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偵探推理 芝加哥1990 第七百九十章 黑暗中的aplus

第七百九十章 黑暗中的aplus

小說︰芝加哥1990| 作者︰齊可休| 類別︰偵探推理



    也不是所有白人都不會鬧,在芝加哥,卡茜蒂就帶人上街了,這次是和其他組織的聯合大行動。

    “卡茜蒂……麥基小姐,對嗎?”

    出發前,她被大批人簇擁著的一位高傲金發富家女找上了,“對不起,我們的活動不歡迎你和你的飛車黨們參加。”

    “為什麼?我們提交了申請,也被通過了。”卡茜蒂怒視她,咬著牙回道︰“伊麗莎白,大家都對辛普森案的判決結果非常不滿。”

    “因為這是和平的抗議,不需要你們這些激進分子,就這樣,別再跟著了,縮回你們的老鼠窩里去!”

    富家女雙手插在風衣口袋里,盛氣凌人,“這里的所有人都不願意被拍到和支持俄克拉荷馬城爆炸案凶犯的家伙們站在同一陣營。”她打了個眼色,一些男人應聲上前沒收卡茜蒂等人的標語牌和旗幟。

    “嘿,離我們遠點!”

    這邊穿著機車馬甲的飛車黨們和他們發生了推搡,很快,發展到揮拳相向。

    “警員!”

    伊麗莎白立刻退遠,路邊嚴陣以待的警員們听到她的召喚馬上沖過來,將卡茜蒂等人的隊伍沖散,一位維克麥基的老同事趁亂將‘戰團’中罵罵咧咧的卡茜蒂猛推了幾步,一直推,推過街頭的拐角。

    “你認識她嗎?卡茜蒂。”向四周觀察了下,維克的老同事問道。

    “誰不認識啊,前國防部長切尼的女兒。”卡茜蒂回答。

    “原來你認識啊……”

    維克的老同事不爽地瞪她,“那就別讓我們難做!上頭命令我們照顧她,走吧,帶著你的人,收拾收拾,別在這鬧事,不然你和你的人下次被捕別指望再得到我們的照應,走吧,馬上離開!”

    “真該死,可惡!”

    被大部隊甩下,卡茜蒂讓同伴們收拾散落一地的標語牌,獨自往街對面走,“你們弄好就回去吧,我要去見一位秘密捐款人。”

    “代我們向他問好。”

    團隊里的管賬的中年女人對她的背影喊道︰“經費只夠支持到下下周了,看今天這樣子,我們的行動大概率不會被媒體報道……”

    “我知道我知道。”

    卡茜蒂不耐煩地往後擺手,警惕地穿過兩條街,快步鑽進一輛黑色轎車中。

    依然沒有廢話,一番纏綿後,她心滿意足地往頭上套著高領打底衫。

    “嗯?”

    車里施展太不開,她的頭被卡在領口里。

    “今天結束得很早嘛。”宋亞伸手幫忙,她的金色長發先順利逃出來,蓬松地披散開。

    “是的,被個碧池干擾了。”

    卡茜蒂吻了他一口表示感謝,“還是你的法學院前輩呢。”

    “我上法學院還早。”

    宋亞苦笑,照自己這個時斷時續的上學進度,拿到本科學位再準備好lsat(法學院入學考試)起碼要到97年了,“你後悔嗎?卡茜蒂。”他問︰“如果你父親的事沒有發生,你後年可能已經坐在芝加哥大學商學院的教室里了。”

    “現在我沒時間想那些……”

    卡茜蒂的目光變得有些黯淡,“一切等爸爸出獄再說吧,他以前同事說他所在的監獄里有很多被他親手送進去的罪犯,fbi在故意報復。”

    “維克不會有事的,有人在暗中照顧。”

    宋亞勸她︰“但他很難在短時間內出獄,fbi搜羅了不少罪名。你不能把全部的生活放在這些街頭活動上面,如果你想走這條路從政,那你的極端立場是大問題,你得往中間路線上靠。趁著還來得及,去繼續學業吧,以後被攻擊時可以說那只是自己年輕時的不懂事,而且你不能再這麼頻繁的進出警局了,看,皮膚都粗糙了很多……”

    “是嗎?”

    卡茜蒂擼起袖子摸摸自己的胳膊,“好像還真是……”

    “對吧?而且現在風頭過去了,從明年開始我會想辦法悄悄通過你的那個賬號匯一些小額捐款,雖然不多,因為我現在很少走穴賺現金了……”

    宋亞誠摯的說道︰“在校園里遠離政治,等出來後改頭換面和那些極端白人劃清界限,你為你父親做得已經夠多了,遠遠超出一個還在念書的女兒力所能及。”

    “嗯,我考慮考慮。”更新最快 手機端︰:

    這段時間他勸過不止一次,卡茜蒂今天听進去了,“剛才遇到伊麗莎白後,我的確感覺前途渺茫,那些政客子女的資源不是我這種人能比的。”

    “伊麗莎白?誰?”

