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掘墓人 第十一章 八字全陰

第十一章 八字全陰

小說︰掘墓人| 作者︰道門老五| 類別︰玄幻魔法



    ,最快更新掘墓人最新章節!

    那是……村子,難道我們破解了那個鬼打牆?

    “發什麼愣?還不快走!”

    我被突然出現的變化弄得怔了一下,秦師傅一個爆栗把我打醒,我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不是問他的時候,急忙就抬腳朝村子走去。

    現在重新恢復視線後,我才發現我們原來已經跑到了村口的山路上,距離村子已經有不少距離,而村子四周的山上,都是典型的熔岩地貌,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溶洞,村里的人平時就是在白天也不敢輕易上山,看來那個墳中墳的東西是想致我們于死地。

    山路荒蕪,碎石遍地,我背著秦師傅,往下走了七八米,我的腳就被密密麻麻的碎石塊咯的懷疑人生。

    我本來想讓秦師傅從我背上下去,可秦師傅卻堅決下去,說是會壞了他的法術,我就只好咬著牙,硬是死磕回了村。

    回到家之後,我的一雙腳已經徹底麻木,沒有絲毫感覺,秦師傅讓我去客廳先坐在椅子上休息,他匆忙跑到院子中忙活了好一陣子,直到一聲雞叫傳來,秦師傅才端著一盆熱水回到客廳。

    我有些感動,他是一個瞎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弄來這盆熱水的,一定十分辛苦。我實在無法把現在的秦師傅和之前果斷出手殺死大黑的那個人聯系在一起。

    他叫了我一聲,摸索著把水盆端到我腳旁,雙手抓著我的腳踝對我說,“等會兒可能有點疼,忍著點!”

    我沖他點點頭,嗯了一下,秦師傅就直接按著我的腳踝把我的腳按在了滾燙的熱水中,瞬間兩只腳的腳心各處鑽心的劇痛刺痛起來,出乎本能的我不斷想要吧腳從盆中抬起來,卻被秦師傅死死的按著。

    過了兩三分鐘後,刺痛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見狀秦師傅擦著汗虛弱起身完全憑雙手摸索著,踉蹌走到了我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呼……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山路多土石,細菌叢生,一盆水很快就變成了難看的紅黃色,這是我流出來的血水和泥土混合而成的,秦師傅又拖著疲憊的身子幫我換了一盆水。

    我從始至終沒說一句話,這會兒終于嗓音沙啞的開口道,“秦師傅,你現在該給我說說我大伯的事情了吧!”

    秦師傅喟嘆一聲,“哎,冤孽啊!”他無力的靠在椅子背上,“這件事情要從三天前你大爹找我的那一天講起……”

    時間回到三日前,那天下午,大伯風塵僕僕的趕到了秦師傅的家中。

    “砰砰砰!”大伯敲響了秦師傅家的大門。

    這個時間誰會找我?

    “誰啊?”秦師傅抓了件衣服就去開門。

    “秦師傅,是我,陸宇!”門外傳來了大伯的聲音。

    “陸宇?”秦師傅想了一下,很快就想起了我大伯,前幾年家鄉這邊整肅街道,不許秦師傅在街上擺攤乞討,正巧我大伯進城遇到了他,大伯比較迷信這種東西,就把秦師傅請回家住了一段時間。

    而那段時間我正在外地求學,所以沒有見過秦師傅。

    秦師傅也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立馬就把我大伯請進了屋中,問他找他來干什麼,是不是家里出了什麼事了?

    大伯進了屋,屁股都沒挨座,一听秦師傅問,急忙就說,“秦師傅,我家里出怪事了,您一定得要幫幫我啊!”

