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自帶錦鯉穿六零 第四百六十九章 綾羅綢緞

第四百六十九章 綾羅綢緞

小說︰自帶錦鯉穿六零| 作者︰江水碧| 類別︰恐怖靈異



    盡歡拎著箱子在外面轉了半天,終于找到了妥當的隱秘地方,連人帶箱子一起進了空間。

    她得重新易個容,女扮男裝這不是一件容易事兒。

    不管是從面相嗓音,還是行走坐臥,盡歡都裝得無懈可擊,但易容畢竟不是變性,男女身體天然的差異,就是個ug。

    解開裹胸的紗布,兩只兔子剛受了極大的壓迫,終于得到了解放,盡歡不由得舒服得嘆了一口氣。

    既然樂器廠和文具廠,能從淮國舊整車拉走紅木家具,就證明那些家具是能大批量出售的。

    但單位性質的采購,是肯定要走介紹信等手續的,盡歡也沒有手續支持啊!

    總不可能用甜水村村委會的介紹信去買紅木吧?

    甜水村又不是錢多的沒處花,村委會集體腦子進水了,才會派人專門到滬江來買紅木家具。

    再說甜水村要紅木家具有啥用?難道買回去當柴火燒啊!運費不要錢的哇?

    盡歡側躺在窗口的美人榻上,視線剛好落在旁邊高幾上的一枚田黃印章,短暫思考了幾秒之後,盡歡迅速行動起來。

    兩個小時之後,盡歡就帶著一封信息紅戳俱全的介紹信出了空間,空間里的羊圈里,羊兒們正歡快啃著加餐的碎蘿卜。

    介紹信上面的紅戳,是盡歡用她那拙劣的雕刻水平,一點點刻出來的蘿卜章。

    盡歡自學刻印的時間並不長,加上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水平有限也是很正常的。

    學刻章原也不是為了弄蘿卜章,是她之前心血來潮,想給自己刻一枚私人印鑒。

    技術一直沒長進,所以私印到現在都沒有開工,沒想到居然先造假來了。

    既然是蘿卜章,盡歡也沒想刻真實單位的章,杜撰一個川省下屬的木器廠。

    一切靠計劃調配的時代,農民都會缺糧食,木器廠缺木料不也很正常的嗎?

