,披堅執銳的軍士,面目猙獰手持權杖的牧師,乃至女妖一般的婦人……。

    地獄的大門轟然洞開。

    被囚禁在其中的罪孽和魂靈尖嘯著自寇斯切張開的口中飛出,盤旋在空中,仿佛要吞沒一切。

    “這個老鬼想要自爆?”

    槐詩傻眼了︰“他瘋了麼?!”

    究竟在想什麼,冤有頭債有主,就算是有人害你,你去找他啊!干嘛死都要拖上一整船的人?

    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去追究那些了。

    如今寇斯切所釋放出的,全部都是他曾經吞入腹中的沒有消化的升華者們,可以說是近千年以來的存貨。

    除了傳說中的恐怖傳聞之外,寇斯切最出名的就是他把弄靈魂的能力。除了將自己的靈魂藏在其他的地方之外,他還喜歡將擊敗的敵人吞服腹中,轉移自己的衰老和傷害。

    如今死到臨頭,自然無需這些玩意兒來延壽了,干脆放出來當做了一個場地型aoe,效果恐怖。

    能夠扛得住他的消化存留到現在的,不是大有來頭的黑暗末裔就是名噪一時的勇者,沒有一個是好惹的,如今在寇斯切的影響之下,這群家伙殘留下來的源質已經浸透了黑暗,徹底變成了瘋子。

    此刻好似野狗出籠,見人就咬,瞬間掀起了腥風血雨。

    值得慶幸的是,如今寇斯切真得真得已經太老了,老到快要提不動刀了。若是全盛時期堪比五階升華者的恐怖位階在瞬間恐怕就能將這一整艘船吞入腹中。

    考慮到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如今在垂死之際,這個老鬼還有多少力量誰都說不準。

    穩妥起見,先做好準備再說!

    就在狂奔中,槐詩手忙腳亂地扯下了莉莉的腰包,也不顧上再區分什麼是什麼了,把里面莉莉預先制作好的針劑一把抓出來,連標簽都不看的直接往脖子上捅。

    一針接著一針,沒過幾下,脖子上就已經快要被戳成篩子。

    各種亂七八糟的藥劑混合在在血液中瘋狂擴散,轉瞬間,恐怖的藥力混合在灼熱的痛苦,將他的眼楮燒成了通紅。

    也終于驅散了纏繞在四肢上的疲軟上無力。

    莉莉目瞪口呆地看著他︰“你在干什麼?”

    “嗑藥哇!”槐詩手里的動作不停,“信我,這時候嗑藥準沒錯!顧不上副作用了……”

    莉莉愕然,“可那是藍色的是安眠藥啊!”

    槐詩愣了一下,旋即把藍色的那幾罐塞回去,嘴 著辯解︰“是藥就行,咱就別管那麼多了。”

    強效興奮劑、意志喚醒劑、細胞因子重組融合蛋白、銀血藥劑、強效人工血漿……一連串藥劑眼楮都不眨的打進脖子里去,槐詩臉上青紫色的毛細血管越發的明顯,額頭上的血管瘋狂跳動著,幾乎快要爆掉了。

    就在手忙腳亂里,槐詩手一抖,捅進去半管子聖水,瞬間眼珠子都凸了出來,吱兒一聲尖叫,從嘴里噴出了燃燒的血霧,差點自己把自己給淨化了。

    這一陣瘋狂嗑藥,槐詩都能感覺到自己血管里的毒素在蹭蹭的往上漲,但好賴靠著這一堆藥擺脫了削弱狀態,從背誓之懲的debuff里恢復了大概八成的戰斗力。

    速度加快。

    可就在他們試圖躲開甲板上層的黑暗暴雨,躲進船艙里的時候,卻看到原本緊閉的門轟然洞開,漆黑的洪水自其中噴涌而出,將他們封死在了走廊里。

    一張猙獰的面孔自滴落的淤泥之中浮現,依稀能夠分辨出寇斯切的容貌。

    “等等!”槐詩不等他說話,抬起手解釋道︰“老爺子咱們遠日無怨近日無仇,你何必……”

    “謊言!”

