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唐朝新計劃 第二十章︰恭送朝陽公主

第二十章︰恭送朝陽公主

小說︰唐朝新計劃| 作者︰腋毛叔叔| 類別︰歷史軍事



    “吉時已到,朝陽公主起喜!”

    喜轎離地而起,朝陽公主身穿厚重喜服,在皇後攙扶之下,邁著沉重步子,緩緩走向那頂刺目喜轎,按照舊俗,朝陽公主需踩過火炭清水,祛除滿身晦氣後方可登轎。

    “壯哉吾大宛!”

    “朝陽公主!”

    “”

    大宛民眾自發前來送行圍觀,熙熙攘攘下人頭無數,圍著宮門水泄不通,都想看上一眼那喜轎中舍身壯國可歌可泣朝陽公主,而轎中朝陽公主,卻不知,在世人眼中她竟有如此偉大。

    吉時已到,宮門打開,頂頭開道大臣張楚雄,提出長槍平放于馬背,念了聲舌燥,其聲不大卻驚出一條道路。

    在張楚雄開道下,大宛民眾紛紛下意識站成兩排,留出一條可供喜轎穿梭空隙,眼巴巴看著張楚雄騎馬從面前經過,皆都靜若寒蟬不敢喧鬧,張楚雄年約四十,因年少成名,在大宛朝中與魏知恩二人,一文一武,名氣不相上下,為奪水之戰,曾手持長槍殺得西邊鄰國且末國三進三出,無一人敢阻攔,震懾大宛,落得個雄槍霸王張楚雄稱號,如今貴為大宛八萬精兵總將。

    張楚雄自帶一身煞氣,長槍不動煞氣彌漫,待其身影緩緩走過,煞氣消散,圍觀眾民這才敢咽下口唾沫,發出點點聲響。

    接下來便是一組身穿盔甲,手持長槍七十二人隊伍緊跟而出,皆都戴鐵面只留眼孔鼻洞,其步伐統一,經過時盔甲摩擦,腳踏大地,雷聲陣陣,驚得滿天黃沙。

    “這這是雄字營長槍軍!”

    民眾中有人驚呼出聲,傳聞雄字營長槍軍,人人掩面而行,不見其面,個個武藝高強,手持長槍殺人不眨眼,戰無不勝,不知他們從哪里來,卻知雄字營長槍軍無一弱者。

    黃沙還未完全散去,朝陽公主大紅喜轎讓八名大宛頂尖高手肩扛而出,民眾皆知大宛皇室愛民如子,朝陽公主此行以身涉險乃是為大宛發展,長槍軍一去,大宛民眾再次沸騰。

    “恭送朝陽公主!”

    “恭送朝陽公主!”

    “恭送朝陽公主!”

    大宛民眾皆彎下身子,發自肺腑對著喜轎拜之,以自身方式,恭送朝陽公主遠行。

    “朝陽公主起喜!特分喜于大宛子民,願我大宛繁榮昌盛!”三名懷抱花環丫鬟,抓起一把把喜糖對著民眾撒下,以分享朝陽公主迎駙之喜。

    喜轎出宮,其後駝車共記十二,滿車皆是黃金打造而成各種首飾,作為迎喜彩禮,一起與迎親隊伍,送至樓蘭。

    再其後,便是那手持大刀皇室侍衛隊伍殿後,主要任務保證朝陽公主以及彩禮安全。

    大宛民眾形成恭送隊伍,緊跟在皇室侍衛隊之後,將其送出國都,眾人站在城門,再次齊齊對著朝陽公主一拜。

    城牆上,閻本昌身穿常服目送喜轎離去,身後魏知恩如同鬼魅現出身形,拱手道︰“陛下,我軍調集五萬精兵預備,專克司徒南,公主迎喜萬一出現變故,五萬軍兵即刻啟程,趕往刀鎮,由張楚雄指揮,沖過界限,強拿樓蘭國都。”

    閻本昌沒有回答魏知恩匯報,待到喜轎消失于眼簾,擺擺手與淚眼婆婆皇後二人擺駕回宮,樓蘭必取之,若是安然招來秦千歲,和氣吞並最好,若是出現變故,五萬軍兵立馬出戰,不顧一切強行佔國,閻本昌懂得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朝陽公主作為大宛心頭肉,拿去出喂食秦千歲,閻本昌心中何其願意,但這也是不得已不開戰最為安全辦法。

    比起民間喜轎,朝陽公主喜轎顯得落寞許多,沒有鑼鼓喧天,沒有新郎相伴,出了國都,熱鬧場景如同潮水般褪去,剩下滿是肅殺之意,馬蹄聲中黃沙四濺,朝陽公主小小身子,穿著明顯不符合身材,偌大厚重喜服,渾身帶金依偎在空曠喜轎角落,心中有好奇,有欣喜,更多卻是恐懼。

    一名華貴婦人登上喜轎,來到朝陽公主身邊,伸手取下朝陽公主沉重喜冠。

    朝陽公主見著來人,滿臉淚水道︰“少師,本宮不想去那樓蘭了,你給母後帶句話可好,本宮不要那風流倜儻秦千歲,本宮不想娶駙馬,本宮只想服侍母後左右,本宮很害怕。”

