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極品丹童︰掌門,喝藥啦 第一百一十七章 私定仙侶

第一百一十七章 私定仙侶

小說︰極品丹童︰掌門,喝藥啦| 作者︰文蘭公子| 類別︰恐怖靈異



    ,最快更新極品丹童︰掌門,喝藥啦最新章節!

    氣氛頓時變得有點尷尬,慕容逸文臉上開始現出不悅的神情,問道︰“明月師妹,你為何要反對?”

    明月說道︰“因為,因為,我已經和別人私定了仙侶,那人便是丹門鳳長老。”

    “私定仙侶?須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竟然私定仙侶?”慕容逸文滿臉不可置信,仿佛受到了驚嚇,他盯著明月打量半晌,不悅地說道︰“明月師妹,終身大事,不可隨便開玩笑。況且我從來沒有听說過,你和鳳傾城私定了仙侶。再說,這樣對你很不公平,你知道麼?”

    明月心里這個急啊,抓狂地想︰“慕容師兄,你非要這麼較真嗎?我不喜歡你,也只是找個借口而已,你何必步步緊逼?”

    在修仙界,男女雙方結為仙侶,一般會互贈信物,找個長輩見證一下。明月和鳳傾城雖然兩情相悅,私定了終身,但是還沒達到成為仙侶的那一步。明月想,自己要不要隨便拿點什麼出來,給慕容逸文看看,順便打消他的糾纏呢?

    明月裝著嬌羞的樣子,從脖子上解下掛著的一塊玉說道︰“慕容師兄,我沒有騙你,不信你看。”

    慕容逸文仔細看去,明月縴縴玉手上,托著一塊指頭大小的玉玨,玉玨質地晶瑩剔透,顏色翠綠,看著不似凡品。

    慕容逸文想那明月一介孤女,肯定不可能擁有這麼高檔的美玉掛飾。

    慕容逸文的臉一下子垮下來,滿臉不甘,失落、嫉恨、陰狠,各種復雜的神色一一閃過,可信物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最終慕容逸文長嘆了一口氣道︰“明月師妹,鳳傾城此人城府極深,為人陰冷狡詐,行事極其神秘,這麼久以來,我從未听說他對任何女子感興趣,你們這樣沒有任何見證人的私定終身,你不可不防。”

    明月不以為然,嘴里卻道︰“謝謝慕容師兄提醒。”

    慕容逸文又勸道︰“師妹,你還小,人心難測,小心上當受騙……我對你是真心的。”

    明月趕緊勸道︰“慕容師兄,你那麼優秀,我就不耽誤你了,你千萬不要等我,生生錯過了你的佳緣良配。看到合適的女子,你趕緊抓住,你一定要幸福啊!我還有一點事,就此別過,慕容師兄再見。”

    慕容逸文伸出手叫道︰“明月師妹,你……”

    明月早已飛一般地逃離,穆容逸文愣怔了許久,方才無奈地搖搖頭,深深嘆了口氣,慢慢轉身離開。

    明月疾步走了許久,方才停下腳步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想著這慕容逸文也是執著,前後被自己拒絕了好幾次,還在那里一廂情願地糾纏不休。慕容逸文並非自己所喜歡的那個人,還是早日斷了他的念想才好。

    明月重新把玉玨掛回到脖子上,心里暗暗松了口氣。這個玉鈺是她從小戴在身上的信物,娘親說代表著她的身世,是不能丟的,還好有個東西可以拿出來擋一擋。

    她想起慕容逸文說她一介孤女,沒有家世背景,還打算把自己培養成大家閨秀,不由苦笑一聲。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選擇自己的出身,雖然她是被娘親收養的,但她從來都沒有自卑過。娘親從小就教育她,一個人活著必須有骨氣和傲氣,要心懷天下,這是娘親從小教給她的一個基本做人的道理,她牢牢記在心上。

    明月對著天上的星星自言自語念道︰“長老大人,對不住啊,我也是沒有辦法,借用你的名頭,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她想起他曾經和她說過的那些情話,和他夜夜一起修煉,關系早已非同一般。但是,他們確實還沒達到仙侶關系的程度,對于兩人的未來,她也覺得很迷茫。

    明月轉身想要離開,卻看見一個人靜靜地站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下,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這個時候,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明月此時的心情︰尷尬,太尷尬了!