    “就我說的你那個法學院前輩,切尼的女兒,大女兒。”卡茜蒂回答。

    “呵呵,廢話,她大學一畢業就能進國務院上班,象黨下台後老爹去石油公司,她轉身就進了法學院,也不知道是不是憑真本事考上的……”

    宋亞對法學院里的切尼女兒也有所耳聞,米歇爾丈夫說那女人好像連課都不怎麼上,只顧著忙她的家庭、生意和政治活動,履歷漂亮得筆直沖繼承父業去了。

    “你今天有心事?”卡茜蒂突然問,“剛才做的時候總好像想說什麼但又猶猶豫豫的。”

    “沒有啦,我辦那種事從來都無比專心。”

    宋亞嘻嘻哈哈和她笑鬧一番,兩人分別後,表情垮了下來,他本來打算鼓動卡茜蒂趁著辛普森無罪獲釋後白人對黑人的不滿把mj也拉進來抗議,再通過她把戈登透露過的,mj和保險公司之間的賬目問題爆出來。

    極端白人組織總和我扯不上關系了吧,而且自己的黑人手下們絕對想不到,除了知道自己和卡茜蒂依然保持關系的琳達。

    可就是琳達對mj的態度令他話到嘴邊又吞回去了,還有卡茜蒂現在的生活狀態……

    宋亞有點不忍心繼續坐視女孩進行這種危險的街頭活動了,等彼得競選成功,維克的案子大概不再需要她這麼拋頭露面掙極端白人的捐款了,而且她陷入了不搞事就吸引不到大眾注意賺捐款,但搞事就要被抓進警局付律師費和保釋金的無解循環,這麼長時間忙活下來,除了能保證維克的律師費,她的小組織依然處于吃了上頓沒下頓的艱難狀況。

    因為立場太極端,她政治上的上升空間也沒有,再堅持下去毫無意義。

    而且mj確實是個善良的人,從自己拿到的內城廣播公司籌款賬目也能看出來,奧普拉等一大批非裔名人都喜歡口惠實不至,就mj筆筆都是實捐,他上張專輯的巡演收入好像也全捐出去了,那可是一筆巨款。

    而且他不像自己喜歡用這種渠道給政客獻金,或者用慈善晚宴等名目開派對吃喝玩樂造掉,他的錢好像都是實打實做慈善的。

    再說93年那件案子根據自己的判斷,他也是被冤枉的。

    總之,對他的反擊手段還是堂堂正正點好,不要貿然突破底線,否則被自己的黑人手下們知道了會出大問題,良心也過不去。

    “唉,我還是心不夠黑啊,有底線的aplus……”

    懷著唏噓的心情回到高地公園,家里就在搞派對,以甦茜姨媽的慈善組織對a+酒業捐款答謝晚宴的名義舉行。

    烈酒吧里擺滿了漂亮的灰雁伏特加,華國合資酒廠第一批次的成品,大a和達蒙達什正在眾人圍觀下拼酒,酒保給一排小子彈杯斟滿,兩人從各自的一側開始,一杯接一杯仰脖子往嘴里倒。

    ‘紓 br />
    達蒙達什先喝過了中線,用勝利者的姿態將酒杯重重摜在吧台上,“呼!這伏特加可真夠勁!”

    “m-fxxk……再來……”

    大a則舌頭打短地順著椅子出溜了下去,引來圍觀男女的哄笑。

    “yo……”

    宋亞和眾人踫拳打招呼,“紐約什麼時候鋪貨?”他問達蒙達什。

    “很快,和你的專輯上架發售同步。”

    達蒙達什嚼著片檸檬解酒,“但是我覺得數量不夠,里瑟他們還是太保守了。”

    “所以你又是庫存專家了?”

    跟著里瑟循聲過來的兩位a+酒業高管很不爽他在大老板面前告狀,出言揶揄,“不要隨便質疑專業人士的判斷。”

    達蒙達什用鼻孔對著兩個白人老頭哼了一聲,“我無所謂咯,反正是aplus的生意,那你們聊吧……”他領著鐵哥們jazzy往別處走,不想多糾纏。

    “哦,對了,jazzy,等等。”

    宋亞想起了丹尼爾的提醒,把jazzy叫住,“听說你最近在布魯克林很活躍?”

