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我奪舍了魔皇 724.屠神

724.屠神

小說︰我奪舍了魔皇| 作者︰八月飛鷹| 類別︰玄幻魔法



    ,最快更新我奪舍了魔皇最新章節!

    面對道君,冥尊眉頭緊鎖︰“清微,現在你仍然不改先前決定嗎?”

    玄天幽冥塔,對身為幽冥神的他來說,尤其針對。

    但對于除他之外的其他幾界主宰來說,那同樣是極為強大的寶物。

    誠如妖尊先前所言,無傷在身,昔日巔峰狀態下的魔尊唐天海如果有這玄天幽冥塔在手,放眼如今六界,一對一無人可及。

    魔尊確實已死,但如今魔皇登臨武神之境,一身修為實力,在第二十二境就可匹敵第二十三境的對手。

    玄天幽冥塔在魔皇陳洛陽手中,又何嘗不是已經傲視六界?

    “路師兄多慮了,羲和界令居士兄妹二人皆為武神,又有那把劍在,接下來的局面,還沒到真正見分曉的時候。”

    道君手里清靜玉如意架住冥尊黃泉劍︰“倒是路師兄不妨考慮與我聯手,碎了娑婆佛門輪回,不也是你一直期望之事嗎?”

    冥尊面無表情,但注視道君的雙目中,流露出明顯的懷疑。

    他劍出連環,化為地府,道君手下同樣不慢,五氣流轉,五德俱顯,化解死寂幽冥。

    天鳳扣著爪中光團,兩不相幫,同姬重都壓下滿心疑惑,看著陳洛陽追向天佛。

    億萬點佛光在天佛身上聚攏,顯化萬千羅漢菩薩佛陀之相,呈萬佛朝宗之勢,迎戰緊追不舍的陳洛陽。

    被道君重傷之下,這對天佛反而形成負擔,但面對氣勢洶洶的陳洛陽,他唯有暫時壓制胸前傷勢,全力以赴。

    世間一切禮佛之人,信念仿佛都集中于一處,化作真實彼岸,清淨之所。

    當此情形下,就連玄天幽冥塔壓來,都無法破壞天佛的清淨。

    佛陀坐于淨土白蓮上,縴塵不染,不帶一絲煩惱困苦。

    造化終焉,末法到來仿佛都無法將之摧毀,永登極樂。

    雖有漆黑沉重的寶塔壓在身上,但琉璃般的佛陀仍屹立不倒。

    陳洛陽本人的手掌,這時按在玄天幽冥塔上。

    寶塔表面,頓時染上一層朦朧的氤氳。

    這重氤氳飛速延伸擴散,通過玄天幽冥塔,傳到天佛身上。

    天佛瞬間感覺,有一股力量,在蒙蔽他的靈性,讓他失去智慧與清淨。

    佛陀雙掌合十,琉璃佛體大放光明,驅散那蒙昧的氤氳。

    但氤氳散之不盡,天佛必須堅持與之對抗。

    受此影響,他的狀態無法再保持完美,壓在身上的玄天幽冥塔,頓時變得沉重,讓佛陀低首彎腰。

    更嚴重的是,那玄天幽冥塔中破滅一切的力量,開始發揮作用。

    天佛的琉璃佛體上,佛光越發黯淡,漸漸生出裂痕。

    內外交困之際,他胸前道君留下的那個掌印,甚至開始變得更深!

    被勉強壓制的內傷,終于再次爆發。

    天佛無奈,祭起金缽盂,替自己擋住玄天幽冥塔。

    本已生出裂痕的金缽盂,當場被玄天幽冥塔砸得粉碎!

    天佛足下生蓮,把握機會,化為琉璃寶光,在原地消失。

    陳洛陽一推玄天幽冥塔,仍穩穩罩向天佛頭頂,同天佛一起消失,緊跟天佛,不失去對方蹤跡。

    他本人身前則現出一道玄妙光輝,沿著玄天幽冥塔的指引,在茫茫宇宙星海中追向天佛。

    冥尊輕嘆一聲,轉身離去。

    道君欲要追趕,但又停下腳步。

    天地間,有血雨腥風席卷而至。

    妖尊沉默了一瞬後,徐徐開口︰“清微,你如此反復,就只為了一個娑婆界?”

    “人各有志。”道君平靜答道。

    妖尊冷哼一聲︰“伽羅什的今天,可能便是你的明天。”

    道君語氣淡然︰“屆時,相信你們會幫我的,畢竟唇亡齒寒。”

    妖尊氣極反笑︰“到時候再被你反戈一擊?”

    “過了今天,你們肯定不會再給我這個機會。”道君微微一笑︰“相較于我,還是大家一起擔心羲和同紅塵會不會走到一起吧,你們那邊的事,我已接到門下傳來的消息。”

