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仙宮 第1204-07章 戰爭機器

第1204-07章 戰爭機器

小說︰仙宮| 作者︰打眼| 類別︰武俠修真



    五百對一萬,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戰爭,然而葉天越挫越勇,孤身抵御千百人!

    此刻,天眼正注視著這一切,默默地將這些畫面傳遞到焱城,供所有人觀賞。

    “想不到這小子還真有點本事,竟然能孤身抵御數千人。”城府門口,坐著的一位老者捋了捋胡須,眼里滿是欣賞。

    “嘁,區區傀儡而已,一等功要擊殺的可從來不是什麼傀儡,而是腳踏實地,有血有肉的人!”

    “雖說只是傀儡,但此子揮劍手法了得,很顯然練過,並且還是精煉,或許超越了在場任何人的劍術造詣。”

    焱城從不缺少有勇有謀的人,也不缺少驕傲自大,放蕩不羈的人。

    老者此言一出,焱城瞬間有人不樂意了。

    “老家伙,此子劍術造詣的確了得,但我並不認為他比我更強,只需三招我便可將其敗下陣來。”一襲紅衣男子說道。

    眾人打量了一番這名男子,劍眉星目,身高八尺有余,腰間系著兩把劍,僅從劍柄就可以看出此劍非凡。

    “哦?我自認為此子造詣在我之上,而你的造詣,又可否越過我呢?”老者輕蔑一笑,雖說年歲已高,但仍舊有著一顆放浪的,年少輕狂的心。

    此話一出,城府門口瞬間空出了一片地方,這是要比試的架子了。

    天眼雖然還在實時導播,但是所有人已經無心在看,葉天一副愈戰愈勇的架勢,絲毫不知疲倦。

    更何況真正看下來,似乎也就那幾個招式而已。葉天早已忘記了另一個空間帶來的劍訣,只能靠著本能記憶,揮舞著最基礎的劍術。

    這樣的戰斗,即使造詣再高,也不會有人對其感興趣,反而眼前兩位深不可測的劍士比拼,才是真正能帶來刺激的產物。

    “劍仙盟,東方曦。”男子抱拳介紹。

    此話一出,瞬間引爆全場。任誰能想到,神出鬼沒的劍仙盟既然會來湊這等熱鬧,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來湊熱鬧的是盟主。

    “哈哈哈哈哈哈,就是你小子繼承了遺缽啊。”老者周圍的風沙不斷卷起,隨之到來的一句話,更是讓人感到可怖。

    “初代劍仙,賀一劍。”老者報出名號後,雙方便是拔劍相向。

    場面十分壯觀,風卷殘雲,天昏地暗,一時間風沙迷了眾人的眼楮,沒有人知道那一刻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再次睜眼時,東方曦已經跪倒在了賀一劍面前。

    “小娃娃身手了得,但切不可心高氣傲,這次只是教訓罷了,下一次可就沒有這等好命了。”賀一劍說罷離開了此地,遁入了山林之中。

    一時間,眾說紛紜。初代劍仙賀一劍,在史書上自然也是有記載的,可是按照理論來講,這位開天之初就存在的老者理應早就離開了人世,卻不曾想還活著,並且實力強勁的可怕。

    即便是三星仙皇的東方曦,都如此輕易地敗倒在了賀一劍手下,光憑這一點就能感受到可怕了。

    前線,葉天已經感到了乏味。沒有任何特殊功法的輔佐,拼的還是自身的身體素質。

    一次又一次的揮劍,葉天權當在練習輪回劍訣了,同時也在呼喚著手中的輪回劍。

    人劍合一,並不代表劍就要听人的話,一時間葉天還沒有辦法說服手里的劍,只能以黃色劍身的姿態不斷的練習著劈砍,揮舞。

    相比較于對著空氣揮劍,這些傀儡可就好用太多了,不僅有刀刀到肉的真實感,同時也是危機四起。

    不知廝殺了多久,葉天這一方也只剩下了這唯一一位獨苗。

    將近一對六千人,雖然都是傀儡,殺傷力根本不高,但依舊需要沒日沒夜的揮劍,才有機會突圍。

    先鋒兵,即便是以傀儡組成的,也造價不菲。極寒一方自然不可能看著如此多的傀儡只是單獨的去攻擊一個人,並且眼見著愈來愈乏力。

    一場戰爭之中,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任務,然而先鋒兵之中,就必須要一位甚至數位掌握權重的,用來發號施令。

