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天啟預報 第十六章 環保套餐

第十六章 環保套餐

小說︰天啟預報| 作者︰風月| 類別︰玄幻魔法



    當柳東黎給艾晴打電話上報了博愛公益的事情之後,一連串令人眼花繚亂的操作就出現了。

    十分鐘之內就有一輛黑牌的轎車沖到他面前,兩個人禮貌地請他們上車,將他們帶到上次他被審問的那個奇怪機關。

    等他進門的時候,所謂的博愛公益已經被扒了個底兒掉。

    會議室里,上一次主審槐詩的中年人面色難看,一言不發。

    只有艾晴一頁一頁翻閱著手里還熱乎著的文件,很快,抬起眼楮︰“真是不少猛料啊……一個看著就知道是用來洗錢的皮包公司,竟然有這麼多人捐款,不少都是市內有頭有臉的人物,怪不得特事處查了這麼久什麼都查不出來……這次不會走漏風聲吧?”

    中年人干咳了一聲,干巴巴地說道︰“特事處是特實處,其他部門是其他部門。”

    “早這樣多好,何必給那群老頭兒當牛做馬?”

    艾晴抬起眼楮瞄了他一眼,“里面牽扯到多少人?”

    “不少……”

    中年人嘆息︰“根據調查,這個基金會定期邀請一些大師來跟捐款的人講一些正能量的課程,分享一下升華心靈和養生的經驗。

    大部分內容都是不靠譜的冥想和自我催眠,里面還混著一些亂七八糟的國學……”

    “怪不得。”艾晴嗤笑,“都是老領導們喜歡的東西啊。如果這家公司真得和這一次的案子有關,恐怕不少人都要糟糕了吧?”

    “特事處是特事處——”

    中年人無奈地重申著剛剛的話,“不用試探什麼,大是大非面前,我們還是分得清楚的,請監察官放心。”

    在後面,槐詩悄悄地用胳膊肘捅了捅柳東黎︰“嘿,監察官這麼牛逼的嗎?”

    柳東黎翻了個白眼,壓低聲音說︰“天文會作為聯合國下屬部門,成員遍布世界,主要目的是遏制邊境流毒和升華者犯罪事件……你可以理解為︰只要和升華者和邊境遺物沾邊,她都有插手的權力。等到她轉正之後,只要簽一封黑函,就能殺你一戶口本的人,你說呢?”

    “這麼厲害?”槐詩愕然︰“東夏也願意麼?”

    “天文會的權力主導機構——統轄局的主要成員就是五常好麼。”柳東黎低聲說︰“這叫自己管自己。”

    就在兩人竊竊私語的時候,會議桌最前面的艾晴和中年人似乎已經交換完了什麼條件,再得到艾晴不擴大打擊面的許諾之後,他的臉色明顯也好看了許多。

    桌子上,對講機里傳來聲音︰

    “行動人員已經就位。”

    中年人看了一眼艾晴︰“信號接過來,行動開始。”

    牆上的巨大屏幕在瞬間亮起,依稀能夠分辨出是頭戴式攝像頭的視角,槐詩只看到一群黑壓壓的人從頭武裝到腳,手里端著長槍短炮,得到命令之後,車門被打開了,一群人一哄而出。

    這群不知道哪里來的反恐部隊似乎早就擬定好了進攻方案,動作沒有絲毫地遲疑,沒過兩分鐘就控制了整個停車場,一隊人沖向了監控室,一堆人封鎖了整個寫字樓的內外,落閘上鎖,拉起隔離線,就連信號和光縴都徹底切斷。

    只有通過頭盔視角的晃動,槐詩才能看到窗外的景色。

    媽耶,要這麼夸張的嗎?

    這分明是新海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方,幾十層以下的地面上人流如織,正是暑假結束之前最熱鬧的時候,完全沒有人會想到自己頭頂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一場突襲。

    就在走廊的門外,悄無聲息地架好了破門樁。

    一聲令下之後,便是一聲巨響。

    轟鳴之中,不等室內的人反應過來,便有好幾顆震撼彈丟進進去,一陣閃光和巨響之後,持槍的軍隊魚貫而入,轉瞬間將整個博愛公益外層控制起來。

    其余的人則向內破門而入。首先听到了一聲尖叫,緊接著是兩聲開槍的巨響,再然後就是慘叫,到最後剩下了一個尖銳的聲音︰

    “別開槍,我投降,我投降!”