    秦師傅讓他別急,慢慢說。

    大伯就把施工隊在我們家地下挖出了一座墳墓的事情告訴了秦師傅,並且著重說了那塊寫著‘遇陸而開’的墓碑。

    秦師傅經驗老道,馬上就明白這可能是遇到什麼邪惡的玩意了,也顧不得收拾東西,就和我大伯急急地趕回了家里。

    見到我之後,秦師傅就覺得我的面相奇特,要求為我摸骨,可是卻發現我竟然是罕見的八字全陰之人。

    所謂的八字全陰,就是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聲的人,這種命格的人先天體內沒有一絲陽氣,簡單的來說就不屬于人間,出生必死,而我卻好好地活了這麼長時間,秦師傅頓時就震驚無比。

    他立刻就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可能性,那就是我的命格被人篡改過,所以才能活到現在,而我們家底下那座墳很可能就是篡改我命格的人布置的一個陣法,好像是傳說中的鎮魂墓,底下極有可能封印著極為凶惡的東西。

    想到這一點之後,秦師傅再也無法坐住了,就匆忙和我大伯回去收拾東西,直到晚上九點多才重新趕回村子。

    “陸宇等等,村子有點不對勁!”

    到了村口後,我大伯就準備直接進村,卻被秦師傅喊住,他雖然眼楮看不見,可一身道術修為精深,清晰的感應到村子上方此刻出現了大量的陰氣,無比邪惡恐怖。

    大伯不知道秦師傅為什麼會忽然喊住他,就好奇的問秦師傅,“大師,到底咋了?”

    秦師傅沒搭話,而是靜靜地感應著村子上方陰氣的源頭,最後鎖定在我家下方的墳墓中。

    “不好,鎮魂墓被人動了,里邊的東西馬上要出來了,陸宇,快帶我過去看看!”忽然,秦師傅驚呼一聲,大伯渾身一震,急忙帶著秦師傅家也沒回的就去了施工隊挖出來的墳墓前。

    我听到這里,有些羞愧,原來那時候大伯和秦師傅就在門外邊,而我還在和那個女人正在做那種事情,真不是東西!

    大伯帶著秦師傅來到了那塊墓碑前,驚恐的發現白色的墓碑此時變得殷紅如血,‘遇陸而開’那四個字,正在不斷的朝外邊滲出猩紅的血液,秦師傅能感受到這塊墓碑中正散發著大量凶戾的邪氣,可他卻看不見具體情況,就讓我大伯對他仔細說說。

    “大,大師,這……這塊墓碑流……流血了!”大伯只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村漢子,哪親眼見過這麼詭異的事情,當下話都說不利索了。

    “墓碑流血!不好,這是凶兆,墓里邊的那個恐怖東西就要出來了,陸宇,快想辦法打開這座墓!我要進去修復鎮魂墓的封印!”秦師傅心頭猛地一震,結合現在村子上方集聚的大量陰氣,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可能性。

    能用鎮魂墓封印的東西,以他的實力絕對無法對付的了,一旦被她沖破封印出來的話,整個村子的人都不能幸免。

    大伯嚇傻了,一時恐懼的不敢下去,最後還是秦師傅冷冷的說了聲,“陸宇,這個鎮魂墓可能關系著你家那個娃兒的生死,你現在要是不去的話,一旦她出來,那個娃兒必死無疑!”大伯這才一咬牙,隨便拿了把施工隊留下的鋤頭就跳了下去。

    秦師傅也沒閑著,他飛快的取出靈符,在上邊布置陣法,企圖暫時壓制住里邊的東西。

    “咚……咚咚……”

    大伯輪開膀子用鋤頭狠狠的刨了幾下墓地,可墓地卻又變的堅硬無比,任他怎麼使勁,砸不開一絲一毫。

    “大師,這砸不開……咦,小良,你咋來了!你干什麼!快給我放下磚頭!”大伯正想對秦師傅說話,抬頭卻發現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秦師傅的身後,表情陰翳的看著俯身布置陣法的秦師傅,右手拿著一塊磚頭高高的舉起,好像要砸秦師傅。

    “等等等等,秦師傅,你說我當時出現了?這不可能,那時候我還在屋里睡覺呢!”听到這里,我忍不住開口打斷了秦師傅的話。

    “你個小兔崽崽,現在還沒搞清楚噶,你是被人給控制了!”秦師傅哧鼻道。

    我被人控制了?不會啊,那天晚上我和那個美女雲雨後,就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怎麼會被人控制了?

    秦師傅恨鐵不成鋼的敲了我一下腦袋,“小色鬼,你難道還沒明白,和你交合的那個女娃兒不是人,她應該就是鎮魂墓下邊封印的那個東西嗎?”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掘墓人 | 掘墓人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