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重生之買來的媳婦 第91章番外小情人

第91章番外小情人

小說︰重生之買來的媳婦| 作者︰金乖乖| 類別︰歷史軍事

    田蘭生墨墨的時候張家棟已經34歲了,他比大多數同齡人晚了十年當父親。墨墨的出生把他蓄積的父愛一下子引導出來,連訓練的熱情都被沖淡了,每天都嫌太陽升得太早落得太晚,田蘭笑話他︰“干脆我拿膠水把你黏在搖籃上吧!”

    墨墨第一次生病是在深夜,大半夜的墨墨因為發燒突然大哭起來,張家棟心急如焚,直接翻過家屬區的圍牆到營區把軍醫從床上拽了過來。醫生過來一量,“體溫只有38℃,用不著吃藥,多喝點水,扛過去就好。”

    “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扛?”張家棟看醫生連個藥都不開,登時發火了。

    “不是不開藥。”軍醫趕快解釋“是藥三分毒,孩子還小、病的也不重能不吃藥就不吃藥。況且孩子出生後的前幾次感冒、發燒要是能自己扛過去,身體的抵抗力會增強很多。”

    “那我就這麼干看著?”張家棟很心焦。

    “給孩子多喂點水,不行就物理降溫,拿毛巾擦身子。”醫生提出建議後就走了。

    田蘭還在哺乳期,白天照顧孩子也要精神,張家棟讓她回床上休息,自己衣不解帶照看孩子一宿。

    小孩子不會說話,哭是他們向外界傳遞信息的唯一方式,病了哭、餓了哭、渴了哭、尿了哭、拉粑粑了也哭,每次孩子哭張家棟一定會第一時間跑過去,孩子拉的粑粑他也要觀察半天,完了還煞有介事的評價︰“黃色,不臭,不干不稀,今天正常。”

    例行體檢的時候醫生說可以根據孩子大便的情況來了解健康狀況,張家棟就開始對墨墨每天拉的粑粑上心了,田蘭問他︰“你不嫌髒啊?”

    “這有什麼,自己的孩子嘛!黃鼠狼還說‘我兒香香’呢。”張家棟毫不在意。

    田蘭懷孕時買了很多書回來做胎教,張家棟有空就給孩子念,其中一個故事說︰森林里的小動物一起捉迷藏,小黃鼠狼也去了,玩著玩著他放了一個屁,把躲藏在各處的動物們都燻了出來,大家不願意再跟他玩,還捏著鼻子指著他說,你真臭,你真臭。小黃鼠狼傷心的回家把這件事告訴媽媽,媽媽抱著他說我兒不臭我兒香香。就在這時小黃鼠狼放了一個比之前還臭的屁,黃鼠狼媽媽聞得臉色都變了,但嘴里依然說我兒香香、我兒香香。

    “瞧你這人。”田蘭被張家棟給逗樂了。

    張家棟覺得自家的孩子怎麼都是好的,再加上墨墨是個嘴甜貌美的小丫頭,稍微會說會走就開始粘她爸爸,一會兒爬高高、一會兒騎大馬,父女倆好得都讓田蘭犯醋勁,人都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田蘭就干脆在張家棟面前稱墨墨為“你的小情人”。

    可是有一天墨墨從幼兒園回來,跑到田蘭懷里大哭︰“媽媽,爸爸有新的情人了,他不要墨墨這個小情人了。”

    田蘭詢問的眼神看向張家棟,張家棟解釋了一番。原來當天張家棟出去有事,回來的路上就順便去幼兒園接了墨墨,父女兩一路走回來,半路上墨墨累了對張家棟說︰“爸爸,我累了,你抱我吧。”

    張家棟想孩子越來越大,不能再像小時候一樣寵著,得讓她慢慢學會獨立,就對墨墨說︰“咱們數到三,爸爸就抱你走,行不行?”

