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甦廚 甦廚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薏仁

甦廚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薏仁

小說︰甦廚| 作者︰二子從周| 類別︰歷史軍事



    第九百三十八章薏仁

    兩兄弟也不和睦,如同仇人一般,雖然能力非常突出,工程機械營造都是高手,甦油也最多只能在一邊鼓鼓掌而已,不敢推薦提拔。

    理工圈子和文人圈子一樣,金字塔尖的人物,全國也就那麼些個,大家屬于低頭不見抬頭見,相互間也都認識。

    兩兄弟在數算,工程,營造機械上也經常向甦油,陳昭明,趙宗佑請教。

    大家倒是也不藏拙,甦油還曾經托兩兄弟設計了一套建築模型,全都是榫卯結構的房屋框架,給扁罐當積木玩。

    不過說起兩兄弟的德性來,卻也是個個都得搖頭。

    這些都是和趙宗佑沈括閑聊時的內容,三人這些日子結伴在理工的海洋里遨游,倒是快活得很。

    等到張散的遠洋船隊也到來,有了艾爾普的加入,飛魚號成了理工研究室,更是熱鬧。

    這一天石薇也來了,在船上書房中翻箱倒櫃。

    石薇對這些學問可是一向敬而遠之的,這樣甦油不由得好奇,放下鉛筆和張道長剛剛發明的地丁皮擦︰“薇兒,找什麼呢?”

    石薇說道︰“我記得這里有一套《本草圖經》,不知道收在哪里了。”

    甦油從一個書架抽屜里將這套書取了出來︰“怎麼?是發現新藥材了?”

    石薇說道︰“和人打賭,輸了。”

    石薇的性格頗如男子,俠氣豪爽,但是胸襟其實很開闊,一般不會和人生氣,甦油不禁更加好奇︰“賭什麼輸了?”

    石薇說道︰“賭醫術,輸了。”

    靠,南海郡竟然還有醫術能勝過石薇的人,這不是天方夜談嗎?石薇在會安鎮用針灸治好財主得到一千貫慈幼院建設資金,可是傳遍四路的。

    將石薇拉過來安慰道︰“醫術是用來治病救人的,不是用來打賭的,萬一激憤上來,用了虎狼之藥,出了事情怎麼辦?”

    石薇噗嗤一聲笑了︰“怎麼可能,就是有個風疹患者,我見一個年輕人在治療,怕他醫術不精,便在旁邊說了個方子,說是五日有效。”

    “結果那年輕人不但不領情,還說他只需要三天。”

    “我當然不信,便約定關撲,要是三天能治好,便送他一套族兄和你編纂的《本草圖經》。”

    甦油刮了一下石薇的鼻子︰“你可別給夫君臉上貼金,那是族兄的功勞,我就提供了一個蠟紙刻印技術,和平時收集的書籍而已。如此說來,那年輕人真在三天之內,就把病人治好了?”

    石薇說道︰“也不是全好,今天去看了,病人還會復發。”

    “不過那年輕人也知道病人會復發,特意留了方子,說是待到復發之時,再按方子服藥一次,就可以痊愈。”

    “這等醫術已經是相當高明,這個賭我認,就送他一套書吧。”

    甦油笑道︰“那他的醫術還是不如我家薇兒高明嘛,薇兒的五日治療方案,肯定是藥到病除,不會復發的。”

    石薇也笑了︰“你剛剛才說了,醫術是為了治病救人。這套書送那年輕人,也不是明珠投暗。”

    甦油說道︰“能得薇兒如此看重,必定不凡,我也會會去。”

    石薇說道︰“听口音也是蜀人,走吧,我很好奇他一身醫術從哪里學來的。”

    甦油將書匣拎上,和石薇一起出得門來。

    程岳正在樹蔭下喝涼茶,見兩人出來,立刻提劍跟上。

    甦油說道︰“程世兄辛苦,沒有和三哥平正盛他們去打獵?”

