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天啟預報 第一百二十一章 信任與謊言

第一百二十一章 信任與謊言

小說︰天啟預報| 作者︰風月| 類別︰玄幻魔法


    臥槽,這麼快就勾搭上富婆了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槐詩絕對不敢相信。

    這儼然是那位沒有和他們在走廊會合的隊友。

    看著那一副你儂我儂若無旁人,眼中只有真愛的樣子,槐詩一眾人已經被他的操作閃瞎了眼楮。

    不對啊。

    究竟你是牛郎還是我是牛郎啊?

    等等,自己也不是來著

    “看來他多半是陰言的卡。”

    艾晴的聲音冷漠︰“倘若我這位堂弟真得有那麼一丁點的可取之處的話,那就是看人臉色了吧?

    尤其是在討取這種老東西歡心的時候,簡直是天才”

    “先點菜吧。”

    老肖嘆息了一聲,收回視線,想必看到自己的同僚這麼快就牛郎出道,那位監察官的心情也很復雜。

    沒過多久,和‘女友’依依惜別的倪恆就得意洋洋地回來了,似乎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溝通能力,結果看到隊友們復雜的神情之後,頓時撇了撇嘴,沒說什麼。

    值得稱道的是,雖然時間是1620年,但菜單的菜品竟然全面對接現代,以槐詩瞎幾把亂點的水平竟然也點到了水準相當不錯的菜品。

    這時候,kp的聲音忽然響起︰“現在人差不多已經到齊了,你們可以進行一次‘偵查’了。”

    緊接著,槐詩就听見骰子的聲音不絕于耳,仿佛是kp在對每個人的偵查技能進行判定。

    很快,他就听見kp錯愕的聲音。

    “86?驚了!偵查點到85都沒過,你是有多非啊?”

    艾晴沒有說話。

    槐詩眼前一花,然後發現餐廳里人潮涌動,實在太雞兒亂了,自己什麼都沒看見。

    心中默哀,一百點的骰子,投出85以內自己都能成功,結果偏偏差一點這狗運氣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幸好,老肖幾個人不至于連這點情報都隱瞞,在他們的提示之下,槐詩很快就注意到幾個在眾多旅客中幾乎相當顯眼的人。

    好吧,在其他人眼中顯眼,在槐詩看來倒也稀松平常。

    在餐廳的正中央,擺滿各色菜品的桌子上只坐著一個古銅膚色的少年,臉上畫著淡金色的圖紋,仿佛來自埃及。

    明明坐在桌前可是卻對菜品沒有動過刀叉,反而將自己的肥貓放在桌子上,任由它大快朵頤。

    在整個餐廳之中,仿佛只有那個少年的笑容是發自真心的,輕松又愉快。

    緊接著就是那一對爭吵不,應該說是單方面哥哥被訓斥的老年兄妹。看樣子出身不俗,在用餐時兩位的姿態都頗為優雅,儀態雍容。老到牙都掉光的哥哥已經吃不動東西了,只能小口抿著粥和濃湯,而妹妹則不忌油膩,胃口驚人。

    剩下的就是一桌看上去貌合神離的‘夫妻’,妻子濃妝艷抹一股蓋不住的風塵氣息,丈夫卻丑得像是一只大眼泡的金魚,臉色蒼白的不正常。

    最後就是沉默地坐在角落中的克萊門特,呆滯地看著窗外的海浪,一言不發,也沒有吃東西。

    “恐怕這幾個就是重要的劇情人物了。”

    老肖沉吟片刻之後說道︰“不知道各位對kp說的秘密怎麼看?”

    “別說話。”艾晴的聲音忽然在槐詩耳邊響起︰“其他人的臉色。”

    骰子的聲音響起,艾晴使用了偵查技能。

    一瞬間,槐詩將所有人神情變化盡收眼底︰老肖的神情平靜好像早已經有所計劃,雷飛舟的的神情變得警戒起來,岳俊則眼神好奇,唯有倪恆也就是陰言的人物卡露出一絲抵觸和不快

    毫無疑問,老肖也在端詳著眾人的神情,不過槐詩卻端出泥塑木偶的樣子,一臉平靜,毫無反應。

    看上去高深莫測的樣子。

    “嘖,被老肖的監察官搶先了。”

    艾晴瞥了一眼那個一臉平靜的老監察官,她懷疑kp所說的第一個察覺到‘認知妨礙’的人就是他。

    她本來打算先提出這個問題來佔據主動的,沒想到慢了一步就被搶先了。

    “有什麼用麼?”

    “能夠做出基礎的判斷。”艾晴解釋道︰“老肖放在一邊不論,雷飛舟對這個問題比較敏感,可以判斷為他的秘密比較關鍵。岳俊的監察官的秘密就相對而言無關緊要一些,倒是陰言的反應挺有趣你別說話就行了,看接下來老肖要說什麼。”

    “我並沒有打听各位秘密的意思,相反,我認為在確定彼此可以信賴之前,有所保留反而是對的。”

    老肖繼續說道︰“不過,這個模組畢竟是需要我們聯合起來一同通關的,我覺得在這之前,大家不妨透露一些相對而言無關緊要的信息,用來建立進一步的信任,如何?”

    陰言皺眉︰“你想問什麼?”