    一旦這位發號施令的人死去了,那麼其余的傀儡就會自動攻擊最近的帶有非極寒印記之人。

    眼下,就是這般情況,掌權者早已被葉天斬殺,死的淒慘。

    終于,這機械般的廝殺快要到頭了。這並不是說葉天將敵方盡接擊殺了,而是指冠有“先鋒中的嗜血者”之名的徐瀟淮。

    徐瀟淮,從來不是以一個人的形態出現的,畢竟身高四丈有余,站起來可遮天蔽日,活脫脫一個戰爭機器似的存在。

    “那是……!戰爭機器?!”焱帝前一秒還在百無聊賴的欣賞著葉天的舞劍,將內心的萬般思緒全部寄托在此上。

    百看不厭。雖說如此,但誰知半路殺來援軍,並且是如此一名戰爭機器?

    足以媲美三星仙皇的存在,可獨自一人抵擋千軍萬馬,這才是所謂的戰爭機器,這才是真正的強大!

    一種可怖的威壓傳遞開來,然而葉天卻是沒什麼感覺,就這等程度的威壓,基本上等同于不存在。

    雖然這等威壓跟之前焱帝散發的威壓差不了太多,但不知為何,葉天就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

    傀儡,沒有收到下一步的指令之前是不會做出什麼動的,然而徐瀟淮又是一位嗜血狂魔,只會听從指令,不會下指令。

    這麼說來,眼前的極寒一方傀儡兵便成了累贅,徐瀟淮眼里只有葉天,又怎麼會在乎這些螻蟻?

    四丈的身高,光腳掌都能一下帶走不少傀儡了,葉天也並非坐以待斃,而是選擇先行拉開距離,暫時觀察後再進攻。

    龐大與笨重似乎是一對與生俱來的對應詞,只要提到龐大,自然就有笨重的身影。

    然而徐瀟淮絕對是特例,那速度何其快,與葉天的速度一般無二。

    或許,龐大和笨重並非是一對對應詞,但是龐大一定意味著能被攻擊的地方更多。

    葉天回身一劍刺出,直指腿部肌肉。

    很不幸的,這一下攻擊沒有奏效,傳遞來的只是“乒乓”的硬物相撞的聲音。

    明明極寒神火訣已經附著于寶劍,並且也已經接觸到了敵方的肉體,卻並沒有燃起業火,這一點是葉天萬萬沒想到的。

    “肉身比我還強?”葉天感到一絲心悸,這是他遇見的第一個肉身比自己更加強大的怪物。

    即便是先前的六星仙皇,焱帝也沒有葉天的肉身強悍,這一點實際上焱帝並沒有察覺到。

    畢竟當時體內靈氣不紊,根本探不出底,不知道這一點也不奇怪了。

    “該死……”焱帝暫時並不知曉葉天的真實實力,打算親自出拯救這位小家伙。

    拋開所有優劣,焱帝都想要拯救出葉天。如果她的靈魂真的有輪回,那麼也只可能附著在葉天身上了。

    這劍術,熟悉而又陌生,親切又稍顯懷念。

    “寒主,你毀約在現,可別怪我不仁不義!”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賀一劍

    此界幅員遼闊,縱是焱帝,也需要趕上將近一分鐘的時間。

    僅僅是一分鐘,可以發生的事情也多的多。時間緊迫,葉天只顧著閃躲,同時屏息凝神,感受著手中的劍,想要引起共鳴。

    世間萬物皆有靈,劍也不例外。

    一瞬滄海桑田,眨眼物是人非,輪回劍帶走了楊琴的生命,帶走了它的主人,同時它也為自己留下了一些東西。

    輪回劍,涉及到天道與輪回的問題,自然也會牽扯到靈魂。它為了保住與自己相伴半生的主人,留下了其靈魂附著于體內。

    這是她的眼楮。

    不斷趕路的焱帝體內,用著生命保護的信物,在這一刻發出了微光,隨後又黯然逝去。

    盡管這束光何其微弱,但是將其置于心房的焱帝,還是感受到了刺痛感,第一時間發現了信物的閃耀。

    “楊琴……”焱帝的臉色徹底黯淡了下來,他很清楚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這個信物是在舊時定下的,用就是當對方徹底死去時,發出強烈的光芒彰示。

