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第2369章 眼里的鄙夷

第2369章 眼里的鄙夷

小說︰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作者︰須盡歡| 類別︰恐怖靈異



    甦眼里都是鄙夷和不屑,只裝看不見他,也不想和他說話,倒是甦君涵卻是一臉溫和的笑意,走到她的面前,聲音溫柔謙卑。

    “兒,這是為兄新得的好料子,送與妹妹做幾身衣裳,可好?”

    “小姐,是雲鍛。”

    玉桂的聲音里隱隱有絲羨慕,甦這才抬眸看去,果然是很難得的雲鍛,听說這種鍛子做成的衣裳,絲滑輕盈,還能在陽光下盈盈灼光,十分的迷人。

    她派人去尋過,但是沒有尋到,沒想到甦君涵這里竟拿了二匹整的過來,而且色澤十分的適合她白皙美艷的肌膚。

    甦眉眼微挑,甦君涵倒也算是懂事,知道有什麼好用的好吃的都送過來給自己。

    可是,

    他的用還是不如甦長情的大,甦長情可以幫自己殺人放火,但是甦君涵不行,甦君涵就是個廢物!

    “不過是兩匹雲鍛,送到我的院子去,放好了,你就走吧。”

    甦淡淡的吩咐甦君涵,君涵依然是沒有惱怒,笑著對甦說道。

    “為兄新開了一間綢緞店,兒做成衣裳之後,記得往外說一說,這是從君記綢緞莊買的。”

    “知道了,一間綢緞店而已,說了誰又能記得,我的那些姐妹,個個非富即貴,誰會看得上你的布料。”

    實在是不耐煩和甦君涵再說一句二句,甦領著玉桂轉身就走。

    甦君涵靜靜的站在花園里,垂眸低尾的,緩緩眨了一下眸。

    端著雲鍛朝甦的院子走去,他把鍛子送到甦的廂房,放在桌子上,抬眸打量著甦的廂房。

    一步一步靠近他的妝台,長指落在她的脂粉上面。

    甦君涵的眼神如沉冰一般,再沒有方才的畏縮和討好,而是一種深深的恨意。

    凌兮顏、甦長情、甦這三個人,都是他心中的刺,如果不拔掉,他的心里就會天天恨、夜夜恨、時時恨。

    早晚,

    他會得到甦的信任,得到甦長情的信任,他們越是看不上自己,就會越依賴自己,因為他的生意還能賺些錢,她們幾個人里面,只有他是會賺錢的。

    這些人慢慢的已經把眼神落到了他的身上,一天到晚的想要掏空他的腰包。

    甦君涵緩緩坐到甦的椅子上,看著鏡中,自己那張與甦越來越相似的臉龐。

    世事就是這麼奇妙的,他一個被凌兮顏和甦甦長情打罵了一輩子的人,竟然是凌兮顏的親生兒子。

    而甦長情……

    老實說,甦君涵並不是十分清楚,甦長情現在知不知道實情,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就是撿來的?

    如果他知道自己不是凌兮顏的兒子,他會變成什麼樣?

    從懷里拿出一只瓶子,將粉沫輕盈盈的倒在布料上,頃刻間,那布料便盈光透亮起來,在光芒下越發的美麗。

    甦是一個極其浮華的人,這麼好的料子,她不可能不做衣裳的。

    有些痛苦,她就該慢慢的承受。

    他沒有和甦璃商量過這件事情,因為他知道,甦璃一定會反對的。

    但是他想自己報仇,想要硬氣一回,想要活得像個人樣。

    他把一大部份錢財都以妻室兒女的名義存到了錢莊里,給鄭玉怡私藏著,一部份給了雪見,要給她以後做嫁妝。

    而他,

    則隨時準備好了,為了報仇,而失去自己的性命。

    ……

    甦因為記掛著那兩匹難得的雲鍛,也沒有和甦長情說太久的話。

    只是拿了一千兩銀子給甦長情,讓他給這些江湖人再下一次無色無味的毒,然後每個月在他們飯菜里拌一次解藥,這樣一來,就算他們背叛,也只有死路一條。

    回到廂房後,看到桌子上那我盈光流淌的去鍛,甦神情高興了起來。

    “小姐,趕緊做兩身衣裳吧,這雲鍛可好看了。”

    “看你這一幅沒有見地世面的模樣,將來去了s王府,還愁沒有這些東西。”

    玉桂听著心中微漾,本以為小姐不在乎這種東西,也會賞一匹給自己,卻听到她吩咐道。

    “拿到繡娘那里去,讓她照著我的尺寸,全部做成衣裳,春夏秋冬的都做,全部做完。”

    反正甦君涵那里開了布莊,想要就有,就算是沒有,也讓他去找。

    這種東西,雖難得,名貴,但有人給,就是好。

    這種哥哥,她雖然看不上,但是用起來,還是順手的。

    每個月吃的、喝的、用的都送到她的手上,既然他要巴結,就讓他巴著吧。

    玉桂眼里有一絲失望,輕撫著這布料,端起來施禮。

    “是,小姐。”

    輕咬紅唇,玉桂心有不甘的端著布料離開了廂房,而玉壺則匆忙走了進來,在她耳邊說那老道長來了。

    甦眸底陰狠閃過,打開盒子,將一只小小的蟲子,咬牙間放到了自己的掌心里。

    拳頭緊握間,甦額頭上竄出細汗。

    上次甦琉音那種滴血的蠱,只能讓對方听話一個時辰,但是這次將蠱放進身體里的就不一樣了。

    她可以隨時操控,而她現在用的這只母蠱,就是那死老道的母蠱。

    死老道笑眯眯又得意洋洋的出現在甦的密室里時,發現甦神色有些差,而且密室里似乎還有血腥味。

    “小姐這是怎麼了?”

    甦輕撫著手上的傷口,敷上藥之後,蹙眉抬手示意他坐下。

    老道將那一大包的藥放在了甦的桌子上,喜笑顏開。

    “小姐,我多送了一個月的用量,你看看。”

    甦眸底欣喜,忙讓玉壺進來檢查,玉壺心細,看得也很認真,一盒一盒的認真比對,確定里頭沒有一顆是假的,這才點頭。

    甦讓她把藥收起來,然後又從桌子上拿起二千兩的銀票。

    “這是賞給你的。”

    老道看著那二千兩的銀票,嘿嘿笑了兩聲,眼神似火一樣的看著甦。

    然後從懷里摸出一大疊的銀票,扔到了甦的面前。

    “看到了嗎?”

    假老道指著那一疊一萬兩一張的銀票。

    “只要你願意陪我一晚,這二十萬兩都是你的,甦二小姐,據我所知,你還從未用自己的身子賺過這麼多的錢吧?就算是你陪王爺那又怎麼樣,王爺能一口氣給你二十萬兩?”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