    很快,在攝像頭的視角里,一個狼狽的中年人被架了出來,腿上已經中了槍,臉上全都是眼淚鼻涕,口中卻大喊著︰“我要自首!我要自首!我招,我全招了!是師傅讓我干的!我什麼都不知道,真得什麼都不知道啊!”

    一陣混亂之後,隊長向著鏡頭報告道︰“他正在轉賬,所有流動資金全都轉到國外了,在辦公室里找到了去法國的飛機票……”

    這是準備跑路了。

    愕然的會議室之中,中年人的臉色也難看起來。

    倘若原本還有可能誤會的話,如今恐怕里面真得有鬼了。

    “——給我問!”

    中年人幾乎拗斷了手里的筆,恨聲下令︰“問清楚了!”

    十分鐘之後,他手里的筆真得被拗斷了。

    王海,綽號王海癩,癩痢的癩。這就是’師傅’的名字。

    對照公安系統里的檔案,這個家伙從二十多年前開始,就開始搞迷信斂財,從老頭兒老太太手里騙養老金,被逮住過兩次,後來就失蹤了。而等他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就變成了救主天父會的王牧師,生意做大,一發不可收拾。

    而在辦公室里抓住的則是他眾多弟子之一的涂太,專門負責門面和洗錢,將師傅騙來的錢清洗干淨之後改頭換面變成不記名債券和保值物品。

    名校畢業的涂太本來就是沖著錢入伙的,心里對師傅並看不上眼,暗中扣扣索索昧了不少錢。而王海對自己的弟子們也一直保留著不少秘密,信得過只有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大弟子,雙方一直互相利用,有共同利益倒也相安無事,如今大難臨頭,涂太果斷地把師傅給供了出來,但凡有問無所不說,甚至主動交代了不少,包括師傅暗中一直在進行的禁藥生意,還有偶然撞破的’神跡’。

    “神跡?”主審者問。

    “對,神跡。”

    涂太喝了口水,擦了擦冷汗,“王海一直藏著一個盒子,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麼東西,每一次他帶人祈禱的時候,都會把那個盒子藏在布道台的下面……打開之後里面會有很好聞的味道,聞了就感覺精神振奮,什麼難事兒都不害怕了。來我這里上課的那些人不知道,都以為他是什麼大師,我呸,他就是一個老騙子,我懷疑他拿出來的那些禁藥和那玩意兒也有關系……”

    盒子。

    艾晴忍不住看了槐詩一眼。

    終于對上了。

    而槐詩心中也案底里松了口氣︰幕後的人終于被抓到了,自己也不用再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自己終于可以回到正常的人生軌道,走向升官發財,迎娶白富美,踏上人生巔峰……

    後面的話會議室里的人已經沒興趣再听了,只有槐詩興致勃勃地想等後續,讓涂太詳細說一說自己師傅是怎麼給女信徒開光的……

    咿——你這孫子還裝了攝像頭

    老實交代,硬盤你放哪兒了?

    可很快,他們便收到了現場的壞消息︰王海要跑路了。

    嗅覺敏銳的涂太一直都知道這一行做不長久,隨時留意著各方消息,在他發現自己師傅的賬戶出現資金變動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事情要遭。本著多一手準備的心思,他第一時間訂了去法國的機票,準備出去兩天看看風頭,卻沒想到已經晚了。

    如今王海正在新海之外的老塘鎮舉行最後一場禱告,儼然是當晚就準備跑路的架勢,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他們必須盡快開始行動。

    可艾晴卻陷入了沉默。

    好像想到了什麼不論如何都難以解答的問題,她若無旁人地發著呆,不論身旁的人如何催促都沒有出聲。

    直到許久之後,她抬起了頭,長出了一口氣,神情陰沉。

    “確實這樣以來很多事情就對上了沒錯,所有的線索都沒有任何問題,但總覺得不太對……”

    她忽然扭過頭,細長的眼眸凝視著身後的少年︰“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說?”