    這麼多年來,信物從未發光,焱帝始終相信楊琴並未逝去,或許踏入了輪回,只要靈魂還存于世,即便是窮盡半生,焱帝也要找尋到她。

    現在,內心最後一束火苗被澆滅,焱帝的心跳都放慢了不少。

    上一任主人的靈魂已然消逝,輪回劍也徹底與葉天相契合,于是乎一收任性,同意了葉天的請求。

    這一刻,劍身呈黑色,代表的是無情……以及穿刺。

    雖然不知焱帝這邊發生了什麼,但最起碼每種顏色相對應的效果都還是清楚的。

    葉天單手握住黑色輪回劍,轉身對付這頭凶猛的巨獸。

    眼前的這玩意,或許有一個听起來響亮的名字,並且外貌也是人形,但根本算不上人類。

    沒有情感,眼里只有破壞,撕碎,以及進食。

    一劍凍三尺,一刺灼全身!葉天風馳電掣般穿越萬軍,一劍直取敵將首級!

    徐瀟淮似是輕蔑,合掌盾,一時間自身周圍浮現各式各樣特殊的符號,使人應接不暇。

    似是十八字真言,不過這等語言並非古語,而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語言,葉天自然也不可能看懂,更不需要看懂。

    “三星仙皇,究竟又多強?”葉天聚三花之力,齊合于劍尖,附著于極寒神火訣,用著輪回劍訣中的最樸素的一節——穿刺!

    焱帝親眼目睹著,三星仙皇的盾被輕易地刺穿,隨後劍刃一路進入了其頭部。

    沒有血花四濺的血腥,沒有腦漿四溢的場景,有的只是無比優雅的破碎,裂開,隨後潛入土地,滋養它們。

    原來,徐瀟淮也是有血有肉的,雖然早已不是人類,但是該傀儡的制成也是需要精血的。

    輪回劍擊穿了他的頭顱,將其血液封鎖,將其皮膚灼燒,隨後二者相互踫撞,產生了最燦爛的漩渦。

    剩下的傀儡,葉天卻是無力再戰,只能由焱帝大手一揮,一片火海形成,灼燒無數。

    “焱帝,你這是想毀約嗎?!”看著自己的傀儡一個接著一個被擊殺,寒主趕忙傳音,聲音中稍顯倉促。

    “是你毀約在先,何為我等毀約?可否有點自知之明?!”焱帝本就難受至極,此刻被寒主一刺激,更是勃然大怒,一種魚死網破的氣勢油然而生。

    這氣勢無論是極寒還是熾焱,都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甚至連等著坐收漁翁之利的叛亂都感受到了威壓。

    “不……不可能!七星仙皇?!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到了七星仙皇?”寒主感受到了恐懼,僅僅是一星之差,就需要萬千功法來彌補。

    實際上,焱帝早可進入七星仙皇,然而一旦踏入,則會變得無欲無求,追其本源,究竟是好是壞也只有焱帝自己清楚了。

    極寒軍第一時間選擇了撤退,正所謂窮寇莫追,實際上焱帝也無心去追,便選擇了折返。

    焱帝達到七星仙皇這件事情,對極寒造成的影響最大,其次則是叛亂。

    叛亂軍也有一名七星仙皇坐鎮,這也恰好是叛亂叫板的資本,只不過中層能力不足,硬踫硬贏面大約也就六四開。

    不到八二開及以上,不會有哪位明君會搭上所有子民的性命,去拼搏那七分機會的。

    “寒主咬牙撤退,必定要在第一時間進行修煉,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在這一刻一舉擊破極寒,切不可讓其恢復!”焱帝朝著兵營傳音,得到的自然是肯定的結果。

    只不過現在焱帝不能上戰場,如果在這時候被叛亂下了絆子,那可就徹底玩完了。

    所以這種三國鼎立的局面,想要吞並必定需要有十足的把握,否則大概率會以失敗結尾。

    焱帝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到了焱城,期間一言不發,只是趕路。

    到了焱城後,也沒有對葉天進行什麼安置,不過是到了城府下質問他的子民︰“可還有意見?”

