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天啟預報 第一百一十章 沒有來的人

第一百一十章 沒有來的人

小說︰天啟預報| 作者︰風月| 類別︰玄幻魔法


    等槐詩好不容易回到學校的時候,只看到mkii正坐在琴房里瘋狂喘氣。

    頭發凌亂,衣著不整,好像被暴打了一頓一樣。

    看到槐詩回來,就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樣。

    “你終于回來了,我先走了。”

    烏鴉扯著槐詩的手,把他的各種行頭接過,然掛在自己身上,最後面容迅速變化成另一個人的樣子,翻牆而出。

    最後,她好像終于想起了什麼,回頭囑咐道︰“對了,晚上你就不用急著回來吃飯。”

    緊接著,她就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

    “畢竟,今晚你大概會很忙。”

    “哈?”

    槐詩一臉懵逼,究竟發生了啥?

    緊接著,他就听見了門被敲響的聲音,有一個柔媚的聲音響起。

    “學長,你在里面嗎?”

    她說︰“我來接受單獨輔導啦。”

    “”

    槐詩目瞪口呆。

    究竟發生了什麼!

    “究竟發生了什麼?”

    傅處長叉腰站在金庫旁邊,目睹著這一堪稱慘烈的場景,反問身旁的萎靡地萬麗負責人︰“現在,你們要告訴我,在新海,不但有人走私,而且還有人黑吃黑?”

    負責人訕訕地笑了一下,“走私稱不上吧,只是報關手續不太完備而已”

    “我不管你們跟海關還有什麼 溝子交易,在新海,這就叫走私。”

    傅處長啐了口吐沫,從口袋里掏出本兒來刷刷刷開了一張票︰“三十倍罰款,三天內,要不然就吊銷執照吧。”

    “好的好的。”負責人點頭如搗蒜,知道他這已經是法外開恩。

    傅處長還是很不錯的,看上去粗橫,但實際上只要不踫線就相當好說話。嘴臭一點就嘴臭一點吧,總比那個姓艾的監察官來了之後全部打包查抄然後吊銷執照要好。

    解決了這件事兒之後,傅處長的神情不見輕松,反而越發地難看,走進金庫里看著周圍的場景,忽然問︰“有錄像麼?”

    “只有一點零碎。”負責監控的工程師面露苦色︰“根本沒露臉。”

    預料之中。

    傅處長點了點頭,再問︰“那個負責安保的升華者呢?”

    “手被燒爛了,輕傷。”

    “誰問他傷勢啊,口供,口供呢?”傅處長翻眼瞪過去︰“跑了的那個是怎麼回事兒?是男是女有多高?什麼來歷什麼聖痕什麼路數?搞清楚了嗎?”

    “呃,據說是羅馬的煉金術師,德魯伊譜系,二階,身高一米九左右,帶著防毒面具和墨鏡,看不到臉,現場也沒有什麼殘留證據。”

    “做得真干淨啊。”

    傅處長怒極而笑。

    干淨過頭了。

    反而不正常

    遮遮掩掩的,總覺得哪里有問題。

    他彎下腰,看著屏幕上那些殘缺的錄像片段,一個人沖進金庫里,干脆利落地擺平保安,然後燒開金庫,沖進去拿東西

    “這架勢,總覺得眼熟啊?”

    好像在哪兒見過。

    傅處長捏著下巴,面色變來變去,然後驟然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萬麗的負責人傻眼了︰“誒處長?處長!您這是去哪兒啊?”

    “二中。”

    傅處長斜眼瞥了他一眼︰“今天我女兒校慶文藝匯演,她還有節目呢,我不得過去慰問一下鼓個掌?怎麼,你有意見?”

    “沒有,沒有”

    負責人慌不迭地搖頭。

    尬然目送著傅處長遠去。

    實際上傅處長一出門之後就往車上掛起了特事處的牌子,一路橫沖直撞駛進了二中的停車場,跳下來之後掠過了文藝匯演的大禮堂,直奔琴房去了。

    挎著手銬,腰間插著槍,帶著一臉森冷的寒霜,一把將那個問詢趕來的老師推到一邊,然後上了三樓,在槐詩琴房的門外側耳傾听。

    只听見門後一陣令人面紅心跳的喘息聲,還有一個驚慌的聲音。

    “那個不是說好只拉琴的嗎。”

    “哎呀,做點其他的事情也沒關系啦。”

    “可我還、還不太習慣進展這麼快。”

    “沒事兒,交給我主導就好了,一開始會不習慣,很快你就會喜歡起來的。”

    那個聲音咯咯笑了起來,傅處長臉色越來越難看,好家伙,老子辛辛苦苦地在查案,你這個小王八蛋竟然在白日宣淫,還他媽是在學校!這麼過分的嗎?!

    不等這門後面的王八蛋搞什麼東西出來,他干脆利落地一腳踹開門闖了進去,大喝一聲︰“槐詩,你事兒發了,跟我們走一趟!”

    門後的琴房。

    槐詩正被那位熱情的學妹壓在椅子上,外套掉在地上,要不是手死死地壓著,t恤都快被拔下來了。現在正面紅心跳地阻止那位學妹扯自己的褲帶,看到傅處長闖進門,竟然仿佛得救了一樣松了口氣。

    怎麼和想象的不太對?