    對啊,我隱瞞的可多了,什麼烏鴉啊,命運之書啊,覺醒啊……這些一說出來就要糟的事兒怎麼可能開口?

    “沒有!”

    槐詩斬釘截鐵地搖頭︰“能說的我全說了!不能說的我也全說了!”

    他神情慷慨激昂好像隨時要準備犧牲一樣,可心里虛得要命,生怕艾晴讓柳東黎再把事情問一遍。

    萬一把命運之書招出來了怎麼辦?

    這要命玩意兒听烏鴉的口吻似乎是個不得了的東西,再沒有解除綁定之前,槐詩哪里敢露餡?

    似乎相信了他的話,艾晴沉默地收回視線。

    “那就立刻開始行動吧。”

    她看向中年人︰“不過,為了避免出現其他預料之外的情況……雖然時間緊促,我們在計劃實施之前,還是先搞清楚這個所謂的救主天父會究竟是搞什麼鬼比較好。

    畢竟,事涉邊境遺物,誰都不知道他們隱瞞了什麼,況且,不是還有升華者隱藏在里面麼?

    這些都是必須的情報——”

    “嗯?”中年人不解,“艾女士的意思是?”

    艾晴看了一眼身後,沒說話。

    那中年人看到了柳東黎,頓時明白了什麼,起身跟他握手,熱誠地說道︰“我代表特事處,感謝柳先生的幫助和支持。”

    “啥?”

    柳東黎一臉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本能地感覺要糟︰“我沒有,我不是,你們別亂……”

    他還沒說完,話就被艾晴打斷了︰“正好,除了柳東黎之外,還有一名和他們打過交道,且願意配合我們的民間志願者……”

    說著,艾晴看向了後面正在幸災樂禍地槐詩。

    “——有他們兩個先打入其中的話,一定不成問題。”

    槐詩的笑容僵硬在了臉上,頓時跳了起來,變成了悲慘的復讀機︰“我也沒有,我也不是啊!”

    “只是去偵查一圈而已,有這麼多人後備,又不一定會死。”

    “你自己都說了不一定了啊!”槐詩悲憤抗拒︰“不是說好了誘餌的麼!怎麼忽然之間又潛入敵後了!”

    “甲方改需求不是很常見的事情嗎?”

    艾晴的手掌撐著下巴,好整以暇地打量著他,“大不了給你的津貼再加八百。”

    槐詩頓時怒了。

    “別說八百,就是八千……”

    話音未落,他的腰間傳來滴的一聲提示︰“支付寶到賬八千元!”

    槐詩愣了一下,表情頓時僵硬起來︰“你以為這點錢就能讓我低頭嗎!”

    滴!

    又是一聲輕響,那個柔和的女聲再次提示︰“支付寶到賬八千元。”

    “這可是生命危險!萬一真得死了怎麼辦!”

    槐詩瞪大眼楮︰“你們連撫恤金都沒有嗎!”

    艾晴收回視線,手機一晃,最後一筆轉賬發出。

    “——支付寶到賬七百元。”

    七百?

    為什麼撫恤金才給七百!

    前面還給了一萬六呢!怎麼等人死了才給這麼點的!

    槐詩一時間不知道究竟是應該悲憤還是惱怒,是不是應該讓她多給一點。

    “小老弟,七百已經不少啦。”

    旁邊的難兄難弟柳東黎湊過來,嘖嘖感嘆︰“領券之後能賣個東郊火葬場的環保套餐,還送你個盒兒呢!

    記得給五星好評再送花圈,下單之前留言選款式——畢竟要住好久,挑個喜歡的。”

    十分鐘後,槐詩和柳東黎被塞進了裝甲車里,帶著悲壯的心情踏上了去往老塘鎮的路。

    出發的時候,他莫名其妙地打了個寒顫。

    就好像墜入冰窟。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天啟預報 | 天啟預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