    朝陽公主少師又何嘗不知,朝陽公主心思,可是她又能怎樣,一名身份低下少師而已,莫說她,便是皇後親來也不能改變如今形勢,少師沒有如同往日那般任由朝陽公主胡鬧,她半跪在朝陽公主面前,伸手抹掉朝陽公主臉上淚珠,從懷中拿出一本畫冊道︰“公主殿下,擇日便是大喜之日,此書乃閨中密術,還請公主殿下細細看之,莫要在駙馬面前失了分寸。”

    說完,少師將畫冊交于朝陽公主,掀開轎簾,出身落地,護衛在喜轎兩側,轎中朝陽公主嚎啕大哭,小腳亂蹬,拿起畫冊看也不看,便撕了個稀巴爛。

    頂著烈日,喜轎行約半日,在張楚雄命令下,迎喜隊伍停下歇息,少師拿出水囊,再次登轎。

    “公主殿下,喝口水吧。”

    “不喝,少師,本宮命令你!帶本宮回宮!不然本宮本宮,本宮定叫母後責罰于你!”

    少師沒有絲毫惱怒懼怕,她知朝陽公主孩童心性未退,不能強行逼之,只能步步誘導。

    少師打開水囊,當著朝陽公主快哉喝下一口,果然余光看見朝陽公主偷偷舔舌。

    少師將水囊遞與朝陽公主面前,朝陽公主哼哼鼻子,卻也不喝。

    少師見此情況未過多言語,把水囊伸出轎外,將其中存水倒掉小半,朝陽公主急了,跑到少師面前一把奪過水囊惱怒道︰“少師,你這是作甚!你可知我大宛水資源極度缺乏,本宮浪費碗水,便讓母後責罰,你卻當著本宮面如此揮霍,該當何罪!”

    朝陽公主十分珍惜灌下口水,又語重心長道︰“少師,你為本宮少師,陪伴本宮左右,本宮從小到大可曾虧欠你半分?本宮不想去那樓蘭,本宮知你無能為力,本宮耍耍性子無非發泄,你為甚不能像往常那般,說些好听話兒來哄哄本宮,態度非要如此強硬,本宮還有得選擇嗎?”

    少師面無表情,跪下身子痛心疾首道︰“公主殿下,並非奴婢為難公主殿下,只是奴婢惱怒公主殿下不明事理,只顧自身卻不顧我大宛萬千民眾,奴婢從小教導公主殿下心系大宛,到最後卻是依舊頑皮,怎叫奴婢對得起皇後寄托與少師一稱。”

    朝陽公主眼淚似在眼眶中打轉,少師從小便待自身極好,很少有如此嚴厲之時,朝陽公主不明白,她也不想明白少師為甚變了。

    少師手指東方樓蘭方向,眼中露出無比貪婪道︰“朝陽公主殿下,您從小所學禮儀學識皆有奴婢傳授,如今公主殿下不明事理胡攪蠻纏,是奴婢之責,奴婢內心慚愧,那今日奴婢只好便再傳公主殿下學識,以將功補過。”

    朝陽公主靠在角落,眼前少師有些陌生,加上這陌生環境,朝陽公主只有蜷縮成團,內心中才安穩些。

    少師道︰“公主殿下只知我大宛缺水,卻不知樓蘭臨近大湖羅布泊多水,在我大宛,只有東邊僅僅幾條支流可供提取水源,養我大宛無數子民,西邊盛產黃金除去黃金便是黃沙,一年四季滴水不下,往往取東邊桶水到西邊只剩小碗,引東河入西地無奈水流太小,未出十里便讓黃沙吸食干淨,若取得樓蘭,引進羅布泊滔天湖水入大宛,便可解大宛缺水弊端,倒時莫說這一囊水,便是萬囊水亦可任由揮霍。”

    “奴婢曾經游樓蘭,公主殿下可知,在我們看來十分珍貴水資源,在樓蘭小國卻分文不值,公主殿下可曾見過湖中小島?公主殿下可曾見過水中之魚?公主殿下可曾知曉水上泊船?這一切在樓蘭皆是常態,可是公主殿下又知幾何。”

    朝陽公主眨巴眨巴眼,太師三問,湖中小島,水中之魚,水上泊船,放在以前朝陽公主聞所未聞,在她的世界里,只知黃金黃沙,卻不知曉太師三問。

    “太師太師,你快說說水中之魚那是何物。”

    朝陽公主心性幼稚,讓太師一帶,自然上鉤,太師鎮定下來,露出往日仁慈,一一為朝陽公主解答內心疑惑,喜轎再次啟程,轎中朝陽公主不再哭鬧,一師一子,一講一听,好不和諧。

    遠處,黃沙地中,只露出一雙眼楮來回偷窺,待到迎喜隊伍啟程消失,此人從地中鑽出,跑到遠處牽出藏匿駱駝,騎上以小路秘密趕路。

    “報!李大人,探報傳回消息,朝陽公主迎喜隊伍已經出發,按照距離推算,明日午時便可抵達野人谷!”

    “領頭之人,可是大宛雄槍霸王張楚雄?”

    “正如李大人妙算,領頭之人為大宛名將張楚雄,其後還有雄字營精兵七十二,黃金十二車,以及皇家侍衛數百。”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唐朝新計劃 | 唐朝新計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