    不應該是你這個禽獸正在凌辱可憐少女麼!

    傅處長愣了一下,旋即走上前去,拿起手銬就直接把槐詩拷在了椅子上︰“當場抓獲!”

    槐詩心中一顫,不知道自己漏了什麼證據,但表面依舊按照預想的那樣大驚失色,一臉茫然︰“我干什麼了?”

    “管那麼多干嘛?總之抓獲就對了!”

    傅處長揮手示意那姑娘趕快走人,然後斜眼看著他︰“你自己做了什麼事兒你不清楚?”

    “天地良心!我就拉了個琴就差點被學妹霸王硬上弓了,我是無辜的啊!”槐詩瞪大眼楮︰“難道你們特事處連我拉個琴都要管?”

    “別的事兒不說,你這是在干嘛?”傅處長冷笑,“這出來才幾天,就開始亂搞男女關系”

    “她是別人女朋友,怎麼能算我亂搞男女關系!”

    他不提這個還好,一提到這個槐詩就來氣,這貨糊弄自己簽了那麼多保證協議的事兒他還沒算賬呢!

    “行了,別給我扯這些花里花哨的。”

    雖然心中略微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但傅處長依舊不打算改主意,扯起槐詩的手銬,“跟我去特事處走一趟再說!”

    “救命!救命啊!”

    槐詩奮力掙扎起來,這王八蛋怕不是想要栽贓陷害啊!等自己進了特事處,還不是他想擺成什麼花樣就擺成什麼花樣了麼!

    “你不能這樣!我為特事處立過功!我為天文會留過血,你放開我!我要見艾晴!我要見艾晴!”

    “省點事兒到審訊室里再喊吧。”

    傅處長冷笑,扯著手銬轉過身,神情旋即僵硬了起來。

    看到依靠在門口吃爆米花的傅依。

    “你什麼時候來的?”

    “在你說當場抓獲的時候。”

    傅依遺憾地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掛著的dv︰“本來還想拍點黑料的來著,你壞人好事了,爸。”

    “小孩子家的別老攙和這些事情,回頭再跟你說。”

    傅處長表情變化,到最後,揮了揮手示意她讓開。

    傅依搖了搖頭,撇了一眼槐詩,直接說︰“匯演的時候他一直跟我在一塊,就算是出了什麼事兒,不至于只抓他不抓我吧?”

    “”

    沉默。

    死寂的沉默。

    傅處長沒有說話,沉默地看著面前的女人,還有身後愕然地槐詩,視線在兩人之間游移。許久,終于發出聲音,可是卻听不見喜怒,而是帶著一絲疲憊︰

    “你確定?”

    “記者還沒走呢,你可以看錄像啊。”

    傅依直白地回答,她的語氣不像是過去父慈女孝時那樣的甜蜜了。

    或許,那種和諧的氛圍從一開始就是兩人刻意想要營造出來的東西吧,並不親密,只是保持著距離。

    在短暫的相處時光中,彼此扮演好一個好父親和一個好女兒的角色。

    僅此而已。

    她看著自己的父親,告訴他︰“槐詩就坐在我旁邊。”

    傅處長神情變化,數度張口欲言,想要說什麼,沒有在說什麼,沉默許久之後低頭解開了槐詩的手銬,轉身離去了。

    腳步聲漸漸遠離。

    寂靜的琴房里兩人都沒有說話。

    在門口,那個愕然地教師看著這一場景,張口想要說什麼,可是傅依卻看了過去,用一種陌生的眼神瞥了他一眼。

    “對不起,老師,我和槐詩還有一些話要說。”她問︰“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下一次再說麼?”

    或許直到這種時候,她才真得像是傅處長的女兒,不快時眼神都是同樣的凶狠。

    老師訕訕地離去了。

    傅依走進房間,關好門,歪頭看著槐詩︰“有什麼想說的嗎?”

    “對不起。”

    槐詩嘆息了一聲,低頭抱歉︰“真得對不起。”

    “剛剛那個不是你吧?”傅依低頭點燃了煙卷,“我就說你什麼時候開始走貓步的是升華者的把戲?”

    “差不多。”槐詩嘆息。

    “我就一個問題。”

    傅依撓了撓頭,有些煩躁地嘆息︰“你沒犯什麼大事兒吧?要真是什麼嚴重事件,我說不定都要被大義滅親了。”

    “抱歉,實際上傅處長他沒什麼證據的,你不用擔心,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槐詩歉疚地說︰“總之,多謝你拉我一把。”

    “不要自作多情,我只是在泄憤而已。”

    傅依低聲笑了起來,好像自嘲那樣︰“他答應我來看我跳舞的,還說不論出了什麼事情都會來結果我準備這一天準備了那麼久,還特地定了晚飯,排練了好長時間”

    她低聲說,“他沒來。”

    她也沒來。

    明明都答應好的。

    結果,誰都沒有來。

    槐詩听見隱約的哭聲。

    他閉上了眼楮。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天啟預報 | 天啟預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