    程岳將長劍抱在懷里︰“我學的武藝都是以人為對手,打獵沒意思,也不會。”

    甦油聳聳肩膀,也由得他,三人一邊走上紅石板路一邊說話。

    甦油說道︰“你早上操練儀仗班子,合適就行了,畢竟不是打戰的隊伍。”

    程岳表示明確反對︰“又不缺他們的草料嚼谷,練得壯實些,對他們也有好處。桂州牢營里邊,孱弱之輩,死得不計其數。”

    甦油停下腳步,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這倒是個問題,人力資源浪費有點嚴重啊……”

    不過以後再說了,三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出了城門,來到一處郊外的菜園子,卻見這里排著隊,看樣子有十多家病人等著診治。

    一個年輕人坐在小石桌邊,桌上放著一個稻殼布袋子,病人的手腕攤在袋子上,年輕人正在給他診脈。

    見到石薇過來,年輕人抬起頭,對著她點了點,石薇也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便在一邊靜候。

    甦油打開折扇給石薇扇扇子︰“這天氣……對曬稻子是不錯,對人可就有點烈了,存中那邊的避暑藥也不知齊備沒有。”

    年輕人開完方,準備起身抓藥,石薇將方子接過︰“我來撿藥吧,你繼續看病。”

    年輕人拱手說道︰“那就有勞嫂嫂了,兩位大哥,招呼不周,還請見諒。”

    甦油今天穿著的是蕉麻衫子,天氣熱也沒戴襆頭,只包了一條薄綢巾,看上去就是一個青年讀書人,笑道︰“無妨,給病家整治要緊,你繼續。”

    說完又趕去跟石薇繼續扇扇子。

    石薇認真看了方子,不由得輕輕搖頭。

    甦油湊到石薇的耳朵邊,悄聲問道︰“怎麼?”

    石薇再次搖了搖頭︰“沒什麼。”說完給病家撿藥去了。

    就算如此,也過了一個時辰,年輕人才將病人看完。

    診金都是隨意給,不過根據甦油觀察,都是初次來看病的給得少,來復診的,一般就給得比較多了。

    十幾個病人看下來,年輕人囊中也多了一貫錢。

    這在大宋不算什麼,宋代大城的名醫,收入是相當可觀的,給大戶人家看好病,常常人家一賞就是大手筆。

    張方平給甦油的書信來往里就提到這麼一件事,應天府名醫宋道方有個怪脾氣,從來不接出診,只在家中坐診。

    刺史田登的老母病重,請了幾次,宋道方都堅決不出門。

    田登大怒,直接派兵將宋道方抓到家中,威脅他說三天治不好老母親的病,就把宋老頭給剁了。

    結果三天之後皆大歡喜,田登老母的病好了,田登敲鑼打鼓張紅結彩,列隊護送宋道方回家。

    宋道方到得家中的時候,發現家中除了老妻還是原來那位,其余什麼陳設使女都換了,田登還丟下一千貫錢,說是診金。

    年輕人淨了手,整理好衣冠,方才過來見禮︰“見過嫂嫂,這位便是大哥吧?”

    石薇笑道︰“願賭服輸,這次特意給你將《本草圖經》帶來了。”

    年輕人連連揖︰“嫂嫂說笑了,你治療風疹那方子,我回去後越想越是心驚,果然當在五日痊愈。是我之前孟浪無知,辯證不明,讓病家還要多遭一場罪。”

    石薇笑道︰“辯證不明是謙虛了,你這麼年輕醫術便如此高明,很是難得,快看看這書,可還滿意?”

    年輕人將書打開,眼神就是一亮,興奮地說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說完感覺有些失態,對甦油和石薇拱手道︰“我在蜀中行醫,方藥多是土名,民間驗方,常與醫書上的名字有出入。”

    “老甦學士和小甦學士這書太好了,圖文並茂,還登列了各地所用的名稱,可以解開我很多疑惑!”

    說完翻到一頁︰“看,比如這個,薏苡,就是四郡特產的一味好藥。在福建,廣南稱呼皆不同,有的地方叫六谷,有的地方叫草珠,有的地方叫解蠡。”

    “而且內地人所見多是結實,具體到植物什麼樣子,多數當面都認不出來,好,這書真是太好了……”

    甦油插嘴道︰“這東西在我們眉山叫薏仁,當年可是給馬伏波惹了好大的禍殃。”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甦廚 | 甦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