    妖尊沉默不語,稍後扭頭看向姬重同天鳳。

    “你們的事,我不感興趣。”天鳳振翅,抓著光團,背負姬重當即離開,徑自返回紅塵,等候陳洛陽回來給他一個說法。

    道尊同樣離開,前往降服娑婆界佛門高手。

    妖尊籠罩在血雨腥風下,留在宇宙虛空間久久不語。

    少傾,他心中微微一動,轉頭望向宇宙深處。

    那里仿佛有耀眼的光輝爆發,如同光雨,照亮宇宙。

    那源自天佛。

    玄天幽冥塔一路遙遙罩定他的蹤跡,讓他難以擺脫。

    內傷漸漸壓制不住,越來越有爆發的趨勢。

    再這麼下去,定然會被陳洛陽同玄天幽冥塔追上。

    天佛無奈之下,主動停步,拼著傷勢加重再次全力出手,一掌擊向玄天幽冥塔。

    打退玄天幽冥塔,遏制對方的籠罩追蹤,接下來才有真正脫身離開的機會。

    一人一寶在宇宙間硬踫一記。

    玄天幽冥塔被打得向後一頓。

    本就有傷在身的天佛,全身上下爆發璀璨光輝,照亮宇宙。

    他胸前道君打出的那個掌印,仿佛活了過來,自行擴大,幾乎籠罩他整個軀干。

    雖然傷勢加重,但他終于把握到一點良機,遏止玄天幽冥塔。

    天佛心知肚明,方才這一下對拼,同樣是耽擱時間,下一個剎那,陳洛陽本人就將趕到。

    但他要爭取的就是這一個剎那。

    陳洛陽本人未至而玄天幽冥塔停步。

    有這一剎那,他就可以斬斷對手的追擊。

    天佛腳下白蓮盛放,他抬足邁步。

    可就在這時,他目光猛然一閃。

    一只手掌,悄無聲息從側方伸來。

    重傷之下的天佛注意力都在陳洛陽和玄天幽冥塔,以至于這只手掌到了近處方才驚覺。

    但到了這個地步,為時已晚。

    天佛雖然及時反應,避過要害,但還是被對方一掌拍在身上,正中道君原先留下的傷痕位置!

    擴大的掌印中央,再添一個稍小的新掌印,更加深刻。

    兩掌疊加,生生打穿天佛的身軀!

    琉璃佛體正中央,現出一個空洞,前後貫穿。

    天佛一掌還擊,對方另一只手掌抵擋,雙方都向後震退。

    與此同時,陳洛陽的身形也出現在玄天幽冥塔旁,靜靜立于天佛身後。

    這位娑婆之主感受到陳洛陽的到來,知道自己最後脫身離開的機會也已完全泯滅。

    他沒有轉頭回身,而是注視面前,注視方才的偷襲者。

    黑霧彌漫中,一個身材高挑的黑衣女子平靜收回手掌。

    “幽冥神……”天佛徐徐吐出一口氣︰“是你,‘幽魂’!”

    黑衣女子微笑︰“我們有幾千年沒見了吧,伽羅什?”

    天佛目光忽然一閃︰“你跟他……”

    一邊說著,琉璃佛體轉向身後的陳洛陽。

    而陳洛陽抬手,五指合攏,握成拳,打向天佛!

    天佛身軀已經不堪重負,被陳洛陽這一拳打中,身形頓時開始崩潰瓦解。

    他鼓起最後力量反擊陳洛陽。

    但玄天幽冥塔罩落,擋住天佛掌勢。

    佛掌壓著玄天幽冥塔後退,迫近陳洛陽身體,但最後無力的停頓。

    陳洛陽的拳頭,則將琉璃佛體徹底粉碎。

    天佛神情恢復寧靜,目光中有幾分悵然,也有幾分釋然。

    萬千琉璃碎片在宇宙中散發光芒,隨後全部化作發光的塵埃。

    每一粒芥子般渺小的塵埃中,都隱約有一尊佛陀端坐。

    但是緊接著,這些細小的微粒塵埃,都繼續進一步破碎。

    端坐其中的一尊又一尊佛陀,相繼圓寂。

    直到最後,所有一切都不剩下,徹底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第二場更加壯觀的光雨在宇宙中爆發,但轉瞬即逝。

    娑婆界內外,所有佛門弟子心神都微微恍惚,似有心頭靈光,永遠逝去。

    萬佛同悲,齊齊合十。

    天佛,圓寂了。

    陳洛陽目送昔日娑婆之主,一界至尊隕落在自己拳下,面上神情無悲無喜。

    隨著一位武神在他面前隕落,他腦海中那尊白玉瓶,再生變化。

    白玉瓶表面,環繞一圈的血紅符文,開始擴散,由一環擴散到覆蓋整個白玉瓶,使得白玉瓶看上去,像是整個化作血紅。

    然後,這通體閃動紅光的玉瓶,自行碎裂,化為塵埃。

    但血紅光芒未散,轉而凝聚,顯化全新模樣。

    一只銅盤。

    銅盤上光華流轉,故意盎然,隱約有雲靄在上方蒸騰,光影若隱若現。

    陳洛陽收回擊殺天佛的拳頭,于虛空之中靜立不動。

    他雙瞳內,似有無窮光華浮現閃爍,凝結為無數玄奧文字。

    良久之後,陳洛陽雙眼恢復原樣。

    他長長吐出一口氣,沖一旁身著黑衣的陳初華點點頭。

    陳初華微微一笑,身形後退,重新消失在黑霧里。

    陳洛陽負手而行,于虛空中漫步,而玄天幽冥塔懸于他頭頂上方。

    武神穿梭虛空,化天涯為咫尺,陳洛陽很快來到黃泉界所在。

    這里已經恢復往日的死寂與冰冷。

    玄天幽冥塔無聲轉動,道道黑氣仿佛絲絛一樣從塔上垂下。

    然後旋轉的玄天幽冥塔,便悍然砸入黃泉界。

    冰冷死寂的亡者世界,開始坍塌破碎。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奪舍了魔皇 | 我奪舍了魔皇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