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天啟預報 第一百三十四章 盟友

第一百三十四章 盟友

小說︰天啟預報| 作者︰風月| 類別︰玄幻魔法



    “還用得著問麼?”艾晴冷笑︰“我這位堂弟恐怕是害怕了吧?急著想要找人結盟呢。”

    槐詩看向陰言,正色問道︰“為什麼是我?”

    “你至少比我那位堂姐要良心一些,比其他人更不像二五仔,這個理由夠不夠?”陰言反問道。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槐詩絕對要搞事兒。

    憑借著自己的聖痕,隱身潛藏在這里,目睹了整個過程,知道確定槐詩的行動不似作偽之後才出現。

    “你們一個吸血鬼,一個信徒……嘿,聖靈譜系想要在船上搞什麼事情,和我無關,我的秘密也和你們沒有任何關系。”

    陰言問道︰“我幫你,你幫我,怎麼樣?”

    “結盟?”槐詩謹慎地問。

    “說實話,比起別人,我更信不過你家的神奇海螺。”陰言冷漠地說道︰“結盟說不上,要說的話,多一個保險吧。”

    “別松口。”艾晴仿佛洞見了他隱藏在冷漠面孔之後的東西,“他是來求援的,逼他拿出點東西來。”

    看到槐詩面容一肅,陰言便開口問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現在應該要你搬出一副談判面孔來應付我,對不對?”

    槐詩沉默無語,感覺自己怎麼就成了這姐弟倆斗法的平台了?

    “無所謂,我有一個免費的情報送給你們。”

    陰言平靜地說,“昨天晚上,我躲在底倉的入口,親眼看到雷飛舟和別人聯手砍下了岳俊的頭——怎麼樣?這個消息分量足夠吧?”

    說著,他欣賞著槐詩臉上錯愕的神情,露出了嘲弄的笑容,“這些年可不是只有你一個人長了本事的,‘姐姐’。”

    這一句稱呼听上去總是意味深長,不知道是親切還是憤恨。

    “你想要什麼?”艾晴直接問道。

    “幫我殺了寇斯切那個老頭兒,如何?”陰言忽然說。

    “辦不到。”槐詩傳達艾晴的回答︰“你要的價碼太高了。”

    他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也根本搞不清這究竟是陰言的故布疑陣還是他真正的目的,甚至包括他所說的消息,他都有些將信將疑。

    “必要的時候幫一把就可以了,怎麼樣?”陰言說︰“在這之前,別礙事就好了。”

    “答不答應?”槐詩問。

    “答應啊,為什麼不?”艾晴淡定地說︰“大不了到時候翻臉不認賬不就是了?”

    噫!你們玩戰術的心都髒!

    槐詩無奈頷首。

    “很好。”陰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必要的時候我會來找你的。”

    他後退了一步,身形隱沒,只看到門開了一下,又關上了。

    經過上次的事件之後他好像學乖了,根本沒有給槐詩留下追蹤的痕跡,槐詩甚至不知道他究竟還在不在這個房間里。

    但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嘆了口氣,向著海拉伸手︰“走吧,我們的趕快離開這里。”

    海拉直勾勾地看著他,看了很久。

    直到槐詩有些等不及的時候,她才握住了槐詩的手。

    “走吧。”她說。

    槐詩揮動手臂,將她拋向了通風管道里。

    短暫的匍匐前行之中,槐詩忽然听見前面傳來的隱約話語︰“謝謝你。”

    “啊,不用謝。”

    他下意識地抬頭,卻看到一個鞋底子在眼前迅速放大,踢在他的臉上︰“不準看!”

    “好的好的。”

    槐詩這才想起來她穿了裙子,趕忙低下頭,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的樣子,匍匐向前。很快,通風管道就走到盡頭。

    海拉跳了下去。

    寂靜里,槐詩嘆了口氣,擦了擦臉上鞋印,跟著跳了下去。

    然後,愣在了原地。

    他看到了,在破碎的舷窗前,那個依靠在牆壁上的少年,還有蔓延到他腳下的血。

    一只橘貓就安安靜靜地坐在血泊之中,彎下腰,緩緩舔舐著那一具剛剛還帶著生命氣息的尸骸。

    慢條斯理地用餐。

    海拉。

    就好像被整個撕裂了一樣,她未曾落地,便已經碎成了好幾截。

    蒼白的面孔呆滯地凝視著天花板上的裂縫,直到最後一瞬間,直到死亡到來之前,嘴角還殘留著那一絲槐詩未曾得見的微笑。

    溫柔地就好像是清晨的露水那樣,輕盈地要在陽光之下蒸發掉了。

    槐詩收回視線,不敢再看。

    他抬起頭來,看著那個來自埃及的法老王。法老王也在看著他,帶著不止是關懷還是嘲弄地微笑。

    “我看你好像被那個女人挾持了的樣子,過來幫個忙,沒關系吧?”