    眾人一聲不吭,畢竟三星仙皇不是誰都能嘗試擊殺的,就連當時的巡回大將,也不過是二星仙皇。

    得到了滿意的答復,焱帝再度閉關,任由葉天行動。

    這般情況,葉天自然是不可能去那些亂七八糟的地方了,例如商店之類的,即使是看中了東西也沒有錢置換。

    百般無奈之下,葉天只能回到了先前安置的居住之所,萬萬沒想到剛剛開了門,正有一位老者負手而立。

    “敢問這位是?”葉天疑問,即便是再沒有眼力見,也可以清楚的知曉此處是布置了障眼法的。

    或許是焱帝設防保護自己,此等障眼法絕對非同小可,光看布置手法就能得出此定論。

    此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初代劍聖賀一劍。

    此刻,賀一劍上下打量了一番葉天,打量的同時不時的點點頭,怎麼看怎麼喜愛。

    “實際上,我是叛亂的人。”賀一劍喃喃道,“同時,也是最後一位九星仙皇。”

    此句一出,頓時如晴天霹靂。雖然葉天不認識這位老者,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既然是叛亂,很大可能上是敵人。

    仔細深究,實際上這句話還是漏洞百出,據葉天所知,九星仙皇早已消失于世,找尋不見。

    “為何來此?”葉天已經在心中輕喝,喚醒他內心的輪回劍,一旦有變故發生,他便可以在第一時間抽出寶劍,進行對拼。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半步八星

    賀一劍看著葉天緊張的神色,笑了笑,說道︰“小友不必驚慌,我此次前來是為了你的。”

    原本葉天還認為眼前的老人稍微有點可信,但是這句話完全破滅了他的想法。

    這個空間,葉天不過是六天前才到來的,許許多多的基礎問題都是聞所未聞,眼下怎麼可能有一位所謂的“九星仙皇”,認識自己?

    “不必疑惑,也不必緊張。”賀一劍說道,“如果老朽沒有看錯的話,你的修為已經到達了七星仙皇,先前的軟弱或許是靈氣調理不當,導致了其萬分之一的功力都沒有發揮出來。”

    “倘若再稍加調理,沖擊八星仙皇也並無可能。”賀一劍徐徐道來,然而葉天卻是只字不信。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都太過于荒謬了,如果此刻自己的修為已經來到了七星仙皇,那為何對付三星仙皇時還顯得如此吃力?

    “愚昧!”賀一劍的神色變得緊張了些,語氣也加重了不少,“你沒有任何功法傍身,沒有任何運用自我功力的方位,又如何能不吃力?!”

    這一刻,葉天相信了賀一劍的話,按照焱帝先前所介紹,只有實力遠高于對方才可以探其神識,知其思想。

    的確,先前的戰斗只不過是不斷的揮砍,脫力的只是手臂,跟自我的本事無關,完全是肉體因素。

    僅憑這一點,葉天就可以確定自己的實力應該可以處在五星仙皇這個地步。

    再加上如此高級的障眼法就此被看出,賀一劍自身的地位就這般又升了一階。

    “所以,你此行是為了什麼?”葉天決定直入主題,既然直到現在雙方還未動手,那就很顯然此人並非找茬的。

    “我已時日無多,五千年來,空有一身本領卻無處施展,想挑戰天道卻又不夠資格,似乎被卡在世界的中間,不上也不下。”

    “現在,已經到了我要離開此地的時候了。臨走前,我想要留下一些東西供後人使用,等待一屆君主降臨,降服三府。而叛亂,極寒我都已經到訪歸來,卻未看見合適之人。唯獨你——劍法穩健且狠辣,優雅而又殘暴,就好似以自身為引做劍一般流暢。”

    葉天听了個一知半解,大概知曉了賀一劍此行前來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收自己為徒,傳授自我功法。

    世間的關系是需要利益來維持的,葉天不相信會有人愚蠢到花費許許多多時間,來無私奉獻自己收集半生的東西,即便是到了垂暮之年也是如此。

    “所以說,你想要我做什麼?”

