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我和美女上司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岔路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岔路

小說︰我和美女上司| 作者︰風語| 類別︰玄幻魔法

    人活著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無論你是忠是奸,是好是惡,總之都會遇到很多很多無從應對的事情。所以說有些時候,人還是要放開一些,隨性一些的。

    可是有一類人,他們卻總是喜歡耿耿于懷,林建政就是如此。

    新的一天開始了,東嶺省官場的明星人物林建政,也又開始了一天的繁忙工。

    現在的林建政在高新區、速行工業都身兼要職,他想要清閑一些是不可能的。即便是他沒有凌正道當初的那種事無巨細,可是他所處的位置卻決定了他的工量度。

    別說是一心想得民心的林建政,就算在這個位置上的人是個混吃等死之輩,那也照樣會被各種各樣的問題所糾纏著。

    上午八點半,林建政就在高新區召開例行會議,十點鐘時,他就已經來到了速行工業會議室。

    許多人常說官場無非就是開會而已,可是開會這種事真的沒有看上去的那麼輕松,比如今天速行工業的規劃發展會議,就很是不輕松。

    “我們的速行s1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當然速行s1的成功,是離不開在座各位辛苦與努力的。”

    為速行工業的第一領導,林建政就目前速行工業的發展,給予了一眾下屬高度的認可,這時候自然是有掌聲的。

    雖然在坐的人都知道,速行工業今天成功都來自于前任領導凌正道凌總,可是大家對于林書記林總的認可,現在絕對是不低于凌總的。

    林建政在速行工業雖然並沒有什麼決策性的建議,可是卻一直都在走凌正道制定的發展之路,目前唯一不同之處,就是速行s1的售價比凌正道的定價高了一些而已。

    不過目前看起來,林書記的這個定價也是同樣可行的,速行s1銷售依然非常火爆。

    林建政是非常欣賞凌正道才能的,所以他也不介意走凌正道制定的道路。可是現在,他卻不得不向岔路口走了,速行工業現在面臨十個億空缺,這個空缺必須要補上。

    應該怎麼補這個空缺?林建政開始說自己的建議了。

    “目前速行s1的生產成本,在同類產品中還是非常高的,未來我的要求是進一步壓縮成本,讓我們的盈利更大化。”

    林建政的這個建議听起來是個好建議,做生意嘛,不就是最低成本最高回報嗎?

    可是林建政這番話說完後,立刻就有了反對的聲音,反對者不是別人,正是速行新能源汽車的總工遲浩,一個被凌正道從中海市請來的人才。

    “林書記,目前新能源汽車的成本已經控制在最低範圍,暫時我們無法對新能源汽車的成本進一步的壓縮。”

    這個反對的聲音很是讓林建政不滿意,靜靜地听完遲浩的話,他問了一句︰“成本難道真的不能進一步壓縮,我看不至于吧。”

    遲浩只是個技術人才,對于一些人際關系層面,做的顯然並不是太好。

    面對領導的追問,他竟又來了一句︰“成本目前的確是無法壓縮,這是按照之前凌總的要求執行的。”

    在遲浩說這番話的時候,眾人都不由看了他一眼,心說你小子傻不傻,在林書記面前提前任領導如何,你這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的確,即便是林建政努力讓自己保持一顆認可凌正道的心,可是這時候听到“凌總”兩個字,他還是感覺非常刺耳的。

    其實技術人才從來都不缺,只是許多技術人才的腦子都放在了技術研發上,從而致使他們忽略了一些人際關系交流,尤其是與領導的交流。

    也正是因為如此,無論是在官場還是在企業,往往工在第一線的人才不得重用,反倒是阿諛奉承者輕松上位。

    這時候就是一個考慮領導才能的時候,是否能夠認可人才,接受人才,這才是一個合格的領導。

    以前的林建政身上還是有幾分領導的包容的,可是現在的他,身上的包容卻少了很多,這是因為他太看重權力的原因。

    遲浩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無意間觸犯了領導,此刻他還在認真地說出自己對新能源汽車成本的建議。

    沒有錯遲浩說的很好也很專業,可是那些數據名詞在面對一個已經少了包容和謙虛的領導,根本就是毫無意義的。

    林建政始終都沒有說話,他一直在听遲浩的話,只是他此刻听到不是專業性的建議,而是一個下屬對領導的無視。

    終于遲浩把自己的建議都說完了,林建政才開口問了一句身旁的副總穆方瑞。“穆總,你有什麼看法?”

    速行工業副總經理穆方瑞,是之前田光明從燕京要來的人,也是一個比較有能力的年輕人。

    不過穆方瑞年紀輕輕就能坐在副總位置上,除了能力之外,也是深諳上下級的處世之道的。值得一提的是,穆方瑞為原東嶺省長派系的人,也是唯一沒受到處分的人。

    這樣的一個人,自然是個處事圓滑之人。

    “剛才遲工說的那些,我還是覺得過于墨守成規了,壓縮成本其實並不難,比如內飾、漆面以及輪胎這些,都是有可壓縮空間的。”

    穆方瑞說的這些,其實一直都是被國內合資大眾玩剩下的東西,在原有價格基礎上進行各種減配。如硬塑料內飾,泡沫保險杠等等,這麼算下來一輛車最起碼能節約個千兒八百的成本。

    當然如果還想要將成本進一步壓縮,還可以在車身材質上下文章,當然這樣做的詬病很明顯,車開個三五年就開始腐蝕生袢扔央C

    穆方瑞的成本壓縮建議,說的也很具有專業性,就普遍幾處改動,速行s1 的造價成本就降了一萬多。

    這是個什麼概念?那就是賣出一輛速行s1就能多賺一萬塊,而且這一萬就跟白撿的一樣。

    可是成本下降一萬,要填補十個億的空缺,那要賣多少輛車,顯然是不可能在短期填補速行工業空缺的。

    成本必須還要進一步壓縮才行,而且除了新能源汽車,速行工業所有的產品,包括鋼材方面都必須進一步壓縮成本才行。

    可是壓縮成本的代價是什麼?無非就是在犧牲誠信與質量,同時也意味著失去市場競爭力。

    林建政要在速行工業上走岔路,無疑就是在破滅凌正道的第一自主品牌的規劃。其實這一點非常的常見,因為大多數自主品牌都在最後走上這條路,從而徹底走到盡頭。

    速行工業的未來,在此刻似乎已經沒有太多前景了。

    “如果真是要這麼做的話,我認為速行工業將會重新踏上中海速行新能源汽車的虧損之路。”遲浩再一次聲明了自己的觀點。

    可不就是這樣嗎?林建政此時的舉動,就是再走之前速行新能源汽車虧損,最後面臨倒閉關門的老路子,這種舉動真的很不可取的。

    可是此時的林建政並沒有太多地認識到這些,遲浩的那些話在他听來,完全是在質疑自己這個領導,領導是下屬可以質疑的嗎?

    林建政向來是喜怒不于顏色的,他對于遲浩的建議不滿意卻也沒有當場問責,而是用他的領導語氣說︰“現在各部門都要給我拿出一份壓縮成本的方案,一周後交給我。”

    “林書記,您這樣做很不可行!”遲浩有些激動地站起身子,他之所以如此激動,是因為林建政的決定,將意味著速行工業再無前景可言。

    “散會!”林建政已經站起了身子,在他看來遲浩這樣的人,已經無需繼續留在速行工業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和美女上司 | 我和美女上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