    “耶,我明年上半年就能發專,得用自己的辦法造勢。”jazzy回答。

    “但不要牽扯nas,他是我的兄弟,我不喜歡看到你和他起beef,你有這個打算的對嗎?”宋亞警告他,“你的咖位還不夠,換一個比較合適的對象吧。”

    丹尼爾建議多和紐約唱片圈的老友維持感情,自己沒那麼多時間,但偶爾打打電話交流是沒問題的,他從nas那得到了jazzy想踫瓷的消息,也答應幫nas解決麻煩,“run-dmc組合的那個喬伊就不錯。”

    “嘿,那哥們都過氣了。”達蒙達什替好兄弟抗議。

    “反正別惹nas。”宋亞不高興地擺手示意他們可以走了。

    “ok,我知道了,aplus。”

    jazzy很有眼色地拿拳頭捶捶胸口,陪喝多了的達蒙達什走遠。

    “里瑟,好久不見,老宋……”

    宋亞和在華國呆了很久的里瑟和宋阿生正聊著,“索尼哥倫比亞唱片送來了你新專的所有全球版樣品。”琳達帶抱著兩個大紙箱的馬沃塔出現。

    “很好,我們去看看。”

    宋亞高興地回到書房,“就放在桌上吧馬沃塔。”

    “紐曼說你妻子的電話隨時都能打過來,她願意道歉,只要你願意接。”琳達等馬沃塔離開,把門關上說道。

    “讓我再想想。”

    宋亞繼續敷衍,拆開紙箱,是索尼哥倫比亞唱片在各個國家地區同步的新專cd,于是興致勃勃地研究起來。

    “米國的司法制度也許會有缺陷,但我們都尊重這種法治傳統,既然陪審團出了這一判決,大家都應遵守之,保持冷靜……”

    琳達把電視打開,大統領正在對辛普森案發表講話,無非是承認陪審團的判決並呼吁不滿意的民眾別鬧事。

    “我不想看,琳達。”

    宋亞馬上讓她把電視機關掉,拆開米版cd的塑料封裝,cd正面是自己一手米刀一手灰雁伏特加低頭微笑的那張照片,脖子上的金鏈和水鑽吊牌明晃晃的,索尼哥倫比亞還在深色背景里弄了點煙霧繚繞的效果,炫富和放縱氣息撲面而來,還有個大大的21字樣。

    “很精美。”他非常滿意,打開cd盒,里面只有一張歌詞紙以及單碟cd,沒了。

    cd背部與封面同款,多了十六首歌的歌名,按順序是︰

    whateveryoulike

    igottafeeling

    cheerleade

    aiseeutepego

    mambono.5

    angelina

    youngdumb

    earnedit

    lovely

    feelin'myself

    i'mmashine

    nomake-up

    saygoodbye

    deadandgone

    igottafeeling迪昂威爾遜混音版

    他又拆開日版,大同小異,巴西和其他拉丁語地區的版本把aiseeutepego,mambono.5,angelina三首歌分別放到了第一、第二和末尾的重要位置,他們更喜歡這種風格。

    “那我先出去了……”琳達感覺他要自戀地欣賞很久,沒再打擾。

    宋亞哼著歌一個個拆,自得其樂,他又研究起了小地方,比如cd盒背部,a+唱片logo下面的小標示文字,一個圓圈里面有字母c的,表示唱片制的整個過程產生的版權所有者,後面接1995,表示發行年份,然後是a+唱片/索尼音樂字樣,表示所有者。一個圓圈里面有字母p的,標示的是該張唱片的母帶版權等錄音版權,後面接1994、1995兩個年份,表示專輯歌曲的錄制時間,後面只有制方a+唱片字樣。

    下面一行文字的意思是該唱片由索尼音樂分發,這是發行方。

    “嗯?”

    他發現在全球的某些地區,也就是索尼哥倫比亞唱片沒有直接發行機構,轉委托當地代理商灌錄發行的版本里還多了一行字,該產品由atv/索尼音樂版權公司授權發行。

    他嘴角抖了抖,臉上的笑容僵住了,去cd架上把mj稍早發行的‘歷史’專輯拿過來,沒有,沒有這行字,mj自己的mjj公司佔據了大多數版權標示行。

    他想起來,mj的專輯是在合並交易截止日前發行的,當然沒有。

    這就是無法挽回的痛了,無論自己的二專再版多少次……

    “fxxk!”

    他把手里的cd砸出去,頹然倒在沙發上,mj和索尼聯手如此強大,這輩子還有機會拿回來嗎?

    拿回來也沒用了,這種東西印上去就是印上去了……

    不知不覺,外面天色已經黑了,他坐在黑暗中,雙手抱頭,緩緩地捋著頭發,良久之後,才用漢語罵了一句,“真他媽莫名其妙!x!”

    “琳達說aplus還沒準備好。”

    洛杉磯的一間後台化妝室里,紐曼放下手機,和桑迪格倫交換了個無奈的眼神,對瑪麗亞凱莉報告。

    “哼哼……”

    她對鏡子惡狠狠地梳著頭發,表情還是那麼傲嬌,“我不急,反正按計劃後天他必須和我一起上杰雷諾的脫口秀,明天再不來求我,我就……就讓他開天窗!”

    第二天,她左等右等,心急如焚,越來越慌張,“好的,我知道了,我會轉告……”

    正在馬里布別墅客廳不停兜著圈子,桑迪格倫放下電話,“mimi,剛才琳達對我說,aplus已經提前和杰雷諾錄完了節目,明天……”

    “明天怎麼?”

    “明天的節目……沒有你……”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芝加哥1990 | 芝加哥1990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