    漫長的沉默里,槐詩的手掌握緊又松開。

    許久,他抬起頭,露出了感激地笑容。

    “沒有。”他深深地低下頭,“謝謝閣下的元首。”

    “那就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法老王欣賞著他感激的樣子,愉快地大笑起來,向著地上的貓招手︰“走了,斯芬克斯。”

    貓戀戀不舍地舔舐了一下帶著余溫的血,轉身隨著主人一同離去了。

    只有槐詩還站在原地,保持著鞠躬感謝的姿勢。

    許久,許久。

    他輕聲說︰“艾晴,我一定要殺了他。”

    當槐詩再次回到現場的時候,審判已經不了了之。

    因為沒過多久就有人發現,犯人意圖逃跑,然後被法老王親手殺死了。雖然沒有能夠以黑暗世界的名義判處海拉死刑,但也沒有人膽子大到跑到法老王面前說你這麼做太掃興了,大家還沒樂呵樂呵呢。

    欺軟怕硬,黑暗生物們絕對都是專家。

    況且,被聖靈譜系圍剿了這麼多年之後,品德高尚的恐怕早就死光了。小說里經常會出現的教皇是個壞鬼,黑暗生物個個都是英雄豪杰們的事情十有都不會出現。

    他們只是一群驚弓之鳥而已,甚至被嚇破了膽,看到了一個信徒出現在船上就尖叫著想要喊媽媽。

    新世界真得會給他們容身之處嗎?

    槐詩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個空空蕩蕩的審判台,轉身離去,轉身回到了房間里。

    當他推開門的時候,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抱歉,那個房間有點髒,我就到你這里來了。”

    在窗前的椅子上,低頭看書的少女抬起眼瞳,銀發在汽油燈的照耀之下泛起金屬色的輝光。

    正是海拉。

    槐詩呆滯地看著她,嘴唇開闔,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你……你不是……”

    “‘二重身’的把戲而已。”海拉歪頭看著他︰“你沒遇到過麼?”

    二重身,doppelgnger。

    其意為外形相似的二人,可以直接理解為二重身或者二重存在——簡單來說,就是同是存在著兩個一摸一樣的人的現象。

    自記憶至面目,沒有任何差別。

    難分彼此。

    自埃及至羅馬,可以類似的傳聞無處不在,衍生出的恐怖傳說更是數不勝數。

    而對于升華者而言,則是一種罕見的技巧,通常只有‘學者’們會去試圖研習這種將靈魂鏡像寄托在傀儡之中的把戲。

    畢竟很少有人能夠一心多用,同時操控兩個身體,而且屬性符合自身靈魂的材料往往太過稀有,而且制造起來也麻煩務必。

    由于材質和先天局限,甚至無從提供更強的戰斗力,只不過是一個能夠方便同時進行兩件事情的馬甲而已,甚至還有更方便的替代,因此除了極少數的領域之外,很少有人會去研究這些東西。

    槐詩愕然地凝視著面前的海拉,忍不住上前,伸手小心地點了一下她的肩膀︰“你……真的沒死?”

    似是不適應這種親密的接觸,海拉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再踩你一腳……保證和你臉上的鞋印是同一個尺碼。”

    “免了免了!”

    槐詩忍不住伸手想要擦臉,可擦了半天卻看不到什麼污垢和灰燼,這時候才看到海拉那一絲宛如露水一般輕盈地笑意。

    他咳嗽了幾聲,坐在了床邊,小心地問︰“那……我們這算是朋友了吧?”

    “不算。”

    海拉搖頭,平靜地說道︰“反正離開這條船之後,我們就是陌生人了,沒必要建立起這麼親密的關系。”

    她說,“只要不做朋友,什麼都好。”

    槐詩茫然。

    “如果你變成了我的朋友,我就要開始防備和警惕你了——”她凝視著槐詩的眼楮,好像述說真理那樣告訴他︰“否則你就會背叛我,在我最信任你的時候。”

    槐詩已經不知道她這種硬核邏輯是誰教的了,只能無奈點頭︰“好吧,盟友,可以吧?”

    不論如何,友軍1,這是好事兒,起碼看上去要比自己那群各個都像二五仔的隊友們要靠譜一些。

    “那麼,你的名字呢?”海拉正色問道︰“作為盟友,首先要互相通報名字吧?”

    “呃……槐詩。”

    槐詩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報上了自己真正的名字︰“如你所見,算是一個素食主義的吸血鬼吧。”

    海拉沒有說話,只是眼神筆直地看著他,就好像是要分辨他所說的是否是謊言那樣,許久,滿意地點了點頭。

    “莉莉。”她說,“你叫我莉莉就好。”

    lil。

    “不是海拉麼?”槐詩愕然。

    “hel是我的。”

    海拉抬起了手中厚重的古籍︰“學者們的行規——在我作為學者進行活動的時候,就必須告訴別人這個名字。

    但作為合作伙伴,你叫我莉莉就好。”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天啟預報 | 天啟預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