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你若是歸途 第485章 這孩子臭屁了一點兒

第485章 這孩子臭屁了一點兒

小說︰你若是歸途| 作者︰南歌北舞| 類別︰都市言情



    從藍家出來之後,已經十點鐘了,剛剛吵架耗了太多力氣,晚上又沒有吃東西,藍溪胃里空空的。

    她拿出手機,給蔣思思發了一條微信,問她在哪里。

    蔣思思很快回她,說自己在家。

    藍溪跟她說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問她能不能過去住幾天,蔣思思答應得非常痛快。

    四十分鐘以後,藍溪來到了蔣思思的公寓。

    蔣思思大學畢業之後一直一個人住,這房子是她用自己存下來的私房錢買的。

    藍溪的樣子有些狼狽,蔣思思也知道她之前遭遇了什麼事情。

    “我給你點了外賣,應該很快就來了。”蔣思思對藍溪說,“就你特別喜歡吃的那家泡飯。”

    藍溪這會兒心情不好,听著蔣思思這麼說,心頭一暖。

    “先別想那些破事兒了,車到山前必有路!”蔣思思拍拍藍溪的肩膀,“樂觀一點,姐妹。”

    藍溪也很想沖她笑,但是笑不出來。

    “我剛才突然在想,”藍溪靠在沙發上,目視前方,“這麼多年,我是不是太能忍了。”

    “你才發現啊?”蔣思思哼了一聲,“如果我是你,當初你姥爺去世,就直接去公司奪家產了,好活了那個賤人和小賤種!”

    是啊,蔣思思說得對。

    當初姥爺去世,她傷心欲絕,完全沒有心思去思考這些。

    而且她本身沒有商業頭腦,那個時候她還在想,公司在她手里可能不會得到很好的發展。

    那會兒藍仲正已經是公司里的一個高層領導了,那個時候他們父女感情還很好,藍溪覺得把公司交給他很放心。

    可是後來呢?

    後來,他成了公司的第一領導,沒過多久,就將那個賤人和小賤種接回了家。

    從那之後,他們父女的關系就開始惡化。

    藍溪現在非常後悔,她當時就不該管什麼自己有沒有商業頭腦。

    如果她那個時候沒有放棄,姥爺辛苦一輩子打拼的公司,也不會落在外姓人手里!

    藍仲正接手公司之後,不僅將那個賤人和她的賤種帶回家,還安排了賤人的親戚們去公司工作。

    因為這些事兒,藍溪沒少跟藍仲正吵過,但是藍仲正根本不會听她的。

    想到過去的事情,藍溪的眼神有些恍惚。

    ……

    蔣思思看著她這個狀態,就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什麼不開心的事兒了。

    “好了,打起精神來,姐們幫你把公司奪回來!”蔣思思拍著胸脯跟藍溪保證。

    听到蔣思思的聲音,藍溪回過神來,朝她笑了笑。

    指望蔣思思為她奪回公司,還不如蓋上被子做夢來得實際。

    蔣思思連自家公司都懶得去,她在商場上的天賦還沒藍溪高。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蔣思思給藍溪定的外賣到了。

    ……

    吃過飯,洗過澡,藍溪穿著蔣思思的睡衣躺在床上,怎麼都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別院的事兒。

    按照陳東明那個態度,跟他談判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想別的辦法。

    藍溪翻了個身,腦袋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名字。

    ——對,陸彥廷。

    她之前接近陸彥廷,就是想跟他結婚。正好陸彥廷認識陳東明,而且陳東明好像很怕陸彥廷。

    如果陸彥廷開口的話,事情一定會好辦很多。

    早晨剛到公司,陸彥廷就收到了潘楊調查來的藍家的相關資料,潘楊的調查能力出眾,藍家所有人的資料都弄過來了。

    陸彥廷找到藍溪的那一份,打開,看到了幾張照片,其中有一張是藍溪大學的畢業照。

    陸彥廷拿起這張照片端詳了一會兒,那個時候的藍溪跟現在沒什麼差別,她確實是漂亮,全班人都穿著一樣的衣服,但是放眼看過去,最先注意到的一定是她。

    這張臉,真是勾人。

    陸彥廷翻看了一下潘楊遞上來的資料,里面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信息,根本沒有他要了解的內容。