    “我一生都是渾渾噩噩的度過的,據說世間有一地叫做輪回境,在哪里可以找到那些與輪回切斷關系的靈魂,我需要你做的,就是從中帶回我的兒子——賀問天。”

    賀一劍說罷,拿出了一張畫像,遞給了葉天。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只有輪回劍才有辦法開闢輪回境,隨後與真正的造物主搶人。

    這般說來,利益鏈似乎已經構成。現在,葉天最缺少的就是功法。

    既然對方實力遠在自己之上,那麼還不如就此從命,听其差遣,還能撈得好處,何樂而不為?

    賀一劍捋了捋胡須,一雙幽藍的眼楮似乎看穿了一切,不過好在葉天並沒有不幫這個忙的意思,從側面來講就是間接的同意了。

    于是,賀一劍決定了不再深究,念道︰“拜我為師,只需叩上三個響頭,喚我一聲師傅便可。”

    任誰能想到,前幾日還身處于萬人之上的尊主,此刻卻在俯首稱臣。

    雖然很滑稽,但是這是不得不做的,區區叩頭而已,葉天並不感到膈應,于是便照做了。

    直到那一聲“師傅”的喚出,背負雙手的賀一劍才長嘆一口氣,如釋重負,眼里滿是激動。

    “我能教你的並不多,劍術造詣上,你早已超過我的本領,但是在靈氣調理以及功法解讀方面,有任何不懂的都可以來詢問。”賀一劍說罷,便從袖子里取出數本書籍,全部丟給了葉天。

    雖說喚了一聲師傅,但是二者內心都清楚,這只不過是類似于契約一樣的東西,有名無實罷了。

    丟下了數本釋義,以及賀一劍自己窮盡半生總結的一切之後,他便選擇了離去。

    之所以離去,是因為葉天卻是沒有什麼問題進一步詢問了,而調理靈氣的問題,既可以靠時間,又可以靠自身瘋狂練氣。

    恰好,賀一劍提供的“沙暴劍訣”和“風雷劍訣”似乎都是要以呼吸為引,與天地共鳴,從而斬出天地之劍。

    焱帝已然放言,寒主必定需要近兩年的時間來強行沖擊七星仙皇,而自己僅僅需要閉關六個月即可徹底穩固境界,所以這段時間內是平緩期。

    可焱帝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信息,鞏固境界是不可能提前出關的,否則定然會被反噬,最終一世的努力付諸東流,境界全部瓦解。

    而寒主這一邊,雖是強行沖擊,但卻可以在任何時間退關進攻。

    臥底這樣的東西,無論何時何地都不缺,焱城之內自然也有這種人,為外界通風報信。

    “三族鼎立的局面足足持續了將近千年,也該變一變天了。”寒主身處高位,戲謔一笑。

    “焱帝?你又怎麼才能想到,我的計謀呢?”

    …………

    半個月風平浪靜的日子過去了,似乎真如人們口口相傳的那般,寒主和焱帝都在閉關,叛亂的帝皇“閾仙”正在東海進行秘密行動,一時抽不開身。

    即便如此,邊疆的戰士依舊無法衣錦還鄉,畢竟只是君主閉關,不代表沒有紛爭。

    半月里,葉天的進步突飛猛進,直到此時他才真切感受到了賀一劍所言,七星仙皇果然不假。

    不僅如此,這點時間內葉天也發現了端倪,極寒神火訣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說,都是這一代人不可能可以掌握的。