    明月僵硬著臉強顏歡笑,心虛地打著哈哈,機械地向鳳傾城揮著小手道︰“長老大人,你怎麼在這、這里?”

    鳳傾城到底什麼時候到的呢?會不會听見自己先前和慕容逸文師兄的對話?天啊,她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啊,她現在終于知道尷尬是什麼感覺了。

    鳳傾城看著眼前手足無措的少女,一本正經地道︰“這幾日就要煉丹,我來接你回丹門準備。你主動告訴別人和我是私定仙侶,甚合我意。”

    明月慌忙擺著手說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她是日日和他一起修煉,他也確實對她說過一些情話,但是他們並未達到正式結成仙侶的那一步啊,她這樣做,也是被慕容逸文糾纏得急了。

    她還沒有想過和誰結成仙侶,雖然她是比較喜歡他。

    鳳傾城假裝不悅地說道︰“你不願和我結成仙侶?”

    明月小心地看了看他拉得長長的臉,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我當然願意和長老大人結成、結成、結成仙、仙侶……”

    鳳傾城向前走了幾步,俯下身,在少女耳邊輕聲地道︰“那你就是願意了?”

    明月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為難地看著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鳳傾城附身輕笑一聲說道︰“我們早已私定了終身,離結成仙侶就差了一步而已。我們夜夜一起修煉,不是仙侶,勝似仙侶。此後,我就是你的仙侶,你不能再找別人。等你再長大一些,我們就結成仙侶,如何?”

    鳳傾城說完,細長的鳳眸似笑非笑地對她威脅地一掃,明月感覺渾身一僵,血液都差點凝固了。俊美的男色擺在她面前,她感覺自己真的是無力抵抗那種致命的誘惑啊!

    鳳傾城滿意地看著一臉呆滯的少女,拍拍她的小腦袋,又捏了捏她那嬰兒肥的小臉,說道︰“還不和本長老回丹門準備煉丹事宜。”

    明月剛想點頭,突然想起前幾日慕容逸文說過的話︰“你們每日廝守在一起,外人頗有微詞,一個女孩子,要懂得保護自己。”

    明月有點不自在地說道︰“那個,長老大人,我們以後能不能,能不能不要一起修煉了?”

    她見鳳傾城的臉色逐漸陰沉下來,鼓起勇氣說道︰“傳出去不、不太好。”

    鳳傾城緊緊盯著她,淡淡笑道︰“哪里不好了?”

    明月頓了頓,說道︰“我們並不是真正的仙侶,這樣整日待在一起……”

    鳳傾城伸出一只食指,抵在她的唇邊擋住她要說的話,望著她定定地說道︰“我們已經私定仙侶,這可是你親口承認的。”

    明月羞得無地自容,望著他傻傻地說不出話來。

    鳳傾城附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今晚一起修煉,我等你。”說完對著她眨了眨眼楮,明月心里又羞又氣,雙眼不知該看哪里才好。

    鳳傾城滿面春風地回到寢殿,臉上有忍不住的喜色。幾日不見她,他特別特別想她,于是便去修仙學院找她,沒想到踫到慕容逸文向她表白。

    明月垂頭喪氣地跟在他的身後,臉上帶著生無可戀的表情,她深深嘆了口氣,氣鼓鼓地嘀咕道︰“人家在修仙學院還沒待幾天呢,又被揪回來了。”

    鳳傾城淡淡看了他一眼,說道︰“丹門很忙,你沒事不要離開丹門。”

    明月問道︰“那我還是不是修仙學院的弟子啊?人家都能在修仙學院學習修煉,就我要待在丹門,我又不是丹門的弟子。”

    鳳傾城笑道︰“你很想成為丹門的弟子?”

    明月氣道︰“才不想呢,丹門有什麼好的。”

    鳳傾城寵溺地一笑,說道︰“你不在,丹門都冷清了許多。”

    明月听鳳傾城說出這樣的話,心里頓時一甜。雖然她不是丹門的弟子,但是卻是在丹門待得時間最長。

    鳳傾城看看天色,見天色還早,便道︰“月兒,我們彈會琴?”