    墨墨很高興的答應了,然後張家棟大聲的說︰“預備——齊步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再然後他倆就一路走回家了,再再然後女兒就到媽媽這告狀來了。

    墨墨除了是張家棟的小情人,還是田蘭的繆斯女神,田蘭釀隻果醋、柿子醋,做醋酸飲料的靈感就是墨墨激發出來的。墨墨知道媽媽是賣醋的,她在學校听老師講了酒祖杜康的故事就回來問媽媽“醋祖”是誰,田蘭之前還真沒研究過這個問題,就跑去查資料,回來編成故事講給墨墨听。

    相傳古代的時候,杜康釀出了酒,醋是酒聖杜康的兒子黑塔發明的。

    就在杜康發明了釀酒術的那一年,他在城外開了個前店後作的小槽坊,釀酒賣酒。兒子黑塔幫助父親釀酒,在作坊里提水、搬缸什麼都干,同時還養了匹黑馬。

    一天,黑塔做完了活計,給缸內酒槽加了幾桶水,興致勃勃的搬起酒壇子一口氣喝了好幾斤米酒,米酒後勁不小,沒多久,黑塔就醉醺醺的回馬房睡覺了。突然,耳邊響起了一聲震雷,黑塔就迷迷糊糊睜開眼楮,看見房內站著一位白發老翁,正笑眯眯的指著大缸對他說︰“黑塔,你釀的調味瓊漿,已經二十一天了,今日酉時就可以品嘗了。”黑塔正欲再問,誰知老翁已不見。和他大聲喊︰“仙翁,仙翁!”自己便被驚醒,原來剛才是自己夢中所見,夢中所聞。

    黑塔回想剛才夢中發生的事情,覺得十分奇怪,這大缸中裝的不過是喂馬用的酒糟再加了幾桶水,怎麼會是調味的瓊漿?黑塔將信將疑,其實正覺唇干舌燥,就喝了一碗。誰知一喝,只覺得滿嘴香噴噴,酸溜溜,甜滋滋,頓覺神清氣爽,渾身舒坦。

    黑塔大步走進父親房中,將剛才夢中所見、口中所嘗一五一十地告訴了父親。杜康听了也覺得神奇,便跟黑塔一起來到馬房,一看大缸里的水是與往日不同,黝黑、透明。用手指蘸了蘸,送進口中嘗了嘗,果然香酸微甜。

    杜康又細問了黑塔一遍,對老翁講的“二十一”天、“酉時”琢磨許久,還邊用手比畫著,突然拽住黑塔在地上用手指寫了起來︰“二十一日酉時,這加起來就是個‘醋’字,興許著瓊漿就是‘醋’吧!”

    從此杜康父子按照老翁指點辦法,在缸內酒槽中加水,經過二十一天釀制,缸中便釀出醋來,再將缸鑿一個孔,這醋就源源不斷的流淌出來了。杜康父子將這調味瓊漿送給左鄰右舍品嘗,左鄰右舍又連連稱贊味道好,沒多久,遠近街坊都趕過來買,這醋便名揚四方。

    當時流行一種包裝和玻璃瓶啤酒類似的菠蘿汽酒,墨墨很喜歡,但是她正在換牙,田蘭怕甜食吃多了對牙不好,每天只讓她喝一點點,墨墨听了故事以後,惆悵的說︰“為什麼賣菠蘿汽酒家的兒子,沒有像黑塔一樣發明一種既好喝又對身體好還不會蛀牙的飲料呢。”

    墨墨的苦惱提醒了田蘭,後世尤其是*時期很流行的醋酸飲料現在還沒出現,她完全可以研發,然後推入市場嘛!田蘭派人調查了市場,又和廠里的老師傅們討論研究後,對醋廠的經營作出了戰略調整,這為日後她在行業內成為巨頭奠定了基礎。

    張家棟在部隊忙訓練,田蘭當空中飛人忙家傳事業,墨墨更多的時候是和小海作伴,每到台風過境、電閃雷鳴的夜晚,她就會抱著自己的米妮去敲小海的房門,兄妹倆睡在一張床上。

    在知道自己的“小情人”變成了小海的愛人時,張家棟還曾問田蘭︰“你說這倆孩子好了的預兆,是不是打小就埋下了?”

    作者有話要說︰番外結束,全文完結。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鞠躬••••••

    下一本墨墨和小海的故事,伏筆已經埋下,敬請期待!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之買來的媳婦 | 重生之買來的媳婦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