    由此便可以看出,當年焱城祖輩和極寒祖輩所創功法究竟有多麼逆天,必須需要極其強大的肉身,以及世間最為逆天的抗寒抗熱體質,才勉強可以修煉。

    相比較于上一個空間的空間法則而言,這一個空間的法則實在過于驚悚了,它的修煉速度快的離譜,瞬息間第二層極寒神火訣已經被葉天所精通。

    這並非簡簡單單的領悟,而是精通,葉天已經徹底了解了它的運行法則,並且已然開始進攻第三層神火訣。

    恰好這一點也印證了葉天的猜想,畢竟連十歲的小孩都能半步踏入真仙,即便是真正的變異五行根也不可能做到。

    極寒神火訣僅僅是第二層,就已經可以喚出神火了,雖然只能算是最次等的神火,但也比業火強大的數倍。

    與此同時,葉天還將輪回劍訣、風雷劍訣和沙暴劍訣等糅合,形成了極為優雅的連擊技。

    不僅視覺效果拔群,就連傷害以及用範圍也是令人感到可怖的級別。

    力量在心中,可以隨心所欲操控的感覺,葉天似乎已經有一陣子沒有體會到了。

    而此刻,葉天體內的靈氣徹底適應周遭的環境,成功半步踏入八星仙皇!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攻城在即

    八星仙皇,只是一個稱謂罷了,葉天自認自己絕非真正的八星仙皇,畢竟情欲還未被斬斷,何來八星一說?

    即便真正的要定義,葉天最多也不過是達到了這一水平罷了,更何況還只不過是半步八星仙皇。

    按照資料記載,每升級一個境界,就會相應的失去某些東西,隨之提供的能力也是極為拔群的。

    葉天並沒有損失任何一樣東西,相對而言沒有天道的恩惠,或許只能比肩六星仙皇。

    然而這只是葉天的臆想,真正的情況絕非如此。

    這半個月風平浪靜,實際上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當天晚上,當焱城居民正酣然入夢時,焱城外火光滿地,喊聲震天。

    是的,寒主沒有欺騙焱帝,他的確前去閉關了,也的確準備沖擊七星仙皇,理論上的時間也正是兩年。

    更何況,寒主還吃下了控心丸,這紅色藥丸提供的效果,便是強制自我執行某事了。

    正是如此,寒主閉關兩年,不能出關的信息就這樣從寒城臥底嘴里傳了過來。

    可惜的是,寒主留了一手,他舉國之力用上了所有天材地寶,直接強行突破七星桎梏,並且穩住了腳跟。

    半夜的焱城城外,巡回士兵相對來說要少一些,休息的士兵則要多上不少。並且近期風平浪靜,讓他們大部分人放松了警惕,對于守城相對而言也怠慢了不少。

    不曾想,極寒軍此時夜襲焱城,並且極寒軍的主子,寒主親自來訪,一路火花帶閃電,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終于,巡回將軍余擴徹底看不下去了,一個個親朋摯友相繼死去,任誰也接受不了。

    即使外面這個男人的氣息是在七星仙皇,但身為三星仙皇的余擴卻絲毫不在意,依舊選擇了挺身而出。

    “寒主!你可別太放肆了!你想要的極寒花可還在祖庫里,而它連接的就是我的性命,假使你再這麼肆意妄為,我現在就會自盡!”余擴大聲嘶吼,用盡一切氣力告訴天上的男子。

    寒主听到“極寒花”三字先是微微一愣,隨後放聲大笑道︰“雖然八星仙皇路途遙遠,那玩意也確實可以助我,但是用它來威脅我,還不夠格。”

    隨後,一朵冰花在余擴體內散開,默默的由內而外,刺破了血管,刺破了皮膚,隨後綻放開來,絢爛無比。

    與此同時,焱城祖庫內一朵絢麗無比的藍色冰花就此碎裂。

    這冰花,就是極寒花的本體,原本這是可以直接助其升一星的神物,也是雙方互相制約的資本,在此刻破碎,也代表了制約的瓦解。

    為了防止焱帝做出什麼舉動,寒主反身刺殺了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一員大將——宋莊。