    明月好久沒彈琴了,高興地取出古琴,坐在書房中,彈奏起鳳傾城曾經教給她的曲子七魔琴音。

    初始彈奏時,曲子並無特別之處,彈著彈著,便覺此曲悠揚婉轉,彈起來令人心神激蕩,浮躁的心情頓時慢慢沉靜下來。

    那種感覺,猶如一陣涼風習習而來,一彎清泉淙淙流淌,一股暖流注入心底,一片月光靜靜地灑落在身上,身心仿佛經過春雨的洗禮,腦海中不自覺地便出現她和鳳傾城攜手漫步在桃花樹下的情景,鳳傾城回首對她淡淡一笑,仿佛春日的陽光撲面而來,那種微醺心跳的感覺,讓她不由沉迷在叮咚的琴聲里。

    鳳傾城取過來一只玉蕭,和著她的琴聲吹奏起來。

    琴聲叮咚如流水般流淌,蕭聲和著琴聲纏綿悱惻,時而舒緩如流泉,時而湍急如飛瀑,時而低回如呢喃細語,時而溫柔如桃花樹下並肩同行。

    往昔相遇宛如一幅畫卷般舒展在他們地眼前,畫卷中有他們兩人相依相偎的身影。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最美的,不過是你桃花樹下一笑的芳華。

    蕭聲纏繞著琴聲,宛如戀人之間的綿綿相思,春風桃花,終抵不過你眼里的一絲柔情。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終于停下來,思緒還停留在流水般的琴聲和蕭聲中。

    明月和鳳傾城深深對望一眼,展顏對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鳳傾城攜了明月的手,兩人一起慢慢走到書房後面的花園之中散步。空中有雙燕飛過,留下它們呢喃的聲音。

    倆人肩並著肩站在一起,吹著傍晚習習涼風,心底涌出一股甜蜜的溫柔。

    鳳傾城回過頭來仔細打量身邊的少女,她靠著他站著,不知何時,她的身高已經達到了他肩膀的位置,身材早已玲瓏有致,楚楚動人,少女見他看她,對他羞答答地嫣然一笑,那絕美的笑容中帶著一股嬌俏靈動,深深印入他的心底。

    這幾日他忙著收集草藥,準備煉制六階高級丹藥,幾日不見,他心底空落落的仿佛丟了什麼一般。只有她待在他的身旁,才能讓他感覺到踏實。

    他輕聲說道︰“月兒,明天要開始煉丹,我從未煉制過六階高級丹藥,其實是有點緊張的。”

    明月捂嘴笑道︰“原來長老大人也會緊張啊。”一雙美目充滿期待又有點緊張地望著他︰“什麼時候開始?都準備好了嗎?”

    鳳傾城點點頭道︰“明日午時開始。”

    明月嫣然一笑道︰“好,你煉制六階高級丹藥,我這個丹童陪你便是。”

    鳳傾城嘆息道︰“有你陪著,我覺得做什麼都充滿了力量。”伸手捏了捏她有些嬰兒肥的臉蛋,說話的聲音變得魅惑起來︰“月兒,今晚一起修煉可好?”

    明月無語地看著他︰“明日都要煉丹了,今晚就不要修煉了吧?”

    鳳傾城道︰“不,我感覺一起修煉反而精神更好。”

    在鳳傾城的要求下,明月只好到他的房間和他一起修煉。不知為何,她雖然畏懼流言抗拒和他一起修煉,可是真到了修煉的時候又忍不住渴望和他一起修煉。

    于是,兩人在修煉中一起度過了妙不可言的一整夜。就在那一夜神修的過程中,她感覺到自己似乎能夠看清他的臉了,雖然還是模糊著,但是卻比以前清晰了許多。她不知道他看她是不是也一樣?想起明日就要陪他煉制六階高級的丹藥,心里頓時充滿了期待。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極品丹童︰掌門,喝藥啦 | 極品丹童︰掌門,喝藥啦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