    陸彥廷將手里的資料放下,看向潘楊︰“說重點吧。”

    “嗯,我昨天晚上通過跟藍家比較熟的人打听了一下,藍家最近好像資金比較緊張,賣了一處房產來周轉。”

    “房產?”陸彥廷追問。

    “好像是一處院子吧,老城區院子,挺值錢的。”潘楊說,“那房子是藍仲正的老丈人白老先生留下來的,不知道怎麼到了藍仲正手里,據說賣出去之前,藍家的大小姐一直都住在那邊。”

    藍家大小姐,就是藍溪。

    陸彥廷沉吟片刻,然後問他︰“關于藍家這位大小姐的事情,打听過嗎?”

    “呃,這位藍家大小姐,還……”潘楊想了一下措辭,“還挺有名的。”

    “嗯?”陸彥廷給他一個眼神,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您應該也听說過她的一些事情吧,她名聲比較差。”潘楊見陸彥廷似乎對這位藍家大小姐有些興趣,也不敢說更過分的話。

    “嗯,這些我听過。”陸彥廷點了點頭,“除了這些呢?”

    “哦,還有。”潘楊想了想,說︰“藍大小姐跟藍仲正的關系很不好,好像是因為她媽媽去世之後沒多久,藍仲正就迎娶了續弦,續弦還帶了一個女兒過來,具體是不是藍仲正的親生女兒,別人也說不準,但是外面都傳藍家二小姐是他私生女。”

    “藍家手下現在的公司,前身是藍大小姐的老爺白老先生的白氏集團,白老先生膝下無子,他還活著的時候女兒又走了,所以他病逝之後,公司就由藍仲正接手了。”

    潘楊這一番話里的信息,已經足夠陸彥廷理清楚因果關系。

    “還有什麼?”陸彥廷繼續問。

    “嗯,我還听說,上上個月的時候,藍仲正帶著藍大小姐去跟王波相親了,王波好像很喜歡藍大小姐。”潘楊將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訴陸彥廷。

    “王波?”陸彥廷皺眉,是他知道的那個王波嗎?

    潘楊似乎猜到了陸彥廷的疑問,因為他第一次听說的時候,也是同樣的反應。

    “就是那個振興實業的王波。”潘楊解釋,“不過藍大小姐不喜歡王波,因為這個事兒跟藍仲正大吵了一架,好像就是在相親現場吵的。”

    听到潘楊這麼說,陸彥廷嘴角稍微揚了揚。

    潑辣果敢,確實是她的風格。

    看到陸彥廷笑,潘楊有些懵,完全不明白他在笑什麼。

    “對了,”陸彥廷忘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白家老爺子留下來的院子,藍仲正賣給誰了?”

    潘楊答︰“是陳三少。”

    “好,沒事了。”陸彥廷擺擺手,“你去忙你的。”

    听過潘楊打听來的信息以後,陸彥廷基本把事情理順了。

    藍溪跟藍家關系鬧得很僵,她姥爺留下來的房產被賣了,她還曾經被藍仲正帶去和王波相親……

    正常的人,在遭遇這種四面楚歌的境況之後,最先想到的辦法就是找個堅實的後台。

    陸彥廷認為,藍溪應該也是這麼想的。

    那天晚上在萬豪,他就有一種藍溪在故意接近他的感覺,但是並不能百分百確認。

    听過這些事情之後,他可以確認了。

    這個女人,帶著目的接近他的。

    陸彥廷又想到了昨天晚上自己剛剛進去包廂時所看到的場景。

    通過潘楊的敘述,他已經知道那處房產對藍溪的重要性,按照她的個性,應該會想盡一切辦法將房產奪回來。

    那麼,如果他沒有過去,她是不是真的就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兒跟陳東明上床了?

    陸彥廷試著想了一下那個場景,心頭竟然隱隱竄起了怒火。

    連他自己都覺得好笑,只是見了兩次面的女人而已,怎麼有本事一次又一次牽動他的情緒?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你若是歸途 | 你若是歸途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