    焱帝是將極寒花與其最得力的大將鏈接在一起的,寒主也不例外,這位宋莊便是與祖庫之中熾焱花鏈接的載體。

    此刻寒主出其不意的將其刺殺,使所謂的熾焱花徹底消逝于天地之間,二者最後互相制約的物品已然瓦解,大戰一觸即發。

    由于焱城外結界已然顯現,寒主只能被迫撤退,然而這結界同樣是與某一個人相連的產物,最多也只能維持一天的巔峰時期。

    這,也就是焱帝的最後一手。

    翌日清晨,焱城所有人都是在惶恐不安中度過的。

    這所謂的結界大陣,只不過可以維持二十四小時罷了,而這結界大陣的顯現,也間接的說明了某些問題。

    “焱城……要毀于一旦了!”

    “焱帝呢?還在閉關嗎?他手下的焱城就快易主了!!”

    “排兵布陣!”

    焱城並非所有人都是那怯懦只知責怪之人,實際上超過七成的有戰斗能力的都是勇士,都是抱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心態迎戰的。

    此時,焱城最高塔樓上站著一位巡回士兵,之所以是巡回士兵,正是因為他們主修眼楮,如此一來可觀測距離就變得很遠。

    “寒主已經開始排兵布陣,基本為楔形為主形成攻擊隊,同時周遭散開形成包圍之勢,務必要集中火力于城門,一舉拿下攻擊隊!”最後一位巡回士兵指揮道。

    雖說城內多為習武之人,但是對排兵布陣卻是一竅不通,索性便听從這位巡回士兵的話語了。

    “劍仙閣,我東方曦,領隊一百七十人,誓死守衛焱城!”

    “武斗社,我鐘離峽,領隊一百四十人,誓死守衛焱城!”

    “幻社,我尉遲,領隊兩百四十人,誓死守衛焱城!”

    “……”

    各式豪言壯語牽一發而動全身,舉國上下皆是熱血沸騰,足足三名六星仙皇坐鎮,即便敵方是一位七星仙皇和兩位六星仙皇,焱城這邊也絲毫沒有怯懦之意。

    焱城一方,足足近萬人參與這一次戰斗,剩余的大部分人,基本就是那些戰斗能力不強的婦孺了。

    結界尚未開放,暫時還無需大戰,此刻才是真正的暴風雨前的寧靜,雙方實際上只隔著城門罷了,劍拔弩張,氣勢恢宏。

    由于布陣辛苦,選定下每個人的位置時已然正午,所以敲定下陣容後每個人只允許在一定的範圍移動,不準臨陣脫逃。

    即便是到了飯點,這些青壯年也不過是等待自家的父母送食物過來,更有甚者是幾位六七歲的小朋友送飯而來,場面極度溫馨。

    也不知是誰,用著稚嫩的童音說道︰“叔叔,前幾天那位帥氣的大哥哥在哪里呀?他一個人可以打好多人呢!”

    這句話似乎是引起了人們的回憶,瞬間這名男子的身份就被鎖定在了葉天身上。

    沒錯,葉天最次也算得上四星仙皇了,完全有實力有本事獨樹一幟,即便是在這里百族林立也能擁有話語權。

    可惜,這時搜查隊報信,他們懷疑葉天已經臨陣脫逃了。

    “何當此言?”

    “我們近乎搜查了全城的居所,並沒有找到他的身影,甚至連蹤跡都沒有看到。”

    搜查隊的本領同樣獨特,他們甚至可以看出數個時辰前他人的蹤跡。

    既然搜查隊都說找不到,並且葉天本人也沒有出戰的意思,那麼這完全就可以定義為臨陣脫逃。

    一時間,焱城舉國上下都對葉天的印象發生了改變。

    “今天的焱城怎麼這樣吵。”葉天睜開了雙眼,此刻的他裸露上半身,一會通體猶如赤鐵,一會通體猶如寒冰。

    今日本是沖擊第三層之日,可惜山下過于吵鬧,葉天被擾了心智,只能第一時間探測了一番情況。

    很快,葉天知道了一切,並且了解了最重要的一點——大戰將至,每個人都無法脫身,每個人都有責任。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仙宮 | 仙宮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