    以前的老家具選材好用料足,木器廠把舊社會留下來的家具改造成新式家具,也是“破四舊”的好事兒嘛。

    不過買紅木家具的事情不急,等到淮國舊快下班的時候再去,那會兒營業員估計比較著急,介紹信估計才不會細看。

    盡歡先找了家飯店,點了幾個菜,準備好好吃一頓。

    昨晚今早接連兩頓都吃面食,再不吃米飯,盡歡真的受不了。

    正值飯口,飯店里生意十分的好,等了大半個小時,菜終于端上了桌。

    盡歡發現不管是什麼年代,滬江菜的分量都不大,裝飯菜的碗盤都屬于精致小巧類型。

    幸好盡歡點了三個菜,再加上三兩米飯剛好能吃到八分飽。

    紅燒肉色澤紅亮,濃油赤醬帶著明顯的甜味,很符合滬江人做紅燒菜“一手醬油瓶,一手糖罐頭”的特征。

    清蒸的松江鱸魚,菜色看起來非常清淡,但味道鮮得恨不得讓人把舌頭吞下去。

    番茄炒雞蛋,也帶著一絲甜味兒,估計也是加了糖的。

    大環境物資供應緊張,滬江雖沒有別的城市那麼窘迫,但糖還是不能敞開供應的,不然菜只會更甜。

    吃完飯盡歡去了第一百貨,那天去幫夏苗買手表的時候,人實在太多,都沒能好好逛一逛。

    雖然盡歡沒有本地票,但沒票有沒票的逛法。

    她是沖著“一百”的絲綢櫃台來的,這里有瑞蚨祥的櫃台。

    顏色繽紛燦爛的各式綾羅綢緞,挨挨擠擠地擺在櫃台里面,讓盡歡這個曾經的服裝從業者,覺得異常親切。

    上輩子她工作室是做旗袍和禮服的,所以工作室里,最不缺的就是絲綢等高檔面料。

    幾十年後的絲綢花樣很多,紋樣也偏時尚流行化,也更適合日常穿著。

    但那會的質量跟現在的絲綢,是沒辦法相提並論的。

    人力等各類成本飆升,生產廠家為了壓縮成本,這產品質量肯定就跟不上了。

    櫃台里的絲綢品類非常齊全,不光有尋常的光面或提花的綾羅綢緞,連極為珍稀的織錦緙絲也有陳列。

    營業員的態度很好,熱情地給盡歡介紹各種絲綢的特征和適合的用途。

    絲綢料子都不要布票,但價格真的很貴,平均比棉布貴了十好幾倍。

    怪不得這里冷冷清清門口羅雀呢,不說絲綢跟資產階級生活方式掛鉤,除了舞台表演性質的活動,也沒人敢正大光明把絲綢穿上身,就是這價格,也不是尋常老百姓能承受的啊。

    最便宜的紗料,是6元一尺,素綢素絹也不超過10元錢,有提花織紋的,都是十幾元,最貴的是緙絲錦緞,18元一尺。

    現在棉布的價格,普遍就是7、8毛一尺,昨天盡歡在淮國舊買的棉布,6毛一尺不要布票,那些阿姨大媽差點沒擠破頭。

    盡歡都是按“丈”為單位買的,1丈是10尺,有3米多,做被面都綽綽有余。

    她恨不得把櫃台里面的絲綢,都給包圓了。

    這瑞蚨祥櫃台就這麼一點點大,但各種名貴的絲綢錦緞都能找到,三大錦的顏色紋樣還挺多。

    鮮艷燦爛的雲錦,纏枝牡丹金寶地,紅花綠葉滿地金,富麗堂皇的紋樣,讓人見之難忘。

    清晰生動的宋錦,藍底龜背花朵錦,湖藍地正字織紋錦,無一不是艷而不火,繁而不亂。

    還有具有悠久歷史的蜀錦,芙蓉白鳳雨絲錦,喜鵲登枝方方錦,錦上添花鋪地錦,還有散花錦、浣花錦、民族錦、彩暈錦。

    這些美麗紛繁的蜀錦,已經讓盡歡目不暇接眼花繚亂。

    接著營業員居然還拿出一種漸變效果的蜀錦來,在頭頂燈光的照耀下,出現若明若暗,似隱還現的光暈。

    這種蜀錦叫做月華錦,裁縫行話叫“月華三閃”,生動形容了月華錦色彩過渡漸變的過程。

    上輩子盡歡也只是在蜀錦博物館見過,這種蜀錦在七十年代末改革開放初,技藝就完全失傳了。

    盡歡毫不猶豫,把櫃台里僅有的兩塊月華錦給全部拿下了。

    一寸緙絲一寸金,緙絲也是18元一尺,傲嬌的身價,的確比黃金還高。

    按照今年的5月1日的黃金價格上漲通知,銀行回收黃金的價格,由原來不到2元一克漲到了12元一克。

    黃金才12元一克,緙絲料子就能賣18塊錢一尺,這身價難道好不傲嬌嗎?

    “同志!總金額一共是3264元,你確定要買這麼多的絲綢料子嗎?”營業員打完算盤再一次確認盡歡的購買意向。

    “我確定,我這就付錢!”盡歡拿出從挎包里拿出厚厚幾匝錢來遞給營業員。

    現在最大面額是10元的大團結,這些鈔票有零有整,光數錢就數了好長時間。

    營業員數完錢也沒馬上開票,又問道“同志,你買這麼多絲綢面料,自己用得完嗎?”

    盡歡屯布料的習慣由來已久,現在遇到絕版的絲綢,又怎麼會放過機會?

    真實情況不能據實已告,但她還是語氣溫和地解釋道

    “這些不是我的,是親朋好友們讓我幫忙帶回去的,我們那兒有習俗,嫁娶總是要備上兩塊好料子的,做被面也好,壓箱底也好!

    現在大家都缺布票,要不是為了辦婚事兒,大家也舍不得買不要票的高價絲綢料子!”

    營業員這才恍然大悟,做被面料子確實很費,買這麼多也就說得通了。

    現在的人來滬江,誰還不給幫親朋好友帶點東西回去?

    花了3000多塊錢,等布料裁剪好了,疊起來用報紙包好捆好,看著也沒有多少。

    盡歡買完絲綢之後,坐著手扶電梯去了樓上,後來在香煙櫃台,買了幾條滬江本地的勞動香煙和勇士香煙。

    勞動香煙019一盒,勇士的013,這兩個牌子都屬于低端煙,價格便宜都不要煙票。

    盡歡一樣買了好幾條,也沒超過20塊。

    其實還有更便宜的牌子,經濟牌的香煙,一包8分錢,平均下來一根才4厘錢,真的是很“經濟”了。

    之後就純屬看熱鬧逛著玩了,真的一樣東西都沒買到。

    這憋屈的時代,想花錢都花不出去,有錢沒票,一切都等于零。

    。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自帶錦鯉穿六零 | 自帶錦鯉穿六零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