    寇斯切嘶吼,聲音好像暴風一般席卷而來,恐怖的黑暗之風將槐詩的面孔瞬間腐蝕去了一層,無數皮肉迅速生長,看上去無比的慘烈。

    “我認得你,你和那個小白臉一起的……那個小白臉……究竟在哪里!”

    “我沒有我不是你不要亂說啊!”

    槐詩趕忙擺手︰“你看我相貌堂堂,看上去哪里和那個牛郎是一路人了!”

    “哈,一個吸血鬼……”

    黑泥中,無數聲音迸發,不知是尖笑還是嘶吼︰“一個聖靈譜系的殺手……竟然說自己是無辜的嗎!”

    那一瞬間,槐詩一躍而起,自後背上摘下手斧,朝著那一張爛臉一個跳劈。

    在半空中,他將一瓶聖水砸在了斧刃,于是,在黑暗之風中,浸透了聖水的手斧便煥發出了璀璨的光芒。

    斧刃淒嘯而過。

    瞬間將那一張黑泥中的扭曲面孔劈碎。

    既然都要動手了,那還講屁啊!

    看著艙門之後黑泥涌動的底倉,還有無數掙扎出來的人影,槐詩氣得眼珠子發紅︰沒有早點把陰言這個禍害弄死真是失算了!

    緊接著,一聲撕紙的聲音就從他耳邊響起。

    艾晴說︰“陰言退場。”

    “臥槽,這麼快?”槐詩扯著海拉往另一個方向逃跑︰“誰干的?”

    “不知道,理論上來說,這一場游戲就剩下你一個玩家了。但我覺得……這可能只是kp所放出的煙霧彈。”

    凝視著面前空空蕩蕩的桌子,還有微笑的kp,艾晴平靜地問︰“除了我之外,至少還有一個玩家,對不對?”

    kp反問︰“何以見得?”

    “否則的話,你這一場游戲豈不是太無趣了麼?”

    艾晴漠然地環顧著周圍空空蕩蕩的椅子,平靜地說︰“從一開始,你就將我們之間給隔開了,不是嗎?你能夠隱瞞了我和你的交流,不止一次,憑什麼不能幫其他人隱瞞他們的情況呢?更何況是一聲撕紙的聲音?

    如今看來,不止是游戲里,有的時候牌桌上看到的恐怕都是假象。”

    kp似是愉快地挑了挑眉毛。

    “我得說,你的猜測十分正確,作為獎勵……我想想。”

    kp沉吟片刻之後打了個響指,瞬間,在艾晴的對面,有一個黑色的人影浮現,可輪廓和面目卻看不分明,甚至不清楚是男是女。

    但毫無疑問,那個人是在微笑著的,向著艾晴。

    “沒想到,最後竟然是兩個最先超游,察覺到認知障礙的調查員留了下來,著實出乎了我的預料。”

    “我開始期待最終的結果了。”

    kp輕聲笑起來︰“不過,在那之前……最好先想想,如何挺過這一劫吧。”

    那一瞬間,槐詩看到了,頭頂的天花板上,無數防火的噴淋頭驟然爆裂,黑色的泥漿自其中噴涌而出。

    隨著泥漿的落地,無數人影自自從其中掙扎著爬出,阻攔在了槐詩面前。

    嘶吼咆哮。

    整個游輪上,再無一寸安全之地。

    “這真得是老到走不動路的老頭兒麼?”槐詩瞠目結舌地看著這恐怖的規模︰“明明都快死了,怎麼命還真麼硬啊!”

    “不。”

    莉莉憐憫地凝視著那些掙扎的黑泥,輕聲說︰“寇斯切恐怕……已經死了。”

    此刻籠罩著全船的恐怖黑暗,只不過是魔王所殘留的余燼而已。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天啟預報 | 天啟預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