    “聖痕。”老肖慢悠悠地說道︰“大家的聖痕總不至于會透露什麼秘密吧?況且,倘若要聯手的話,這也是基本情報,對不對?想要保密的話,只要不說出固有技能和天賦就好。”

    一陣沉默。

    “要說麼?”槐詩問。

    艾晴的語氣平靜︰“永遠別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讓別人先,你只需要看著老肖就可以了——想要空手套白狼,沒那麼簡單。”

    沉默中,老肖依舊平靜,看到沒有人開口,便只能率先說道︰“我的是一個沒落譜系中的三階聖痕縫合人。”

    縫合人,統稱為‘弗蘭肯斯坦’,結合了煉金術和墓碑譜系之後所誕生的新型聖痕,存在時間不過五百年,屬于較為偏門的類型。

    不過主要強化的應該是肉體的基礎屬性,簡而言之,防高血厚,至于其他的,老肖沒有透露。

    在說話的時候,老肖挽起袖口,露出自己的手臂上縫合的痕跡,還有兩塊膚色完全不同的皮膚,證明了自己所說的真假。

    老肖先開誠布公。

    緊接著,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存在感的岳俊最先響應,說出了自己的聖痕︰“三階無頭騎士。”

    這是相當著名的聖痕了,也無需再解釋太多。說著,岳俊拉下領口,露出脖頸上的那一道宛如斬首的環形疤痕。

    緊接著雷飛舟,他直接彈出了五根細長尖銳宛如刀鋒的利爪,又迅速收起︰“三階狼人。”

    最後就只剩下了陰言和槐詩。

    察覺到槐詩看過來的視線,陰言頓時惱怒起來︰“看我干什麼啊,你先說啊!”

    “你都開口了,干嘛不先說呢?”槐詩反問︰“你還害怕我听完不講?”

    陰言一時語塞,吭哧了半天,分塊不快地說道︰“二階紅帽子。”

    說著,他的身影一陣模糊,在瞬間變得半透明了起來。

    紅帽子,也就是傳說之中的哥布林、地精等等怪物的原型最擅長的是偷襲、盜竊和躲藏,當他隱身的時候,甚至連絕大多數裝備和三階升華者都難以看穿,可以說相當有生存能力的一個聖痕。

    可所有人都是三階,只有他一個人是二階,令他感覺面子上分外掛不住。說完之後,便怒視著槐詩︰“你呢?可別听完就跑啊。”

    那神情惱怒中帶著一絲期待,仿佛盼望著槐詩是一個一階,比自己還要低。

    槐詩微微一笑,正準備說話,卻听見艾晴的聲音︰“別說實話,跟他們講,你是北歐譜系三階的惡魂。”

    雖然心中疑惑,但槐詩卻沒有違背,並听從艾晴的指揮,伸手抓向了陰言的手腕。

    冰冷的五指似乎嚇了他一跳,他迅速掙脫了,戒備地看著槐詩︰“你想做什麼?”

    “證明啊,不抽你一點源質怎麼證明?”

    槐詩反問︰“當眾顯形麼?”

    實際上在傳說中,作為惡魔死去之後附著在人身上的靈魂,惡魂和吸血鬼的外形相當類似,臉色蒼白宛如死尸,毫無體溫,身體冰冷,而且氣質陰森眼瞳血紅。

    就連戰斗風格也是以迅捷詭異而見長。唯一不同的是,一個吸血一個抽魂,食物種類不宜太一樣而已。

    只要槐詩不當眾吸血,應該相當長時間里不會露餡。

    而桌子上也沒有人敢放心大膽到被一個惡魂抽取源質,萬一槐詩是個二五仔吸嗨了把自己抽空找誰說理去?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

    眼看兩個人快要打起來了,老肖在中間調停道,等兩個人終于安靜下來之後,才做出最後的結論︰“看來大家的聖痕都是黑暗生物麼?”

    不論從特征還是表象上來說,唯獨這一個分類無從遮掩。

    所有人在傳說之中都屬于邪惡的那一撥

    “為什麼說謊?”槐詩悄悄地問︰“這個露餡的可能程度相當大的吧?”

    “你傻了麼?沒听見剛才老肖的話麼?所有人都是黑暗生物,黑暗生物你別忘了,你是聖靈譜系!”

    經過了艾晴提醒,槐詩才反應過來,自己他媽的是範海辛,是個獵魔人!

    等等也就是說我就是那個二五仔麼?

    一時間他忽然有些害怕,端詳著這幾個人的時候,怎麼看怎麼像是帕拉甦斯塞爾找來的打手和盟友。

    “況且,老肖未必沒有對你們隱瞞什麼。”艾晴提示道︰“一截縫合線,兩塊顏色不一樣的皮膚,說明不了什麼,甚至縫合人這個聖痕可能都是誤導你們的偽裝。除了岳俊的特征無從偽裝以外,其他所有人都有可能在撒謊。”

    槐詩心中剛剛涌現的隊友深情瞬間涼了一大半。

    這就是秘密最惡心人的地方。

    一旦開始猜忌,那麼一切都變得令人懷疑。

    就在他飽含心事看向其他地方的時候,忽然听見了一陣骰子聲,kp好像擲骰進行了什麼判定,然後槐詩便忽然看到了在餐廳角落之中的那個人影。

    那個登船時有過一面之緣的銀發少女。

    還有她隨身攜帶的那一只手帕。

    他依稀記得,上面的字母

    ——h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天啟預報 | 天啟預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